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G圣恩传说】阿斯贝尔·兰特的忧郁 (上) 
我的第一篇TOG同人!撒花

主CP当然是理查德x阿斯贝尔,然后……
裏CP是兄弟,以及教官x理查德(不许笑www

吐槽教官x理查德这一对的人你们给我去看TOGF后日篇,我保证这对塞皮会在你内心深处觉醒的,噗

我主要是想描写醋劲大发的明日铃童鞋- -b

大概会分为上中下三篇,虽然目前还没有写完,但我保证这个绝对不坑,当然冻月的翻译也绝对不会坑

---------------

啊啊,对了,差点忘了说,这是腐向!不过没有字母戏,请放心食用
----------------------------

阿斯贝尔•兰特的忧郁


杯中的咖啡早已没了热气,阿斯贝尔一口也没有喝,只是漫不经心地摇晃着手中的杯子。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发现才刚刚过去了十分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好像过去了很长时间一样。

他又叹了口气,不知为何陷入一种郁郁寡欢的情绪之中。

阿斯贝尔坐在商业街主干道上的一家咖啡店的二楼靠窗的位置,透过窗户他能看到繁华热闹的街上人来人往,然而阿斯贝尔的视线却一直锁定在站在街边交谈的两个男性身上,让阿斯贝尔烦恼的两名罪魁祸首——理查德与修巴特,现在正在热切地进行着交谈。

“好慢……”
阿斯贝尔忍不住小声地吐出抱怨。不过只等了十分钟而已,他已经开始有些烦躁了。

阿斯贝尔是温德尔王国的自治领地——兰特的领主,他的好友理查德是温德尔王国的现任国王,从星之核回来之后一直以来堆积的事务加上接踵而至的各种工作让阿斯贝尔忙得晕头转向,理查德自不用说,身为一国之主当然是日理万机。一忙起来两人就基本上没怎么见面,只有靠书信进行联系。不知不觉中,大半年就这样过去了。如果不是理查德的那封来信,阿斯贝尔不会察觉到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吧。勾起阿斯贝尔的怀旧思绪的,是上个月理查德的一封来信。在信里,理查德说他已经半年没有见到阿斯贝尔了,问他下个月有没有空聚一聚。看到理查德的信,阿斯贝尔才恍然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半年前他们并肩战斗时的种种回忆顿时浮现在脑中,一股浓烈的怀旧情绪涌上心头。半年过去了,不知道理查德他现在过得怎么样,身体是否安好?突然间有股想要立刻见到理查德的冲动,阿斯贝尔便回信说他也正有此意,于是两人互相调整了各自的时间,总算是确定了一个双方都有空的日子,约定这一天在温德尔首都——巴罗尼亚市相聚。

好不容易能够相聚,可是刚一见面阿斯贝尔就被一个人晾在了这里。和理查德穿过商业街正准备前往骑士团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阿斯贝尔的弟弟——修巴特•奥兹威尔。修巴特目前正以斯托拉塔特使的身份出访温德尔,一见到理查德就说有要事和他商量,需要占用理查德一点时间。阿斯贝尔对连休息日也要抓住理查德不放的修巴特感到无奈,虽然有些不愉快,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进了旁边的咖啡店坐着等他们两个商量完。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五分钟,把咖啡喝完了的阿斯贝尔开始有些坐不住了。侍者走过来周道地问他是否需要再点什么,阿斯贝尔连忙摇头说“不用了,谢谢”。转过头望向窗外,忽然发现理查德正右手轻掩嘴角,对着修巴特微笑,修巴特不知怎么的脸红了起来,视线不安分地四下游移。两人之间似乎弥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气氛。

胸口突然莫名地一闷,阿斯贝尔猜想这大概是因为他一口气喝完咖啡的缘故。

“让你久等了。”
听到头顶传来温柔的声音,阿斯贝尔一抬头发现理查德正面带微笑地站在他面前。已经结束了谈话的理查德来到阿斯贝尔的面前坐下,点了一杯红茶。阿斯贝尔侧头往窗外楼下望去,修巴特的身影已经不在了。

“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嗯……三言两语很难概括,总之,是关于上个月发生在芬德尔边境的骚乱事件。”
理查德微微皱起眉头地回答道。上个月芬德尔边境发生了一起不明生物袭击民居导致十死九伤的事件。目前芬德尔政府正在对事件进行调查,并向温德尔和斯托拉塔政府发出支援请求。阿斯贝尔知道修巴特是斯托拉塔调查组的主要负责人,不过修巴特告诉他这起事件应该和星之核没有直接关系,所以具体情况他就没有关注了。

“该不会和星之核有关系吧?”

“就目前调查的结果来看,这和星之核并没有太大关系。你不用担心。”
听到理查德的回答,阿斯贝尔松了口气。最近由于这起事件的关系,修巴特似乎经常和理查德会面,从他们两个交谈时的氛围来看,两人的关系比起以前要融洽许多。这估计也是因为他们一起共事的关系吧。阿斯贝尔不由得想起刚才修巴特脸红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一本正经的修巴特很少对外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知不觉中他们俩的关系已经变得那么要好了吗。

“理查德……最近……经常和修巴特见面呢。”

“是啊,因为调查那起事件的关系,上个月甚至有一半时间都在一起呢。”

“一半时间!?这么多!?”
阿斯贝尔大吃一惊,他只知道理查德和修巴特都参与调查这次的事件,却没想到他们甚至一起行动。这么长时间呆在一起,想不要好都难吧。理查德苦笑了一下,附加了一句“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分头行动,不过经常一起参加会议就是了”。

“你们的关系好像变得不错呢。”

“哎?”

“刚才看到你们交谈时的样子,感觉比以前要融洽很多。”
听到阿斯贝尔忠实地说出自己的感受,理查德歪了歪头笑了起来。

“你弟弟是个很有趣的人哦……在各种方面。”
理查德把茶杯送到嘴边,侧头望着远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阿斯贝尔愕然地哎了一声,不明白理查德的话是什么意思。身为修巴特的哥哥,阿斯贝尔很了解修巴特的性子。一本正经,不坦率,容易在奇怪的方面和别人较真,喜欢模型船和漫画,和在兴趣上几乎没有交集的理查德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一样,就算在一起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当然,这是以前。也许现在互相接触久了之后,他们已经找到了什么共通点也说不定。不管怎样,这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事,身为理查德的好友,修巴特的哥哥,阿斯贝尔应该为两人关系变好而感到开心才是。

可是不知为什么,胸口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有什么东西在心底不安分地骚动。理查德的脸上总是挂着谦和的微笑,不管对谁都是这样。但是只有在面对阿斯贝尔和索菲时,理查德的表情会有些与众不同。阿斯贝尔所熟悉的那个笑容里,温柔中带着点宠溺。第一次看到这个笑容时,阿斯贝尔便在心中暗暗发誓,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他都一定要守护这个笑容。曾经有一段时间,这种笑容从理查德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纠结了憎恨与怨毒的怒容,为了夺回这失去的笑容,阿斯贝尔和索菲,以及他们的伙伴们一起历经千辛万苦,最终在星之核解救了被拉姆达的灵魂所束缚住的理查德。为了理查德,他甚至不惜与拉姆达结下契约,甘愿承受随时有可能被夺走灵魂的风险。

如今,理查德仍然是他所熟悉的那个理查德,只不过那个温柔而充满宠溺的笑容,已经不再仅仅是专属于他与索菲的专利。阿斯贝尔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一定要形容的话,也许有点类似于当初和修巴特重逢时的那种心情,那个过去一直紧紧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甜甜地叫着“哥哥~”的弟弟,已经变成了不再依靠自己,凡事都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的坚强青年。唯一的不同点在于弟弟的独立让阿斯贝尔既寂寞又欣慰,而看到理查德和修巴特关系变得越来越融洽,阿斯贝尔的心底除了寂寞之外,就只剩下一种说不出的苦闷。

“……贝尔?……阿斯贝尔?”
回过神来发现理查德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阿斯贝尔只顾寻思着自己的心事,完全没有注意到理查德在说什么。

“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理查德忧心忡忡地凝视着自己,站起身子向阿斯贝尔凑过来,忽然一个温暖的手掌按在自己额头上,阿斯贝尔陡然一惊,反射性地挥开理查德的手。理查德脸色微变,被挥开的手僵硬地停在半空。阿斯贝尔忽然觉得有些愧疚,理查德只是在关心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所以才伸手过来试探他的体温。可是正在胡思乱想的自己却粗暴地拒绝了对方的关心。心里想着自己太不应该了,一定要道歉才行,可是紧接着脱口而出的话,却莫名其妙得连阿斯贝尔自己都有些惊讶。

“原来你对谁都可以那样笑啊……”

这句话让本来已经僵住的空气瞬间凝结。理查德愕然地看着阿斯贝尔,好像在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样。阿斯贝尔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只是突然间觉得尴尬异常,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无法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他猛地站起身来,掏出自己那份咖啡的钱放在桌上,短短地说了一句“抱歉,我先走了”之后,便飞快地向楼梯走去。阿斯贝尔把理查德的呼喊声抛在脑后,快步奔出了咖啡店,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一个劲向前跑。一心只想着要远离这里,越快越好。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75-dcdec2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