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愛を乞う part4 
五月底举行体育祭的那天是一个晴朗而舒适的大好天气。
一年级到三年级的学生们分别按年级排成纵队,在运动场和山上来回跑动。虽然这是一所有钱人所就读的学校,但是体育祭的内容倒是和一般学校没太大差别。一定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项目的话,那就是山中越野识途比赛,据说每年都有不少参加这个项目的学生在山里面迷路。因此,学校一定会给参加这个项目的学生每人配给一个信号烟筒,以便迷路之后发出信号和外界联系。

春也不是很擅长运动的人,所以体育祭也只是参加了接力跑而已,除此之外就是加入了看护班协助看护老师的工作。

“小春,小春!”
春也正坐在帐篷里和祐司一起聊天,这时身穿体育服和短裤的克利斯从外面跑了进来。克利斯已经完全忘记了身为学生会长的职责,热衷于参加年级里的各种对抗赛。

“会长。”

因为没有学生受伤,所以看护班没什么事可做闲得很。春也以为克利斯受伤了,正准备去翻找急救箱,克利斯却一把抓住春也的手,把脸凑得很近地对他说道。

“呐,小春。等下的赛跑要是我得了第一的话就跟我约会。”
就像平时聊天一样克利斯随口提出约会的邀请,春也突然间愣住,呆呆地看着克利斯。等下的赛跑是全校选拔赛,不是年级对抗赛。据说还有田径部的选手参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信心满满地说可以拿第一,春也不由得对克利斯的自信心瞠目结舌。而且约会是什么意思,正常男人之间根本不会用这个词。

“哎?但是等下的比赛,一辉也会参加……”
之所以会在这里提到一辉,是因为春也知道一辉跑得很快。中学时的一辉跑得比田径部的成员还要快,只不过因为要学习所以没有加入田径部,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一辉肯定早就加入田径部了。

“有一辉在又怎么样。我会赢的。听到没,我们说好了哦?小春。”
克利斯板起脸松开手,转身跑回运动场上,只剩春也一个人傻傻地呆站在原地。这时,坐在旁边的祐司笑了出来。

“会长很喜欢小春呢~”

“祐,你就别取笑我啦。会长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样的人。”
春也在祐司身边坐下,看着选手们集合在运动场中央,祐司用手肘戳了戳春也,说我们走近点看吧,然后就抓住春也的手往外走去。被祐司握着手的时候,春也忽然想起刚才克利斯的手心好像很热,心想大概是因为他运动量过大的缘故吧。

“啊,一辉和会长是相邻跑道呢。”
祐司拉着春也来到广播席的附近观看比赛。200米赛跑的选手们中,春也看到了一辉和田径部成员的身影。一辉正在和克利斯说着什么,远远望去也可以察觉得到两人之间迸发出来的对抗火花。

“小春你啊~感觉好像满怀心事一样~”
看着呈斜线一字排开的选手们站在跑道上,祐司忽然小声地说道。春也转过头去,看见祐司正对他露出温柔的笑容。

“总觉得你好像很寂寞……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会长才放不下你吧~”
听了祐司的话,春也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继续转头望向运动场上的选手们。这时,哨声刚好响起,选手们一齐冲出起跑线。一开始还保持着一条斜线的六名选手,慢慢就彼此拉开了距离。虽然春也并不打算为谁加油,但是不知不觉视线就集中在了奋力向前奔跑的一辉的身上。转到直道上之后,整场比赛就变成了一辉和克利斯两人之间的竞争。两人虽然跑得都差不多一样快,但是慢慢地田径部成员就从他们身后超越了上来。

“会长,一辉,加油~!”
身边的祐司忍不住大声为两人加油,春也也连忙跟着一起应援。离终点越来越近,一辉的步伐也迈得越来越大。

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的是田径部的王牌选手。紧接着一辉和克利斯几乎同时到达终点。虽说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是春也还是暗自松了口气。内心忍不住感谢起那位田径部王牌,要不是他得了第一的话,春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克利斯说要跟他约会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但是他不想和别人太过亲密。

“他们两个都好厉害哦。啊,我们过去祝贺一下吧~”
兴奋的祐司拉着春也,朝着赛跑结束之后正准备离开的一辉和克利斯面前跑去。克利斯的表情很阴沉,一反常态地耷拉着脑袋。

“太厉害了!会长~还有一辉也跑得好~快~哦~”
祐司对着一脸阴云的克利斯鼓起掌来,春也也鼓起笑脸跟着鼓掌。

“是啊,你们都好厉害。一辉也是……啊,我去帮你拿毛巾吧?”
看到一辉正在擦拭肩膀的汗水,春也转过身去。

“顺便帮我拿运动服过来。”
听到春也说要去拿毛巾,一辉用和平常一样的口吻对春也说道。就在这时,克利斯突然抬起头来,一脸不爽地瞪着一辉。

“这么点事你自己不会去做吗!”

“哎?”
一辉呆住了,莫名其妙地看着突然发飙的克利斯,祐司连忙插进两人之间,用手在一辉背上推了一把。

“一辉,你和小春一起去拿吧,啊,顺便可以补充一下体力。”
祐司强行把一辉推了过去,接着开始安慰还板着一张脸的克利斯。一辉虽然搞不清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和春也一起向校园走去。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会长好像有点讨厌我?”
一辉小声地嘀咕着,春也内心飘过一阵寒风,暧昧地笑了笑。

离开运动场之后,两人一起来到安静无人的教学楼。一辉把运动服放在了教室里,春也和一辉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室。此时正值午后,阳光也渐渐黯淡了下来,教室里略有些寒气。一辉穿上体操裤,把上衣披在肩上,用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

“有点口渴了。去食堂喝点东西吧。”
一辉接下来已经没有比赛了,虽然有些小小的遗憾,但看起来他已经满足了。和一辉并肩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春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出神地望着那一排排空荡荡的教室。真是不可思议啊,平时那么喧闹的地方,如今却好像被他和一辉两个人占据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孩子气的想法,春也忍不住轻轻地笑了出来。

“这种感觉真好啊,一个人也没有的教室。”
听到一辉没来由地冒出这句话,春也心中一动抬起头来。也许是因为看到他吃惊的表情,一辉停下脚步苦笑着看着他。

“怎么了?”

自己也正在想着同一件事。
正想这么说的春也忽然沉默了下来,微笑着向前走去。

“不,没什么……”

一辉也跟着春也向前走去。空无一人的走廊让春也感觉到有些寒冷,无意识中身子慢慢向一辉靠近。夏天很快就要来临了,接着就是暑假。一辉会有什么打算呢?如果一辉要回家的话,春也也不得不跟着回去。

“这种活动,其实也挺有意思的嘛。”
一辉小声地说,春也也跟着点了点头。

栖凤学园对学生的成绩要求很严格,所以要跟上课堂的内容是一件挺困难的事。尤其英语课的老师是英国人,上课的时候不许讲日语,让春也觉得很头痛。除此之外还有德语,法语,中文等第二外语的课程,而且并不是以班级为单位来上课。因为一个班人数很少,对水平比较高的学生就进行一对一的授课,这样比较利于理解课程的内容。七月下旬是期末考试,所以即便回到学生宿舍里,大多时间也在看书复习。

学习累了的话,一辉就会拉春也一起上床。自从两人一起自慰那天以来,一辉就会经常抚弄春也的性器。春也并不讨厌相互自慰,毕竟别人替自己做比较舒服,只是他总得很辛苦地压抑自己的声音。因为一辉喜欢这样做,所以和以前相比春也射精的次数也变得频繁起来,性意识也渐渐发生了变化,以前碰也不愿碰的地方,现在甚至时不时会期待一辉的抚弄。

但是他唯一不太喜欢的,是在互相自慰的过程中被一辉目不转睛地凝视自己的脸。在彼此裸露下半身,相互抚弄对方的性器的时候,一辉总是会认真地观察着春也的表情。

“干吗老看我啊……?”
春也气息凌乱地问道,一辉摩擦着裸露的性器尖端笑了出来。

“因为看到你的脸,就能明白你什么时候高潮啊。你总是射得那么快,先射了的话就不好玩了,可以的话,我想和你同时射精……”

听到对方露骨地说自己射得快,春也满脸通红地扭过脸去。虽然他也很想忍住,但是只要一辉弄他那里他就会忍不住一下子射出来。

“那……那你不要摸我不就好啦……”
春也颤抖着腰,想要推开一辉的手,一辉却笑着一把握住性器的根部,用手心抚弄着尖端。

“唔……唔……”
春也比一辉先射精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每次春也都被一辉弄得舒服到忘记手上的动作,一辉的手总是那么地灵巧,甚至让春也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挑逗自己。

“我不行了……”
一辉好像对春也的敏感点了如指掌一样,时缓时急地将春也引向高潮。彼此触摸对方的身体竟是如此地舒服,就连刚刚记住的公式也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临近期末考试的某个星期天,学生会执行部的成员们集中在学生会室里一起复习考试。克利斯和高岭的成绩是年级中也名列前茅,头脑十分聪明,不管谁去问他们问题,他们都能回答得出来。不过话虽如此,只要一堆学生聚集在一起,话题肯定就会跑到学习以外的其他地方去。大家都在热烈地讨论暑假打算去哪里玩。放假要到国外旅行什么的都是有钱人之间的话题,没办法融入到大家的讨论之中的春也借口把教科书忘在宿舍里没有拿,悄悄地离开了学生会室。

“小春,等等。”
来到走廊上,克里斯从身后叫住春也追了上来。克利斯身穿T恤搭配牛仔裤的休闲装,略长的金色头发在空中轻轻划出一道波浪,他说住在山里出入校门不方便,所以也就懒得剪头发。春也则是每隔两个月就被一辉带到街上去理发。

“会长。”

“你要回宿舍吗?我也有东西要拿,我们一起去吧。”
克利斯露出爽朗的笑脸和春也并肩走在一起,开始有一搭没有搭地和春也聊了起来。春也一边附和着克利斯的话题,一边走出教学楼。

宿舍楼就在教学楼的正背面,从教学楼到宿舍楼的这段走道被教学楼的阴影所笼罩,因此显得特别的阴凉。一走出冷气开过头的校舍,扑面而来的就是刺耳的蝉鸣,和粘湿感十足的阵阵热浪,还好这里是山区,不至于热得让人受不了。

“小春,暑假打算怎么过?”
随意聊了几句之后,克利斯话题一转,侧过头偷看春也的表情。

“呃……”
就在春也犹豫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克利斯轻咳了一声,搔了搔头发。

“我每年暑假都要回英国。然后……那个,小春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每年暑假我都会回康沃尔郡的乡下老家。要是能和小春一起去骑马的话就太好了呢。”

“哎……”

克利斯的邀请来得太突然,春也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不行。”

遭到果断回绝的克利斯露出绝望的表情。看到这样的他,春也不由得心里一阵歉疚,他双手合什地说。
“对不起,很高兴你邀请我,可是我没有护照。”

对春也来说,国外旅行什么的简直就是白日做梦,他根本就没有这个钱。没想到克利斯会邀请他一起去国外,老实说他很吃惊。既然是特地回乡下老家,为什么要带自己一起去呢。

“护照什么的……现在办不行吗?我想带小春去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啊,我可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哦!就好像……去避个暑度个假之类的。要是小春愿意的话,我马上就给你准备机票。”

克利斯异常热情地劝说着春也。他总是这样,时不时对春也说些很暧昧的话,让春也感到很困惑。

“高岭也一起去吗?”
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春也试探性地问道,果然克利斯立刻沉默了下来凝视着他。

“小春,你……不想跟我……单独去?”
克利斯的声音很认真,春也心里一震停下脚步。宿舍楼已近在眼前,春也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冲进宿舍楼里去。但是克利斯那灼热的视线已经让他再也无法回避。他不讨厌克利斯,他甚至觉得自己很喜欢这个温柔开朗的好学长。但是他的处境和身份让他无法回应克里斯的感情,这连想都不用想。

“我……很为难。”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春也只好低着头这么说道。克利斯连忙焦急地挥挥手,握住春也的手腕。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为难你的。刚才的话,请你忘了吧。啊,不过如果想到我那里玩的话随时都可以告诉我哦。”

自己是不是伤害了克利斯呢?像克利斯那样开朗受欢迎的人,明明可以找到更多更好的对象才对,为什么偏偏喜欢找自己说话?和克利斯在一起的时候,春也从来都是倾听的一方,也没有明确的自我主张。对于英国人来说,春也不正是他们最不擅长应付的那种典型日本人吗?

虽然被克利斯的邀约扰乱了心神,但是拿了教科书走出宿舍楼之后,他的表情马上恢复了正常。克利斯的表情也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说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也许克利斯也顾虑到自己的心情了吧,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克利斯,但是春也还是决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回到学生会室,发现有半数的成员都到食堂吃饭去了。室内只剩下一辉、高岭、壮太和祐司。大家已经完全把教科书扔在了一边,全都聚在空调下聊天。

“你们回来啦——。会长!刚刚哈玛尔买了雪糕给我们哦~”
祐司笑着从塑料袋里拿出雪糕递给克利斯和春也。哈玛尔去买东西的时候似乎买了很多雪糕回来,到处转来转去分给朋友们吃。春也接过香草味的雪杯,蹲在一辉的身边开始吃了起来。克利斯和高岭正在悄悄地说着什么。搞不好他们正在说自己,一想到这里春也就心里直打鼓。

已经吃完雪糕了的一辉把空的杯子放进塑料袋里,看样子他似乎还想吃点什么。说起来一般人吃完雪糕之后,会觉得口渴想喝水。

“春也,你吃完之后去买瓶果汁回来。”
一辉从口袋里掏出钱包,用和往常一样的口吻对春也说道。一辉知道春也不喜欢乱花钱,所以这种时候他总是会把自己的钱包递给春也。乍一眼看上去好像是一辉在使唤春也一样,实际上这是一辉的一番好意,因为这样一来就等于是一辉请客。

“喂,一辉。”
正当春也点头接过钱包的时候,突然克利斯在一旁沉着声音说道。

“以前我一直就想说了,你干嘛老是把小春使唤来使唤去的。一瓶果汁而已你不会自己去买吗?”
听到克利斯这句气冲冲的话,一辉一脸困惑地看着他。今天的克利斯的心情好像特别的差,壮太和祐司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盯着克利斯看。

“没关系。——反正他是我的嘛。”
一辉若无其事地说了这么一句,整个室内的空气一下子凝结起来。一辉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春也更是震惊得全身僵直。而一辉就跟个没事人一样,莫名其妙地看着露出惊讶表情的大家。

“你……你……、你干嘛出柜出得这么突然啊!”
最开始反应过来的是壮太,他看起来比春也还要震惊,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把一辉刚才那句话误解为一辉和春也正在交往。的确,听到那样的所有物宣言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自己和一辉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么单纯美好。

“什么出柜啊……因为他是我的……”
听到一辉这句话,春也猛然间感到一阵强烈的羞耻。
一想到接下来一辉会若无其事地对大家说出自己其实是他的性欲处理对象,把自己丑陋的姿态暴露在大家的面前,春也就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倒流坐立难安。

(因为我是个……便器啊……)

这个字眼浮现在脑海的瞬间,整个人就如同掉进了冰窟里一样,只觉得天旋地转。不论穿着多么好看的衣服,吃着多么美味的食物,从那一天开始自己的身份就从来没有改变过。

突然间觉得这样和大家聚在一起说笑的自己也愚蠢至极,春也铁青着脸突然间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虽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自己,但是他已经没办法继续在那个地方呆下去了,只想着有多远逃多远。

冲出教学楼,一口气跑回宿舍楼里自己的房间。停下来的瞬间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背上全是汗水。关上门的瞬间,他才注意到自己的两条腿一直抖个不停,顺势滑倒在地上。现在一辉大概正在对大家大谈特谈自己的本性吧。一想到这里,春也就恨不得自己现在立刻马上死去。

“春也,我进来了哦。”
伏在地上的春也听到门外有人在叫他,紧接着一辉便推开门走了进来。春也没想到一辉那么快就追了上来,他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一辉带着莫名其妙的表情走进房间,来到垂头坐在床边的春也身边坐下。

“大家都叫我追过来所以我就过来看看……话说你干嘛突然间跑出去啊。你吃的雪糕都掉在地上了呢。”
一辉完全不理解春也的心情,表情也是一脸愕然。看到他的这幅表情,春也明白了一辉并没有对大家说出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一瞬间稍微有些安心,但是紧接着就对突然说出那种话的一辉感到生气,心里一阵刺痛。

“为什么要说那种话……?”
春也颤抖地问道。一辉看着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那是实话啊。直到高中毕业为止,你都是我的人啊。”

“就算是那样没错……但是你那么说,大家肯定都会误会的啊……!!”
一辉那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让春也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他按耐不住满腔怒火厉声吼了出来。

“大家都误会我们在交往啊……大家……绝对想不到吧,我只不过是一辉的……便器替代品罢了…”
虽然并非自己本意,但是一激动起来,嘴里还是一不小心抖出故意轻贱自己的话语。刚说完整个人就陷入无止尽的自我厌恶中,胸口一阵纠结,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连人都算不上,就和家畜一个级别而已。悲伤和懊恼涌上心头,让他反胃得想吐。

“……”

忽然间感觉到滚烫的体温贴近自己,春也猛地抬头,只见一辉正用可怕的神情盯着自己。一辉无言地抓住春也的头发,一下子把他拉了过来。

(要被打了——)
一辉粗暴的动作让春也以为自己会被打。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惹一辉生气了。

“呜……”
就在一辉的脸接近的瞬间,两人的牙齿突然碰在一起,春也抖了抖肩膀。

“啊!我靠,真丢脸……”
一辉扭开脸小声说了一句,接着再次把脸凑上来。第一次被一辉咬了一下,但是第二次两片唇相碰的瞬间,春也才意识到自己被吻了。

“唔……”
春也惊得抓住一辉的T恤,想要往后退去。但是一辉的大手却伸到春也的后脑勺牢牢地固定住他,让他无处可逃。温暖而柔软的触感渐渐蔓延到全身,一辉生涩地咬着春也的唇,呼吸逐渐凌乱的两人额头贴在了一起。

“干……干什么啊……?”
春也不停地喘气,只觉得心跳快得要跳出胸口了。一辉的行为让春也无法理解,至今为止一辉从来没有吻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突然这么做。还没等春也平静下来,一辉再次覆上了春也的唇,两片唇接触的瞬间,春也的身体便紧张到僵直。

“……没什么……就是想这么做。”
一辉一边吻一边轻声说,第一次听到一辉发出这种声音的春也大脑一阵恍惚,渐渐失去了思考能力。

“舌头……伸出来……”
一辉喘着粗气命令道。春也被吻得全身都软了下来,用仅存的力量紧紧抓着一辉的手臂。他犹豫地张开嘴巴,刚刚伸出舌头,就被一辉一口咬住。舌头相互纠缠在一起,一道电流般的炙热感令腰部变得酥麻不已。呼吸愈发凌乱,眼眶逐渐湿润,要不是一辉按着他的后颈的话,他会整个人跳起来吧。

“哈……哈……呼……”
一辉的舌头尽情在春也的口腔中扫荡,并且很快掌握了要领灵巧地挑逗着春也的舌头。上唇和舌尖被反复逗弄的同时,唾液从唇边慢慢垂落。就在春也忘乎所以的时候,一辉松开了按在春也后颈的手。

失去支撑的春也恍恍惚惚地往后躺倒在床上,突然间他满脸通红地发现一辉已经解开了他的皮带扣子,正在脱他的裤子。从内裤的形状可以看得出来,他的下体已经硬起来了。春也红着脸转过身子。

“一辉,你、你干什么……喂……”
一辉接下来的动作让春也惊呆了。他手脚麻利地把春也的内裤褪下,将终于获得解放的性器一口含在嘴里,开始舔了起来。

“一辉……不……为什么……啊……”
没想到一辉竟然会用嘴爱抚自己的性器,但是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一辉无视春也的抵抗,一心一意地用嘴爱抚着性器。第一次被人含着自己的性器,感觉真是舒服得难以置信。全身的热量聚集在下腹部,强烈的快感让春也忍不住扭动着身体。每当一辉的舌头添上性器的背面,他都会忍不住叫出声来。就算想停也停不下来快感强烈刺激着他。

“一……辉……啊……啊……呜……”
一辉用手握住性器的根部,加快头部上下摆动的速度,春也再也忍耐不住,抽搐着在一辉的口中尽情地释放出精液。

“呀……!!呜……”
一辉拼命地吮吸着春也的性器,春也喘息着弓起身子,一瞬间用力抓住一辉的头,像从高处跌落一样,眼前的一切都明亮得刺眼,随后全身力气瞬间被抽离。还没来得及平静下来,他便意识到自己对一辉做了不得了的事,赶紧抬起头来。

“呜……好难喝……。舌头都麻了……”
第一次品尝精液味道的一辉摆出一副苦瓜脸。看到他的表情,刚才那种郁闷到想哭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春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喝下精液的一辉虽然一脸难过的样子,但是一看到春也在笑,他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帮你做这个搞得我也硬了……呐,今天我们脱了衣服做吧。”
一辉一边脱T恤一边低声说道。春也有点犹豫,宿舍的房门是不上锁的。之所以每次都在熄灯后做,是因为宿舍有规定熄灯之后谁也不能走出房间。

“要是有人来的话……”

“来就来吧。就说咱们这是在恢复邦‘交’。”
脱掉衣服的一辉再次贴上春也的唇。一辉的嘴里还残留着自己的精液的味道,让春也有种莫名的羞耻感。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接吻的时候的那种感觉舒服得令春也感到害怕,只不过是接吻而已身体就热得难以置信,而一辉也和春也一样,不厌其烦地反复舔舐吮吸着春也的唇。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想到这么做呢……明明那么舒服……”

一辉一边揉着春也的头发,一边咬着春也的唇说道。春也的手无意识地环住一辉的背脊,吐出炽热的喘息。


第二天,春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学生会的大家,但是看到身旁的一辉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他的心情也稍微变得轻松了点。虽说是误解,但是如果被认为是同性恋的话,肯定会被周围投以异样的眼光。但是祐司和壮太却完全没有排斥春也,反而体贴地找话来安慰他,春也很感激他们的宽容心,试问如果换成自己的话,他能保持这样的平常心吗?

有问题的是克利斯。自从那天以来,他便刻意地避开春也,看上去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春也担心地问高岭是不是自己退出执行部比较好,高岭却笑着摇头。

“那家伙只不过还没从失恋的打击中回过神来而已。过段时间他就会恢复正常了,不用管他。”
从高岭的话中可以看出来,他早就知道克利斯的心情了。可见克利斯对自己的喜欢已经明显到周围的人都能看出来的地步了,一想到这里春也不禁脸红了。不过让他感到安心的是,这么一来,克利斯也就不会再主动接近自己了。春也不能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别人,这种情况下如果被告白的话会让他很为难。虽然他为伤害了克利斯的事感到很抱歉,但误会还是不要解开比较好。

而那天之后,变化最大的就是夜晚的行为。
自从那天接吻了之后,一辉每隔不到两天就忍不住对春也动手动脚。一到熄灯时间,他就钻进春也的被窝里,一边接吻一边脱春也的衣服。就好像顿悟了接吻的美妙一样,一辉开始吻除了嘴唇以外的其他部位。从脖颈到锁骨,从双臂到乳首,每个地方都被一辉吻了个遍。替春也口交也变成例行公事,对于春也来说,压抑声音是件越来越痛苦的事。

最初完全没有感觉的乳首,现在只要一被挑逗就会产生如电流一般的酥麻感,舒服到可怕。还有耳垂周围只要稍微被轻轻咬一下,他就忍不住发出异样的呻吟。最近甚至只要身体贴在一起,腰部就会聚集起热量。

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漩涡一般在全身蔓延开来,这感觉让他害怕,但是相互触碰的瞬间,整个人就会深深地沉溺下去。

春也觉得一辉和他的关系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

“一辉……暑假,你打算怎么办?”
还有三天就放暑假了,和一辉一起坐在食堂里喝着冰冷的果汁,春也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白色的圆桌上放着一辉吃完的定食餐具,因为天气太热,春也没什么食欲,只吃了个三明治填肚子。

两人吃完东西之后也没其他事可做,便一起坐在食堂发呆。因为和一辉在一起三年多了,所以一辉的想法春也大致都能明白。比如说现在一辉吃完了之后并没有急着站起来,所以春也就故意放慢了喝果汁的速度。一辉懒洋洋地用手托着下巴,眼睛望着食堂的入口,慢慢地开口。

“盂兰盆会的时候必须回去一个星期啊……要回去见亲戚。”
一辉很不耐烦地小声说着,叹了口气。听他的语气就能明白其实他很不想回家。

“你就不用回去了,留在这里。”
一辉瞄了春也一眼说道。

一辉的这句话打消了这些日子里来春也的所有疑虑,一扫笼罩在内心的乌云,春也开心地笑了出来。

“真的?”

对于春也来说,暑假不用回绵贯家是天大的好消息,在远离那个家的日子里,春也渐渐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就算叫他现在回去,在那个家多待一秒也是痛苦的折磨。

喜形于色的春也突然间注意到一辉正目不斜视地凝视着自己。他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兴奋过头了,连忙收起笑容低头咬住吸管。还以为一辉很快就会转移目光,可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对方还在盯着自己看,笔直的视线盯得他不知所措,不自在地撕咬着吸管。

“……干嘛啊?”

又过了一会儿,一辉的视线还是没有从他身上离开,实在忍无可忍的春也出声问道。一辉猛然间像是惊醒了一样回过神来。

“我……刚才一直在盯着你看……?”
一辉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看起来一辉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刚才他一直盯着春也看。

“嗯、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不……没什么。”
一辉有些尴尬地低声说着,头抬了起来。刚刚被他揉乱的头发上翘起了一根呆毛。

“这根头发总是翘起来呢。”
因为这根呆毛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春也忍不住把手伸到一辉的耳边,轻轻地帮他顺了顺毛。一辉在春也帮他顺毛的时候一直保持不动,完了之后才红着脸小声说了句谢谢。

自从来到这所学校之后,一辉就变得越来越温柔,渐渐地收起了以往的那种冷酷气息,感觉整个人都如释重负一般。春也也一样,在这里会令他暂时忘记自己的境遇和身份,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平凡校园生活。

他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礼拜堂,他总爱坐在耶稣的雕像面前一个人发呆。

进入暑假的前一天,他和往常一样来到礼拜堂,坐在耶稣像面前的长椅上一个人发呆。这时,不知从哪里钻进来一只迷途的小猫,看到春也也不怕生,喵地一声跳到春也的大腿上。过了一会儿,满头白发的神父出现在礼拜堂,看着春也笑了出来。

“最近好像有人在给它喂食呢,我经常看到这只猫出现在这里。”

因为经常待在礼拜堂的缘故,春也和神父达尼埃尔时常交谈。虽然声调有些奇怪,但是达尼埃尔的日语讲得很流利。除了主持星期天的礼拜之外,达尼埃尔还是学生们的心理辅导专家。虽然春也没有找他倾诉过心事,但是他很喜欢笑容满面的达尼埃尔。

“小春也是留校派吗?留校的学生每周都要来这里打扫卫生哦。”
达尼埃尔兴致勃勃地聊起暑假的话题,整所学校暑假不回家的通常只有十来人,据说要负责学校的许多日常工作。除了打扫礼拜堂之外,还要自己洗衣服,食堂还是照常开放,但是有严格的时间限制,生活管理也比通常要严格。不过学校生活再怎么苦,比起在绵贯家来说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达尼埃尔神父要回英国吗?”
春也抚摸着蹲坐在自己腿上的猫的脑袋。达尼埃尔说自己会回去两个星期。自己不在的时候会有其他代理神父负责他的工作。接着又闲聊了一阵,达尼埃尔便离开了礼拜堂。虽然春也也想回宿舍了,但是他不忍心把趴在腿上的猫赶走,只好就这样又坐了一阵。

“春也——怎么了,那只猫。”
礼拜堂的大门被推开,一辉走了进来,来到坐在角落的春也面前。一辉看着猫后退了几步,在春也的身边坐下。

“大概是只野猫吧。……一辉,你讨厌猫吗?”
春也转头问坐在身边的一辉。他感觉一辉在看到猫的瞬间,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一辉沉默了下来,好像在想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小学的时候,语文曾经考了个50分。”
一辉的表情很黯淡,春也没有插话,而是在一旁默默地听着。

“父亲看到了我的成绩之后平静地说,你考了这样的分数啊。当时我没感觉到他在生气,所以就没怎么在意。结果那天晚上……我养的狗……被杀死了。”

一辉淡淡地叙述着往事,但那过于残忍的内容令春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趴在腿上的那只猫好像也被一辉的话给吓到了一样,从春也的腿上一跃而下,喵地一声跑出了礼拜堂。如果别人听到一辉的话,也许可能会怀疑是真还是假,但是知道绵贯为人的春也却能够想象得出当时的情景。

“后来得了80分,结果我养的鸟被杀了。自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养宠物了。父亲他……很少会冲我怒吼,但是他的手段却非常地卑劣。正因为这样,我才养成了超强的记忆力。现在只要看过一遍的东西就会牢牢记在脑子里。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下次被杀的可能就是我了。”

一辉的话让春也久久不能平静。春也知道一辉从小就是个很会学习的孩子,但他一直以为这是因为一辉天生聪明。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一辉知道如果自己拿不到好成绩的话,就会被父亲夺走身边的一切,所以他才那么努力。这么说来以前他从第一名跌落到第二名的时候也被绵贯打了一顿。成绩只要稍微差了那么一丁点就就必须接受惩罚,绵贯的这种做法真是令人作呕。

当尚且年幼的一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宠物被杀死时,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情。一想到这里,春也就觉得心痛。童年曾经遭遇过这种经历的孩子,会冷眼看待周遭的一切也是无可奈何的。

“一辉……”
想说一辉真温柔,但是总觉得这样说不太合适,于是春也把这句话给吞了回去。他觉得一辉不喜欢别人说他温柔,所以春也便望着一辉笑着说。

“要是一辉再考砸的话,下一个被杀的就是我吧?”
春也故意开了一句玩笑。一辉一下子喷了出来,轻轻地敲打着春也的脑袋。

“你啊……”
一辉笑着揉了揉春也的头发。

“被你这么一说,我哪里还敢考砸啊。”
被一辉揉乱头发的春也也跟着笑了起来,身子不自在地扭来扭去。欢快的笑声响彻了整个礼拜堂,忽然间视线相交,春也凝视着一辉的眼睛,那一瞬间笑容从一辉的脸上褪去,紧接着一辉身子向前倾,慢慢靠近春也。

春也自然而然地闭上双眼,唇与唇轻触之后旋即离开。一辉把手搭在春也身后的椅背上,再度在春也的唇上印下一吻。

突然间听到哐啷的一声,春也和一辉吃了一惊向门口望去。壮太正站在门口,满脸通红地看着他们。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
壮太的语调异常地紊乱,一辉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突然间摸了摸头站了起来。

“对了,我是来叫你去参加执行部的第一学期总结报告会的。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对不起,壮太。”

“啊、啊啊……会长叫我来喊你们。”
春也跟在一辉身后走到站在门口的壮太面前,两人红着脸相互对看了一眼。三人之中只有一辉一个人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催促他们赶快跟上。

“对不起啊,让你看到不该看的……”
没想到居然被别人看到一辉和自己接吻的画面。仔细想想在那种地方接吻简直就是对上帝的亵渎。不在意旁人眼光也该有个限度才是。春也双手合什向壮太道歉,而壮太却连忙挥手摇头。

“不,那个……总觉得像是一幅画一样……怎么说呢,果然视觉效果最重要啊。老实说一开始我不太能够想象得到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样子,但是一辉和小春……总觉得挺不错啊。连我也心跳加速啦。”

在向教学楼走去的路上,壮太小声地对春也说道。壮太脸上的红晕迟迟不见散去,这反而让春也感到更加羞耻。

“啊,对了,会长都在发火了。快点跑过去吧。”
壮太好像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撒腿跑了出去,春也和一辉一起跟在壮太的后面,肩并肩地向教学楼跑去。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48-3e153d5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