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凍る月~漆黒の情人~ 原作:夜光花 1【序】 
先来一点废话:
看完银月夜之后我彻底喜欢上了这个系列,说这个系列在夜光花所有小说中目前在我心目中排第一绝不过分,但是其实开坑之前我还是挣扎了蛮久的,因为这个系列毕竟有6本(吐血),而且现在还没完(呃……),所以总觉得要汉化这个系列简直是mission impossible,但是阿舞也说了,翻译系列最有成就感……额,好吧,其实……我只是单纯因为喜欢这个系列而已,对里面的这群人每个都非常有爱><,希望这最终能够成为我填坑的动力……

不过这次因为各种原因所以不会像前两次那样开足马力地填坑了,也许会久不久才更新一次,要花多长时间来填坑现在还不好说。毕竟那啥,我还有两个发表没做完orz(上帝不要让我想起这回事!)




文案
只能活到二十岁的孩子……。
曾经被人这样预言过的光阳很快就要迎来二十岁生日。
光阳不知道预言,从小到大一直被家人关在家里禁止外出。祖父和他约好了,“到了二十岁你就可以自由了”。光阳相信了这个约定,期待生日那天的到来。可是某一天光阳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位自称梁井的男人,是个美术爱好家。梁井把光阳请到自己家里,说要和他结下“契约”。“契约”的内容非常的屈辱,令光阳无法忍受,但是梁井却对他说“为了他们两个能够活下去,这是必须的。”……


是神还是恶魔……?身体被谜之男子一点点蚕食……
1【序】

孩子出生的那天,凤平藏家里庭院那株二十年没开过花的樱花树开花了。
时值秋天。九月末樱花树开花只能说稀奇罕见。
开的不止是樱花,还有和樱花树种在一起的梅花树也开花了。围墙边上一溜的白木莲竞相开放。池子的周围开满了一圈鲜艳的蔷薇,那天早上当平藏拉开滑窗的时候,感觉庭院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平藏自家房屋的面积有一千坪左右,庭院的面积则是房屋的一倍以上,而这庭院里此刻正是一片草木争艳,百花缭乱的缤纷景象。

平藏还不至于乐天到认为庭院中的花同时绽放是什么吉兆。于是他赶紧找来了一位认识已久的算卦先生,为今早上刚出生的孙子占卜一下未来的命数。

两个月前,平藏的独生女丽美怀着已有八个月的大肚子回到家里。

不是平藏私心自夸,丽美是个很漂亮的女孩,直到成人为止都从来没有和父母顶过一句嘴,是个非常孝顺的女儿。头脑聪明的她考取了东京的大学,平藏打算将来找个好女婿来继承家业制作能面。可是没想到一年前,丽美突然失踪,和家里完全失去了联络,把平藏和妻子泰江急得是痛不欲生。他们向警察局递交了寻人启事,用尽了一切手段寻找独生女的下落,可是丽美仍然是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一年之后,当平藏他们开始认为女儿或许已经不在人世的时候,丽美回来了。而且令他们震惊的是,她怀了身孕。

当时平藏和泰江为了问出女儿肚子里的孩子父亲是谁而费了不少唇舌。但是丽美一再三缄其口,无论如何也不愿意透露孩子生父的身份。这个不知是哪里的男人的骨肉已经在丽美的肚子里长得很大,不能堕胎了。无奈之下平藏只好同意女儿将孩子生下来。

“这是我喜欢的人的孩子。”
临盆之际,丽美对表情苦涩的父母们这样说道。看到孩子生下来那一刻女儿脸上的表情,平藏便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丽美不愿意到医院妇产科,想在家里自然分娩。平藏请来了住在附近的一位已经退休的接生婆,用以前的传统方法替女儿接生。当丽美把刚刚出生脸蛋红扑扑哭个不停的婴儿抱在怀里的时候,她感激之至忍不住嚎啕大哭。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一定……一定……”
听到女儿抽泣着说出这句话,平藏心里开始有些忐忑不安。

这孩子和女儿一样有着一张很漂亮的脸蛋,是个男孩儿。当丽美由于产后疲劳过度而昏睡过去的时候,平藏找来的算卦先生到了。

“平藏先生,不知为啥我这心里总觉得好不踏实。”
已经年过七十的相模虽然是个瞎子,但是算卦却非常的准。他通常是用卜签占卜或者看面相,在他的帮助下平藏平安渡过了好几次危机。

“虽然我啥都看不见,但是却能感觉得到……屋里正在发光……”

白发老人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在平藏的牵引下走进屋里。

“我知道这一定不正常。相模先生,恐怕你已经注意到庭院里的异样了吧。”
“花的香味令人窒息……”
相模露出兴奋的表情,继续向走廊方向走去。

即使相模来了,丽美也没醒过来,依然在沉睡。在拉开拉门之后两间居室相通的宽阔房间里,相模将占卜道具在地面上摊开,敲响卜签。卜签经过特殊处理,标有相模这样的盲人也能感觉得出来的记号。相模摇了好一阵卜签,脸色越来越阴沉,在一旁看着的平藏也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襁褓中的婴儿正静悄悄地睡在丽美的身边,纹丝不动,安静得让平藏甚至怀疑那孩子是不是还活着。

“嗯……平藏先生,不好意思,可以让我看看孩子的脸吗……”
相模伸出手去,晃晃悠悠地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坐在丽美身旁的泰江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抱起婴儿来到相模的面前。

“这孩子脑袋还不太稳,小心点抱……”
“不,这样就行了。”
相模的手指摸了摸孩子的腹部,再慢慢地滑到脸颊上。他来回摸了好一阵,忽然惊愕得浑身颤抖。

婴儿在被泰江抱起来的瞬间就醒了,但不可思议的是他没有哭出来,只是睁着纯净无垢的大眼睛凝视着相模。虽然平藏知道刚出生的婴儿还不会清楚地看周围的事物,但是那个婴儿却一声不响地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相模。

“谢谢。”
相模的手抬了起来,沉默了一阵。

“相模先生,我给您倒杯茶,能不能到对面坐下说话。”
听到平藏的催促,相模便又是一副恍恍惚惚的表情跟在平藏身后离开。
仆人将茶水和点心送上来之后,平藏就和相模两个人单独坐在走廊边上。

“然后呢?结果怎么样?得出什么结论了吗?”
平藏急切地追问道。相模脸色很差,久久没有开口,看到相模这副样子,平藏也意识到结果看来相当不好。

“相模先生,你不说话会让我很着急啊,就算是不好的结果也罢,你尽管说吧。”

“平藏先生……是吗,也是呢。不说话反而更害怕呢。其实——我完全没有占卜出任何结果,除了某一件事。”

“哎?”
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平藏面部紧绷地把身子探了过去。完全没有占卜出任何结果。平藏还是第一次从相模口中听到这句话。说来这世上会有他占卜不出来的事吗?

“那是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我越是想占卜出结果,就越发现自己仿佛身处浓雾之中。我占卜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事。那个孩子不正常……不,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用不正常这个词来形容……总之他不是普通人,绝对是个特别的孩子。”

“嗯……”
平藏嗯了一声,双手抱在胸前。不是普通人,既然相模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个特别的孩子没错了。尤其是庭院里的花同时盛开这种事,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是异常现象。

“但是有一件事不是占卜出来了吗?就把那件事告诉我好了,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平藏先生……占卜,说到底只是占卜而已。”
相模睁大了他的那双看不到任何东西的眼睛,沙哑着嗓子低声说道。

“也有可能不准。在听我的回答之前请你务必理解这一点。”
“我当然知道,好了,快说吧。”
平藏被相模那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逼急了,忍不住催促起来。
相模颤抖着叹了口气开口说。

“那孩子只能活到二十岁。——我知道的就这些。”
平藏被冻结在原地,死死地盯着说出可怕预言的相模,好像要把他盯出洞来一样。


相模刚离开,丽美便醒了过来,为开始哭起来的婴儿喂奶。
不吉的预言在平藏的脑海里徘徊不去,他把这句预言默默地藏在了心里。看着一向不把占卜预言说出口的丈夫,泰江的脸上也是愁云密布。还是不要把孩子将来的命运告诉家人吧。平藏在心里暗自做出了决定。丽美刚才在睡觉,说不定连相模来过都不知道。这么不吉利的预言应该守口如瓶才是——正当平藏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他对上了丽美那双充满阴霾的眼瞳。

“相模先生刚才来过了是吧。”
丽美铁青着脸,好像已经听到了占卜的结果一样,但是双眼中却流露出坚强的光辉。

“他说了什么?请告诉我,父亲。他说这孩子马上就会死吗?”
丽美的话让平藏很是震惊,泰江也一副惊呆的表情。泰江浑身颤抖地看着平藏,像是在等他说出否定的话一样。丽美到底知道些什么,平藏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办法继续隐瞒了。

“相模占卜的结果……是这孩子只能活到二十岁……”
平藏痛苦地再次重复了一遍相模对他说的话。紧接着丽美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平藏一瞬间愣了一下,颤抖着心想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发疯了。

“这预言真是太棒了,父亲!请帮我谢谢相模先生,然后我们一起来祈祷预言实现。”

“丽美……?你在说什么……”
脸色发青的泰江靠近丽美,好像在担心女儿是不是发疯了。丽美止住笑声换上严肃的表情,将已经停止吸奶的婴儿抱在怀里,怜爱地抚摸着他的脑袋。

“你放心,母亲。我没有不正常。因为对于我来说,这是一句充满希望的预言。因为相模先生说了,这孩子可以活到二十岁。”
听到丽美的话,平藏全身如同遭到电击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丽美似乎知道儿子活不长久。虽然平藏完全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丽美早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这来历不明的孩子让平藏心生恐惧,僵直了身体无法动弹。

“父亲,母亲。这孩子不是普通人。现在也许你们不会相信,但是很快你们就会明白的。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让这孩子活到二十岁。所以我请求你们帮帮我。”
对平藏和泰江说出这些话的丽美有种凛然之美。
夫妇二人当然不会说不,只是这时候他们还不太能理解丽美的意思。在他们看来,眼前的婴儿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个普通的孩子,而丽美只不过是因为产后受刺激太大,一时精神错乱之下说了胡话而已。

这孩子不是普通人,让平藏再次想起丽美的这句话的,是三年后的某个夏日。

出生在凤家的丽美的独生子被取名为光阳。没有得过什么大病,一直平安无事地长大,如今已经两岁了。他是个很听话的乖孩子,平藏和泰江都很宠他,简直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而他的母亲丽美基本上也一样疼爱他,不过不知为什么她非常不愿意让光阳外出。散步或者到公园逛逛之类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也非常抵触,绝对不允许光阳跨出家门一步。平藏有时也提意见说这样是不是有点保护过度了,但是丽美就是听不进去。碰上体检之类不得不出门的情况,丽美都会把光阳包在襁褓里,或者在衣服上喷满香味浓郁的香水,或者给他穿上用香薰过的衣服。即便如此丽美还是不放心,抱着光阳走在外面时她总是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

因为知道相模占卜的结果,所以平藏对光阳也很留心照顾,但是丽美的态度却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郁闷。虽然丽美说光阳不是普通人,但是在平藏看来光阳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区别。一想到丽美是不是因为把光阳宠过头了而导致精神错乱,他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事实上泰江也曾经跟他商量过要不要带丽美到医院检查一下,丽美的精神状况的确非常奇怪。

而且就算现在不出门,但总有一天光阳必须接受义务教育到学校上课。那时丽美打算怎么办?

就在平藏为这种事情烦恼的时候,丽美得了胃病,必须住院两三天。丽美在医院有泰江陪着,所以家里就只剩下平藏和光阳。虽然丽美不厌其烦地嘱咐了无数次叫他们不要把光阳带到医院来看她,但是丽美一不在,不愿离开妈妈的光阳就一直哭个不停,让平藏很是头疼。

“对了,要不要和爷爷一起去公园玩啊?”
突然间想到带光阳去附近的公园玩。平藏想趁丽美不在的时候带光阳出去,让他和普通孩子一样痛痛快快地玩一会儿。

“可是我不能出去……”
光阳小声地嚅嗫着,虽然一脸困惑的表情,但是眼睛深处却藏不住对外面世界的向往。虽然平藏家里人很少看电视,但是光阳偶尔会通过显像管看到其他孩子们玩耍时的画面。把孩子关在家里的生活,对孩子来说到底是不是件好事呢。同龄的孩子之间拥有大人们之间没有的特别氛围。就算是为了将来去学校做准备也好,平藏决定把光阳带出家门。

“爷爷,那是什么?”
拉着光阳的小手和他刚走出家门,光阳就把妈妈忘得一干二净,为眼前陌生的世界所着迷。这也难怪。像他这种年龄的孩子正是好奇心最旺盛的时候,吸收新知识的速度很快。平藏一一回答了孙子提出的问题,爷孙俩来到目的地的公园。

光阳双眼闪闪发光地打量着各种游乐设施。尤其是看到滑梯的时候光阳用力地抓住平藏的手,流露出迫不及待要去玩的神色。

“……”
当平藏和光阳一起向滑梯走去的时候,忽然间一个和光阳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跑到两人面前。那孩子的脸看起来很眼熟,平藏睁大了眼睛停住脚步。

“哦!平藏先生,真难得看到您啊。”
背后传来一阵招呼声,平藏把头转过来,脸上浮现出笑容。原来是一起下围棋的伙伴三城。

“这是我孙子,叫做亨。”
从光阳面前跑过去的孩子似乎是三城的孙子。皮肤被晒得黑黝黝的,看上去是个很活泼的孩子。三城搔搔亨的头发,而亨则目不转睛地盯着光阳看。

“平藏先生,您真的有孙子啊。因为平时总瞅不到,大家都在传您是想孙子想疯了异想天开了呢。”
操着一口乡音的三城好奇地打量着光阳。一见到从来没见过的大人,光阳就忸忸怩怩地躲在平藏的身后。

“哎呀,我也是想说偶尔带他来公园逛逛。这孩子叫光阳。亨,以后多关照我们家光阳哦。”

“嗯!”
亨意气风发地向光阳伸出手。

“一起玩吧!我看上你了。”
不知所措的光阳转眼望着平藏,亨便一把抓住光阳的手,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跑了出去。没想到光阳这么快就结交了同龄朋友,平藏放心下来,和三城坐在长椅上一边休息一边交谈起来。

“不过平藏先生的心情俺能理解。孩子有那样的身世,确实不太想带到附近公园里来吧。”
坐在长椅上,三城无意间戳了一下平藏的痛处,爽快地笑了起来。虽然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但是周围人这样想也让平藏稍微有些安心。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精神有问题。

“俺家也一样,所以我很明白啊。这世道就是这样,不寻常的东西总是被周围排斥。”

“哎?那,三城家也是……?”
“唉,详细的您就别问了。说起来我孙儿,貌似很喜欢你家孩子哎。太好了,太好了。”
三城是平藏在围棋沙龙结识的,虽然为人很爽朗,但是心中似乎有不少烦恼。说起来虽然三城经常提到自家孙子,但是却很少提起儿子和女儿。虽然平藏和他并不是特别要好的关系,但是平藏觉得今天带光阳出来是对的。不管怎么说,能够结交到同龄的朋友,对光阳来说都是一笔难得的财富。于是平藏便趁机提出让三城的孙子多来他们家找光阳玩的请求,三城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点头同意了。

大概玩了两个小时吧,在公园里到处跑来跑去的光阳,忽然在秋千架旁边狠狠摔了一跤,大哭起来。

“哦哦,怎么了。跌到了吗,我看看。”
因为是第一次这么尽情地跑来跑去,所以一跌倒便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膝盖上一滩血迹。虽然这只是小伤,但是一想到如果被丽美知道了的后果,平藏便满脸愁云。他带着光阳来到水龙头旁边,用水冲洗伤口,然后把不停抽泣着的光阳抱了起来。

“今天先回家吧。”
平藏温柔地摸着光阳的头说回家包扎伤口,光阳却一脸不想回去的表情。虽然平藏还想让光阳再多玩一会儿,但是差不多是时间泰江打电话回来了。平藏安慰着意气消沉的光阳说明天再来,然后和三城告别。

“我会去你家玩哦!”
光阳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在分别的时候向光阳大声宣布。平藏对他们说了声谢谢,然后离开了公园。

“玩得开心吗?但是要对妈妈她们保密哦。”
平藏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光阳不要把今天出家门的事告诉别人,光阳则很懂事地认真点了点头。

刚回到家里,黑色电话便迫不及待地响了起来。平藏慌忙接起电话,原来不是泰江是丽美。

“爸爸,光阳没事吧?”
听到丽美的话的瞬间,平藏像是坏事败露了一样额头直冒冷汗,吞了吞唾液。

“当然,和平时一样。”
一边尽量用平静的声音作出回答,平藏一边在心里反省是不是应该找些借口圆谎。如果说把光阳带到公园里去了的话丽美肯定会暴跳如雷。伤口什么的可以说光阳在庭院里摔了一跤这样来敷衍过去,但是今天结交到的第一位朋友该怎么蒙混过关?平藏正在苦苦思寻各种理由和借口的时候,电话里丽美的身后传来泰江的声音。看来是丽美过于担心儿子的情况,偷偷从病房里面跑了出来。很快泰江就接过电话,平藏松了一口气,和妻子说了两三句话。

好不容易讲完电话,平藏转头望着一直站在身旁等他的光阳。

“妈妈打来的?”
光阳似乎很想和妈妈说话。平藏摸着光阳的脑袋说抱歉挂掉了电话,然后拉着他来到客厅。

“对不起,对不起。现在该处理伤口了。”
平藏让光阳坐在座布团上,从柜子里面取出急救箱。先消一下毒。平藏一边说着一边用脱脂棉沾了沾消毒药,光阳却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我已经不痛了。”
“不行不行,伤口不好好消毒的话,会有细菌混进去哦。”
平藏正用脱脂棉擦拭光阳的膝盖,忽然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他一下子呆住了。

——伤口不见了,哪里都看不到。

凝视着沾着血迹的脱脂棉,平藏哑然地再度确认了一遍光阳的膝盖。本该留下伤口的地方竟是一片完整光洁的皮肤,伤口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弄错脚了吗?)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平藏向光阳的另一条腿的膝盖看去,而那里只有一点泥土的印迹,完全没有任何擦伤。

“怎么可能……光阳,你跌倒了对吧……?”
的确,刚才光阳摔倒在地上,他带着光阳在水龙头下冲洗的时候伤口还是在的。然而现在是怎么回事。完好无损的肌肤上没有留下任何伤口。自己在公园所看到的是幻觉吗?平藏忽然间开始不安起来,表情越发僵硬。

“伤口很快就会消失。这是妈妈说的,妈妈叫我不要告诉别人。告诉爷爷没关系吧?”
光阳侧了侧头,看着一脸不安的平藏说道。
平藏愕然地盯着自己的孙子。伤口很快就会消失?这怎么可能!他差点就要对着自己的孙子吼出来了。但是刚才明明还在的伤口确实已经消失不见了。伤口不可能突然间消失不见,恐怕是光阳的回复力太惊人了吧。但是——

(这不可能,人类不可能回复得这么快。)

平藏这才总算是明白了,这孩子不是普通人。丽美三年前所说的并不是胡话,是事实。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话,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这孩子是神仙转世——)
脑袋里蹦出各种异想天开的妄想,平藏不由得双手合什拜了一拜。就算受伤也会迅速癒合的身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孩子究竟要怎样才会死去。

(丽美在害怕什么?她不让这孩子外出是在害怕什么?)
浓雾中看不到未来,平藏茫然若失地凝视着孙子那澄澈的双目。

是神?还是恶魔?
平藏猜不透真相究竟是什么。

丽美本来打算很快就出院,但是检查出来发现胃部有阴影,结果还得继续住院一段时间。

那天,平藏把光阳交给妻子照顾,独自一人来到病房。因为正好丽美住进了空出来的单人病房,所以不必担心被别人听到两人的对话。在目送医生和护士离开之后,平藏开门见山地问丽美光阳到底是什么来历。虽然至今为止丽美都绝口不提光阳出身,但是自从昨天看到那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之后,平藏觉得不问个清楚他就无法接受。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孩子是什么人?”

面对平藏严肃的质问,丽美沉默了一阵,或许是因为察觉到已经无法再隐瞒下去的缘故,她终于开口说出了真相。

——听完丽美的话,平藏握紧了膝盖上的拳头,眼前一阵眩晕。
如果没有看到昨天光阳伤口癒合的样子的话,他绝对会以为丽美是一派胡言。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的让平藏难以相信。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简直不能理解……”
平藏抱着脑袋低声呻吟,躺在床上的丽美静静地流下泪来。

“父亲,求求你。万一我有什么不测,请你保护光阳。我已经没有信心一个人保护那孩子了。”
“那是当然的……可是……”
脑海中浮现出光阳那天真无邪的面容,到底他能为那孩子做些什么呢?平藏握住女儿纤瘦的手腕,感觉忽然之间背上多了一付沉甸甸的担子,而他只能兀自叹息。


【序章部分结束】
 
 
Thank you for your translations of 夜光花's work. I'm also a big fan of 夜光花's stories. 夜光花 is not one of those authors that are overly well known in the Chinese BL fandom, which is why I appreciate your work even more.

Looking forward to more of your translations!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谢谢支持~ 
密码是小野大辅(某人的本命- -b)的名字的罗马音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57-56e3b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