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愛を乞う part3 
一升上中学二年级,一辉很快就成长到和成年男人差不多的体型,在同学们中显得越来越耀眼。常常会有同班女生以及低年级女生来向他告白。除了优秀的成绩以外,冷酷帅气的外表也是吸引女生们的关键因素。

春也后来才知道,财力雄厚的绵贯家坚持每天接送他们上学放学,是因为一辉小时候曾经遭遇过绑架事件。女生们暗地里称呼一辉为王子,对于她们来说,一辉就像高岭之花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一年过去,春也和一辉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太大变化。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到了第二年还是固执地不肯触碰自己的性器的春也,被一辉强行地剥去了包皮。因为一辉说如果不剥下来的话就会被同学耻笑,所以春也只好强忍着剧烈的痛楚,任由一辉撕扯那个连自己也不愿意碰的地方。在那之后,春也在一辉的指导下学会了自慰,但他还是感觉不到任何快乐。虽然快感是有,但是射精之后的郁闷心情却是难以言喻的。他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长大就好了,可是每天早上醒来看到自己梦遗,春也就会陷入强烈的自我厌恶之中。

“北岛每天都自慰哦。”
从学校回来的路上,一辉坐在车上偷偷地对春也说道。北岛是和一辉关系比较好的男生,貌似一辉曾经跟他说过自己一个星期会自慰几次。每次一辉一说到这个话题就会掩饰不住安心和得意的神色。当时春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一辉总是乐此不疲地对他说这种事,后来长大了他才明白,其实一辉是在担心自己的性欲是不是太强了。对于不爱自慰的春也,一辉似乎很有意见,他总是露骨地劝春也要多多自慰。

春也并不讨厌一辉,但是身为别人的性欲排泄工具这一事实依然侵蚀着春也的身心。不管穿着多好看的衣服,不管吃着多美味的食物,自己是个脏东西的意识总是挥之不去。能让这样的春也至今保持着平常心的,是因为春也的对象只有一辉一个人而已。要是被其他男人也当做排泄口的话,也许春也会精神崩溃吧。

再加上他也有点同情一辉。

他有点佩服一辉居然可以在那种环境中坚持下来。一辉的自由活动时间很少。每天的学习任务重得令春也吃惊。一辉的个人时间只有从吃完晚饭到就寝的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在这种环境下,用追求快感的方式来减轻压力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自从来到绵贯家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告诉春也双亲的下落。春也时不时会想他们到底现在过得怎么样,怀着对抛弃自己的父母的憎恨,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后来春也明白了再怎么想也没用,渐渐地他开始不再想父母的事。

中学二年级期末考之后,发生了一件不太寻常的事。

一辉的成绩难得地掉落到了第二名。春也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就算是第二名也很了不起。再说考试当天不巧一辉正在感冒发烧,连试卷都没有写完。

但是绵贯可不这么想。

早餐的时候,一辉挂着一张被打肿的脸出现在餐厅,听吉岛说,昨晚一辉被绵贯打了一顿。春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在义务教育的中学阶段,绵贯决不允许一辉在学习上输给任何人。

几天后,春也被一辉叫到房间里,还以为一辉又要发泄性欲,但是春也一进房间,一辉就把一本不知是哪所学校的入学介绍手册递给他。

“我要上这所高中。你也跟我一起来。”
一辉平静地说出自己的决定。春也翻开那本小册子,发现这是一所全封闭式教会学校,位于离家很远的别县,这所学校的学生全是些超级有钱人家的孩子。偏差值很高,管理也很严格。因为学校地址位于山区,所以招生人数也很少。春也大致上扫了一眼,发现这所学校根本不适合像自己这种成绩的学生,于是他连连摇头。

“不可能的啦,我那么笨……”

就算是一辉叫他去,但是成绩名列前茅的一辉和排名中下游的春也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想要上同一所学校绝对不可能。看到春也一个劲地摇头,一辉突然冒出一句很恐怖的话。

“你要留在这边也行,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不过我不在的话,你也知道那些客人们会对你怎么样吧。”

一辉的话一下子让春也的头脑清醒了过来。
就像一辉所说的那样,如果一辉去了其他很远的学校的话,春也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他知道绵贯时不时会问一辉有没有对自己失去兴趣。发育比较晚的春也至今仍维持着少年的体型,还有一大堆变态男人正排着队等着享用春也的身体呢。

“怎……怎么办……我……不行的啦……这种……”
看到一瞬间脸色铁青吞吞吐吐的春也,一辉叹了口气。

“别说自己不行。现在只有放手一搏了啊。不想留下来的话就努力学习。吃完晚饭之后我可以辅导你做功课。”

事态一下子变得很糟糕。春也甚至在心里抱怨一辉要是选择附近的高中的话就好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春也也开始意识到,如果高中生活的三年间可以在远离这个家的地方生活的话,的确就离危险远了很多。在注意到这点之后,春也便开始振作精神努力学习。一辉自己明明也已经很累了,但每天晚饭之后都会监督春也做功课。当然,一辉时不时会要求春也解决他的下半身欲望,但是和以前比起来次数明显减少了。一辉的学习成绩这么好,但他还是在担心自己能不能考上那所学校。

也许一辉也在为了摆脱父亲的束缚而努力吧。但是为什么一辉会想到把自己一起带走呢?春也没再多想,只是一门心思地扑在学习上。

第三年,在一辉的帮助下,春也的学习成绩提高了很多,成绩最好的时候曾经拿到了第十名,看到这个结果,一辉比春也本人还要高兴。

接下来一辉所担心的就只有绵贯是否允许他到那所学校去读书,而令他意外的是,绵贯认为趁现在让一辉多多建立属于自己的人脉也不错,于是很干脆地就答应了下来。一辉想要进的那所学校叫做栖凤学园,是一所没有足够的财力就进不了的学校,学生当然大多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学校的安全管理十分严格,待遇也是普通学校无法相比的。一开始听说春也要跟一辉一起去的时候,绵贯显得有些踌躇,但是一想到有人照顾一辉总比没有的好,于是便答应了。

到了入学考试的时期,一辉和春也都顺利地考上了栖凤学园。接到合格通知的时候,春也和一辉像一对平凡的好朋友一样,分享着成功和希望的喜悦。

对于春也来说,只要再忍耐三年,就可以到达人生转折点重新获得属于他的自由。


2 十六岁的春天

来到全封闭式的栖凤学园已有一个月,要记得东西实在太多了,让春也的大脑忙也忙不过来。离开绵贯家之后,春也和一辉一起来到这所学校读书。伫立在山间的这所学校周围有着高大的围墙,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警备人员看守。每个班只有不到十五人,全校一共只有两百多人。因为是教会学校,所以每个星期天都要做礼拜。很多事情都是春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理事长是英国人,学生里有一半以上不是日本人。听说高一年的某个班里的学生中还有逃亡中的某个小国的王子。

一开始听说是全封闭式的高中的时候,春也还在担心这所学校到底封闭到什么程度。但是一旦来到这所学校他便发现,其实这样的学校也不错。虽然他和一辉住在同一个寝室,必须照顾一辉的生活起居,但是比起过去生活在那个家里,随时都有可能被绵贯叫去的日子,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一开始春也以为一辉来到这里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是没想到自从入学之后,一辉简直和过去判若两人。他的表情比以前要明快得多了,而且也渐渐开始和周围的同学打交道。在中学的时候他很反感那些因为自己是有钱人就在背后说他闲话的人,但是这所学校里面大家的家世和经济条件都差不多,所以一辉的那层自我保护的外壳也逐渐脱落。

“我要加入学生会执行部,你也一起来。”
上个月突然听到一辉这么说,春也小小的紧张了一下。学生会执行部是负责学生会的辅助工作的组织。执行部的成员将会成为下一任学生会的正式成员。在学生中是很引人注目的存在,也会得到老师的重用。本来就不是有钱人家出身的春也,在这样一个和他的身份相差很多的学校上学就已经让他很不自在了,他不想使自己变得更加引人注目。

“我就不用了。一辉你自己加入就好了……”
不管春也怎么退缩怎么摇头,一辉还是固执地坚持己见。大概是习惯了顺从一辉的命令,最后被一辉的一句“你敢不听我的话吗”给吓到,春也只好哭丧着脸答应下来。到头来,只要是一辉说的话,春也就没有办法反抗。

虽然一开始很不想参加执行部的活动,但是执行部的成员并不知道春也的身份和背景,都用很平常的态度对待他,而且部员们大多都是很有趣的人。其中一个来自隔壁班的名叫吾妻祐司的男生告诉春也,其实他也和春也一样是被人家强行拉入执行部的。他有着大大的眼睛,甜美的笑容,可爱的长相使他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女孩子。清水壮太是祐司的青梅竹马,两人是同时入学的。不论对谁都很亲切的祐司在整个年级里面也很受欢迎。虽说在男校里受欢迎什么的听起来有点怪,但是就连同性也会忍不住被他的可爱所吸引。

“我呀,最喜欢看到祐司和小春站在一起了,整个人都被治愈了。”

放学之后春也开始习惯待在学生会室里,其中和春也最亲近的就是祐司了。其他的执行部成员多多少少都有点怪癖,说话的时候必须很客气才行。基本上这里的学生都有一种有钱人家特有的高傲感,很看不起不懂礼节的人。能让春也以平常心相处的,除了知道他身份的一辉之外,就只有大方温柔的祐司而已。祐司看起来总是那么悠哉悠哉的,不管春也说出怎样的傻话,他也会笑着洗耳恭听。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每当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学生会会长克利斯就会眯着眼睛说“好治愈”。克利斯是英国人,是英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儿子。他和父亲一起来到日本,转入这所学校。他有着一张轮廓分明的面容,从外表上看是很纯正的英国人,但是他还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十分精通日本的文化。如果闭上眼睛只用耳朵来听的话,克利斯的说话方式和当下的年轻人根本没多大区别。性格开朗的他被选为学生会会长,工作的时候也经常跟春也和祐司聊起一些有趣的话题。

“的确……小春和祐司交谈的画面真是太美好了。今年的新生里面很少有这么可爱的呢。”
站在克利斯旁边的高岭用手指把眼镜往上推了一推,笑着附和道。副会长高岭是一个高个子的眼镜男。有着一副知性青年长相的高岭,总是喜欢直视着别人的眼睛说话,这点让春也很不习惯。除此之外学生会还有两名二年级的秘书,以及五名执行部成员。一年级的执行部成员包括春也在内一共七人,其中有一个韩国人和一个印度人。执行部的工作是负责校内各种活动以及社团活动的财务,比春也想象中的还要忙碌。

一辉和同班的壮太,以及印度人哈玛尔的交情不错,在执行部里也经常和他们一起讨论问题。这三个人经常产生意见分歧,因为他们都是认死理的性子,所以在执行部里他们经常吵个不停。但是只要一离开社团的工作,他们三个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谈笑风生,这让春也感到很神奇。对于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坚持过自己的意见的春也来说,即便相互固执己见,也还能维持友好关系的三人实在是谜一样的存在。

“说起来,小春连休息日也一直留在这里呢,不觉得很闷吗?”
克利斯一边把准备交给教职员的资料用订书机订好,一边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到了五月底,许多学生开始犯思乡病,开始怀念都会的喧闹生活,时不时会有学生三三两两地跑出学校去。这所学校规定除了星期天以外学生不能随意进出校门,门限也很严格。不知道克利斯是从谁那里打听到春也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出过校门。

能在这所学校上学,能够穿上漂亮的衣服,这一切都是多亏了绵贯家。春也不想再多花钱。虽然春也每个月都有零花钱拿,但是自从某次从吉岛那里听说他的零花钱是怎么来的之后,春也就下定决心再也不多花钱了。

春也所得的零花钱,其实是一辉给的。可能绵贯认为春也只要住在家里就行了,零花钱什么的根本就没有给的必要。所以一辉就让吉岛把自己的零用钱分一点给春也用。知道这一事实的春也一方面感激一辉,一方面也感到十分的屈辱。一想到自己到头来依然是接受他人施舍的处境,他就无法坦率地向一辉道谢。虽然现在吉岛还是继续给他零花钱用,但是他总是尽量把花出去的钱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可以的话,他想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把一辉给他的零花钱还给一辉。

正是因为这样,春也不可能像其他同学那样逛街,买CD买游戏软件,买点心和其他娱乐品,大手大脚地花钱。

“因为没别的地方想去……”
明明执行部成员有那么多,春也想不通为什么克利斯和高岭总是喜欢来管他的事。每次都只能用暧昧的话语来回答他们的问题,而且自己又不像祐司那样人见人爱。中学时身材矮小的他一下子长到了一米七以上的个头,虽然和克利斯他们站在一起还是显得有点矮,但是春也的成长的速度连一辉都感到吃惊。

“那下次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唱K?我唱得可好了。呐,高岭也一起来吧。你会来吧?高岭。祐司也一起吧!”
克利斯对着正在面对电脑的高岭和祐司说道。

“我无所谓……”
高岭抬起头说道。

“唱K……”

“不,我就算了。”
还没等祐司把话说完,春也就连忙摇摇头拒绝了。虽然拒绝学生会长的邀请好像不太好,但是他不想勉强自己参加不想去的活动。

“哎……去嘛去嘛,难道小春是音痴?我好想和小春增进感情的说!有什么不好嘛,偶尔也要到学校外面走走啊。”
克利斯是个自来熟,总是喜欢用撒娇的手段来要求周围的人做这做那。虽然克利斯热情的邀请让春也感到很高兴,但是他只能露出为难的表情说对不起。

“我不太想外出……”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这么说了。

“嗯……果然还是因为跟学长一起的话不能放开来玩吗。”
克利斯仍然不肯死心,看到春也一脸困扰的样子,从刚才开始一直在看高岭电脑的祐司笑嘻嘻地插进两人之间。

“才刚开学两个月而已嘛~再说,和学生会长出去玩压力太大了啦~克利斯学长,听说你可是个花花公子呢~”
祐司总是用这样慢半拍的语调,轻松地瓦解对方的戒备心。春也不知道原来克利斯竟然有这样的传闻,总之多亏了祐司插进来才阻止了克利斯的邀请。

“切——我那么严肃的一个人。不过算了,那就等到我们感情变好了之后再去吧。”
一脸无趣的克利斯继续手上的工作,祐司在春也的身边坐下,把春也手上的一部分资料接了过去,作业的途中两人的视线不意间重合,祐司看着春也笑了笑。

“小春真受欢迎呢~”

看到祐司乐呵呵的表情,春也苦笑着小小声地道了谢。这时一辉和壮太正好从职员室回来,走到克利斯面前报告工作进展。因为快到体育祭了,所以必须要和老师确认工作流程,汇报各社团的准备进展。因为春也比较怕生,进入执行部的时候声称只愿意打杂,所以负责联络各社团部长,以及应对老师们的要求之类的工作就全都交给了一辉。

“春也,去把这些复印一下,每份复印十张。”
忙得团团转的一辉临走前把一叠纸张塞给春也。

“嗯,我知道了。”
春也点头接过那堆纸张,一辉头也不回地急急忙忙走出了房间。不远处克利斯正凝视着自己,好像在问你还没做完手头上的事吗,于是春也赶紧继续自己的工作。

学校的生活对于春也来说轻松多了,不需要担惊受怕,不愁吃穿,可以安心睡觉。只要好好地度过这三年很快就可以熬出头了。

而这三年都必须和一辉一起住在301号室。
学生宿舍的房间很宽敞,有两张单人床和两张书桌。虽然宿舍有统一的大浴场,但是每个房间都配有单独的浴室,与其说是宿舍倒不如说更像酒店。要洗的衣物只需要放在指定的位置就可以了,食堂也一直开放到熄灯为止。学生们需要做的最多就是打扫寝室卫生而已,在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当然只有在学生宿舍内才有这么优越的条件,据说那些星期天早上偷懒不去做礼拜的学生,会被送到另外的小黑屋里思过。那里没有窗没有光线,即便只待一个晚上都很可怕。

每到起床时间和熄灯时间,房间里就会播放学校的广播,并不是春也所想象的会有专门的宿舍长来监督学生起床睡觉。因为宿舍的大门以及走廊的各个角落都设置有监控摄像头,所以没有必要派人监督。

“春也,来做吧。”

熄灯时间过后,一辉叫醒了正准备睡过去的春也,催促他给自己口交。升上高中之后,一辉那帅气的脸蛋便越来越惹眼,身高一米八以上的他有着棱角分明的长相,一起走在街上总是能引来不少女性的驻足回眸。不仅如此,每次一辉裸体的时候就会露出他那紧致有形的肌肉,特别是下腹部成长得十分壮硕。含在嘴里的时候必须拼命地用力张大嘴巴才行,和一辉的比起来,春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个男人。最近春也为一辉口交的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直到春也的下巴又酸又累才好不容易让一辉射精。现在的一辉已经远不如以前那么容易兴奋了,毕竟在中学的那三年以来,一辉只和春也一个人做这种事,会厌倦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春也一直在担心着,一辉会不会突然间说出已经不需要自己了之类的话。

这天,春也也和往常一样在黑暗中为一辉口交。一辉虽然很快就勃起了,而且也有在舒服地喘息,但是不管春也怎么用舌头刺激,一辉就是不射精。春也一边含着一辉的性器拼命地上下摆动着脑袋,一边痛苦地喘息。

“……呐,你自慰过了吗?”
靠在墙边的一辉一边抚摸着春也的头发一边问道。春也把一辉的性器从嘴巴里拿开,在黑暗中抬起头望着一辉。

“没怎么做……只有在洗澡的时候……”

虽然春也还是不怎么自慰,但是如果积蓄得太久的话下体会发出异味,所以隔一段时间他会自慰一次。

“把下面的,脱下来。”
一辉小声地命令道。春也疑惑地坐起来看着他。一辉时不时会要求春也脱光全身地为他口交,却还从来没有叫他只脱下面。但是一辉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于是春也只好把睡裤和内裤脱下来放在床上。

“啊……”
突然间性器被一辉一把握住,春也被吓得连忙往后退。

“不要动。”
低沉的声音命令道,春也抱着膝盖满脸通红。一辉正在粗暴地套弄着春也的性器。虽然一辉曾经摸过春也的性器,但是像这样诱发快感的抚摸方式还是头一次。春也一下子僵直了身体,紧紧咬住下唇。在一辉的挑逗下,春也一下子就勃起了。

“靠过来点,想挨近点做。”
等春也的性器勃起之后,一辉把手松开,握住春也的手腕将他拉过来。春也明白了一辉想要同时套弄两个人的性器,于是便小心翼翼地往一辉身边靠去。看到盘腿坐在床上的一辉,春也开始烦恼应该坐在哪里。一辉说了声“坐上来”,便拉着春也的腰,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跨坐在一辉大腿上的春也觉得这个姿势根本就不像是高中生的所作所为,他犹犹豫豫地刚把手搭在一辉的肩膀上,突然间整个人就被一辉紧紧抱住。

“这样太难做啦。你抱紧一点啊。”
也许一辉只是觉得之前的姿势比较难做而已,但是被强有力的手臂抱在怀里的春也,不知为何胸口有些刺痛。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他害怕像这样被一辉紧紧抱着。一辉的体型已经强壮到可以毫不费力地把春也整个人揽入怀里,春也紧贴着一辉的胸膛,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

“哈啊……哈……”
春也害羞得把脸埋在一辉的肩头,一辉的大手则同时握住两人的性器开始套弄起来。
强烈的快感开始在体内翻腾起来。
自己的性器和一辉的性器紧紧地贴在一起,体内的热量一瞬间涌上腰部,这是自慰所远远无法比拟的快感,开始觉得有些害怕的春也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一辉。

“……呜……嗯”

“怎么,你……觉得这样比较舒服吗?”

一辉察觉到春也的性器尖端开始冒出粘稠的液体,于是一改之前粗暴的套弄,好像故意挑逗春也一般地开始缓缓地用手上下揉搓。春也搂着一辉拼命地压抑着呻吟声,腰间难耐地蠢动着。忍耐着不发出声音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这只能让春也的呼吸声显得愈发凌乱。

“啊……呀……”
一辉摆动着春也的腰,高潮很快便来临了。春也一个不小心叫出声来,在一辉的手中释放出精液。这么快达到高潮还是第一次。春也终于体会到别人替自己做是多么舒服的事。

“哈啊……哈啊……哈啊……”
射精之后一下子整个人瘫下来靠在一辉身上。一辉困惑地看着春也问道。

“你没事吧……?”
一辉仍握着两人的性器,用空下来的另一只手抚摸着春也的背脊。一辉没想到仅仅是射精就让春也整个人瘫软下来。突然间觉得自己很丢脸的春也连忙坐直起来看着一辉。
黑暗中视线相交的瞬间,春也感到内心一阵动摇,忍不住低下头去。
被人看到自己的这副模样,让春也羞得想钻进洞里去。

“啊……”
一辉的手又开始动起来了,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春也惊得大声叫了出来。黑暗之中,断断续续的呻吟回响在整个房间,骚乱了春也的心神,春也不知道自己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因为一辉还没有高潮,所以两人的性器继续贴在一起被一辉反复套弄。明明已经射过一次了,可是没多久春也的下腹部又再次聚集了热量,他连忙拼命地摇头。

“我……我不用了……啊……”
春也缩起身子想要离开一辉,不料腰部却被更强有力的力量一把抱住,顿时整个人动弹不得。下体的热量在一辉的手中一点一点聚集。本来就不怎么自慰的春也从来没有过连续两次射精的经验。

“没事的啦……你就别躲了。你看,还能再射一次吧……?”
凑近耳边的低语让春也羞得把脸扭过去。

和春也一样,一辉也很兴奋。他的手中沾满了春也的精液,不停地揉搓着两人裸露的部分。就在准备要迎来高潮的时候,一辉突然放开自己的性器,握住春也的性器开始猛烈地套弄起来。

“哈……干……干什么……啊……”
一辉一边揉搓着春也的性器,一边用指甲挑逗着尖端的小孔。春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辉要这么做,随着一辉手上动作的加快,春也渐渐只剩下喘息呻吟的力气。

“要射了的话就说一声哦……?”
一辉气息凌乱地命令道,春也喘着粗气压抑住声音。呻吟声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声,要是被隔壁的同学听到的话就糟了。

“不……不行……了……”
听到春也接近极限的呻吟声,一辉便把两人的性器再次贴在一起继续套弄。

“呜……”
“哈啊……啊……”
两人几乎是同时达到了高潮。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尽情地吐出了积蓄已久的欲望。精液从一辉的手中飞溅到两人的睡衣上,但他们却丝毫没有在意,只是一动不动地大口喘着气。

第二次射精之后疲劳感席卷而来。春也精疲力尽地瘫倒在一辉的身上,急促的心跳声久久无法平静,令他心乱如麻。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47-6b5c7f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