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13 END 
也有人对良麻和纪之川的关系感到不快。尤其是当纪之川把良麻介绍给他姐姐晓子的时候,对方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十分的不愉快。在良麻离开的时候,他听到姐姐对纪之川说“你是不是被骗了啊?”,这让他顿时胸口一痛。因为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祝福他们,所以良麻对纪之川说没必要把他们的关系介绍给所有人,但是不知道纪之川是不是太没有城府,每次心血来潮的时候就会把他们的关系报告给陌生人听。
纪之川是世界著名的演奏家,有很多人会想方设法地接近他。晓子的担心并非全无道理。一般人听到纪之川要把良麻带回德国的话,都会觉得纪之川被良麻欺诈了吧。而且晓子也很在意良麻那张和新城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我觉得这不太好。那孩子和新城长得太像了。”
晓子大概是觉得,因为良麻长得很像新城,所以纪之川对他放松了警惕吧?虽然纪之川本人是完全不在意相貌问题,但是有一件事还是让良麻受了不小的打击。
那是在演奏会开始的前几天,纪之川练小提琴练累了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良麻把毛毯盖在他身上的时候,纪之川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良麻。
“新城……?”
大概因为是在半梦半醒之间的缘故,纪之川把良麻看成了新城。他眨了眨眼睛,擦了擦眼角打了个哈欠。
“什么啊,原来是良麻啊……你和新城还真像啊……”
小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纪之川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这是纪之川第一次把良麻误认为新城,受到不小打击的良麻摇摇晃晃地回到自己的卧室。
良麻凝视着映照在玻璃窗上的自己的脸,感到一阵焦虑和空虚。纪之川和自己有了特殊的关系,也被周围的人所认可,良麻以为他终于得到了纪之川的爱。但在那一瞬间,他意识到所有一切其实都是错觉。这张脸不属于自己,他的身体里有一半也不属于自己,而是人工物。良麻现在才注意到,他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自我。
只要他的脸还是现在这个样子,他将会一辈子活在这种空虚感之中。可是就算这样他也没办法改变自己的长相。如果改变了长相的话,他就没有信心能够继续被纪之川所爱。
被空虚感所包围的良麻钻进被窝里哭了。他根本没有必要哭。他的使命只不过是监视纪之川,让他不要繁衍子孙后代而已。想对纪之川索取更多感情什么的,根本是错误的想法。可是明知如此,胸口还是纠结在一起隐隐作痛。
他以为他在纪之川的身边找到了自己的居身之处,但连这居身之处本身也不过是个虚幻的存在。身为新城的劣质复制品的他,却渴求着找到自我的所在。
这份空虚感究竟何时才能消解,他会不会有妥协的一天。
良麻把脸埋进枕头里,弄乱自己的头发。

客厅里传来一阵轻快华丽的钢琴声。
良麻探头往房间里望去,只见一楼客厅里,纪之川的父母正并肩坐在一起愉快地弹着钢琴。纪之川的父母感情很好,父亲的脾气有点奇怪。纪之川那爱好奇异事件的性格也许正是来自父亲的影响。看到两人一边看奇怪的科学杂志一边聊着神奇运动话题的样子,良麻就觉得他们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良麻,麻烦你去叫一下阿滋好吗?”
听到阿聪的话,良麻点点头往二楼走去。
敲门之后,良麻走进纪之川的房间里。只见纪之川一手抱着小提琴,另一只手在谱架上的五线谱上飞快地记录着什么。
“纪之川老师,阿聪在叫你哦。”
纪之川有一边拉小提琴一边在纸上记录的习惯。
“嗯,等一下就去。现在灵感正好来了。”
看来纪之川正在作曲,所以不方便离开。良麻只好一个人下楼转告阿聪。阿聪此时正在庭院里,和不知道是谁带来的威尔士矮脚狗一起玩扔球游戏。
“难得隔壁邻居把阿健带到我们家里来,阿滋最喜欢狗了。但他觉得养狗太麻烦所以一直没养。”
矮脚狗很亲近人,所以一见到良麻便冲上来摇着尾巴围着良麻转。良麻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毛茸茸的阿健,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动物的毛摸起来这么舒服。
“他在作曲,等他停下来之后我再去告诉他好了。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是啊。阿滋还说,还说,等回到了德国就要良麻你帮他养狗呢。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阿聪开心地笑了起来。从来没有养过狗的良麻心想,这下得好好研究一下养狗的知识才行。不过他比较在意的是,那么重要的事,纪之川应该先告诉自己而不是告诉阿聪才对啊。
和狗狗玩了一会儿,良麻再次回到二楼。距离刚才已经过了三十分钟,纪之川的作曲应该已经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
“纪之川老师。”
敲门之后走进房间,看见纪之川正念念有词地在纸上乱涂。往常的他都是作曲到一半就没了灵感,把写到一半的曲子扔在一边。然而今天的他却显得特别的来劲。
良麻只好在沙发上坐下,等纪之川作曲结束。
“完成了!”
纪之川像孩子一样兴奋地转过身来。一口气写完新曲真的非常难得,良麻也微笑着抱着双膝。
“曲子写完了吗?”
“我好厉害!一口气写出来的。这是根据你的印象而写的曲子。”
“哎……”
良麻看着兴奋得手舞足蹈的纪之川,惊讶得睁大眼睛。纪之川把写好的曲谱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架起小提琴。
“我把这首曲子献给你。你可要感激涕零地好好谢我哦。”
用和往常一样得意的腔调说完这些话,纪之川开始运起弓来。
曲子的一开始就把良麻给震撼到了。轻快的旋律如同电流一般冲击着良麻,令他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
——这首曲子,他从来没有听过。
纪之川隐退之前的所有曲子都被良麻不厌其烦地听了很多遍。但是这首曲子他从来没有听过。
(我的……曲子?)
霎时间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良麻拼命地想把这旋律记在自己的脑子里。妖艳的旋律就像恶作剧的精灵一样舞动出一连串急促的高音,随后曲调一转回响起哀伤的低音,相同的旋律一遍又一遍地不断重复着。
不管是哪一段旋律,都是良麻闻所未闻的。
大脑一片混乱,良麻情绪复杂地握紧放在膝上的手。本不存在的乐曲诞生了,这虽然令他感到恐惧,但更多的是让他浑身颤抖的感动。
这是这个世界里的纪之川,饱含着对自己的思念而创作的曲子。听着听着,良麻的视线渐渐模糊了,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脸,拼命地压抑着哭声险些哽咽。喉咙滚烫滚烫的,胸口能感觉到热情的火焰在舞动。纪之川所演奏出来的音色是如此美丽,如此震撼人心。如晴空一般清澈明亮的曲子,最终在欢快的旋律中划上休止符。
整个屋子里还能感受得到欢快的余音。
从未听过的纪之川的曲子的诞生,让良麻的胸口被感动所填满了。
“怎么样?不错吧……喂喂,有这么感动吗?”
看到良麻正捂住脸哭泣,纪之川连忙冲到他身旁,把小提琴往旁边一放,不好意思地抱住良麻的肩膀。
“哈哈哈,你还挺可爱的嘛。我没想到会把你感动成这样。”
良麻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抬起头,纪之川便轻吻了一下那哭红的鼻尖,把良麻抱在怀里。头发被纪之川温柔地抚摸着,良麻忍不住再次热泪盈眶。泪水好像决堤了一样,怎么也停不下来,也发不出声音。


“对……对不起……”
平静下来之后,良麻接过纪之川递过来的纸巾擦拭鼻子。他用哭红的双眼凝视着纪之川,微笑着说。
“真是首好曲子。”
纪之川也笑了,轻轻地捏了一把良麻的脸蛋。
“对吧?”
“对。”
良麻靠在纪之川怀里点了点头。虽然良麻不懂得如何从专业的角度去评价,但是对他来说,这是他一生中听过最美的曲子。
“啊,说起来,阿聪在叫你哦。隔壁家的阿健现在在庭院里呢。”
听到良麻的话,纪之川一下子跳了起来,双眼闪闪发光。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啊!那我去逗他玩一下。矮脚狗长得可像狐狸了,超可爱的。”
纪之川一边兴奋地欢呼着一边奔出房间。因为门没有关,所以可以听到他跑下楼梯的声音。良麻苦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正准备跟着下去。
忽然间一阵耳鸣。脸色发青的良麻浑身僵硬住了。
“——酒元良麻”
冷澈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良麻打了个抖转过身去。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细野出现在了自己的背后。不带感情的视线冷冷地凝视着良麻,瞄了一眼旁边那张潦草的五线谱。
“音乐史被改变了。继续把你留在纪之川的身边的话会有危险。”
细野无声无息地接近良麻,修长的手臂指向门外。一瞬间转移装置从良麻的房间里飞了过来,落在细野的手上。良麻铁青着脸,双腿颤抖着后退了几步。
“我……要被送回去吗……”
“没错。”
细野冷冰冰地回答,用手指打开转移装置开始进行操作。
最可怕的处分终于来了。在新曲诞生的那一瞬间,良麻所在的世界里的人造人就察觉到了危险,解除了良麻的任务。
“我、我……我不想回去……”
细野伸出手去,准备将良麻引导入某个遥远的世界。良麻僵硬着表情挥开细野的手,往旁边跑去。他明白想要逃离他们是多么愚蠢的做法,即便如此良麻还是不愿意就这样被带走。他不想从纪之川身边消失。
“我……我要待在纪之川的身边……”
“没有时间了。一分三十四秒之后纪之川就会回到这个房间里。”
细野不由分说地抓住良麻的手开始启动转移装置的数据。良麻一把抓过谱架上的乐谱,紧紧抱在胸前。
“我不走……我、我要留在这个世界……”
脸色惨白的良麻低声地哀求着,细野却伸手去夺良麻手中的乐谱。
“不要!!这个是……”
良麻大叫起来,拼命地保护着手中的乐谱。他把身子蜷成一团,尽管他知道抵抗是没有用的,但还是竭尽全力地想要留在这个地方。
“这是不存在纪之川的音乐史上的曲子,不允许你带走。”
细野无可奈何地皱起眉头。为了不让曲谱被抢走,良麻把身子抱成一团将曲谱藏在怀里。
他用尽全身力量地大声吼出来。
“——这是我的东西!!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细野不可能明白。这乐谱,是良麻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证明,它证明了良麻确实曾经生活在这个世界。这是纪之川为良麻而不是为新城创作的曲子。这不是别人的东西,是属于良麻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连良麻自己都无法弄清自身存在的意义,然而这个曲谱却用有形的方式证明了良麻的存在价值。这是良麻最珍贵的宝物。他不想把它交给任何人,不想被任何人夺走。
“良麻……?”
听到走廊对面传来纪之川的声音,良麻惊讶地把头抬起来,就在那一瞬间,眼前的世界突然扭曲。不行,我还不想走。神啊,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话,请让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吧!
“纪之……川……”
拼命地呼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良麻感到全身的力气在一瞬间被抽空。整个人顿时失去了知觉。
紧接着便是黑暗的降临。
良麻死死地抓住曲谱,被一阵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拉走。


***


花瓣纷纷扬扬地从樱花树上落下。
演奏厅旁的樱花林荫道上,如今全部开满了樱花,治愈着往来行人们的眼球。走在粉红色的林荫道上,感觉就像在云间漫步一般惬意。
“阿多鲁夫,快点过来啊,差不多该出来了。”
正在呼唤着阿多鲁夫的,是住在他家隔壁的罗德里希家的长男。酷爱音乐的罗德里希家族一年前因为工作调动的关系从德国搬到日本。约希姆在德国的时候就很喜欢的某位小提琴家这个月来日本,并且整整一个月都会待在东京。所以今天他特地远道而来地跑到这里。约希姆的日语还不是很好,所以当他知道阿多鲁夫通晓德日两种语言之后,就经常来找他做翻译。他们一家人都十分热情开朗,长男约希姆今年十六岁,小二十岁的阿多鲁夫四岁,但是看起来却和阿多鲁夫差不多大,是个感觉可靠的人。
“要是能见上一面就好了。纪之川是个怪脾气的人,希望他今天他心情好一些。”
满脸雀斑的约希姆笑着说道。来到演奏会大厅,两人在工作人员入口处旁站着等待练习结束的乐团成员们的出现。约希姆说因为正式演出的时候这里的警卫会更加森严,所以只有在练习日才有可能要得到签名。约希姆手里紧紧地攥着签名本和水性笔,丝毫不敢大意地盯着从他面前走过的人。阿多鲁夫曾经看过他的签名本,里面全都是些大牌明星的签名。
阿多鲁夫呆呆地望着演奏厅的入口,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过往的行人纷纷向欧洲人面孔的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现在正在演奏厅里练习的乐团是德国著名的管弦乐团,将在明天星期六开始正式的演出。担任首席演奏者的是名叫纪之川滋的日本人。约希姆也曾经说过,他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怪,不知道突然之间冲到他面前问他要签名的话,他会不会同意。
和约希姆一起等了将近十五分钟,以欧洲人为主的管弦乐团成员们开始纷纷从演奏厅的工作人员入口处走出来。现在是十二点,想必正好是管弦乐团的午休时间。约希姆的推理是正确的。
“来了!”
约希姆紧张地叫了起来,从入口处走出来一位日本男人。就日本人的长相来说,他的脸算是比较轮廓分明的了,和约希姆所说的一样,他紧紧地皱着眉,表情有点神经质。即便是在练习日他也正正经经地穿着西装衬衫。
“KINOKAWA!”
约希姆跑上前冲着纪之川大声打招呼,递出签名本和笔,用德语请求纪之川给他签名。纪之川面露难色地接过签名本和笔。因为纪之川住在德国,所以能听懂德语。他问了约希姆的名字,然后飞快地在签名本上签下名字。
“谢谢你!KINOKAWA!”
约希姆接过签好签名的本子,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这时纪之川不经意地看了阿多鲁夫一眼,阿多鲁夫一惊,暗暗吞了口气。
“你呢?”
纪之川用德语问道,阿多鲁夫连忙摇了摇头,把头埋在胸前。
“不,我不用了。”
“是吗?”
听到阿多鲁夫的回答,纪之川轻轻点了一下头便转身离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阿多鲁夫的胸口涌起阵阵哀伤。
“阿多鲁夫明明喜欢纪之川先生,为什么不问他要签名呢?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哦。”
身旁的约希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歪了歪脑袋。阿多鲁夫只是怔怔地凝视着纪之川的背影,看着他朝着停车场走了几米,突然间停下脚步。
他一下子转过身来,飞快地向这边走回来。
“哎?哎?”
看着好像忘了什么东西一样飞快地走回来的纪之川,约希姆慌张地四下张望。可是纪之川却笔直地朝着阿多鲁夫走来,突然抓起他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
被纪之川用认真的视线凝视着,阿多鲁夫的胸口像是被揉碎了一样一阵刺痛。声音开始颤抖,泪水开始涌出。本以为他绝对不可能发现的,为什么会被他发现呢。
“阿多鲁夫……。阿多鲁夫•罗连茨。”
听到阿多鲁夫的声音,纪之川顿时睁大了眼睛,慢慢绽放出笑颜。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阿多鲁夫,捏了捏他的脸颊大声笑了起来。
“原来不是日本人啊!害得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天才的听力哦。我不可能忘记你的声音的。你究竟消失到哪里去了!?都是因为你,我的生活可是变得一团糟。我还在想要是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再见到你的话,我就要生一大堆子孙出来气死他们!”
看着兴奋地大声说话的纪之川,阿多鲁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无声地滑落。

——然后,世界静止了。

除了阿多鲁夫和纪之川以外的一切生物都停止了运动。两人身旁的约希姆那张吃惊的表情也被冻结了起来,过往的行人,车辆,树木,甚至连风也静止了。纪之川惊讶得扭头看着四周像是被冻结了似的风景。
管理局的细野向两人走了过来。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隐藏在人类体内的这种潜力。即便改变了容貌也还能认出来吗,真令人吃惊。”
细野站在阿多鲁夫和纪之川的面前,低声地发出惊叹。
——那天,时间管理局的细野出现在纪之川家里,把他带回到原来的世界。接着他的相貌被修正回原来的样子,名字也被改成其他,然后再次被送回到这个世界来。这次交给他的任务是在远处监视纪之川。从那之后,他就改名为阿多鲁夫,在很远的地方监视着纪之川的行动。就连纪之川在良麻消失之后痛苦的样子,也被他一一看在眼里。即便胸口痛得要裂开,他也不能直接出现在纪之川的面前。毕竟他的长相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他没有自信能够再次得到纪之川的爱。管理局不允许他在纪之川面前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他也决定遵守这个命令。
但是其实他还是希望纪之川能发现自己的。
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希望纪之川能够发现自己就存在于这个世界。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希望你们别把他带走。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哦!”
纪之川抱住阿多鲁夫的肩膀,吊着眼睛说道。纪之川那强有力的手臂和厚实的胸膛既熟悉又亲切,心中被难以言喻的感情所填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也紧紧地抱住纪之川,无声地述说着不愿意和纪之川分离的心意。
“……想要消灭一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可以的话我们也不想这么做。”
细野用困惑的表情看着阿多鲁夫和纪之川,叹了口气。人造人虽然不是人类,但却拥有自我意识。细野看起来正在努力地想要理解人类的感情。
“我们需要你的保证。他是不存在于这个时代的人类。请不要在任何资料里面记录下他的名字和关于他的一切。当然了,你也不可以生育子孙。如果你能保证做到这两点的话,我们就愿意保持旁观。”
“小意思。”
纪之川爽快地答应了细野的要求,然后好奇地歪了歪头。
“我听说未来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哎,从这个时代带一些健康的种子回去重新繁殖的话会怎样?”
“我们不希望未来的东西介入这个世界。其实改变自身命运并非我们的本意。但是这个世界的将来还是个未知数。有可能会创造出一个不存在人造人的未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个世界是一个很有趣的实验对象,所以就算你的音乐改变了这个世界,我们也愿意静观其变吧。”
细野淡淡地回答,转身背对着两人离去。纪之川朝着他的背影叫道。
“请再给我十分钟,不,五分钟就行!在我和他接吻的时候,请让时间静止下来!”
细野消失之后,世界依然保持静止的状态,阿多鲁夫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纪之川。纪之川爱怜地凝视着他,伸出双手包住他的脸颊。
“这,就是你本来的样子?”
纪之川用和以前一样饱含深情的眼神凝视着他。阿多鲁夫高兴得热泪盈眶地回望着纪之川。
“是的……您不讨厌吗?”
阿多鲁夫终于问出了他最为担心的问题。听到这个问题,纪之川眯着眼睛笑了出来。
“比我想象中要更加娃娃脸。真是太可爱了!我好喜欢。”
“真的?”
“为什么我要骗你?”
纪之川甜蜜地低声说着,把身子俯下去。两片唇轻触的瞬间便深情地重叠在一起。甜美的感觉如电流一般令全身麻痹,阿多鲁夫满腔热意地环住了纪之川的颈脖。纪之川激烈地吮吸着他的唇,抚弄着他的发。阿多鲁夫也回应地亲吻着纪之川,不时从唇边漏出阵阵吐息。
“星期五就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样。”
听到纪之川在自己耳边轻声细语,阿多鲁夫开始在心里默念着,如果是这样的话,神啊,请永远不要解开这个魔法。
两人长时间地拥抱在一起,直到整个世界重新运转起来。

END

后记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夜光花。
非常感谢大家购买了本书。这本书是《水曜日の悪夢》派生续篇。不看前作也完全可以读懂,但是如果大家能够两本都读的话我会很开心的。因为两者的内容之间相互有联系,所以请大家务必阅读前作。虽然我是想把这本小说写成童话般的故事,但是一方面也很担心各位读者们能不能跟得上小说的情节发展。
在《水曜日の悪夢》里,和成以为一连串的时光倒流是母亲操作的,但其实不是……我一直想写出这样的剧情,如今终于梦想成真了。配角的纪之川是我相当喜欢的角色,所以担当桑说可以以他为主角出一本小说哦的时候我非常高兴。纪之川在我所写过的小说里面是比较少见的攻。怪人这样的角色反倒是比较好写。不过这样的人对其他人的兴趣没有多大,所以在写到他爱上别人的这段过程里不得不花上很多时间。这样的攻直到爱上受为止必须经历各种各样的插曲,而能够描写出这些插曲让我觉得很有趣。说句题外话,真吾在这个世界也不太可能成为职业演奏家……。不,也许他看到和成变得越来越厉害,也会暗自焦急暗自加把劲也说不定呢。
因为写得很愉快所以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老实说在提交小说大纲的时候我完全没想到这样的脚本能够通过。一想到受的身份就觉得这样的大纲绝对行不通,可是没想到居然OK了。我喜欢ガッシュ文库的宽容和自由。担当大人,感谢你让我写了这个故事。
负责插画的是和水曜日一样的稻荷家房之介老师。真的非常感谢你!两本小说放在一起觉得可以配成一对,真是太棒了。非常感谢稻荷家老师描画出这样的纪之川。良麻也很可爱,不过果然还是纪之川拉小提琴的那张最帅啊!还有工口戏也画的栩栩如生我太喜欢了!我理想中的工口就是这样……。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为这本小说画插画。我非常期待看到完成品哦、
担当大人,久违的合作让我感到非常开心。希望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读了这本小说的大家,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如果有什么感想的话,请告诉我,我会很开心的。我会再努力的!
那么希望我们能在其他的小说里再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45-49dc50d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