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11 
被摇醒的良麻睁开眼睛,纪之川轻轻地撩起他的刘海,在额头上印下一吻。
“早上好。能不能起来一下?有客人来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低语,良麻彻底清醒了过来。他从床上跳起来,看着已经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的纪之川,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一想到昨晚被纪之川抱了,良麻便羞得不敢与他对视,只好把脸埋进双膝之间。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仍然全裸着,一个人占领了纪之川的整张床。
“早……早上好。有客人?”
虽然他很想赶快下床,但又不想被纪之川看见自己的裸体。虽然昨晚已经做过那种事了,但是现在阳光如此明媚,他可没有勇气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
“新城三十分钟后到。说是有东西要给我听。你要洗个澡吧?二楼你的客房的隔壁就是浴室,去洗个澡吧。”
听到纪之川的话,高昂的心情瞬间冷却了下来。他不想在和纪之川发生关系的第二天听到新城的名字。此刻良麻才明显地意识到自己在抗拒着新城,他扭过头去,背对着纪之川点了点头。
“……是,我借用一下。”
从纪之川那里拿过毛巾,良麻走进二楼的浴室。用淋浴把全身从头到脚清洗了一遍,想要将烦躁的情绪也一并冲洗掉。嫉妒新城的自己实在是可笑。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的使命,忘了自己不过是新城的替代品,对纪之川产生了独占欲。当初说总有一天纪之川会回到新城身边的明明就是自己,而现在只不过是看到纪之川和新城在一起就心烦。
(我真是笨蛋……)
只要能被纪之川当做新城的替代品来用就该谢天谢地了。
用毛巾擦拭着身体,良麻开始回忆起昨晚的事,昨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是真的吗?纪之川的爱抚是那么温柔,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想哭。虽然纪之川为射在良麻体内道了歉,但其实良麻是很开心的。他很开心自己能够让纪之川有感觉。纪之川毫无保留地接受了自己,要是那一刻能永远持续下去该多好。
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对纪之川的感情已经超出了原本的立场,转变成了爱情。一开始只是喜欢他的小提琴而已。然而在和他共同相处的日子里,他渐渐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为了任务还是因为自己想和纪之川待在一起。就像纪之川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人,一生气起来就很难对付,也并非对良麻抱有强烈的爱情。但是良麻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一个人独处时会很寂寞。喜欢上一个人并不是特别明显的感觉,而是一种很暧昧不清的东西。要是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对方的哪一点的话倒还好。虽然良麻喜欢纪之川,但是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他叹了口气,擦干身体走出浴室。
换上昨天的衣服,用吹风机把湿润的头发吹干。三十分钟已经过去,楼下响起门铃声,想必客人已经来了。
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得下去打个招呼。
走下螺旋楼梯,便看到身穿白色外套的新城正在和纪之川说话。新城把特产递给纪之川之后开始脱鞋子,并注意到良麻正从楼上走下来。
“你好。打扰你们了呢,对不起。”
新城微笑地说道。脸虽然长得很像,但是他和良麻的气质完全不同。良麻莫名地自卑起来,移开视线低下头去。
“你好……”
“上面很乱,就在客厅说吧。”
看到提着特产的纪之川将新城带到一楼的客厅,良麻松了口气,要是被新城看到纪之川卧室里的状况就糟了。
和新城一起进了客厅之后,良麻在L字形的沙发上坐下。纪之川将特产递给阿聪,并吩咐她去泡红茶。
“今天真冷呢。我刚从佐胁先生那里回来,这天冷得快要下雪了。”
纪之川从新城手上接过他的外套,新城夸张地做出一个哆嗦的姿势。纪之川把外套挂在衣架上,笑着转过头来。
“今年也快要结束了呢。年末的音乐会你会来吧?把那个少年也一起带来吧。”
“会的,我一定。”
新城在沙发上坐下,抬起头来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看着纪之川。纪之川好奇地看着新城,笑着在良麻身旁坐下。
“怎么?看你的眼神,是不是有什么惊喜?喂新城,别装模作样的,快点从实招来。”
纪之川连连催促着笑嘻嘻的新城。两人之间仅靠视线就能心灵相通,良麻默默地看在眼里,不免又是一阵嫉妒。
“其实啊,我带来了收录好的CD哦。”
新城从皮包里取出还没有贴上标签的CD,白纸上标着曲目以及每首曲子的时长。
“总之算是完成品吧。录了好几次,一直录到我满意为止,所以花了很长时间。”
“新城,那是……”
新城把CD取出来递给纪之川,纪之川呆呆地看着他。
“我想第一个给纪之川听。”
新城凝视着纪之川,目光里充满了真诚。弥漫在两人之间的那种特别的氛围让良麻感到不安。新城当然希望纪之川成为自己的CD的第一个听众。因为在车祸之后,是纪之川把绝望中的新城给拯救出来的。看来纪之川也了解他的这份心情,兴奋地从他手中接过CD,向放在客厅一角的音响走去。
“比听自己的CD还要激动呢。”
将CD放进播放器里,纪之川坐回到沙发上。把遥控器对准音响。
“第一首是什么曲子呢?”
“巴赫的恰空。这不是小提琴曲的巅峰之作吗?我在跳弓的那一段下了很大的工夫呢。”
“真是兴奋得直发抖呢。”
激动不已的纪之川按下遥控器上的播放键,首先传出来一阵细微的声响,紧接着整个室内响起了弦乐的旋律。
这是巴赫的恰空。Paltita第二D小调的最后一曲。良麻也很喜欢这首曲调跌宕起伏,充满哀愁的曲子。
(是吗……这是……)
这是上市前的音源。是他和妹妹都反复听过无数次的新城的小提琴小曲集。而现在,正是这张被他听过了几百遍的CD诞生的瞬间。
十三分钟时长的曲子,在安静的室内播放着。大家都一言不发地听着音乐,整个房间里只有小提琴的旋律在回响。
一曲终了,纪之川突然按下遥控器停止了CD的播放。良麻惊讶地向纪之川看去,顿时全身僵硬。
纪之川捂着脸哭了。
他颤抖着肩膀,就像第一次听到音乐时被深深震撼到的诗人一样。
“你……你果然很厉害……”
纪之川带着哭腔低声说。他抬起头来看着新城,此时新城也和他一样泪水盈眶。纪之川站起来走到新城面前,用力地拥抱住他。新城像一位安慰大孩子的母亲一样,温柔的抚摸着纪之川的后背,羞涩地笑了。
“这都是多亏了你。我要再次感谢你。因为是你让我选择了坚持小提琴的道路。”
新城的声音在颤抖。纪之川用力地摇头,拍了拍新城的后背松开手。他从口袋里取出手帕,擦拭脸上的泪水。
“这真是最棒的音乐了。你……永远都比我强。还记得圣诞节的那天晚上吗?当时的我也像现在一样感动。”
“当然记得了,对我来说那是最难忘的夜晚……”
纪之川和新城相视一眼,笑了起来。而良麻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悲哀。
良麻本就不该存在在这里。这是原本就会发生的事,在这个世界的这个瞬间,纪之川和新城相互认同,相互扶持,相互鼓励。
“其实,佐胁先生劝我再做一次手术。”
新城踌躇着说道。纪之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好像他认识一位很有名的医生……”
“你该这么做,新城。”
纪之川向前探出身子,信心满满地说。他的坚定态度让新城有些吃惊。
“你的伤一定会好的。然后你就可以和乐团一起演奏……可以在全世界开巡回演奏会!”
面对兴奋得两眼发光的纪之川,新城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他苦笑起来。
“和乐团一起演出,我还能有这样的一天吗?”
“有,绝对有。”
纪之川信心十足给出肯定的回答,新城笑着擦了擦鼻子。
“真是服了你。害得我也和你一样泪腺发达了,那么我们约好了。总有一天要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开演奏会。我要把你的粉丝都拐到我这里来。”
“别说了,这一点都不像玩笑话。”
新城和纪之川对视一眼,摇着肩膀大笑起来。满脸笑容的纪之川再次拿起遥控器。
“我兴奋得都停下来了。从最开始听起吧。你还演奏了什么曲子?有没有作曲?”
“啊啊,有三首是我作曲的。因为这是我很用心创作的曲子,所以希望纪之川有机会能够演奏一下。”
音乐再次从头开始播放。纪之川和新城闭上眼睛,侧耳聆听小提琴的音色,沉浸在各自的世界中。
良麻在沙发上继续坐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受不了这空虚感的煎熬,无声无息地站起来。那两人都沉浸在音乐之中,也没注意到良麻的离开。走出客厅后在走廊上碰到阿聪,良麻告诉她在音乐结束之前不要去客厅打扰他们。上楼拿了自己的外套之后,良麻便出了门。和新城所说的一样,今天的风很冷,有种刺骨的寒意。良麻把车开出车库,离开纪之川家。
一个人开着车,复杂的思绪渐渐浮上心头。
除了疏离感之外,更多的是一种自我存在的虚无感。
良麻再次深刻感觉到自己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就好像透明人一样。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想要追求所谓的存在感什么的,本身就是个错误。纪之川和新城拥有他们共同的回忆和经历,拥有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而这一切良麻都没有。
良麻紧握着方向盘,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为了代替新城而来到这个世界,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错误。纪之川说的对,谁都无法代替任何人。不过是被纪之川抱了一次便开始自作多情的自己实在是既愚蠢又丢脸。
“……呜……呜”
滚烫的泪水从脸颊上流过,这是真的泪水吗?这个正在开着车,呼吸着空气的人是真的自己吗?或者说,在他的这副躯体里存在所谓的真实吗?
没想到自己的立场会在短短几个月间变得如此难堪。一辈子都得避免与其他人打交道的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击败这份空虚感呢。
不知道,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像个失去了家的孩子一样,良麻放声哭了出来。
——忽然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吓得良麻差点踩到刹车板。会打电话给自己的只有纪之川或者须藤。他用颤抖的手拿起手机一看,是纪之川。
是纪之川给他打电话,这让良麻纯粹地感到高兴。因为这说明纪之川没有忘记他的存在。
“你干嘛自作主张地走了。”
还没自报名字,纪之川就在电话里吼了起来,良麻心慌地挂掉了电话。不过几秒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他害怕得不敢再接。铃声响了一阵,最后没了声音。
良麻只是握着方向盘,定定的注视着前方。

回到公寓之后,良麻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在沉默中被寂寞一点一点包围,这让他愈发觉得凄凉。电视就这么开着,他几乎没在看。时不时从电视中传来的观众的笑声,也空虚苍白到了极点。
为什么当时要挂掉电话呢,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纪之川愤怒的声音,他便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是好。好懊恼,好想为擅自离开的事道歉,老老实实地承认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滑稽愚蠢不就好了吗。在人家话没说完的时候挂掉电话也太过分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过,如果能够让时间倒流的话就好了,想到这里他才记起来昨天时间移动的时候自己把金属球遗忘在纪之川的卧室里了。金属球是一定要取回来的。不过除了良麻以外,任何人碰到那个球都不会有反应,所以也不急着拿。良麻只是觉得心情很沉重,因为明天纪之川还有电视台的工作,良麻必须开车接送他。一想到这里就觉得看什么都心烦。
天色渐暗,口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铃声,吓得良麻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次别再挂断。”
一接电话,就听到纪之川怒气冲冲的声音。良麻不知所措地跪在榻榻米上。没想到纪之川会再次打电话给他。良麻深呼吸了一口气,尽可能自然地发出声音。
“那个……刚才对不起。”
“刚刚送新城回家,我现在在车上。我想了下,好像不知道你家在哪里。现在马上告诉我你家怎么走。”
纪之川粗鲁地说道。良麻一惊,连忙把自家地址告诉纪之川。三十分钟后,一辆车停在公寓前的路上。就在良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纪之川从车里探出头来。良麻只好走到二楼的阳台,伸出头叫纪之川。看到对方下车快步走上楼梯,良麻便回到家里等着。
估计到纪之川差不多该走上楼来了,良麻去把门打开。纪之川无言地进了房间,打量了一下房间四周,露出很无语的表情。
“什么啊,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和纪之川所说的一样,良麻的房间里基本上什么私人物品都没有。一定要说有的话,就是一把靠墙放着的小提琴而已,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既然什么都没有的话,就不一定非要住在这里吧。把这里退了到我家来住吧。”
纪之川认真地说道。良麻莫名其妙地睁大了眼睛。看到良麻露出呆若木鸡般的表情,纪之川苦笑着握住良麻的手。
“来,跟我走。”
被纪之川拉着来到玄关,良麻连忙站住身子。
“那个……,我不明白……”
“真迟钝啊。再说你,居然一个人跑回家,你知道这是多么失礼的行为吗。连新城也开始担心起你来,一个劲地问我你没事吧。我也很受打击啊。虽说没注意到你离开这是我的错。但是我也没办法啊,注意力都集中在音乐上,哪里还能注意到别的东西嘛。”
纪之川开始抱怨这抱怨那,大脑一片混乱的良麻只能一直低着头。纪之川能来到他家他很开心,但是一来就抱怨个不停,说什么他也开心不起来了。虽然擅自离去确实是他的不对,但是当时继续待在那里只会让他越来越难受,良麻希望纪之川多少也能站在他的立场为他想想。
“……我觉得我不在那里会比较好……”
无意识中说出这样一句赌气的话,心跳突然间加速。良麻意识到自己是故意说气话来让纪之川难堪。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感情,让他忍不住想对纪之川发脾气。
“如果你不在会比较好的话,我早就把你从家里赶出去了!我说,对我来说新城是个特别的存在。你应该知道的吧?对我来说,他就像小提琴一样。你和他不一样,我和你——话说为什么我要像个被妻子发现搞外遇的丈夫一样解释个不停呢!”
纪之川突然间抓住良麻的肩膀,大声说道。良麻吃惊地抬起头,正好对上纪之川认真的眼神。
“听完之后,我很想对你说谢谢。”
纪之川用真挚的声音诉说着心声,伸手轻抚良麻的面颊。
“谢谢你。就像你说的那样。……正是因为遭遇了车祸,新城才能够创作出那么美妙的音乐。我真的是什么都不明白。还差点做出把车祸抹消掉的愚蠢行为。谢谢你阻止了我……”
纪之川的眼睛告诉良麻,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谢。良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默默地垂下视线,摇了摇头。
“而你这家伙,却转眼间不见了。”
真挚的表情突然一变,纪之川吊着眼睛说道。
“好久没像今天这样着急了,还害得我一不小心踢到桌角。你到底想要怎样。还是说想要当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
“哎……”
听到这里,良麻心慌地后退了几步。没想到纪之川会主动提起昨晚的事。
“昨天……是我擅自……”
突然间心跳加快,连话也变得吞吞吐吐。明明只是面对面而已,却害羞得连脸也抬不起来了。
“来夜袭的人虽是你,但是接受了你的人是我。当时我就在想,完蛋了,我喜欢上这样触摸你了。”
纪之川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良麻的脸颊,温柔地揉搓着他的耳朵。怀着有所期待却又害怕的心情,良麻满面通红地抬起头,看到纪之川正温柔地凝视着自己。
“昨晚的你好可爱。”
戏弄般的低语,纪之川用拇指抚摸着良麻的唇。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全身都在颤抖。
“真……真的吗……?”
“为什么我要撒谎。——你之前也说过吧。不会回未来,而且会尽力避免和其他人接触,一辈子监视着我不是吗。我明年春天回德国。你应该也会和我一起去吧。”
纪之川确认似的问,良麻点了点头。
“那你就把这间房给解约了,在去德国之前就住在我家。到明年春天为止,我会让阿聪告诉你我喜欢的东西。要和我一起生活的话,你必须好好地记住这些才行,这就算是交房租了。”
难以置信的提议让良麻大脑一片空白。纪之川不但让自己和他住在一起,还说要照顾他。这不会是在做梦吧,良麻只觉得一阵恍惚差点没站稳。这也许只是一个美好的梦,一到明天就会醒过来。这也许只不过是纪之川心血来潮的提议,也许过不了几天他就会对良麻说你别来了。
但是在梦醒之前,他愿意相信这个人。他想相信纪之川希望自己陪在他身边,相信纪之川愿意接受自己的一切。
良麻扭曲着脸差点哭了出来,伸手抓住纪之川的胸襟。像是为了回应良麻的心情一样,纪之川紧紧地抱住了他。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43-5ca220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