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愛を乞う part9 
与一辉时隔六年的重逢给春也带来了强烈的冲击。

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可是一听到他的声音,一被他触碰,春也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过去一样。回想起过去他曾经是那么的喜欢一辉,喜欢到甚至会从梦中哭醒过来。把一辉赶回去之后,春也又开始后悔没有把一辉留下来,他痛恨这样的自己。和别人交往的时候,不会像和一辉在一起的时候那样,可以在性爱中得到满足。因为如果对象不是自己所喜欢的人的话,性爱当然不可能愉快。虽然他很想用心地去爱一个人,但是没有人能让他认真。直到现在他还是忘不了一辉。

郁郁寡欢地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半年之后春也渐渐习惯了这种孤独的滋味。
他以为就这样等伤口慢慢愈合,自己就能够重新开始新的恋爱。直到某一天,一辉再度出现在春也面前。

“一……一辉……?”
看到站在家门口的一辉,春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新年头三天过去,冬假所剩无几,此时春也正在家里做大扫除。
听到门铃响声,春也还以为是宅配,打开门看到的却是一辉。春也没想到一辉还会来见他,惊讶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让我进去。”
大概是因为周日也要上班的关系,一辉身穿着西装,脸扭向一边,表情有些尴尬。春也无语地皱起眉头盯着一辉。

“怎么能让你进来。还想听我再跟你说一次不要再来这里吗?一辉,难道你想跟我做朋友?事到如今我们怎么还能做朋友?”
本来以为伤口好不容易愈合了,没想到一辉又突然杀出来扰乱自己的情绪,春也不由得对一辉的行为感到火大。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春也无法理解一辉是什么神经。春也正想痛骂一辉一顿把他气走,一辉却突然开口说。

“我离婚了。”
短短几个字让春也哑口无言。

“果然还是不行,我刚去递交了离婚申请。我已经离婚了,让我进去吧。”
一辉像个在闹脾气的孩子,春也看着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才过了半年而已,竟然就离婚了。荒唐的事实让春也满腔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呆呆地松开了拽紧门柄的手。一辉看准机会从门缝里钻了进来,自己把门关上。

既然进来了那就没办法了,大脑仍处于混乱状态之中的春也只好把一辉让进屋,接着一辉把一个箱子递给春也。

“这是什么?”
“土产。是我的一个熟人开的店里的人气商品。……因为我觉得两手空空地来不太好。”
春也把箱子打开,发现里面装满了整整一箱的巧克力奶油面包,总共大概有十几个。虽然春也不讨厌甜食,但是这么多一个人哪吃得完。春也没有办法,只好泡了两杯红茶,再拿出两个盘子,把两个巧克力奶油面包盛在盘子里,和红茶一起放在桌子上。跟一个让他一直怀抱着复杂感情的人坐在一起一边喝红茶一边吃巧克力奶油面包,这光景实在太滑稽了,让他不由得苦笑起来。

“离婚什么的,对方能接受吗?真是太乱来了,出席过你婚礼的人知道的话一定大跌眼镜。”

巧克力奶油面包是在银座的某个有名的面包店买的,甜味适度非常好吃。春也咬了一口面包对一辉问道,一辉马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喝了一口红茶。

“我不知道她接不接受。但是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所以赔了她不少精神损失费。”
“太蠢了。”
春也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一辉一瞬间露出生气的表情,对上春也的视线之后便有些害羞似的地移开了视线。

“没办法啊……还是觉得……你比较好……”
一辉小声地说道。春也怔了一下,一口吞下口中的面包。他看了一辉一眼,然后心烦意乱地扭过脸去。

“春也,我……还想和你做。”
一辉那热烈的口吻让春也一惊,手中的茶匙掉在盘子上。这句露骨的话让春也血气冲顶,他狠狠地盯着一辉说。

“早知今日,当初你为什么……”
忍不住刚想厉声斥责,春也连忙闭上了嘴巴。他不想再继续像这样重蹈覆辙。直到现在,一辉想要的还是只有春也的身体,绝口不提春也想要听到的话。

“已经过去六年了……事到如今你还想和我做什么?一辉太任性了,自己想怎样就怎样。你想和男人做爱的话就去二丁目花钱找人陪你上床好了。不要因为想做就来找我,我已经不是奴隶了。”
春也嘶哑着声音说着,只觉得自己好没出息。他想要的不仅仅是一辉的身体,还有一辉的心。喜欢这么一个简单的字眼,至今一辉都没有对他说过。只要一辉现在对他说一句喜欢,他便会立刻投入一辉的怀里。

“我想和你做,只想和你。不是你的话我不想做。”
一辉烦躁地抓住春也的手腕将他拉了过来。春也被强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抱在怀里,动弹不得。他闻着一辉身上那股熟悉的香味,不禁觉得有些晕眩。

“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为什么我非得听一辉的话。你难道没想过,我要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的话怎么办?”
被一辉紧紧地抱在怀里,春也差点就要认输地伸手环上对方的背脊。熟悉的宽厚胸膛让他心跳加速。这明明是他梦寐以求的拥抱——坚持不肯说出爱的告白的一辉却让他焦躁不已。好想求他说喜欢自己。如果一辉能说出喜欢二字,就算叫春也放下自尊也没关系。但是这样的话就没有意义了。不是一辉自己主动说出口的话就不是他真实的心声。

“你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吗?”
一辉把鼻尖凑到春也的发梢闻起来,沙哑着嗓音踌躇不安地问道。感觉到一辉的鼻尖轻轻碰触到自己的耳朵,春也浑身一抖扭动起来。

“除了我之外……你和其他男人做过了吗?”
说出这句独占宣言似的话,一辉把手指伸进春也的头发里,像过去那样把唇凑了上来。就在差点要被吻的瞬间,春也用手挡住了一辉的唇。

“就算是,那也和一辉没关系吧……?还是说你想强奸?强奸……倒还没玩过呢。如果不玩一次会让你觉得遗憾的话,那就试试啊?”
春也自虐地笑了起来一口气说道。一辉松开手臂,露出受伤的神情望着春也。受伤的人是我才对吧!春也按捺着想要吼出这句话的冲动,伸手想要推开一辉。但是一辉仍然紧紧地握着春也的手腕,就是不肯放手。

“我……想成为你的恋人。”
没想到会从一辉口中听到这句话,春也顿时哑口无言,他无法继续恶言相向,只能死死地盯着一辉,像是要把对方盯出一个洞来一样。一辉也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春也,用恳求的语气低声说道。

“我,一直想成为你的恋人。那个时候不行。因为你只是遵照契约而和我做而已。我恨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让我们以这种方式相遇。但是现在不同,你可以拒绝我。虽然我知道……对你来说不再和我扯上关系的话会比较幸福,但我还是不行,看到你的脸之后我就忍耐不下去了。我想要你。我想和你交往。”

一连串热情得难以置信的话语,让春也羞得满脸红潮。被一辉笔直地凝视着,春也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一辉紧紧握住他的手,温暖得让人忍不住落泪。

“……太任性了,一辉……”
他只能从颤抖的嘴唇中吐出这几个字。

能这样动摇自己的感情的,至今为止只有一辉一个。明明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随波逐流,但是春也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春也……只是接吻就好,拜托了……让我吻你。”
一辉的手轻轻抚上春也的脸,吐息越来越近。如果就这样认输的话会怎样呢。春也此刻已经没办法作出思考了。

一辉的唇试探性地轻轻落下来。看到春也没有逃避之后,便像得到了力量一样深深地覆盖在春也的唇上。

“嗯……”
好久没有像这样接吻过了,大脑简直要燃烧起来。一辉贪婪地反复吮吸着春也的唇,久违的感觉让春也舒服得闭上眼睛,手情不自禁地在一辉的身上游移。

“嗯……呜……呜……”
一辉压抑着随时会爆发出来的欲望,反复地蹂躏着春也的唇。害怕一辉把舌头伸进来的春也顽固地闭着嘴唇,一辉焦躁起来一边舔舐着春也的唇,一边抚弄着春也的头发。

漫长的吻让一辉的气息越发炙热起来,他忍不住把手伸进春也的衬衫里。就在这时春也一下子清醒过来,用力推开一辉的身体。

“说好了只是接吻而已的……”
春也并不想故意刺激一辉,只是想两个人冷静下来好好思考彼此的事。他不想就这样输给欲望随波逐流。看到春也拒绝的态度,一辉虽然表情很苦涩,但也只好点点头。

“……今天我先回去了。这样下去,我会把你推倒的。”
一辉低声说着,像是为了分散注意力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春也这才注意到刚才那个孩子气的接吻竟然让一辉勃起了,他也不由得尴尬起来。春也不知道该和一辉说什么,说下次再来的话太奇怪,但事到如今他已经没办法对一辉说下次别来了。

一想到自己和一辉的将来,不安便逐渐加剧,但是与此同时一种不可思议的兴奋感也油然而生。

自从那天以后,一辉就时不时到春也家来。一辉基本上都是星期天的时候来,平时偶尔也会下班之后顺道过来坐坐,这种时候他都会开着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停在春也公寓楼下,一开始还把春也吓了一跳。

就像一辉所说的那样,他不好意思空手而来,所以每次都会带着礼物来找春也。有时是高级酒,有时是水果,有时是牛肉。因为对于一个人住的春也来说,这些东西自己一个人也吃不完,所以结果就是和一辉一起吃他带来的东西。一辉总是在吻了春也之后才会回去,他似乎一直在忍耐接吻以外的行为,看来只要春也不说可以的话他就不会做。虽然春也有时也会觉得其实做也没什么,但是他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开口。他仍然喜欢着一辉,一辉来见他也让春也感到高兴。他也明白一辉是真的喜欢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辉就是不肯把喜欢这个词说出口。虽然春也觉得拘泥于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的自己很可笑,但是他就是想要这句话。

除此之外,他和一辉所在的世界差距太大也让他担心。一辉大学毕业之后便在父亲的公司上班。绵贯家是从绵贯祖父那一代开始经营百货商店。现在的总经理是一辉的叔父,绵贯本人则是董事长。绵贯家拥有不少土地,同时还在经营房地产,总资产相当雄厚。刚进入公司不久还在研修中的一辉是绵贯家的独子,总有一天会成为公司的管理层。那样一来,一辉和自己所在的世界差距就会更大。现在一辉也是百忙中抽空到春也的家里来,以后忙起来的话一辉和他的关系就会中断。

春也越想越觉得害怕,他没办法接受一辉。结果他们还是重蹈覆辙,被痛苦所折磨。已经不想再受伤了。反正他们都是男人,就算保持着短暂而脆弱的关系也是无奈之举。

一想到这里,就算一辉来到家里,春也也不再拒绝一辉的吻。虽然他知道这么做很不像话,但是只要看到一辉的脸,他就觉得只要片刻也好,他想待在一辉的身边。

“我做的饭没什么好吃的吧?”
星期天下午,一辉一如既往地来到春也家里。春也为一辉做好饭菜之后,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而故意摆出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材料是一辉带来的上等牛肉,不过春也并不擅长料理,所以只能做个简单的牛肉料理和蔬菜沙拉,这寒碜的饭桌让他觉得很是丢脸,所以他故意用冷淡的口气这么问。

最近因为一辉会来,所以每到星期天春也就不会出家门。虽然把一辉丢下不管也行,但是只要有其他人约春也星期天出去他都会拒绝。

“因为这是你为我做的,所以我就开心……”
一辉一边吃一边低声说道。虽然两个大男人挤在狭窄的房间里感觉有些别扭,但是和一辉像朋友一样坐在一起说话的光景却让春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进入三月份之后天气开始变暖,今天一辉穿着一件衬衫和开襟羊毛衫。

一辉从来都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就算两人在一起也不怎么说话。和一辉到家里来的时候春也总会打开CD播放器播放音乐。CD播放器里现在正在播放的最近一个很有人气的乐队的新专辑,是春也他们高中时一首很流行的歌的翻唱版本。

“这个……真是让人怀念啊。”
吃完春也做的料理之后,一辉听着音乐眯起眼睛。高中的时候谈话室里总是播放着有线广播,春也经常在那里听音乐。突然间回想起高中时的日子,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高中是我过得最开心的时候。”
一辉怔怔地望着墙壁说道。春也猛地睁大眼睛,对上一辉的视线。

“可以随心所欲的和你做。”
一辉恶作剧般的笑了起来,春也想板起脸发脾气,却因为沉浸在怀旧的思绪中说不出话来。接着一辉收起笑容,炙热的视线笔直地投向春也。

就算不看也能感受得到,气氛一下子改变了。
一辉想要抱春也,他的情绪已经袒露无疑。过去只要被一辉用这样的眼神凝视,接下来两人肯定会抱在一起肌肤相亲。就这样顺了一辉的意吧。看到一辉那充满激情的视线,春也也越来越难以压抑住自己的欲望。

这次自己能够和一辉重新开始最纯粹的恋爱吗?

春也颤抖着嘴唇,刚要开口的瞬间,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让春也立刻移开和一辉交缠在一起的视线,动作僵硬地站起来。要不是因为这个门铃声,他就要被一辉的欲望打败了。看来自己的内心还存在着犹疑,他摇了摇头甩开纠结的情绪,作了一个深呼吸。

“来了,请问是哪位……”
打开房门的春也,一看到站在门外的是母亲便慌了起来。母亲穿着土里土气的红色薄外套,手里拿着从春也小时候也看到过的手提包。全身上下的打扮都显示出她现在是多么的穷困潦倒,不过春也早就已经知道,这身装束她只有来见春也的时候才会穿。

“不好意思啊,因为正好到了这附近所以就顺便来瞧瞧……我可以进去吗?我有话跟你说,还有些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她满脸堆笑地探头往屋里瞧去,春也连忙把母亲往外推了一下,于是母亲马上皱起眉头。

“现在有朋友在,你下次再来行吗?”

“哦,这样。那不好意思,我就站在这里说几句话。现在我们手头比较紧……”
看到母亲又露出她那廉价的笑容,春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让她站在外面等一下。当他刚转过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一辉就把春也推开,跨出一步站在春也母亲面前。

“喂,老太婆!!你怎么还有脸来见春也啊!?”
一辉突然对着站在门口的春也母亲怒吼起来。春也被吓了一跳呆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一辉一把揪住母亲的胸襟。看到春也母亲的瞬间,一辉的表情立刻变得异常凶狠。

“哇!什么啊,这男人……”
“就是你把春也卖给了我父亲。开什么玩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还敢来问人家要钱!?别以为春也是心肠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地欺负他!!”
春也被一辉的恐吓声震住,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等他回过神来,看到一辉掐住母亲的脖子正要一拳下去,他赶紧把一辉推开,拉开他紧抓住母亲的手。

“什……什么啊……这个小鬼……绵贯的儿子……?开什么玩笑……你有什么资格冲我这么吼!”
大概是因为被掐得喉咙痛,母亲从一辉身边飞快地跳开,一边摸着脖子一边冲着一辉瞪起双眼。

“尝到了春也的好处就想缠住春也不放?春也,他该不会只和你上床不给你钱吧?你小子要是想和春也睡的话,就得给钱!”

“妈!!”
愤怒的一辉高举起手做出要打人的姿势,春也连忙大声喝止。听到春也的声音,一辉的表情强烈地扭曲了起来。春也知道一辉已经被激怒了,他咬住唇,脸色铁青地盯着母亲。春也没想到一辉竟然知道母亲的长相。要是一辉不知道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悄悄地把母亲赶走。春也深深地为自己的母亲感到丢脸,他不想让一辉看到母亲露出这样的丑态。

“妈,今天你先回去吧。我要和一辉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不想听你多嘴。”
春也吐出这几句话,眼睛盯着脚下的水泥地面。在几乎撕裂开来的紧张空气中,母亲似乎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说过头了,便故作镇定地拍了拍大衣上的灰尘。

“哼,那我就先走了……”
母亲扭曲着表情,狠狠地瞪了一辉一眼,转身离去。为了阻挡一辉的视线,春也用力地关上房门。一辉死死地咬着嘴唇,背对着春也回到屋里。

“为什么要把钱给那种人!?她是把你卖了的人啊!?”
一辉一拳敲打在墙上,春也反射性地扭过脸去,假装没有听到一辉的怒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虽然春也很想这么说,但是他无力反驳。如果是别人遇上这种事的话,春也也会这么说。

“……没办法啊,因为她是我妈……”
春也沉着嗓子说道,这句话一辉听了一定会生气。果不其然一辉怒气冲冲地一把抓住春也的手腕,把春也低垂的脸抬起来。

“是你妈又怎么样?就因为是她生了你就可以这么了不起!?”
听到一辉的怒吼声,春也呆住了。一辉凝视着春也的眼睛正要继续说下去,突然间他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他一脸懊恼的样子,无声地流露出内心纠结着的复杂情绪。

“抱歉……我知道我没有生气的权利……”
一辉痛苦地低声说着,松开了抓住春也的手。他表情僵硬地捡起自己的包,向玄关走去。

“我回去了……大吵大闹的对不起。”
一辉小声地说了一句便开始穿鞋。看到他的背影,春也突然有种冲动想要挽留他。可是他不知道挽留一辉下来又能怎样?都是因为自己让一辉回想起不愉快的往事,但是一旦承认了这一点,就好像承认了他们的过去一切都是肮脏的行为一样。那并不是一辉的错,他根本没必要被母亲那样斥责。

“一辉……”
春也小声地叫了一辉一声,但是一辉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突然间家里只剩下春也一个人,他呆坐在玄关旁边一动不动地等着一辉回来。
可是一辉已经走了,连平时会有的吻也没有。
突然间被一阵强烈的寂寞感所侵袭,春也的心情跌落到谷底。

新年的休假结束之后,店里面又开始忙着商品的更换。撤下和新年相关的商品,在货架上摆满情人节赠礼的水性笔以及为男性设计的手册与革制品。每到这个时期就要忙着包装礼品,工作变得十分忙碌。

因为经济不景气,所以百货商店的销售量一直上不去。春也所在的文具店也是如此,高价商品的销售量比往年要低很多。

“春也,你怎么了?最近好像很没精神呢。”
午休时间,春也在地下商场的咖啡厅吃饭,满刚好路过,向他打了声招呼。她在春也身边坐下,双手握住咖啡杯,微笑着看着春也。

“和新任女朋友处得不好?”
满小声地问道,春也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从哪里听说的啊?新任女朋友什么的。”
“一看就知道了啊。最近你总是很开心,好像遇上什么好事似的,连爱香的告白也拒绝了。大家都猜你肯定是有心上人了。搞得人家明菜也开始不爽起来。看来她还对你有意思,早点死心了倒好……”

“满……”
春也不喜欢这样刻意得有些露骨的发言,他用有些责备的眼神看着满,满马上夸张地笑了起来。

“抱歉抱歉,和春也在一起忍不住就说出心里话了。”
春也喝了一口咖啡,心里冷汗直流,原来自己的举动已经明显到让周围的人都开始注意的程度了吗。确实,和一辉重逢之后他开始变得有些兴奋,虽然他想表现得和往常一样,但结果告诉他不可以小看女性的直觉。

自从和母亲发生争执那天以来,一辉就再也没来过春也的家。不过话虽如此,现在也不过是刚过了一个星期而已。也许是自己过分在意了。本来春也想对一辉道歉,毕竟上次那个不愉快的经历是因自己而起,但是让春也郁闷的是一辉始终不和春也联络。之前一辉曾经说要春也记一下他的手机号码,那个时候春也很不坦率,还逞强地说什么等以后想要的时候再问。早知如此,当时就该把一辉的手机号码记下来。

(看吧,果然还是变成这样……明明不想再被他牵着走了的……)
和满道别之后春也走出咖啡厅,怎么也没办法从低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春也讨厌这样的自己,没想到连满也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但是一想到一辉总是不出现,心里就像被挖开一个大洞一样。

春也只好将自己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那天通常业务结束之后,春也回家路上顺道逛了一下地下食品超市。春也平时是星期三和星期天休假。明天是星期天,说不定一辉会到家里来。一想到这里,春也便忍不住买了点食材。走在回家的路上春也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过分期待。回到公寓的时候,春也发现公寓前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还以为是一辉来了,春也刚要加快脚步,却突然间停了下来。

“请问是春也先生吗?”
一位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下来。男人有着一张端正但严肃的脸,很有礼貌地向春也打招呼。

“老爷请您到府上做客。请上车。”
“是一辉?”
“不,是一辉的父亲。”
春也一惊,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辉的父亲也就是绵贯。事到如今绵贯找他到底有什么事。

“我拒绝。我已经没必要和他见面了。”
如果是一辉想和他见面倒还没什么,是绵贯的话春也就没理由要去了。春也刚想无视男人走进公寓,男人便上前一步来到春也面前。

“如果您拒绝的话,我们就要向春也先生所在的公司施加压力……”
男人压低了嗓音说道,春也露出厌恶的表情盯着他。

“有话想说他不能亲自过来找我吗?”
胃部涌起一阵厌恶的感觉,让春也忍不住倒退了几步。说要向自己所在的公司施加压力什么的是真的吗?春也所就职的文具制造公司和绵贯所经营的百货商店有合作关系。

“我会送春也先生回来的,所以现在请您先上车。老爷说有话和您商量,是关于一辉少爷的事。”
一听到是关于一辉的事,本想说拒绝的春也便没办法继续无视对方了。虽然他打心底不想见绵贯,但是既然如此他也只好让步。

“……我回家放东西,请在这等我一下。”
春也无可奈何地这样说了一句,然后走上公寓的楼梯。男人的表情明显地松弛了下来,朝着春也深深地鞠了一躬。绵贯找自己绝对没有好事,这点春也自己也心知肚明。春也忽然开始庆幸自己没和一辉发生关系,之后不管绵贯说他什么,他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和一辉只是朋友关系。不过再怎么说他们都已经二十四岁了,自己儿子都已经成年了还管得这么严,只能说绵贯这个做父亲的实在太宠儿子了。春也把东西放好之后,内心燃起熊熊斗志走出了房间。

这种时候要是知道一辉的电话号码的话,就能和一辉联络了。
春也坐进了在楼下等候已久的车子里,对当时只知道逞强的自己感到懊恼不已。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54-326b3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