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愛を乞う part8 
4 二十四岁的梅雨

雨从早上开始一直下个不停。
进入梅雨季节,每周一半以上时间都在下雨。下雨天视野会变得不清晰,鞋子也容易脏,所以春也不喜欢雨天。每到这种时候,和车站地下通道直接相连的工作地点就显得非常方便。
“早上好,春也。”

从工作人员专用的出入口进入大楼,正在用手帕擦拭弄湿了的鞋子的酒井满抬起头来向他问好。满的长筒袜上沾了几滴泥泞的污点。

“早上好,满。”
春也把社员卡插进电子装置打上出勤记录。整栋楼实行的是出勤记录数字化管理,正式社员和兼职员工上下班都要打卡。春也把湿了的伞插进伞架里,和满一起走进业务用的电梯。电梯直接通向第十层的更衣室。

“春也,我听说了哦。你恢复单身了。”
满笑着小声地说道。上周春也刚和交往了两年的明菜分手。她的消息还是那么灵通,以后可不能乱说话了。

“我可以成为候选人吗?才怪,开玩笑啦。”
满故意作出开玩笑的样子拍了拍春也的肩膀。满是春也在这栋楼工作时认识的女性,在同一楼层的书店里工作。虽然她比春也大六岁,但是为人爽快,总是很开朗地跟春也搭话。在这里第一个跟春也打招呼的人也是她,这里不管是男员工还是女员工,大家都很喜欢她。

“请别开我玩笑了。”
春也苦笑着搔了搔后颈,这时电梯的门打开了,电梯停在员工仓库兼更衣室的楼层。满经常会对春也说些听起来有点暧昧的话。春也听说她有一位长期交往的男朋友,也许她只是喜欢调戏年轻男职员而已吧。

“不管怎样,分手了也好。明菜她啊,名声不是太好哦!”
分别的时候满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便离开了。春也耸了耸肩,向更衣室走去。

高中毕业之后,春也来到这个文具制造厂工作已经过去六年了。开始的四年里在总社经历过几次人事调动,两年前他被派往直营店工作。现在春也所在的这家直营店位于市内的某车站建筑6楼。他负责店铺里的销售、发货以及补货等工作,虽然一开始不太上手,但是习惯了之后就觉得这是一份很有价值的工作。

这栋和车站相连的大楼里有各种各样的商店,春也所在的店铺同一层里有书店和唱片店。同一楼层的员工经常能碰面,所以认识满的人也很多。

两年前春也和唱片店的员工中野明菜认识,某天她埋伏在春也下班的路上,缠着要跟他交往,于是春也只好答应。她长得挺可爱,就是人品不太好。因为经常迟到旷班,所以常常被同事说闲话。上个星期,明菜第三次脚踏两船被春也发现,于是两人分手了。之前两次被发现的时候,明菜向春也保证她下次再也不花心了,但是结果她还是犯了老毛病。这次的新对象是唱片店的新员工,他当着春也的面说真心想和明菜交往,当对方说出“请你和明菜分手”之后,春也便点头回答“嗯,我知道了”,把明菜气得又哭又闹。

同一楼层里的其他人都很同情春也。但其实并不是这样。对于明菜的花心,春也一点也不觉得伤心难过。本来只不过是明菜缠着要和他交往所以他们才在一起,要问他是不是真的爱明菜的话,他很难回答。虽然他对别人都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但是没有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心里。

能够走进他心里的人早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已经离他远去。

深爱着某个人,思念着某个人,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吧。或者说,他已经不想再那样强烈地喜欢上一个人了。自从品尝到离别时那种令人窒息的痛苦之后,春也现在只想尽可能远离这种麻烦的恋爱。和明菜在一起也有开心的时候,和她交往的时候可以不用想太多,可以不需要被对方刨根究底,交往起来很轻松。她要花心就让她花心好了,其实这次春也也打算原谅明菜的,只不过看到那个男人那么认真,他便主动退出了。但是让春也没想到的是,明菜似乎对春也意外地执着,分手之后好几次在夜里打电话给春也,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让春也很无奈。难道明菜之所以那么喜欢找别的男人是为了试探春也对自己到底有多认真吗?

虽然他不打算和明菜复合了,但是他还是希望明菜和那个男人能够幸福下去。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很冷漠,春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因为下雨的缘故,整栋楼里的客流量比往日要多。最近车站内多了很多商店,越来越多的上班族喜欢在下班之后顺便在车站附近购物。因为是下雨天,所以来往行人的伞把地面弄得很湿,常常要趁没有客人的时候用拖把清扫地面,没完没了的让人烦躁。

“我说,我想要和这个一模一样的圆珠笔。”
春也从一位白发驼背的老人手中接过圆珠笔看了看。

“我们店有和这个相同款式的笔,不过如果只是换笔芯的话,这里就有哦。”
春也从货架上挑出圆珠笔的笔芯,递给老人。老人眨了眨细小的眼睛,淡淡地笑了。

“这个要怎么换上去啊?”
“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到收银台给您换好。”
正好店里没有客人,春也便在柜台收好钱,然后一边为老人讲解一边将笔芯换好。

“什么嘛,原来这么简单啊。而且还很便宜,真不错呢。”
老人露出微笑,满意地离开了商店。单从价钱上来看,圆珠笔比笔芯要有赚头,但是对于想长期使用相同的产品的客人来说,当然是买笔芯比买圆珠笔要好。春也一边微笑着说谢谢您的惠顾,一边目送客人离开,忽然间他注意到一位中年女性站在店铺入口附近。

“抱歉,我离开一下。”
他向正在补货的女同事打了声招呼,然后快步走出商店。和这栋大楼里年轻的购物者们不一样,这位中年女性身穿土里土气的深色衣服,满脸堆笑地站在店门口等春也走出来。

“妈,我不是叫你不要到我工作的地方来吗?”
春也小声地斥责道,母亲一下子拉下脸来,嘴巴歪了歪。

“可是……我……打电话给你你都不接啊……”
母亲开始唠唠叨叨地发泄不满。春也叹了口气,拉着她走开。

“你在一楼的电梯处等我。我等下就把钱取出来给你。”
“这样啊?不好意思啊,总是……”

一听到钱这个字眼,母亲马上一改阴沉脸色,笑逐颜开。她说了句告辞之后便走进了电梯。
春也搔了搔鬓角,向同一楼层的ATM取款机走去。他从里面取出十万元,装在信封里,然后来到一楼。

从三年前开始,母亲就时不时来找春也要钱。刚开始看到久违的母亲时,春也忍不住激动地斥责母亲当年和父亲一起抛弃了自己。但是母亲不但没有道歉,还不停地找借口说他们的生活多么艰难,最后直接说他们现在缺钱用,需要春也接济一下。看到母亲的这种态度,春也彻底明白了他和她是无法沟通的。春也的父母把春也卖了之后虽然还清了借款,但是工厂的经营仍然无法回到正轨,最后还是倒闭了。虽然父亲目前在诊所工作,但是只要家里一缺钱用,母亲就会像这样来找春也要钱。

虽然不想说自己的父母的坏话,但是春也真的没想到母亲居然是个如此自私自利的人。和母亲比起来,至今为止仍然无法面对春也的父亲还算是比较正常的。

因为两年前春也就搬出职工宿舍一个人住,所以他也没办法给母亲太多钱花。他也有自己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多存款。但是母亲跑到他工作的地方来要钱的话,他也没办法不给。

春也无意识中叹了口气,搔了搔头发。手中的信封虽然轻飘飘的,但是他的心情却异常沉重。


把钱交给母亲之后,正准备乘电梯回店里的春也突然止住了脚步。两位女性正从一楼的某个咖啡厅里走出来,春也看着她们睁大了眼睛。

“哎呀,小春!你是小春吧?”
留着一头内卷的长发的漂亮女性看着春也惊讶地大叫起来。看到她的脸,春也惊讶得吞了口气。名字虽然忘了,但是她确实就是祐司的那位未婚妻。高中时候的她还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现在已经完全出落成为一位成熟的女性了。看起来她似乎正和朋友一起逛街,手里提着几个名牌的袋子。

“你是小祐的……”
“我是惠子啦,惠子!哇啊,好久不见!真是的,现在你在哪里干什么?小祐总是在担心你呢。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你,我得回去告诉他才行!”
惠子在店门口大声嚷嚷起来,春也连忙拉着她走远几步,微笑着说好久不见。惠子的朋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春也,接着说了声要上洗手间便离开了。

“小春,你还是那么可爱!果然小春现在还是草食系男子呢。”
“那是什么?惠子你才是,越长越漂亮了,差点认不出来了。”
春也再次认真地打量起惠子,笑着说道。听到她说起祐司,春也心想他们一定还是婚约关系吧。或者说不定已经结婚了。毕竟,高中毕业之后,春也几乎没和老同学联系过。虽然他说买了手机之后就会和朋友们联系,可是也只是说说而已。因为他觉得,高中毕业之后,他和过去的老同学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小春现在在做什么呢?该不会是在这栋大楼里工作吧?”
惠子兴致勃勃地问道。春也刚想把自己的工作地点所在的楼层告诉惠子,突然间就想起刚刚离开的母亲的脸。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春也和他们之间都有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如今他已经可以靠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和惠子他们已经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我只是用这里的ATM提款机取钱。不过我就在这儿附近工作。话说回来,你结婚了吗?”

春也随口敷衍了几句,然后抛出了结婚的话题。他害怕如果把自己工作的地点告诉惠子的话,惠子会去告诉祐司。过去春也的确是对他们隐瞒了事实。

“去年结的,因为小祐说想结婚了。但是小祐好过分哦,居然把我心爱的藏书扔了一半。”
惠子露出结婚戒指笑了笑说道。幸福的惠子并没有察觉到春也的心思,开始说起自己的事来。看到那张笑脸就知道现在的他们的确非常幸福,春也也忍不住微笑起来。虽然她还是有那种奇怪的癖好,但是只要他们幸福就好。

“说起来,一辉他……”
没想到突然间听到这个名字,春也胸口猛地震了一下。看到春也突然僵直了身体,惠子收起了笑容,看着春也试探性地小声问了一句。

“听说快结婚了……?小春你知道吗……?”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全身血液好像倒流了一样。没想到会突然受到这样一个打击,春也游移着视线屏住呼吸。六年过去了,伤口还未愈合,只要一听到一辉的名字,心跳就会加速,一听到他要结婚了的消息,整个身体就像被挖开了一个洞。

一辉要结婚。

这种事他明明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是如今亲耳听到,心底还是会有种抗拒感,他不想知道这一切。今天真是太倒霉了。不但被母亲上门要钱,惠子还给他带来了这样一个坏消息。

“是吗……我不知道。真早呢……”
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为了掩饰自己发青的脸色,春也转过身去背对着惠子。

“抱歉,还有人在等我……请代我问候小祐,再见。”
他装出没事的口吻说道,还没等惠子回答便走进了电梯里。离开惠子之后,他猛地紧紧抓住胸口,闭上眼睛。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为一辉结婚的消息而如此动摇。察觉到自己还没有忘记一辉,他开始觉得一阵反胃。明明一直逼着自己要忘掉他的啊。

才二十四岁就要结婚,也就是说结婚对象应该是大学时认识的对象。到底是怎样的人呢?一定是一位长得又漂亮,又配得上一辉的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吧。

(我真是笨蛋。)
他用力扇了自己那僵硬的脸几巴掌,回到了店里。收银台前已经排起了队,他在心里反复默念,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现在只需要考虑工作的事就好,然后投入到柜台的工作中。

那一天,加班结束之后乘电车回家的路上开始下起雨,春也望着敲打在列车车窗上的雨点,之前他还在心中默念着回到家之前不要下雨,没想到这雨还是比他快了一步。

他开始烦恼要不要买雨伞。从车站走到家需要十分钟,雨才刚刚下起来,并不是很大。因为出门的时候经常碰上下雨,所以他买过很多折伞,塞在抽屉里多得都快塞不下了。反正待会儿回到家要洗澡,春也便决定冒雨跑回家。

下定决心之后,春也在小雨中向着自己的家的方向奔跑起来。春也居住的街道是一个连电车也不会通过的小地方,到了晚上十点以后基本上看不到几个人影。路边的商店都已经差不多关门了,为了尽量不被雨淋到,春也沿着商店的屋檐往家的方向跑,尽管如此,当他到达公寓前的时候西装还是被淋湿了。这样一来就不得不拿到洗衣店去洗了。

走近眼前的公寓,春也伸手进口袋里正准备把钥匙掏出来。
突然间感觉到旁边的草丛中站着一个人,春也浑身抖了一下。

一个男人背对着春也站在公寓前,伫立在雨中仰望着二楼那个没有开灯的房间的窗户。
虽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但是春也马上就认出来那个人是一辉。
六年过去了,他仍然清楚地记得一辉,就算只看背影也能认得出来。
一瞬间他甚至想要不要就这样转身往车站走。他不明白为什么一辉会出现在他面前,因为他是春也现在最不想见到的男人。一个星期前,他刚从惠子那里听说了一辉将要结婚的事。春也还没有自信能够面对一辉说出祝贺你这几个字。也许就这样逃开比较好。虽然他是这么想,但是在他采取行动之前,一辉就转过身来,吃惊地看着他。

“春也……”
果然是一辉。被雨淋湿的头发紧紧贴在脸颊旁。六年后的一辉已经完全成长为成熟的男人。他看着春也,好像很怀念,又好像很悲伤,眼瞳里交织各种不可思议的情绪。做工精良的西装已经湿得反光。春也开始担心一辉会不会感冒。

“一辉……好久……不见……”
不知道该说什么,春也不自然地笑了笑,颤抖地向前迈了一步。和一辉分别之后,春也无数次在脑海中描绘着如今这样的场面。他相信总有一天,一辉会出现在他面前,紧紧地抱着他说自己还是忘不了他。春也曾以为这是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直到此时此刻为止。

“……”

一辉沉默地凝视着春也。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地强烈而凌厉。春也相信一辉和过去并没有变化。面对一辉的沉默,春也也一样沉默着看着一辉。虽然想说的话有太多太多,但是一旦本人出现在面前,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六年的岁月让语言变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现在春也能做的,只有好好扮演一辉的朋友的角色。

“你都被淋湿了呢……要上我家来吗?虽然我家很小……”
春也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装笑容地撩了撩被雨淋湿的头发。本以为一辉会拒绝,没想到他却很干脆地答应了。

“让我进去……”
听到一辉的低语,春也心跳加速地走上公寓的楼梯。一辉则跟在春也的身后。当春也把钥匙插进钥匙孔时,他发现自己的手在抖。内心激烈地斗争着,这样二话不说地把一辉带进家的自己太奇怪了。本以为再见到一辉的时候,自己肯定会大声质问他,不停地数落他的不是,然后再用力抱住他。

“我这就去给你拿毛巾。”
春也打开房间的灯之后,一辉便走进屋里。虽然这个二居室的房子面积很小,但是室内整理得很干净。春也把手帕递给一辉,将两人被淋湿的上衣挂在墙上。然后拿出还未使用过的新毛巾递给一辉,一辉接过毛巾擦了擦淋湿的头发。不知道一辉到底在那里站了多久,连裤子都湿透了。

一辉靠在床边坐下,终于稍微冷静下来了的春也想泡杯热咖啡,走进厨房开始烧水。

“……你知道……我家在这里啊?”
烧水的时候,室内的气氛很是尴尬。春也不想坐在一辉的身边,只是靠在门边,注视着房间的角落问道。

“我调查过了……抱歉……”
一辉小声说道。春也倒有点想问他为什么要道歉。虽然一般情况下,如果被人调查自己的住所的话一定会觉得很恶心。但是听到一辉这样打听自己的事,春也却觉得有点欣慰。

“你喝咖啡吗?”
水烧开了,虽然是速溶咖啡,但是春也还是泡了两杯。他把热气腾腾的马克杯放在小小的桌面上,春也在一辉的斜对面坐下来。他一边尽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平静表情,一边把马克杯凑到唇边。

“一辉,听说你要结婚了?那个,还是说已经结了……?祝贺你。”
他一口气把话说完,抬起头看着一辉。一辉有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春也。还好,还好声音没有特别动摇。

“你居然已经知道了啊……”

“你还记得惠子吗?就是小祐的未婚妻。之前我偶然间碰到她,她跟我说的。”
春也强装笑颜地说道。一辉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把手肘搭在立起的一边膝盖上。

“哦……”
一辉好像很无趣似的哼了一声,头转向另一边。看到那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的表情,春也有些不愉快,他把马克杯放在桌面上。

“怎样的人?在大学认识的?一辉的结婚对象的话,那一定是很漂亮的人?……”
近乎自虐般的话语一连串地从春也的口中蹦出来。问了又怎样,问了也只不过是自掘伤口而已。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倒不如亲耳听到一辉说出这个事实,也好让他彻底死心。

他在嫉妒——如果现在对一辉这么说的话,一辉会是怎样的表情。

“我不清楚。才见过三次面而已……”
一辉闷闷地回答道,春也震惊得整个人呆住了。
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怎么可以跟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人结婚?

“说起来……之前我见到了好久没见的克利斯会长。因为他认识新娘那边的人,所以打算出席结婚典礼。”
一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了起来。

“原来克利斯会长喜欢你啊。我太迟钝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怪不得过去他老是针对我……他还冲着我吼‘那小春怎么办’。”

令人熟悉的名字勾起了春也的回忆,视线飘向远方。因为克利斯误会春也和一辉在交往,所以知道一辉要结婚之后他便开始担心春也了吧。他真是个好人。

“……明天就是结婚典礼了,真麻烦。”
一辉把头靠在膝盖上,小声的叹息道。明天,就是结婚典礼。之前春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辉今天会到这里来,但是听到刚才这句话,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一辉也许是为了逃避才到这里来的吧。

突然之间,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的雨声一下子变大了起来。春也感觉到一辉确实就在自己的身边,然而与此同时,一股不愉快的感觉也涌上心头。知道一辉并不喜欢他的结婚对象之后内心暗自欢喜的自己让他觉得恶心。难道自己直到现在还被一辉束缚着吗?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只是因为看到一辉的脸就再次混乱起来,这让他感到很烦闷。他们并不是可以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喝茶的朋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一辉,你是来干什么的……?”
无法控制住自己,春也发出尖刻的声音质问一辉。一辉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重合在一起,压抑在胸口的情绪逐渐上涌。一辉像是回避春也视线一样把目光落在地板上,大大地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只是无论如何都想看看你的脸。”
一辉颤抖着低声说道。胸口像是被突然揪住一样痛了起来。要不是春也拼命忍住的话,泪水早已掉下来。事到如今,自己的情绪仍会被一辉的一句话而左右,这实在太可笑了,春也咬住了嘴唇。

不管一辉现在说什么,明天的结婚典礼仍然会照常举行。再这样继续和一辉待在一起绝不是什么好事,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一辉,还有对一辉未来的妻子。

“一辉,你还是回去比较好。伞的话我有。”
春也嘶哑着嗓子说着,伸手从衣架上取下一辉那件还没干的外套。一辉困惑地看着春也,春也则把脸转了过去。他僵硬着表情从衣柜里取出一把折叠伞。

“这个,不用还给我了。明天我还有工作,你就回去吧。我也是很忙的。”
春也用冷漠的语气说着,将折叠伞递到一辉的面前。一辉的脸扭曲起来,一把抓住春也的手腕。

“春也,我……”
手腕被一把拉过去,春也一个站不稳身体向一辉的肩膀倒去。一辉把脸凑了过来,春也感觉到一股热气向自己逼近。火热的视线紧紧盯着春也,一辉伸手把春也的脸拉近。

“不行,不要这样。”
要被吻了。春也一瞬间背过脸去。一辉的手抱住了春也的头和肩膀,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可以感觉得到彼此的呼吸。剧烈的心跳声像是打鼓一样让春也害怕,他用快要哭出来的腔调说道。

“我和你不是已经结束了吗……还是说,你想要我做你的情人!?”
刺耳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春也是第一次听到自己发出这样歇斯底里的声音,但他只能拼命地把脸扭过去不看一辉。

一辉用力地咬着牙,声音大得就算背过脸的春也也能听到,抓住春也肩膀的手变得更加用力。一辉浑身上下散发着怒气,让春也觉得自己随时可能被对方推倒。但是一辉却颤抖着气息,渐渐松开了紧抓住春也肩膀的手,静静地站了起来。

“抱歉……”
丢下这么句话,一辉抓过还没干的上衣外套。伞也不拿,就这样夺门而出。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春也一时之间身体无法动弹,只能呆呆地僵在原地。一辉紧抓着自己肩膀时的触感,是如此地爱怜如此悲伤,胸口像是被堵住一样喘不过气。他自嘲地想,如果可以和一辉上床的话,也许当个情人也不错。

这样最好。

春也慢慢地滑倒睡在地板上,拼命地这样告诫自己。他和一辉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等一辉结婚之后,他们两个就更加不可以再继续有任何关系。就算在一起,也只是加深彼此的伤口而已。

(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一辉那个混蛋……)
他用双手捂住脸,在心中如此骂道。桌上的另一个马克杯里的咖啡一口也没有动,仍散发着热气,这让春也倍感寂寞,伏在地上拼命地拨乱自己的头发。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53-0da4f16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