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愛を乞う part2 
春也开始了绵贯家的生活。他住在一辉房间旁边的一间很小的房间里,被编入一辉所就读的学校。同学们对五月份转学进来的春也充满了好奇。这是一所有钱人家的小孩所就读的私立中学,而春也是以一辉的表弟的身份转入这所学校的。在绵贯的安排下,春也被编入一辉所在的班级。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里都必须随时听从一辉的吩咐,春也连自由呼吸空气的权利都没有。

接送他们上学放学的是最开始在绵贯家遇见的那位白发男子。他叫吉岛,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就像机器人一样,他从来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另外这个家里还有十五名左右的佣人,各自负责做饭,清洁和园艺等工作。他们也和吉岛一样从来不会说多说一句话。对于突然出现在绵贯家的春也,他们也从来不会关心。春也始终是孤独的一个人。


三天后一辉又把春也叫了去,要求春也为他口交。

第二次总算是把一辉释放的精液给喝了下去,但是痛苦却不减反增。春也打心底厌恶着把那种苦涩而粘稠的液体喝下去的行为。其实把一辉的性器含入口里这种行为本身他就已经很反感了,每次夜晚被叫出去也让他痛苦得想哭。好几次想过干脆逃跑算了,但是一旦那么做的话,那个冷酷无情的绵贯不知道会对父母下怎样的毒手。光是想想春也就泄了气。虽然他很恨抛弃了自己的父母,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连累父母遭遇绵贯家毒手。不过所幸的是这种状态只需要持续六年,否则春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这种非人的待遇的。

每次喝下一辉的精液,春也就觉得自己是个肮脏不堪的东西。
绵贯命令春也成为一辉的便器,真的就是如同字面意思上只是个便器。
和班上的同学们熟络起来之后,也有了能够亲切交谈的朋友,但是每次和他们在一起,春也的心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跟带着普通的表情,过着普通的生活的他们相比起来,自己却是一辉的性欲处理机器,一想到这里春也就觉得自己好脏。说话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担心自己的身上会不会发出恶臭,连笑容也变得僵硬。

春也尤其害怕上厕所。一进厕所,站在洗手台前看到自己的脸,就会觉得恶心得不行,接着就是一阵狂吐。
一想到自己用这张嘴巴服务别人,一阵恶寒就从脚底升上来,甚至令他无法站立。也许自己的大脑已经不正常了吧,渐渐地春也开始避开镜子。
唯一能够治愈春也心灵的,是绵贯家的那片美丽的庭园。因为有三位专门的园艺师负责修整这个庭园,所以绵贯家的这个宽阔的庭园永远都显得那么完美而华丽。天气变暖之后,庭园里盛开的蔷薇令春也的心一瞬间得到了解脱。因为只有在夜晚才会被一辉叫去,所以每当春也从学校回到家里,就会在庭园里待到吃晚饭为止。

家里时不时有客人前来造访。来访的客人们个个都开着高级的轿车,而且坐在车后座的客人从来不会自己开车门。绵贯家似乎正在经营好几家百货公司,从大人们的对话中时常可以听到“绵贯财团”之类的字眼。绵贯的生意对手多数是中年男人,其中有不少人还会走进庭园,来到春也身边。他们总是爱对春也又摸又抱,或者故意把脸凑得很近地跟春也说话。令春也觉得很不愉快。那些男人个个都是皮笑肉不笑的,仿佛在审视一个物件一样地窥视着春也,暗藏在他们眼睛深处的那无底的黑洞,让春也不得不提高警戒心。

“你啊,总是做得不情不愿的呢。”
某天晚上,春也好不容易喝下一辉的精液之后,一辉一脸厌烦的表情说道。一听到对方似乎有些失去兴趣的口吻,春也便开始不安起来,连忙把头低下去。

“对……对不起……对不起……”
春也并不害怕一辉,他怕的是一辉厌倦他之后自己的下场。虽然他已经很努力地听一辉的话,但是不管是口交还是喝下精液,他都没办法装出很享受很自然的样子。春也慌忙道歉之后,一辉便扣上睡衣的扣子,双眼凝视着春也。

“你……来到这里之后,有自己做过吗?”
一辉试探性问了这么一句,春也连忙摇了摇头。
春也本来就不是对这种事很积极的人,自从为一辉口交之后,他便更加抗拒自慰这种行为,根本就不想触碰自己的下半身。不知道一辉会不会责骂这样的自己,春也胆怯地抬头窥视一辉的表情,只见一辉似乎很不愉快地一个翻身躺在了床上,背对着春也。

“行了,你回房去吧。”
一辉小声地命令道。虽然有点担心一辉是不是生气了,但春也还是乖乖地回到自己房间。在回房之前他去了一趟洗手间,漱了好几次口,洗了把脸。但是不管怎么漱口,嘴巴里所残留的污秽感总是挥之不去。他担心自己的身体会不会散发出恶臭。就算一整晚过去,被麻痹的舌尖仍然无法自由活动,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春也。

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噩梦。梦见自己正一点一点都陷入沼泽之中,直到融化成一滩淤泥为止。胸口很闷一直觉得恶心想吐,每天早上都是一身冷汗地醒过来,心情也糟糕到了极点。

某天,在第二节课结束之后,实在忍不住想要吐出来的春也一下课就冲进了厕所里。
因为在上课的时候,坐在窗边的同学说了一个下流的黄段子,全班同学都在爆笑。
只有春也一个人笑不出来,之后的时间里他就一直拼命地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一下课便直奔厕所,对着洗面台把今天早上吃的早餐一股脑全都吐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吸着气。他一边吐一边扭开水龙头,让水把呕吐物冲掉,这时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上课铃响的声音。

他抬起头,突然间被吓了一跳。
镜子中,一辉正站在自己身后。

“啊……”
一辉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镜中的春也。没想到会被一辉看到自己呕吐的样子,春也慌得脚直发抖。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到自己呕吐的样子,春也总是去会议室前的那个人比较少的厕所。

“你果然很讨厌那个吧。每次你都会吐出来。”
上课铃已经响过了,但一辉却对此毫不在意,他慢慢地走到春也身边凝视着他。春也擦了擦湿润的嘴角,回头对上一辉的视线。

虽然很害怕,但是什么也不能说。既不能说是的没错,也不能说没这回事,春也所能做的只有胆怯地看着一辉一步步逼近自己。一辉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他父亲呢?会不会对父亲说他已经不需要自己了呢?如果一辉真的这么做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过来。”
沉着脸的一辉一把拉住春也的手腕,将他带进厕所的隔间。不知道一辉到底要干什么,春也哆嗦着身子看着一辉把隔间门锁上,接着解开皮带扣子。

“给我舔。”
一辉把性器凑到春也面前低声命令道。春也惊得呆站在原地,他没想到一辉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强迫他口交。一瞬间他甚至想大叫不要,但一辉却一把抓住他的头发,让他无法发出反抗的声音。

“呜……”
还没来得及思考,嘴巴就自动张开,含住了一辉的性器。春也跪在地上,像平时一样用嘴爱抚一辉的性器。最近在为一辉口交之前,一辉的性器基本上都已经呈半勃起状态。这次大概是因为在这种地方强迫春也让一辉感到兴奋的缘故吧,他的性器比往常都要硬得快。

“……嗯……呼……哈……嗯……”

春也用嘴巴吮吸着一辉的性器,眼眶里渐渐盈满了泪水。虽然脑子里一直在想,自己好脏,自己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然而手和舌头却像麻木了一样重复着机械般的动作,将一辉引导至高潮。在学校进行的性行为让一辉兴奋异常,不多时他就在春也的口中射精了。

“……呜……唔……”
春也心知如果现在把精液给吐出来的话他就惨了,所以他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强行地把精液吞了下去,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而落。他倒在厕所的地板上蜷起身子,用手捂住嘴巴拼命地把精液咽下喉咙。

“哈啊……哈啊……”
靠着墙站着的一辉喘着粗气俯视着蜷缩在地上的春也。春也感觉到对方那热辣辣的视线,惊恐地浑身颤抖。

“……脸,抬起来,嘴巴张开。”
调整好混乱的气息,一辉低声说道。不知道对方还要对自己做什么,春也害怕地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虽然不想张开嘴巴,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张开颤抖的嘴唇,仰望着一辉。嘴里面还残留着一辉刚刚释放出来的精液,嘴巴一张开就能看到一条粘稠的银丝。

一辉伸手从口袋掏出一个东西,迅速地塞进了春也的口中。被吓了一跳的春也一下子闭上了嘴,一不小心舔到了一辉的手指。

“……?”

那一瞬间他害怕得差点就要把塞进嘴里的东西给吐出来,但是很快一股甜甜的味道就在口腔来蔓延开来,他惊讶地睁大了双眼。显得有些尴尬的一辉迅速把拉链拉上,一言不发地走出了隔间。感觉到一辉已经离开了厕所之后,春也便小心翼翼地把嘴里的东西吐在手心。

那是一颗大大的糖果。

感到莫名其妙的春也再次将糖果放入口中,用舌头轻轻舔舐着。为什么一辉会给他糖吃呢?是因为春也每次做的时候都会觉得恶心的缘故吗?

春也在隔间呆坐了一阵,直到弥漫在口腔里的那甜甜的味道完全消散为止。


自从在厕所被一辉强行要求的那一天开始,每次春也喝下一辉的精液之后,一辉都会在往春也嘴巴里丢一颗糖。虽然春也不明白一辉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这样几次下来,渐渐的春也在口交后也不会感觉想吐了。不知道是不是多亏了糖果的甜味,他开始渐渐习惯了精液的味道,开始习惯了顺从一辉。

一辉果然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

他从来都不和朋友拉帮结派,却也绝不会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面对老师有话直说的他是个个性很要强的孩子。他的眼神总是那么凌厉冷漠,无论谁问他的话他都是顿了一下才回答。而且他学习很好,期中考和期末考的成绩都名列前茅,除了有好几个私人家庭教师以外,听说他还拥有超强的记忆力,见过一次面的人和听过一遍的话他绝对不会忘。但是他并不是只会学习的书呆子,跑步游泳都很擅长,在他身上几乎找不到任何缺点,对于春也来说一辉简直就是异次元的存在。因为名义上是表兄弟,所以春也总是和一辉在一起,但是同学们时常会问他“那家伙是不是很可怕?”。面对同班同学,一辉也很少露出笑脸。

春也自己也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一辉确实总是一副在思考着什么的表情,从来都不会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一辉和春也之间唯一的话题总是围绕着自慰。比如你还没开始自慰吗之类的,像这样的问题一辉每周都会问春也一次。

和周围的男孩子比起来,春也的发育比较慢,对性的意识也比普通的孩子要晚一些。

特别是在他成为绵贯家养子之后就对性行为产生了厌恶感,他甚至不愿意触碰自己的性器。早上起床的时候虽然会有生理现象,但只要去厕所随便处理一下就没事了。

在成为绵贯家养子半年之后,发生了一件让春也记忆犹新的恐怖经历。

那晚他换好睡衣正准备睡觉。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绵贯叫他到自己的房间去。
这次叫他过去的不是一辉而是绵贯,这让春也感到十分不安,担心地想这么晚了还会有什么事。但是绵贯的命令是绝对的,无奈之下他只好穿着睡衣走出房间。

走廊静悄悄的。下了楼梯之后,春也朝着绵贯所说的房间走去。今天似乎有客人登门造访,绵贯所说的那个房间里,一丝光线从门的缝隙间透露出来。

隐隐约约地听到微弱的哭声和动物的叫声,胸口开始打起鼓来。他在房间前犹豫不决地徘徊了一会儿,突然有人在背后小小声地叫住了他,春也回头一看发现吉岛正站在他的身后。

“今天不要接近那个房间比较好哦。”
吉岛轻声地说道,春也茫然地抬头看着他。吉岛平时对春也说话的态度都很事务化,其实他是个时不时会把庭园里的花装饰在房间里的温柔的人。

“但是绵贯先生叫我过去……”

春也茫然地说道,吉岛的脸色刷地黯淡了下来,没有再多说什么。看到吉岛眼神中掩饰不住的痛楚,春也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春也,你在那里吗?”

忽然间房间里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肩膀随之一抖。

“是……是的……”

“快点进来。”

听到绵贯的催促声,春也无奈地推开房门走进房间里。

推开房门的瞬间,之前那微弱的哭声一下子清晰起来,显得异常刺耳。屏风对面传来好几个男人的笑声,以及狗的粗重喘息声。一个男人的声音正一边尖叫着一边断断续续地哭泣,那扭曲的哭声令春也双腿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饶了我吧……啊……啊……要死了……我要死了……”
那个声音一边哭泣着一边发出娇喘,和狗的喘息声重叠在一起,一股异样的恶臭从里面传出来,春也的全身刷地一下冷汗直冒,脚抖个不停。他本能的感觉到,如果再往前几步就会看到噩梦一般的景象。

“哎呀,你终于来了啊。春也君,你还记得我吗?”

一个全裸的胖子奸笑着从屏风对面走了出来。男人大喇喇地裸露着勃起的性器,走到呆站在原地的春也身边。这个中年男人以前曾经在春也的身上摸来摸去,在春也耳边喘着气说“你真可爱”。

“快,到这边来。这边正在上演好戏呢。”

男人抱住铁青着脸的春也的肩膀,强行把春也带到房间里面。打死都不愿意往前多走一步的春也被男人拽着走到屏风对面,紧接着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房间中央是一个年轻男子,一只狗趴在他的背上。这异常的光景的重点,就是狗的性器正深深插进男子的肛门里。这异常夸张的画面把春也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哦哦,你来了啊。你也一起参观吧。那位大人是我的朋友,万不可失礼。他好像最喜欢像你这样的少年了。我想让你来为他服务一下。”

绵贯全裸着身体,身上只披了一件浴袍,一边喝酒一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狗和青年性交的场面。春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无助地颤抖。抱着春也肩膀的男人愉快地笑了起来,一把将春也搂在怀里。

“啊啊,皮肤滑溜溜的,所以说小孩子最棒了。”
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硬拉着春也坐到自己的大腿上,尽情地来回上下抚摸着春也的身体。一股强烈的酒臭味扑面而来,在春也的面前被狗侵犯的男人的喘息声与悲鸣充斥了整个房间,此时此刻春也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啊……”

男人的手滑进了春也的睡裤里握住了春也的性器,蠢蠢欲动地揉搓了起来,不知道接下来会被怎样的春也只能不停地发抖。

“你很害怕吗?我很绅士的。别担心。我不会像那样……”
男人在春也耳边吹着气,嘴唇几乎要咬上春也的耳朵,他一把捏住春也的下巴,强行将春也的脸扭向被侵犯的青年。

“被狗侵犯什么的,对你来说还太早了。你知道吗?狗在插入性器之后会连续不断地射精。现在这个状态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分钟了哦。你看,他也很兴奋不是吗?舒服得口水滴个不停呢。”

春也完全看不出来那个被狗侵犯的青年哪里露出舒服的样子。他的眼神是如此空洞,全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不停地尖叫着扭动着身体的样子恶心得让春也一阵反胃。

“我……我……”

目睹着这异常的光景,下体反复不断地被男人的手揉搓抚弄,越来越难以抑制的恐怖感和被男人抚摸性器的厌恶感,春也一瞬间觉得自己干脆就这么死掉算了,他泪流满面地颤抖着,抵在他腰间的男人的性器就像一只狰狞的怪兽一般,令他恐惧得发不出声来。

“——父亲。”

正当春也一边哭泣一边想要哀求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他熟悉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里的一辉正一脸不耐烦地站在自己的旁边。春也呆呆地抬头看着他,一辉看也不看春也一眼,用和平常没两样的语气对绵贯说道。

“把这家伙,还给我。我不喜欢被人弄脏过的东西。”

春也惊讶地注视着一辉,绵贯却面露难色地笑了。

“哈哈哈,这样啊。什么啊,你还没厌倦这孩子吗?田螺先生,不好意思,请把那个孩子还给一辉吧。”

“哎哎!我可是特地为了这孩子而来的哎,怎么能这样啊绵贯先生……”
把春也抱在怀里的男人露出极为失望的表情。春也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抽泣着看着面前的两人。

“好了好了,下次给您准备其他的总可以了吧。”

“真拿你没办法啊……”

男人不情不愿地松开抱紧春也的手,趁着男人还没改变心意,春也赶紧飞奔到一辉身边。一辉默默地握住春也的手,拉着他往门口走去。身后,疯狂的夜宴还在继续,充斥在室内的恶臭,狗的粗喘,青年的呻吟,春也把这一切抛在身后,跟着一辉走出房间。

关上门远离了绵贯他们所在的房间之后,春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视线逐渐模糊。大概是一下子放心下来的缘故,眼泪马上又冒了出来。还好一辉赶来救了他。一直以来一辉在春也心目中都是造成他所有悲惨遭遇的元凶,然而此时此刻春也觉得一辉简直就像个救世主。

“……今天你就呆在我的房间里好了。搞不好爸爸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把春也带到自己房间之后,一辉一边淡淡地说着一边松开握着的手,春也想也没想就一把紧紧地抓住那只手,低下头去。

“谢谢……谢谢……谢……谢……”
泪水流个不停,道谢的话也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一辉不知道春也为什么要这样反复地道谢,只是茫然地看着春也,直到春也抬起哭红的双眼望着他时,他才漫不经心地移开了视线。

“真恶心对吧……”
听到一辉小声的嘀咕,春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一辉在床边坐下,身子向后一仰整个躺在床上。

“那种……真的,每次看到都无法理解……太恶心了。”
原来一辉对于那种行为也和自己一样觉得恶心,春也被这一事实震惊了。一直以来,春也都觉得既然一辉是绵贯的儿子,那么想必那种行为他也是能够接受的吧。不过话说回来一辉和春也一样,也不过只是个13岁的孩子而已。不管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感性方面还是差不多的。

“我爸他不举。知道不举是什么吗?就是没有性能力,无法勃起。做得太多以至于生理上彻底厌倦了。如果没有强烈的刺激的话就完全没有感觉。他还做过更加恶心的事呢。真不知道那种有什么乐趣……”
一辉淡淡地述说着,春也颤抖着注视着躺在床上的他,擦了擦湿润的脸颊,走到一辉的床边。

“我……长大了以后……会不会也变成那种样子……?”
一辉用手臂遮住双眼,低声叹道。

仿佛自嘲的叹息声令春也的胸口隐隐作痛,他发现那个曾经离他很遥远的一辉,其实是如此近在咫尺的存在,他甚至开始可怜起一辉。虽然以他的立场来说根本没有可怜一辉的资格,但是当他知道不愁吃不愁穿不缺钱的一辉也有他自己的痛苦的时候,亲近感便油然而生。在那种父亲的管教下,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的孩子,将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春也能感觉到一辉打心底深深地鄙视着他自己,一辉会有那样冷漠的眼神也不是没道理的。

春也找不到安慰一辉的话语,只能轻轻地在一辉的身旁坐下。感觉到床的动静,一辉移开遮住眼睛的手臂,凝视着春也。

“你要好好感谢吉岛。是他告诉我的。要是我爸再叫你到他那里去的话,就先告诉我一声。”

“嗯!”
春也点了点头露出了笑脸。虽然也许只是心血来潮而已,但是一辉能够这样亲切地对待他,让春也觉得很开心。

“原来你会笑啊……”
看到春也的笑容,一辉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一辉少爷……都不怎么笑呢。”
听到一辉说自己不爱笑,春也有些害羞地擦了擦哭红的眼睛。

“别叫我什么少爷。在我爸面前做做样子就好。根本没有乐趣怎么笑得出来。”

“我也是啊。”
春也条件反射地回了这么一句。一辉沉默了一秒,轻轻地笑了。

“说得也是哦……”

笑起来的一辉帅得有些摄人心魄。一直以来一辉总是板着一张脸,此时此刻居然难得的露出笑容,春也不由自主地被这笑容夺去了视线。说起来班上的女生们都在议论一辉好帅什么的,春也凝视着一辉,发现自己竟然从未好好地看过这张脸。

“今天你和我一起睡吧。到了明天那胖子就会走了。”
一辉把被窝掀开对春也说。一辉的床很大,两个孩子睡在一起绰绰有余。

不是朋友,也不是单纯的主仆,春也觉得他和一辉之间有种奇妙的距离感。

立场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却在某方面上有着相同的气息,春也觉得其实一辉和他一样孤独。
近在咫尺的体温让春也彻底地安心下来,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46-46818f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