【PERSONA4/主花/18x】Unknown。part2 
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灵活的舌头在两片唇间嬉戏,像长蛇一样撬开阳介的齿关,滑进口腔。阳介一瞬间想要逃开,可是那舌头却毫不迟疑地追上来,和阳介的舌尖交缠在一起。这是一种如同触电般奇妙的感觉,漫长的舌吻令阳介窒息,满溢的津液沿着嘴角慢慢流下,形成一道充满色气的银丝。一股热量在下腹部渐渐聚集,感觉又热又痒的身体忍不住扭动起来。

“阳介,觉得恶心吗?”
男人在舌吻的间隙吐着热气地这么问道,还伸手向下方滑去。阳介难耐地呻吟了几声,眼角一圈都红了。

“住手,不要……”

“骗人,明明都已经这样了……”
男人稍微退开一些,那只抚摸着阳介下体的手抬起来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轻轻一舔,指尖和唇角之间顿时出现一条诱人的银丝。看到对方将那淫靡的手指塞入口中,阳介不由得哇地大叫一声。

“哇——!!!”
阳介一个翻身从被窝里坐起来。他喘着粗气定了定神,才发现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他在做梦。

“搞什么啊!好死不死居然是那个家伙……”
阳介大大地叹了口气,无力地双手扶额,紧接着他悲剧地发现自己的下腹部正精神奕奕地撑起了小帐篷。

“真是……糟糕透顶了!”

最近的阳介有一个不能说的烦恼。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了,不知道已经是多少次像这样在半夜中从类似刚才那样的梦中惊醒来,惊醒之后再闭眼满脑子都是那家伙,就算逼着自己不要去想,就算大脑已经多么疲惫,精神末端和细胞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不已,叫嚣着不让他睡觉。结果就是只能第二天顶着两个大熊猫眼去上学,在课堂上大打瞌睡。

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星期前的那件事。罪魁祸首——也就是出现在他梦境中的鸣上,曾在一个星期前的放学回家路上强吻了阳介。自从那以后,阳介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和鸣上接吻。

都说梦是人类自身欲望的一种暗示。难道自己很渴望和鸣上接吻吗?阳介拼命摇头否决这个可能性。阳介是个性向正常的男人,他过去曾经暗恋过小西前辈的事就是铁证。那位学长对他告白的时候,阳介也觉得他没办法接受学长的感情。既然不是同性恋,那么难道真像鸣上所说的那样,只要是和喜欢的对象的接吻就不会觉得恶心,而且会觉得舒服?

“我喜欢鸣上吗……?”
阳介坐在马桶盖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地自言自语。最近他自慰的时候都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鸣上。刚才在梦里的时候也是,在鸣上那惊人的吻技下他确实也产生感觉了。现实中的鸣上是不是也像梦里这么色气满满呢。阳介回想起一个星期之前的那个吻。当时因为太过震惊的缘故,基本上对于那个只停留在表面上的吻没有什么实质的印象。但是他清楚的记得,鸣上的嘴唇贴到自己唇上时那软软的触感,现在回想起来还会令人脸红心跳。

“我真糟糕……这种感觉简直就像个情窦初开的纯情少女一样不是吗!?”
阳介一边在内心吐槽自己,一边垂头丧气地洗好手走出厕所。他一头栽在床上,精神疲惫地闭上眼睛。


第二天阳介果然继续在课堂上打起哈欠。他下意识地盯着坐在他前方的鸣上的后脑勺,只有在注视鸣上的时候,他才会稍微清醒一些,但是只要一看到鸣上,他就忍不住乱想,这种矛盾而痛苦的心理让他烦躁不堪。

“……花村氏!”
就在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一个神经质般的声音让阳介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教世界史的祖父江老师正用法老的拐杖一般的教鞭指向自己。

“花村氏!请你站起来!!说出四大文明的共通点是什么!?”

“啊!?……呃、什、什么?”
阳介浑浑噩噩地站起来,支支吾吾地不知该怎么回答时,坐在前面的鸣上侧过头来用余光瞥了他一眼。

“鸣上,拜、拜托你啦!!共、共通点是什么啊??”
抓到这根救命稻草,阳介小声地询问道。

“都在河流的旁边。”
鸣上像往常一样,用只有阳介才听得到的声音偷偷告诉他答案。阳介照着鸣上所说的复述了一遍答案,祖父江老师才满意地眯起眼睛。

“嗯,没想到你还是有在听课的嘛。没错,文明就是诞生在河流的旁边的。牢记四大文明与河流的关系会对你们很有帮助,要学会活用。不过话说回来……还真走运啊,竟然给你答对了。正所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很恐怖是吧。”

听到这番恶毒的评语,阳介暗自心惊,假如他要是回答错了答案的话不知道要被这老师如何折损一番。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好,但是只有这种时候阳介才会深刻体会到鸣上是多么地可靠。

下课之后阳介正要起身走开,就听到鸣上在背后叫他。

“阳介,等等……”
鸣上从座位上站起来,似乎有话想对阳介说。阳介也不等鸣上说完,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转身便要离开。

“花村,你最近怎么了?一直没精打采的,上课老是被点名哦?”
千枝也走到鸣上的身边,皱着眉头对阳介这么说,“果然是那天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吧?呐,花村?”

“烦死啦,说没有就是没有啦!”
阳介丢下这么一句话,便急急忙忙走出教室。


一个人来到无人的楼顶,阳介在地板上躺下。连续几天没睡好觉,他已经困得不行了。人多的地方他睡不着,只有楼顶才能稍微让他合一下眼。四月的天空此时正艳日高照,八十稻羽市不愧是远离城市的小镇,天空澄澈而蔚蓝,成荫的树木令空气中充满了新鲜的湿气。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再加上时不时拂过面颊的微风,阳介舒服地闭上眼睛,感觉很快就有了睡意。真想就这样一睡到底,课什么的他也不想去上了。

沉睡中感觉嘴巴有点痒。阳介眼皮一动睁了开来。
鸣上的脸就像特写般的位于至近距离间凝视着自己。阳介一瞬间被吓了一大跳,哇地大叫一声后退了几步。

“怎、怎么是你!”
阳介呆呆地看着鸣上,心紧张得怦怦直跳。

“我看到阳介一直不回教室,有点担心就跑上来看看啊。”
鸣上一脸无辜地看着阳介微笑了。阳介低头看表,发现时间才过去五分钟,还没到上课时间。他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

“既然来了就把我叫醒啊,这样会把人吓出心脏病来的啊!再说我只是上来睡个觉而已,有必要这么担心吗?”
一边说着,阳介一边脸红了。这么说起来刚才由于鸣上的脸离他很近,他刚才觉得嘴巴痒的错觉该不会是……。阳介摇了摇头,在心里努力劝说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因为这几天阳介很怪……希望这只是错觉,但我总觉得你一直在躲我?”

“没有啊……我没、没有躲你啊……”
阳介有点心虚,鸣上说得没错。自从那天以后,阳介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鸣上。因为连日来的梦骚扰得他无法入睡,甚至意识到自己对鸣上怀有特殊感情,阳介开始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鸣上。一看到鸣上他就不由自主地联想起那天放学后的强吻,一联想到那一幕他就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面红耳赤。

然而令他心烦意乱的罪魁祸首——鸣上本人却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第二天再次以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出现在阳介面前,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交谈。好像那个强吻从来就没发生过一样。难道被搞得寝食难安的人只有自己?难道看到对方会脸红心跳的只有自己?难道这一切都是阳介一个人一头热?一想到这里,阳介就觉得心里不平衡。一看到鸣上那人畜无害般的微笑,阳介就一阵没来由地火大。不知不觉中,阳介就开始下意识地躲避鸣上的视线。因为鸣上而单方面失去方寸的自己令他焦虑。

“阳介,果然是因为那天,我……”
鸣上忧心忡忡地说到一半,阳介就大声打断了他,“不要说!”

“果然你很在意吧?”
看到阳介的反应,鸣上明白了一切。他叹了口气,“我的吻,就这么让你觉得恶心吗?”

鸣上沮丧地低声说道。他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注视着阳介,笔直的目光令阳介无法移开视线。一瞬间,阳介被一种罪恶感所包围。他明明不想让鸣上露出这样的表情的。

“不!我没有觉得恶心……”

“那为什么要避开我呢?”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啊,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在鸣上的逼问下,阳介顿时语无伦次起来,“我只是觉得,就算恶作剧也得有个限度啊,玩笑也不能那样开的吧!?”
对鸣上而言,这也许只是个不痛不痒的恶作剧,但是阳介却因此失眠了整整一星期,甚至悲剧地发现自己打开了某道不该打开的大门。而始作俑者的鸣上本人却气定神闲,游刃有余,这太不公平了。

“恶作剧?玩笑?”
鸣上凝视着阳介看了一会儿。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还没有恶趣味到会因为一个玩笑去吻男人的地步。”

“那是……什么意思?”

鸣上的话让阳介摸不着头脑。不是玩笑的话,那为什么要做那种事?鸣上是正常男人吧,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

鸣上看着错愕失语的阳介,又叹了口气,“阳介是个笨蛋呢。”

“什么!?”
觉得好像自己被人看扁一样,阳介气鼓鼓地扬起脸来正要反驳,突然,鸣上双手搭在阳介的肩膀上,把脸凑了过来贴在阳介的耳边。近距离感觉到鸣上的体温,阳介一下子心跳加速,扑通扑通地仿佛要从胸膛中跳出来一样。

“阳介太笨了,所以不说出来你不会懂。”鸣上顿了一顿,“因为我喜欢你啊。”


阳介呆了两三秒,才回神过来鸣上刚才说了什么话。鸣上说他也喜欢阳介,也就是说鸣上也怀着和他相同的心情。可是不对啊,既然如此,为什么鸣上可以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鸣上的表现丝毫让人感觉不出他对阳介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喜欢……是指什么样的喜欢?”
阳介不死心,他承认自己脑袋不灵光,被骂笨蛋他也认了,但是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他就无法释然。

可是鸣上没有回答,应该说他用行动代替了回答。等阳介反应过来之时,他发现自己又被鸣上吻了。这次不再是像一个星期前那样蜻蜓点水般的吻,大概是被迟钝的阳介逼得有些不耐,鸣上急躁地舔舐着阳介的唇,舌头迫不及待地想要伸进阳介的口腔。鸣上的手滑上阳介耳边周围摩挲起来,像是一阵电波掠过一样,耳朵是敏感带的阳介一个慌神便松开了双唇。鸣上抓住机会地把舌头探了进去。濡湿而灵巧的舌尖沿着齿列扫荡起来。

“呜……”
阳介忍不住发出呻吟,这难道是梦境么?是他还在睡梦中没有醒来么?就像无数个不眠之夜里他所梦见的场景一样,鸣上的吻是如此的热情而充满挑逗性,只不过这次的鸣上明显有些性急和焦躁,热烈交缠的舌尖令空气中的热度和湿度一下子加剧,阳介呼吸困难地急促喘息起来,缠绵的舌吻令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就是我说的喜欢。”鸣上停下来,气息凌乱地低声说道,“我指的喜欢,是指我想对阳介做色色的事哦~”

看到鸣上露出一个坏心眼的笑容,阳介一下子红透了脸。色色的事是什么,他不敢多想。这时铃声响起,上课的时间到了,可是阳介没有动,鸣上也没有动,两人近距离地凝视着彼此,最后,阳介终于忍不住地别开视线,嘀咕着说道。

“你不回教室吗?上课了哦?”

“偶尔逃一节课也没什么吧。”
鸣上轻描淡写地这么回了一句,阳介回过头来哭笑不得地看着鸣上。

“喂喂,这是年级第一的优等生该说的话吗?之后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教训的话,我可不管哦。”
阳介负气地鼓起腮帮子,两手交叉抱在胸前地说道。鸣上低头呵呵一笑,然后再次迎上阳介的视线,笔直地凝视着他。

“比起那个,我更想和阳介在一起。”

扑通一声,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一瞬间阳介有种近似于窒息的错觉。想和鸣上在一起,想看到他的笑容,想听他说话。和自己一样,鸣上也有同样的心情。霎时间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想要触碰他,想要和他变得更亲密,想要和他分享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悸动的心情。

如果这种心情不叫喜欢,那么怎样才算是喜欢呢?
 
No title 
最近迷上P4正好看到您寫的這篇文!!(相見恨晚)
動畫版製作真是太棒了!!
主花真的好萌(羞掩)好期待故事後續的發展!!(羞奔)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99-65f4071f
唇上?来柔?的触感,?活的舌?在?片唇?嬉?,像?蛇一????介的??,滑?口腔。?介一瞬?想要逃?,可是那舌?却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