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る月~紅の契り~ 原作:夜光花 part3 
3【不】

就像特地等光阳和梁井搬到洋馆似的,第二天晚上就开始连续几天地下起雪来。早晨,当光阳在新搬进来不久的房间中醒来望向窗外时,发现宽阔的庭园已经变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
从小就被禁止外出的光阳,一看到还没有被任何人踩踏过的雪地,便兴奋得压抑不住激动的情绪飞奔到屋外。此时雪已经停了,雪地上清晰地留下了光阳的脚印。厚厚的积雪直没膝盖,光阳兴奋地开始在庭园里探险起来。

(这种时候要是亨在的话就好了……)
在庭园里跑来跑去的时候,光阳突然想起青梅竹马的亨,突然间觉得有些寂寞。亨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呢?一想到这里心情就很失落。梁井一口咬定病房里的尸体是亨杀害的,但是光阳却不愿意这么想。就算那真的是亨干的,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定是因为他正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忏悔。因为亨是个温柔的人,他现在一定很痛苦。越是这样想心情越是低落,光阳恨不得立刻冲到亨的身边帮助他。

“哈啊……”
光阳叹了口气,浑身打了个抖。

“光阳少爷,穿这么少站在外面会着凉的哦。”
听到有人叫他,光阳转过头去,发现亚历克斯正拿着外套向这边走过来。光阳笑着跑到亚历克斯面前,从他手上接过白色的外套穿在身上。

“亚历克斯先生,你的身体已经不要紧了吗?”
光阳一边吐着白气一边问,亚历克斯的脸上浮现出沉稳的笑容,伸手挥了挥光阳发梢的雪片。

“我也是有在锻炼的,请不要替我担心。说起来今天您不是要出门吗?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哦。”
“啊,对哦。”
光阳摸了摸头,连忙转身回屋。上个星期祖父拜托他替自己出席个展。以制作能面而出名的祖父经常收到这样的邀请。梁井虽然也想跟光阳一起去,但是不巧那天正好有走不开的要紧事。取而代之的是几个身型彪悍的私人保镖会跟着光阳一同出席个展。

“说起来,亚历克斯先生,您是梁井先生父亲的管家对吧。”
回屋的途中,光阳问出了以前一直想问的话。

“最开始只是工作伙伴而已。因为我知道他的秘密,所以他就拜托我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亚历克斯目光投向远方地回答道。

“知道秘密……梁井先生的父亲也是兽人对吧?那您居然还能够平安无事啊!梁井先生说,要是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的话,他就会杀了对方……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
看到光阳吃惊地睁大眼睛,亚历克斯微微眯起眼睛,苦笑起来。

“正确来说,应该是正因为我知道他的秘密,所以才会接近他。原本我并不知道他是兽人。我以为他在饲养违法野兽所以才接近他的……。之所以接近他,是因为我在寻找某个野兽。”

“哎哎!?”
光阳惊讶得停下脚步。听亚历克斯的口气,他仿佛就像是刺探敌人的间谍一样。

“但、但是那样的话……”
“不过,他并不是我所要找的那只野兽,当我发现到这一点时,已经没办法收手了。当时我已经被深深卷入这个世界里,无法全身而退了。您想知道关于轰少爷的父亲的事吗?”
“嗯、嗯嗯……但是我也想知道关于亚历克斯先生的事……”
继续往前走的光阳和亚历克斯肩并肩走在一起,他再次抬头看了一眼这位银发的绅士。这个温和的男人其实也有着各种复杂的过去啊,他不由得在心底感叹起来。

“我的事一点也不有趣。轰少爷的父亲,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个恶人。”
亚历克斯干脆地丢下这么一句话。

“恶、恶人?”
“和他比起来,轰少爷简直就像天使一样。那个男人就是这么冷酷的男人。虽然笨拙的地方倒是和轰少爷很像。轰少爷虽然嘴巴有点坏,但其实内心是很重情义的,是个可以让人放心地待在他身边的人。毫无疑问,轰少爷到死都会只爱光阳少爷一个人。”

“爱、爱……?”
亚历克斯的话让光阳一下子满脸通红,嘴巴一张一合地动起来。

“我、我和梁井先生……那个……不是那种……我也搞不清楚啦……”
他们之间的肉体关系亚历克斯早就已经知道了,大脑陷入一片混乱的光阳老实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梁井喜欢自己让光阳很高兴,和梁井做爱的时候光阳也觉得很舒服。可是自己的心情究竟能不能归入恋爱这个未知的领域,光阳还无法得出结论。

“没关系。慢慢的光阳少爷就会明白了。”
亚历克斯温柔地笑了起来,向光阳伸出手。光阳握住亚历克斯的手,脸红着说是这样吗。

“今天我没办法和光阳少爷一起外出,请您务必小心。”
亚历克斯吐出的白气渐渐消融在空气中。光阳点了点头,伸手擦了擦自己通红的脸蛋。


离开梁井家的时候时间是八点多。目的地是都内的某地,在光阳的坚持下梁井同意让他提早出发。梁井虽然一直放心不下,但是光阳却亮出手机说要是遇上什么危险他就给梁井打电话,然后就钻进了车里。光阳周围的人总是喜欢对他过度保护。

今天要去的地方,是祖父的某个同行的儿子的个展会场。
祖父平藏在制作能与狂言中所使用的面具方面,是圈内出了名的能手。因此总会时不时有他认识的作家邀请他参加个人展会。以前他都是亲自参展或者赠送鲜花,当光阳能够自由外出之后,祖父就经常叫光阳替自己出席这样的展会。

特别是这次的个展,对于光阳来说制作能面这个领域他才刚刚入门不久,所以平藏把邀请函给了他,叫他去学习学习。听平藏说,这次个展的作家在复制能面的基础上,还在进行原创能面的制作。在古典的世界中融入了现代的要素,算是比较大胆的尝试。光阳对此也很感兴趣。

驶入高速公路,车开进都内时已经十点半多了。个展的会场附近没有停车场,所以必须把车停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再步行到会场。今天负责保护光阳的是三位目光凌厉的男子。被这几个男人包围的光阳不可能不引人注目。光阳觉得这样很不自在,虽然他试着拜托他们离自己稍微远一点,但是他们就是坚持说不行。结果直到会场的这一路上光阳只能一直忍受着路人对他行注目礼。路上他还买了花,这更让他觉得周围的视线扎在身上痛得很。

“请在外面等着。”
一到达会场——银座的某个画廊里,光阳便连忙阻止他们几个跟着自己进场。会场的门是大开的,很方便看守,会场面积不大,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立刻呼救。他们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只好听光阳的话在会场入口摆开阵势。要是不赶快把他们几个带走的话,搞不好会妨碍到人家展会正常进行。

“非常感谢您这次的邀请。我是凤。”
一进会场,光阳就看到了主办者,向他打招呼。身材纤细的男人转过身来向他露出微笑。男人和光阳想象中的感觉很不一样,他不由得一惊,睁大了眼睛。

“哎呀,你就是平藏先生的孙子吗,你好,我叫清水一世。哎呀,长得真可爱呢。我好高兴哦。”
清水用女性般的腔调说着,手轻轻捂住嘴角微微一笑。他身穿黑色紧身的高领毛衣和牛仔裤,外表给人以一种脱俗的感觉。光阳听说对方已经二十八岁了,可是仔细一看发现他有化淡妆,而且还有着一头微卷的长发,让光阳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混血儿。

“啊,是。我是凤光阳。那个……不介意的话请您收下这个……”
“哇,好漂亮。谢谢你,这是我喜欢的花呢。光阳小朋友真是好品味。今天我还担心你一个人来不来得了呢。”
开心地接过花束的清水紧紧握住光阳的手。

“我老早就想和平藏先生的孙子结交成为朋友了。听说你也在制作能面对吧?我们都是第二代,可以互相交流交流。”
清水语调轻快地握住光阳的手来回甩了一甩。光阳心想这人还真是自来熟啊,不由得苦笑起来。同样都是第二代,和已经可以开个展的清水比起来,菜鸟一样的自己和对方简直天壤之别。

“让我带你逛逛吧。”
清水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开始带光阳逛起个展。虽然光阳想一个人慢慢看,但是有作者讲解的话当然会更好。光阳就一边听着清水一个接一个地讲解能面,一边由衷地发出赞叹之声。

“清水先生,有客人。”
在讲解到第三个面具的时候,一个貌似工作人员的人向清水打了声招呼。

“哎呀,真遗憾,我先告辞一下。”
由于要接待客人,清水便离开了光阳,内心稍微松了口气的光阳开始一个人慢慢欣赏起能面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被关在家中生活,和素未谋面的人见面时光阳就会开始紧张。清水是个话多的人,所以没令光阳紧张太久,但是果然他还是要慢慢习惯才行。

(话说回来,这些能面的色彩还真是五颜六色啊。)
这里是光阳所不知道的另一个能面的世界。通常不会用在能面上的颜色也被大胆地运用起来。与其说这是能面,倒不如说是巴厘岛上的神面更合适。虽然很不寻常,但确实是个崭新而有趣的世界。光阳正在感叹地欣赏着这些面具,清水又再次满脸微笑地回到他身边,递给他一个纸杯。

“请用,这里暖气开得很大,想必你已经渴了吧?”
光阳接过咖啡道了声谢。这之后清水又再次被工作人员叫走了。果然开个展就是忙啊。

(我会不会也有开个展的一天呢……)
失去自信的光阳将喝完的纸杯紧紧握在手中。
参加展会的人数不多不少,客人的年龄层有老有少跨度很广泛。把所有作品都看了一遍之后,光阳回到自己最欣赏的一副作品前,目不转睛地凝视起来。这是用被称作小面的年轻少女的面具做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表情却流露出嘲讽的意味,做工之精妙令人不由得背脊颤抖。

“如果被年轻女性用这种表情盯着看的话,搞不好会再也站不起来呢。”
耳边传来一个含笑的低音,光阳一惊转过头去。

“黑、黑泽……”

不知何时开始,一个眼熟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背后。脸上架着一副银框眼镜,一身修长纤细的西装的青年正是黑泽康哉。这个几个月前和梁井战斗过,然后消失了踪影的男人——和梁井一样同为兽人,现在正一脸平静地站在光阳的身后。

“哎,不要慌嘛。”
黑泽伸手搭住正想转身逃跑的光阳的肩膀。

“对,只需要五分钟。”
黑泽俯下身把脸凑近光阳耳边,兴致盎然地笑了起来。

“只需要五分钟,我就可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消灭。如果你不听话的话,会连累无辜的人遭殃哦。”
黑泽的低语让光阳一下子全身僵硬。黑泽目露寒光,证明他绝对不是在随便说着玩。这个男人连兽人都能若无其事地杀掉。光阳像被冻结在原地一样,身体无法动弹。

“啊啊,请不要这么紧张。你一紧张,就会把情绪传达给你的契约对象。今天我有很多事要拜托你,还有想要尝试的事。”

黑泽话锋一转,一边用轻快的口吻说着,一边擅自把手伸进光阳的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
“这是礼仪,在这种场合下要关掉电源才行。”

说完黑泽就把手机电源关掉。光阳慌张起来,寻思着要怎样才能从黑泽身边逃开。他想向站在门外的保镖打招呼,无奈黑泽却挡住了他的视线。而且就算他们赶过来,估计也不是黑泽的对手。

“哎呀,黑泽先生,你来了啊,我真高兴。”
就在光阳干着急的时候,清水兴高采烈地打了声招呼走了过来。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认识,光阳惊讶得瞠目结舌。

“感谢你邀请我。真是手工精湛的艺术品啊。话说休息室可以借我用一下吗。我想和光阳君说几句话。”
“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这里使用费很高哦,尽量不要流血。我讨厌看到血。——虽然很美味。”
清水的话让光阳全身僵硬。紧接着忽然感到一阵目眩,脚有些站不稳。黑泽连忙扶住他的身体,在光阳耳边低声说道。

“聪明的人是不会喝这种地方提供的饮料的哦。”
全身都被麻痹了,连想要站稳都很困难。难道刚才那杯咖啡有问题?光阳呆呆地看着始终满脸微笑的清水。

“请放心,我是稳健派。”
血红的嘴唇让光阳全身颤抖。


光阳被黑泽抱着肩膀带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里。穿过狭窄的走廊,来到一个狭小简朴的房间。光阳此时已经处于意识模糊状态,没办法作出任何抵抗。虽然心里明白这样下去会很糟糕,但是手脚都不能自由活动。就在光阳内心焦虑不堪的时候,黑泽把他按倒在房间里的塑料垫子上,俯下身来看着他。

“虽然我经常会被人误会为有虐待倾向。”
黑泽把放在一边的黑色皮包打开,感触良多地低声叹了一句。看到他从包里取出注射器,光阳吓得浑身一抖。

“其实我并不是那种人。所以像上次那样突然间撕裂光阳君腹部的事,只是极端少有的特例而已。请你放心,这是麻醉药。”
黑泽一边进行注射的准备一边用淡淡的口吻这么说道。站在他身后的清水突然喷出来,笑得直不起腰。

“骗人骗人。黑泽你就是个S,想装蒜也没用哦,没用。”
“我都说我不是了。就像你坚称自己不是人妖一样,我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性癖。”

黑泽让光阳趴在垫子上,伸手去摸光阳的裤子。虽然光阳想逃跑,但是在黑泽的面前他就像婴儿一样无力,被黑泽轻而易举地脱下裤子。

“会有点刺痛哦。”
黑泽的口吻就像医生一样,将针头扎在光阳腰部。虽然光阳能感觉到细小的针头扎进皮肤,但是由于刚才的咖啡的麻痹作用,他完全感觉不到痛苦。

“好了,现在就来取你肚子里的珠子。”
注射完之后,黑泽将光阳正面朝上地翻过身来。这时光阳的下半身已经渐渐使不上力了。在麻醉药的作用下,视野开始模糊起来。他能从黑泽的身影中感觉到某种毛骨悚然的异样气息,不由得全身冒起鸡皮疙瘩。

“啊……”
忽然间感到腹部周围被尖锐的爪子挠了一下。恍惚之中光阳看到黑泽的手变形成兽爪,慎重地伸入光阳的腹中,在内部搜寻着什么。在腹中蠢动的兽爪令光阳觉得一阵反胃,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虽然感觉不到痛苦,但是却始终有种很恶心的感觉。

“不……要……”
光阳细声细气地呻吟着,黑泽从他腹中取出了闪着红光的珠子。黑泽甩了甩沾满鲜血的手,将那颗珠子放入盛有透明液体的容器里。

“接下来才是关键。”
接着黑泽站起身来,脱掉身上的外套,将袖口卷起到手肘附近。

“光阳君,再稍微麻烦你一下。”
突然间眼前鲜血飞溅,原来黑泽用锋利的兽爪抓裂了他自己的手臂。鲜血滴滴答答地流下来,黑泽把手腕凑到光阳嘴边。

“呜……”
黑泽掰开光阳的嘴巴,让血液流进他的嘴里。光阳顿时觉得一阵恶心,可是不管他怎么反抗,黑泽还是将血液滴入他的嘴里。光阳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不情愿地背过脸去。喉咙里弥漫着一股铁锈味,让他好想吐出来。

“还是不行吗……”
黑泽专心地往光阳嘴里灌了一阵子血,最后还是放弃般地松开光阳的下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嘴巴里那股恶心的味道让光阳咳个不停。塑料垫子上到处溅满了光阳吐出来的血液,光阳全身瘫软,只有胸口颤抖个不停。

“没办法,把珠子放回去吧。”
黑泽叹了口气,将玻璃容器里的红色珠子取出来,有些粗暴地塞进光阳的腹中。刚才还血流不止的腹部,现在已经渐渐开始自行回复了。几分钟之后,裂开的伤口就像幻觉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小腹恢复到了原本的状态。但是恶心的气味仍旧残留在口腔里,光阳痛苦地甩了甩稀里糊涂的大脑。

“没有饵的同意的话,就无法完成契约……这笔交易真是麻烦。”
听到黑泽苦涩地吐出这句话之后,光阳便失去了意识。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74-d3f2a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