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G圣恩传说】阿斯贝尔·兰特的忧郁 (中)  
誓约组神马的太美啦!好喜欢索菲明日铃和王子之间羁绊!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插不进去的!
然后其实我脑内补完的是,教官在对索菲进行腐女养成计划,哦呵呵(说不定是和帕斯卡尔串通好的,帕斯卡尔想把索菲娶回家=v=)
这之后明日铃估计会去找教官决斗XDDD,然后纸教官乃会被白夜殲滅剣秒杀……教坏人家女儿可是要负起责任的哦哦
【喜欢】

“索菲,麻烦你了哦。”
阿斯贝尔把邮票小心翼翼地贴好,把信封递给站在一旁的索菲。三个月前,兰特领的邮局在一场意外大火中毁于一旦,如今正在紧张地翻修重建中。没有了邮局,兰特领的人不得不穿越东兰特街道,到去往巴罗尼亚的联络港口的邮局才能寄信。由于东兰特街道上目前仍有惑星魔物出没,一般人冒然前往港口有可能会遭遇危险,所以索菲便自告奋勇地担任起整个兰特领的邮递重任,阿斯贝尔的一切信件也是由索菲代为寄出。

这次这封信是寄给远在芬德尔的谢丽雅的,自从芬德尔边境骚乱事件发生以来,谢丽雅就只身前往芬德尔,加入当地的救援医护队,治疗和看护被不明生物袭击的伤者。上个星期谢丽雅给阿斯贝尔写了封信,在信中她详细说明了芬德尔受灾地的现状,然后问候在兰特的大家是否平安。

“谢丽雅她还好吗?”
索菲接过阿斯贝尔递过来的信,担心地问道。

“她是精神得很,反倒还有多余的力气来担心我有没有好好喂你吃饭。怕我把你给饿坏了。”

“是吗。也对哦,阿斯贝尔每天晚上都做麻婆咖喱。我好想念谢丽雅做的芙蓉蟹啊……”
一说到谢丽雅做的芙蓉蟹,索菲的一双大眼睛就开始闪闪发光,一脸如痴如梦的表情。

“麻婆咖喱也很好吃啊,我可是百吃不厌呢。”

“就只有阿斯贝尔你才这么觉得吧。”
索菲幽怨地鼓起腮帮子,不满地白了阿斯贝尔一眼。阿斯贝尔只好苦笑着摸了摸后脑勺,内心感慨万千地想索菲真是长大了啊,居然学会吐槽了。

“阿斯贝尔,不给理查德回信没关系吗?”
索菲突然的一句话,让阿斯贝尔瞬间僵住了表情。上次他很失礼地把理查德丢下一个人走掉,到现在一个月过去了,阿斯贝尔没有再和理查德见面,也没有主动联系他。理查德几乎是一个星期给他寄一封信,而阿斯贝尔却连一封都没有回。不是他不想回,是因为每次一提笔,就不知道该写什么才好,写了又划掉,划掉了再写,直到被他划得乱七八糟,最后一心烦直接把信纸揉成一团扔掉。就这样反反复复,一个月过去了,他竟没有给理查德回过一封信。

他不知道自己在焦躁什么,总之就是莫名其妙地安不下心来。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只能拼命工作,试图用忙碌来抵消纷乱的情绪。

“上个星期我去了巴罗尼亚,见到了理查德。”
看阿斯贝尔不说话,索菲便话锋一转,说起别的话题来。

“理查德好像瘦了很多……”
听到索菲的这句话,阿斯贝尔心头一紧,由于过去长期服毒的关系,理查德的身体向来不是太好。再加上最近要处理芬德尔边境骚乱事件,奔走于各国间出席各种会议,所以才导致健康情况每况愈下吧。

“是啊,最近他太忙了……”

“不仅仅是这样。”索菲顿了一顿,接着说“理查德,露出了伤心时的表情。”

阿斯贝尔惊讶得睁大眼睛,索菲对于身边人表情的变化有种超乎寻常的直觉,通常能够靠细微的表情变化一针见血地读懂对方的心情,即便她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有这样的情绪。理查德是个很擅长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尤其是过去,在他的笑容背后总是藏着某种阴影,除了索菲估计这世上没有第二个能够靠表情读懂他心事的人。

“我问理查德是不是不开心,理查德说,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好像惹阿斯贝尔生气了。阿斯贝尔,你和理查德吵架了吗?”

阿斯贝尔连忙摇头否认,没想到理查德竟然认为自己做错了事,他根本没做错什么,都怪自己任性,什么也不说就那样跑了,不但浪费了理查德好不容易为他空出来的一天休假,还害理查德一直担心。

“阿斯贝尔不把理查德当朋友了吗?为什么不快点和好呢?”
面对索菲天真率直的问题,阿斯贝尔背上冒出一层冷汗。他不知道该怎么向索菲解释他的心情,其实连他自己都想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理查德没有做错,只是我有点不对劲而已。”
阿斯贝尔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他不知道该不该对单纯的索菲诉说自己的心事,他抬起头迎上索菲澄澈的双眼,丁香花色的眼瞳散发出一股柔和而纯真的光芒,感觉整个人都要被那道光芒吸进去一样,阿斯贝尔情不自禁地缓缓开口。

“一看到理查德对修巴特露出那种笑容,我就觉得很烦躁,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是不是很奇怪?”

索菲歪了歪脑袋,脸上露出难解的表情,似乎在用力的思考阿斯贝尔提出的问题。果然这种问题对她来说还是太难了吧,阿斯贝尔开始后悔把这个难解的问题抛给索菲了。

然而索菲只是侧头沉吟了几秒,很快就像解开迷题答案一样地拍了拍手。

“啊,我知道了,阿斯贝尔是在吃醋。”
这个突如其来的答案让阿斯贝尔差点喷出来,他苦笑不得地看着一脸正经地说出这句话的索菲,右手扶住额头。不用想都知道,把这种奇怪的名词灌输到索菲那颗不谙世事的大脑里的一定是万恶的马利克教官,除了他之外没有别人了。

“吃醋什么的……说的好像……”

这句话说到一半,阿斯贝尔突然怔住了,他没有继续说,是因为他的内心明显出现动摇。但是心直口快的索菲却忠实地替他说出了那下半句话。

“阿斯贝尔不是喜欢理查德吗。”
索菲若无其事地反问了一句,阿斯贝尔愣了半秒,紧接着刷地一下满脸通红。

“你、你在说什么啊,索菲。我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索菲歪头看着阿斯贝尔,好像阿斯贝尔喜欢理查德是件理所当然毋庸置疑的事实一样。自己喜欢理查德,那也是好朋友意义上的喜欢,而索菲所说的那种喜欢却是恋人间的喜欢,这怎么可能啊,首先阿斯贝尔和理查德都是男人。

“我们都是男人,怎么会是那种喜欢。”
阿斯贝尔拼命地解释,没想到索菲接下来一句更加令他哑口无言。

“都是男人就不能喜欢了吗?喜欢是不分性别的。”

“索、索菲…………你,是从哪里学会说这种话的……”
阿斯贝尔已经无法想象此时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了,他单纯的索菲,天真可爱的索菲,居然会突然作出如此劲爆的发言。他简直不需要去思考原因,罪魁祸首是谁用脚趾头想就能想出来。

“同性之间也是存在如火一般的真爱的——教官说的。”

阿斯贝尔觉得自己大脑中的某根筋在瞬间崩裂了。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76-e9b0cd6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