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凍る月~漆黒の情人~ 原作:夜光花 8【斗】上 
8【斗】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光阳和梁井在沉默中吃完早饭,相对无言地喝起亚历克斯给他们泡的咖啡。不说话是因为顾虑到亚历克斯在场,然而更重要的是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什么才好。

那之后光阳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提案。就在他烦恼着该何时对梁井说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今天是初体验的第二天早晨。过去他曾经梦想着和可爱的女孩子一起迎接早晨,面对面地坐在一起微笑着喝咖啡,然而现实却和梦想差很多。而且他原以为初体验之后整个世界看起来会截然不同,可是实际上世界还是和原来没什么两样。不一样的只有当他对上梁井的视线时会觉得很害羞罢了。

(要是说出来的话他一定会生气吧。)
瞄了一眼正在服侍他们的亚历克斯,光阳一口喝光了咖啡。在亚历克斯面前说出来的话,昨晚的事就会被曝光,所以他说不出口。这件事他不想被其他人知道。虽然亚历克斯肯定不会对自己主人的所作所为有任何怨言,但是出于男人的矜持,光阳不想被别人知道他和梁井之间的关系。

光阳想说的是,他还是想回自己家里住。

虽然他曾经答应过和梁井住在一起,但是发生了昨晚上那种身体上的关系之后,继续待在这里似乎不太好了。昨天没有跟梁井计较所以只能当做事情已经过去,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昨天晚上听梁井的口气,感觉他似乎不会就此罢休。明明不是恋人却要维持性关系,这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光阳想要暂时离开这里,重新调整两人之间的关系。说到底,吸取精液这种做法本来就很容易导致那种淫荡行为的发生。索性今后改用抽血的方式,用注射针抽取血液出来给梁井这样不知如何。

就在光阳思来想去的时候,亚历克斯把光阳放在寝室里的手机拿过来,在他面前蹲下。

“光阳少爷,刚才您的手机响了。”
还没习惯用手机的光阳不怎么把手机带在身上,经常是放在包包里,或者随便扔在房间角落。看来刚才放在房间里的手机响了,所以亚历克斯特地把手机拿过来给他。

“啊,谢谢。”
刚说完,手机又响了。画面上出现了自家的电话号码,光阳还以为是平藏的电话,马上按下通话键。

“喂?”
“你好。”
本以为是平藏,没想到电话里面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呃……?”
光阳犹疑地把手机稍微拿开了点,忽然一阵低低的笑声从手机里传来。
“我是黑泽。我开门见山地说吧,你的家人在我这里。我想现在见你一面。啊啊,把你的契约对象也一起带来吧。”

光阳一惊,吞了口气。黑泽的语气干净利落,完全不给光阳反问的时间。

“地图我就放在这儿。那么待会儿见。”
黑泽简单明了地把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梁井的手机也响了,接通电话之后,梁井脸色越来越阴沉。

“什么!?怎么可能……不是有好几个人吗!”
梁井猛地站起来,冲着电话里怒吼。他立刻挂断电话,对亚历克斯下达了“立刻准备出门”的指示。

“是谁打来的电话?我安排在你家的守卫似乎已经全军覆没了。”
梁井表情严峻地转过脸来,光阳颤抖着摇了摇头。

“一、一个叫黑泽的人……说把我的家人带走了……还把地图留下来,要我现在过去……”
不知道平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光阳铁青着脸站起身来,感觉随时都会晕倒过去。果然他不应该和梁井一起住在这种地方的,一想到这里,他的眼前就一片黑暗。虽然就算自己留在家里也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那样的话至少被带走的只有自己,不会牵连到平藏。

“冷静点,光阳。”
梁井抱住摇摇晃晃地冲到玄关的光阳,拍着他的背沉着地说道。光阳猛地抬头看着梁井的脸,那颗像玻璃珠一样蓝色的眼瞳笔直地注视着光阳。

“对方应该不会伤害你祖父的。不然他们就不会抓你祖父去做人质了。我一定会救你的祖父,你要振作一点。”
突然被猛地抱紧,光阳依偎在梁井怀中伸手抱住了他。
不可思议的是,当他听到梁井那沉着有力的话语时,颤抖的身体居然渐渐恢复了平静,恐惧也得到了些许缓解。大概是因为他相信梁井一定会帮助他的缘故吧。光阳站稳了脚,用力点了点头。

“嗯,嗯。抱歉,我要振作起来才行。”
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光阳再次点了点头,梁井便微笑起来把手按在他的背上。两人立刻出门向停车场走去。此时亚历克斯已经把车准备好了。两人坐进车里,直奔光阳家。

“对方说了什么?黑泽是谁?”
“他说他把地图放在我家里,叫我现在马上过去。还说可以带契约对象来……这个是指梁井先生吗?那么那个人……也是兽人吗?”
光阳把刚才黑泽在电话里所说的话告诉梁井,梁井在车后座回了句“黑泽?”,头歪了一下。

“昨天我们在某家店餐厅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名叫黑泽康哉的眼镜男向我搭话……他只说了几句就走了……但是他身上什么都没缺。”
光阳一说起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眼镜男,梁井便面露难色。

“兽人的身体肯定都是缺少某个部位的吧……?”
“嗯,如果什么都不缺的话……就是已经有了契约对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找你有什么事……”
就在光阳和梁井交谈的时候,车已经到达光阳家。下车走进家里,光阳直奔放着电话的客厅。刚才黑泽就是用这台电话打给光阳手机。这也就是说,刚才黑泽曾经来过这里。

来到客厅,桌面上的一张纸立刻映入光阳的眼帘。

纸上画着简单的地图。大概是叫光阳他们到地图上打着叉的地方来吧。除此之外客厅里没有任何异常,一定要说有的话,就是桌子上放着一朵和昨天光阳在店里收到的那朵一模一样的玫瑰花。

“走吧。”
在梁井的催促下,光阳握紧地图,回到车上。
地图所标示的地方是邻县的某地。在亚历克斯驾驶着车开向目的地的途中,光阳注意到口袋里的手机显示平藏给他打过好几个电话。在语音留言中,平藏只留下“赶快和我联系”这句话。该不会祖父刚才一直在寻求自己的帮助吧,他顿时满怀愧疚。昨晚上看到的那个男人果然是兽人吧。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他是会做出那种恶劣行为的人,但是既然他都已经把平藏抓走了,那么可想而知对方绝对不是好人。平藏会不会有事呢。

光阳双手合在一起低着头默默祈祷着,忽然,坐在他身边的梁井轻轻地抱住了他的肩膀。光阳靠在梁井的肩头,拼命地想要驱散弥漫在胸口的不安的阴云。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穿过人迹罕至的小树林,在斜坡的道路上车子前行了一阵子,一栋闲置已久的古老建筑物出现在眼前。看起来似乎原本是公民馆一样的建筑,但是窗口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墙壁的漆也有些脱落了,整栋建筑破败得就像鬼屋一样。

光阳和梁井从车上走下来,看了一眼建筑的四周向前走去。这栋建筑是平房结构,四周被树林所包围,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推开正面玄关的门时发出奇怪的响声,不知道对方藏在哪里的光阳四下窥探着慢慢前进。

“——请这边来。”
就在光阳紧张地往前走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刚才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光阳和梁井迅速对视一眼,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这栋建筑占地面积有半个普通体育馆那么大,一开门便可以看到一个宽广的室内空间,地面是古旧的木地板。不知道这里是用于举行什么专门活动的场所,室内并没有外部看起来那么破烂。

黑泽站在中央,身穿深灰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衫上正经地打着领带。
他的旁边坐着一个看起来和他很不相称的小混混一样的年轻男子。一头金发,穿得吊儿郎当的,嘴里嚼着口香糖,手里拿着一条金属棒,盯着走进房间里来的光阳。

“大谷君……”
更让人惊讶的,是站在黑泽旁边的治弥。他的样子比起上次见面时要狼狈许多。一看到光阳和梁井,他便咬牙切齿目露凶光。

“这家伙就是饵,黑泽先生。”
治弥手指着光阳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光阳一抖,梁井便抱住他的肩膀,将他护在自己身后。梁井和黑泽保持一定距离地盯着他,眉头一皱开口说道。

“给光阳打电话的,就是你们吗?”
“快把爷爷放了!”
梁井说完,光阳便叫了一声。黑泽微笑着抬了抬眼镜。
“首先我要为欺骗了你的事道歉。对不起,光阳君。我很想和你还有你身边的男人聊一下。正好我上门拜访的时候你家人在场,所以我就撒了个谎。”

“哎?……”
光阳不明白黑泽在说什么,死死地盯着他那张俊秀的脸庞。

“也就是说,我并没有把你祖父怎么样。只是让他暂时离开了家。不过如果不能顺利把你请过来的话,我是有打算把他扣下来当人质,还好你们来了。”
光阳无言以对地抓住了梁井的衬衫。也就是说平藏只是外出,并没有被抓起来当人质。因为平藏有给他打过电话,所以光阳还以为他已经被抓了。没想到竟然弄错了。醒悟过来自己被对方摆了一道,光阳惊愕之余脑袋反而无法正常运转了。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梁井半信半疑地盯着黑泽。

“你就是光阳君的捕食者吗?叫我出示证据会让我很为难,不过我真的并不想做出让光阳君伤心的事。……顺便说,部署在那个家附近的看守人我已经全部排除了。”
黑泽的话让梁井睁大了眼睛,身体僵硬。

“梁井先生,那个黑泽先生……是兽人吗?”
虽然黑泽说平藏没事,但是光阳还是无法放心。光阳担心地小声问了一句,梁井便紧绷着表情向前走了一步。

“……全部”
听到梁井如同呻吟一样的低语,光阳一惊,看着眼前的三人。治弥是兽人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黑泽,还有黑泽身旁的那个金发男也是兽人吗?

“呼呼呼……”
忽然和金发男对上了视线,对方立刻坏笑起来。他眯起眼睛,把搭在肩膀上的金属棒放在地面上。

“呐——黑,这家伙真可爱啊——我真想一边侵犯他一边把他吃掉。一边操他一边吃他的肉,想必这家伙的小穴会夹得更紧啊。”
操着如同噪音一样的嗓门,金发男不停地用金属棒敲打地面。听到金发男的话,光阳浑身一抖抓住梁井的袖子。金发男的眼神混浊不清,好像在嗑药一样。

“对不起,我的同伴太下流了。”
黑泽苦笑着抱起双臂。

“那么让我们开始正题吧。叫你们来不为其他,只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饵只有一个,但是兽人有四只。四只兽人共享一个饵,这样如何?”
听到黑泽微笑着说出这句话,梁井和光阳倒吸一口气凝视着他。然而还没等两人反驳,治弥便倒吊起眼睛抓住黑泽。

“什么啊!之前你不是这样说的!我把情报给你是叫你去杀了那个男人!有时间跟他商量还不如赶快杀了他!”
治弥兴奋地大叫着,黑泽愕然地叹了口气。
“真是的。你虽然长得还不错,但是太吵了。可以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吗?”
“什么共享啊!我只是想把那个男人碎尸万段!要不是这样的话,谁会跟你这种人搭话!”
“的确,四只兽人的确是太多了呢。”
黑泽低声说出这句话的瞬间,面前发出像是什么厚重的东西被撕裂了的响声,只见治弥的胸口已经被一只兽爪从背后直接贯穿。
光阳惊愕地睁大眼睛凝视着眼前的光景。
黑泽没有变形,但是整条右臂膨胀起来,变形成雪白色的野兽手臂。他保持着人类的姿态右手变了形。光阳眼睁睁地看着这异常的一幕发生在自己眼前,惊恐得叫不出声来。

“呜……呜呜呜……”
黑泽就着右手贯穿治弥胸口的姿势,轻而易举地高高举起右手,往墙壁猛地甩去。随着一声巨响,治弥的身体撞在墙上。

“太多兽人抢一只饵不太好,这样一来就只有三只了。”
黑泽眉头也没皱一下,将握在手里的心脏扔在地上。倒在地上的治弥已经断气。他甚至没有变形成兽人,就被当场杀死。

“你……你……为什么……那个样子……”
光阳惊恐得颤抖着,站在他旁边的梁井也露出动摇的神色,死死地盯着黑泽,握紧拳头。

“居然可以局部变化……这怎么可能?而且你……为什么身上没有欠缺的部分……!?”
梁井表情扭曲地凝视着黑泽,就好像在说这不可能一样。

——就在这时,从破烂的玻璃窗外传来一阵年轻男女的对话声。他们似乎并不知道发生在室内的惨剧,一个看起来似乎是高中生的女孩好奇地从破了的玻璃窗外走了进来。

“呀……讨厌,有人在……”
“哎?真的假的?”
笑着走进室内的女生一看到室内有人便转身想走。光阳只看到和女孩在一起的那个貌似高中生的男孩探头进来望了一眼。
下一个瞬间,随着一声闷响,男生倒在地上。紧接着女生的尖叫声响彻了整栋建筑。

“啊啊——,来得太不巧了,好可怜——”
金发男下流地笑了起来,用金属棒反复殴打着倒下的男人。被吓得惨叫起来的女孩想要逃走,却一瞬间被抓住了手,金发男把金属棒扔在地上,从女孩的背后抱住她的双臂,倒在地上的男人从太阳穴中流出鲜血,一动也不动。

“女人的话,就算不打也很软,无所谓!”
金发男伸手捂住哭叫个不停的女孩的嘴巴,看着光阳坏笑了一下。这笑容像是解开了光阳身上的咒语一样,他连忙伸手向前。

“等、等一下!你想干什……”
胸口涌起不祥的预感,然而就在光阳想要冲上去的时候,金发男的头部变化成兽头,还没等光阳冲过去便一口把女孩吞进肚里。

“啊……啊……”
光阳恐惧地睁大眼睛,梁井把他拉到自己身边。金发男变形的只有头部,他丝毫没有犹豫地咀嚼起女高中生的身体。

无法相信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竟然是现实,光阳铁青着脸紧紧靠在梁井身边。

“疯了……你们……居然吃人……?”
梁井嘶哑着声音盯着黑泽的脸。黑泽还是保持着人类的样子,左手向上推了推眼镜,轻蔑地看着梁井。

“你也是头脑顽固的兽人之一呢。那我反过来问你,为什么你不吃人?不管是吃饵还是吃人,都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饵……可以自我恢复。但是人……”
“这世界上的人口这么多,你不觉得应该减少一点吗?特地去找那么稀少的饵太麻烦了。你也许不知道,我们其实是杂食动物。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我们都能吃。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执着于只吃饵。”
面对支支吾吾的梁井,黑泽步步紧逼。梁井明显开始动摇。

“我……我想要保持人的姿态,所以才去寻找饵……如果不吃饵的话,就无法维持人形……吃人什么的我从来没想过,这是禁忌。你们已经不正常了。这不是同类相残吗?”

听到梁井的话,黑泽突然笑了起来。
仿佛像是听到了一句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他夸张地大声笑了起来。梁井的脸色越发阴暗,用力握紧了抓着光阳的手。

“抱歉我失礼了。呵呵呵……真为难啊,看来根本没必要和你共享了,我觉得我完全不会输给你。”
黑泽笑得肩膀直抖,眯起镜片底下的眼睛。

“我吃人,只是因为想吃——仅此而已。”
黑泽简单明了的一句话让梁井浑身战栗起来。光阳呆呆地看着黑泽,同样是兽人,梁井和眼前的这两个男人有着决定性的不同。梁井说他们疯了,的确如此。这两人已经超越了某种底限了。

“之所以寻找饵,是因为听说饵比较美味。虽然人的味道也不错,但我只是想吃更好吃的饵而已。很简单。虽然你把自己说得很高尚,但是我们不是人,是兽。”
梁井的脸一瞬间发青。
“说出同类相残这个词就已经表示你是个相当愚蠢的人了。你就那么稀罕身为人的那副皮囊?就像人会吃牛肉猪肉一样,我们吃人也是必然的。如果怀疑这点,你就没救了。看来你没办法成为我们的同伴呢。”
黑泽向前跨出一步盯着梁井。

“是把饵放在这里离开,还是和我们共享同一个饵,你想怎么做?”
黑泽将领带松开,向梁井逼问道。

“两个都不要。”
梁井把光阳护在身后,简洁利落地回答道。

确认了彼此的立场,梁井和黑泽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兽变后的黑泽的毛色比梁井要白,头部也变得有些尖。当他们全身兽化之后,便飞快地冲撞在一起。他们速度太快,光阳来不及看清谁受了伤,只看到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地面上。

光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僵直地看着在眼前的争斗。两只野兽一边咆哮一边张牙舞爪地扭打在一起。这时,在一旁事不关己的金发男忽然打了一个饱嗝。

(怎么办……)
光阳着急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体稍微动弹了一下。当他知道男人还活着,光阳马上冲了过去,伸手到发出呻吟的男人的腋下抱住他,想将他拖过来。

“啊——这样不行哦,要是不把男人也给吃了的话,黑会生气的哟。”
金发男发现了光阳的举动,转身面对光阳,张开血盆大口,耷拉着口水向光阳走过来。光阳连忙捡起地上的金属棒,向接近自己的男人挥去。

“好危险哎。长得那么可爱,没想到这么淘气。”
金发男轻薄地笑着,身体开始变化。他变身成茶褐色的野兽,在个头上光阳彻底不是他的对手,他大手一挥,把金属棒连带光阳整个人都摔到一边。

“呜……”
对方只是轻轻一挥手,就把光阳甩到墙边,光阳浑身疼痛得呻吟起来。他被摔得头晕脑胀,想要拼命地站起身来,这时野兽在光阳的眼前把男人也给吃了下去。最后还是救不了那个男人,绝望感令光阳全身颤抖,忽然觉得一阵反胃。至今为止被麻痹的感觉终于回来了,兽人吃人的场面让他剧烈呕吐起来。

“好脏,居然吐了。”
金发笑着吃完嘴里的东西,接近光阳。光阳被一个强劲的力气拉了起来,脚离开了地面。

“听说结了契约之后的饵就不好吃了。真可惜啊。但是操你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野兽把光阳一把摔在地面上,猛地扑了上来。光阳颤抖着咳起来,胸口被兽爪抓开了一道伤口。

“痛……”
身上的衬衫被撕裂,露出被抓出血痕的肌肤。光阳不明白男人要做什么,拼命地想从野兽身下逃走。

“呐,我说你啊,有没有试过兽奸?来试一下吧,和我。我想就用这样的姿态和你性交。”
光阳浑身一抖,想要挥开被抓住的手,就在这时身体被猛地撞了一下,金发男从光阳身上滚了开来。黑色的野兽抱住光阳的腰,瞬间跳跃起来。很快光阳就明白是梁井救了自己,他头晕目眩地抓住梁井的脖子。

梁井想就这样跳出外面,但是身旁一个白影掠过,一个锋利的爪子挥舞上来。梁井好不容易躲过攻击,把光阳放在地面上。而褐色的野兽又从另外的方向飞扑上来。

梁井同时招架着来自两个方向的攻击,背后被野兽一口狠狠咬住。为了挥开背上的野兽,梁井对准褐色野兽的腹部攻击起来。

三头野兽嘶叫着扭打在一起,张牙舞爪地进行着殊死搏斗。
但是以一敌二的梁井很明显出于不利情势,渐渐地,梁井的身体开始鲜血淋漓,动作也变得迟钝起来。

“梁井先生!”
白色野兽一口咬住渐渐处于下风的梁井的咽喉,顿时血沫飞溅。梁井发出惨烈的嘶叫,摔在墙壁上,整面墙瞬间坍塌,梁井的身体掉落在瓦砾堆中。

梁井倒在地上,鲜血喷涌而出动弹不得。白色野兽缓缓接近梁井,正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等等!住手!不要杀他!”
光阳大叫一声,不顾身上的疼痛,冲到白色野兽和梁井之间。

“求你了,不要杀他……不行,我,我跟你们一起走就是!”
光阳扑在梁井身上,朝着白色和褐色的野兽怒吼道。梁井在光阳的身下浑身一抖,四肢扭动起来。以光阳的个头根本压制不住野兽姿态的梁井,即便如此,光阳还是死死地抱着梁井的身体。

“……真是惊人。饵居然想要救捕食者的命。”
还以为黑泽会马上扑上来,没想到他却以野兽的姿态站在光阳面前陷入了思考。那闪着红光的双眼,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光阳。

“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幕。你竟然想救吃你的兽人的命。让我实在是佩服。看在你的这份情义上,我可以放过这只兽人。但是……”
黑泽的阴影覆盖在光阳脸上,高高举起锋利的兽爪。

“我要把你肚中的珠子取出来。虽然这会有点痛,但是请你忍耐一下。”
话音还未落,黑泽那锋利的爪子便撕裂光阳的腹部。光阳顿时痛得惨叫起来。

“哦哦,这就是珠子吗……”
很快,红色的珠子便滚落在地面上,光阳痛得无法呼吸,呻吟着从梁井的身体上滑落下来。即便黑泽的手离开了,身体也没有像过去那样开始癒合。这让光阳惊讶无比,不由得焦躁起来。
好奇怪,为什么。
光阳痛苦地喘着气,看了看自己的伤口。伤口的确有在恢复,但是实在是太缓慢了,痛苦始终没有减缓的趋势。

“总觉得有股好香的味道。”
“真有趣,呀,的确很香。光阳君,想要救这头兽人,你就得到我们这边来。哎呀,要快点生成新的珠子才行,否则你会死掉哦。”
黑泽拉起光阳的手,鲜血从腹部的伤口处源源不断地涌出,沿着光阳的脚流下,滴落在梁井的嘴角。
突然间听到一声枪响。
褐色野兽呻吟起来,黑泽猛地转身,放开光阳的身体,往后跳开。光阳跌落在梁井的身边。
强烈的疼痛让他气若游丝。紧接着又听到三四声枪响,褐色野兽的身体抖动起来。

“好痛,好痛啊啊啊啊!”
还没有止血的光阳忍住疼痛拼命爬起来,往枪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眼瞄到扛着猎枪的亚历克斯站在角落,他刚刚松了口气,褐色野兽便开始猛烈地敲打着墙壁和地面。野兽好像发狂了一样,脑袋和身体到处撞来撞去。

“好痛啊啊啊!你这混蛋在做什么啊!”
光阳看到野兽的胸口有几处中弹的痕迹,这正是野兽痛苦的根源。他双目闪烁,最后视线停在光阳身上,为了寻求治愈而飞扑上来。

“唔啊啊啊!”
会被咬死!就在光阳闭上眼睛的瞬间,耳边传来一声撕裂空气般的野兽的悲鸣。不知什么时候站起身来的梁井对着褐色野兽的脖子一口咬下去,锋利的牙齿深深扎进野兽的血肉里。

“呜……唔……”
褐色野兽挣扎了一阵想要推开梁井的攻击,但是不论对方怎么攻击自己那副伤痕累累的身体,梁井就是死也不松口。终于,褐色野兽的动作渐渐迟缓下来,气息也慢慢变弱。
直到确定野兽已经完全断气,梁井才把牙齿松开,放开褐色野兽的身体。野兽滚落在地面上,同时梁井也因为贫血而倒在地上。

“梁井先生……”
腹部的伤口还没有癒合,光阳强忍着痛苦想要站起来,身后突然传来墙壁坍塌的声音。转身一看,只见亚历克斯的枪已经被夺走,被白色的野兽一脚踩在地上。

“亚历……克斯……先生……”
亚历克斯是活生生的人。光阳不想再看到人被杀死,摇晃着身体想要接近白色野兽。但是还没等光阳接近,一个黑影从身旁擦过,和白色野兽撞在一起。在这巨大的冲击下,另一面墙壁也塌了,四周笼罩在一片白烟之中。

“呜……”
梁井挡在光阳身前,露出还有几分气力的眼神盯着黑泽。黑泽身形一歪,用手扶住肩膀。虽然光阳并没有注意到,但是黑泽似乎也受伤了。雪白的兽毛间渗出了鲜血。

“……没想到竟然会发展成这样。今天形势不利,下次我还会再来的。”
还以为双方会斗个你死我活,没想到黑泽却和梁井拉开一段距离,慢慢后退。黑泽以野兽的姿态往上一跃跳到屋檐,接着消失在树林之中。

黑泽离去之后,梁井如同紧绷的线一下子断开一样倒在地上。地面上到处是一大片的血迹。光阳虽然想立刻扑上去,无奈他也受了重伤。他摇晃着步伐来到梁井的身边,看着伤痕累累的梁井倒吸了一口气。

“梁井先生……梁井先生……你醒醒……!”
光阳大叫着,只觉得一阵猛烈的目眩。
腹部的伤口还没有癒合,他头晕眼花地快要站不住了。急得不知所措的光阳忽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
对了,黑泽刚才把他的珠子取走了。
想起这件事的光阳摇晃着走到梁井身旁,但是他站不住,只好跪在地上。梁井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样下去自己搞不好会死。一这样想,全身就冒出了鸡皮疙瘩,整个人陷入焦躁之中。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的话,梁井会怎么样。这样伤痕累累的身体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死。他绝对不要梁井死。

光阳爬到梁井身上,抱住野兽的躯体,把唇贴在他还没癒合的背部伤口上。

“呜……”
舔舐着从伤口中流出来的温暖的血液,光阳强忍着反胃的感觉逼自己咽下。他忍耐着将梁井的血喝进肚子里,反复不停地吮吸着伤口,拼命地抓住正逐渐模糊的意识。最后身体终于开始恢复力气,头晕眼花的感觉也渐渐得到缓解。当他确认了肚子里已经生成珠子之后,光阳爬起来将梁井的嘴巴按在自己还没有癒合的腹部上。

“梁井先生……快喝吧,我的血。”
梁井的鼻尖一碰到光阳的腹部,便开始伸出舌头舔舐光阳腹部的鲜血。他陶醉地吸取着光阳的血液,忍不住撕咬起光阳的血肉。光阳痛得想要惨叫出声,却还是强忍住了。

梁井现在是在无意识中贪食光阳的身体。要是他恢复意识的话肯定会停止吸血。这样一来回复就会变得迟缓。而且生成珠子之后,光阳的身体便开始迅速地自我回复起来。要不是梁井反复撕咬的话,光阳腹部的伤口很快就会癒合。

所以光阳强忍着肉体被撕咬的痛苦,像是催促梁井快点喝一样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小腹上。
持续的疼痛让他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即便如此,光阳还是强忍着一声不吭。直到身体再也承受不住痛苦失去意识为止,光阳始终把梁井的头紧紧抱在怀里。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68-2b148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