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8 
时间移动只需要数秒的时间,所以很难用语言描述这短短数秒中的感受。因为是在光之中移动,所以周围看不清楚。因为失去重力的关系,脚下没有实感。但是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数秒间。从无重力状态一下子来到重力状态下的场所,着地的时候是最困难的。
“哇……”
不习惯时间移动的纪之川在着地的时候一屁股摔在草丛中,为了避免两人被冲散而一直握着他的手的良麻也差点跟着摔跟头。他站稳之后便把纪之川扶了起来。
他们现在站在一个没有灯光的停车场。与公路之间相隔着一面墙,因为没有路灯所以显得很隐蔽,的确是个适合偷车贼们下手的地方。现在停车场上只停了两辆车,一辆车身上布满了灰尘,貌似是放了很长时间。快要到六点了,四周开始变得昏暗下来。
“真的是八年前吗?”
纪之川半信半疑地四下张望着问道。不一会儿便听到有车子开进来的声音。良麻连忙拉着纪之川,两人一起躲在满是灰尘的那辆车后。
一辆白色的车子缓缓驶入停车场,纪之川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凝视着车子里八年前的自己。
“好厉害!真的来到八年前了哎!”
压低着声音的纪之川小声叫道,用力抱住良麻的肩膀。八年前的纪之川从白色的车子里走了出来。八年前的他比现在头发要长一些,身材要瘦一些。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的他,刚从助手席上拿起小提琴,却踌躇了一下,结果还是把小提琴放回助手席里。
“真是太笨了啊我。想着只是吃一碗拉面大概不要紧,就这样放在那里了。”
纪之川一边凝视着八年前的自己一边小声对良麻说。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八年前的纪之川两手空空地从车上下来,向拉面店走去。
紧接着,纪之川的手就离开了自己的肩膀。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取小提琴。”
表情十分认真的纪之川从车影之中跑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间良麻的脑子里像是想起了什么。
只是吃一碗拉面而已。纪之川是这么说的。
完全没错。一个人走进店里,只是吃一碗拉面的话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而且纪之川吃东西并不慢,这时的他应该只花二十到三十分钟就可以把拉面吃完,回到车子上的。
可是为什么他却在拉面店里待了一个小时?
良麻突然间注意到事情很蹊跷,胸口开始一阵骚动。一定是有什么不对劲。他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良麻不安地监视着纪之川的行动。
纪之川用车钥匙把车门打开,迅速地钻进车里。偷车贼估计会在十分钟之后出现。只要在他出现之前把小提琴拿走,再回到八年后的世界里就大功告成了。
(哎……?)
车子响起发动引擎的声音,良麻的身体一下子僵直了。纪之川坐上了驾驶席,迅速地发动了引擎,开着车飞奔出停车场。突然发生的剧变让良麻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纪之川踩着油门开车冲上国道。
“什……什……”
身体颤抖个不停,大脑一片空白的他几乎要当场晕倒在地。纪之川明明说要取回小提琴的,没想到却开车逃跑了。
“怎么会……到、到底去了哪儿!?”
良麻大声地叫着,拼命地运转着大脑。纪之川说要取回小提琴什么的,全是骗人的话。因为良麻认为他不像是会说谎的人所以松懈大意了。他是别有目的的。
(怎么办?该怎么办?)
陷入恐慌之中的良麻冲到国道上,正好一辆计程车经过,他招手叫停计程车飞快地钻进车里。
“追上前面那辆白色的车子!”
良麻着急地说道,计程车司机便加速向前冲去。四车道的公路上并没有太多车辆来往。不知道纪之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现在只能赶紧追上他再说。
坐在车后座上的良麻拿出金属球,在司机看不到的地方打开搜索情报。虽然搜索了八年前关于纪之川的记录,但依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记载。只有他被德国一个知名管弦乐团选为首席演奏者这件事。一定要说有什么事件的话,就只有休假回到日本的时候小提琴被偷了这件事而已。
忽然间,一个事件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良麻的表情瞬间僵硬,他停止搜索纪之川的资料,转而开始搜索新城的资料。搜索到的答案,像一道晴天霹雳一样击中他的脑袋。是新城的事故。为什么自己居然会连这么大的事件都忘了呢?是因为被删除未来情报时产生的负面效果吗?他开始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懊悔,同时一股强烈的愤恨油然而生。
新城在八年前的十月五日遭遇了车祸。也就是,明天。
(纪之川是为了去告诉新城他遭遇车祸这件事。)
受到巨大冲击的良麻吞了口气,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纪之川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取回被偷盗的小提琴,而是将新城从车祸中拯救出来。他想要阻止令新城的左腕坏死的那个事故的发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新城。
在他说想要回到过去的时候,就应该立刻对此有所警觉才对。因为没想到纪之川会策划出如此惊人的行动,以为只是取回小提琴而已所以便同意了他。良麻开始深深地自责起来。这下可麻烦大了。不论如何一定要阻止纪之川和八年前的的新城见面。
(可恶……,我怎么这么笨!)
到头来纪之川的心里始终只有新城一人,一想到这里,胸口就像被掏空一样。
就算新城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恋人,纪之川的心里也只有他。没有任何人能取代新城在他心中的位置。好不甘心,感觉心正在一点一点陷入苦痛的深渊。
“啊,客人,这下不行了。”
就在良麻弯着腰咬着唇的时候,司机的叫声让他猛然间抬起头来。
“前方发生车祸了!”
司机的话音未落,良麻便感到一阵巨大的耳鸣。就在这时,车子突然间以很不自然的状态停了下来,窗外的一切景色也变成了静止。良麻铁青着脸环视周围,公路旁的行人也全都像画像一样一动不动。
时间被停止了。
良麻伸出颤抖的手推开计程车的车门,走到外面。整个世界被停止了。飞翔的鸟静止在翅膀展开的状态,落叶静止在与地面仅有几寸的空中。整个世界中只有良麻一个人能够活动。被绝望感所包围的良麻离开静止的车辆,向前走去。
能停止时间的,除了时间管理局以外不作他想。
也就是说,最糟糕的局面发生了。
“……”
百米之外,良麻所能想到的最糟糕的事态发生了。白色的车子与吊运车撞在了一起。纪之川所乘坐的白色车子的挡风镜被撞得支离破碎,坐在驾驶席上的纪之川的头被碎玻璃扎得满头是血,不知道是失去了意识还是已经断气了。良麻愕然地崩坐在原地,大声惨叫。
“呜啊啊啊啊啊……!!”
被绝望感所包围,他抓着头发出悲鸣。看着身负重伤的纪之川,良麻被眼前的事实震惊得颤抖不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完全不知道。看着满脸鲜血的纪之川,他的大脑停止了思考。
得赶快让时光倒流才行。回到更早的时候,在他还没出事之前。
“酒元良麻。”
细野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良麻抬起空洞的双眼望着他。细野抱起手臂,冷冷地俯视着良麻。
“最糟糕的事态发生了。这个世界必须要抹消掉。”
冷酷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回响在头顶,良麻双手扶地跪倒。本不该存在的人引发了事故,导致一个新的世界的出现,当然必须得消除掉。
“但是删除你的情报导致BUG出现,我们也有责任。本来应该对你进行处分,但是现在我们再给你一次机会。用时间移动回到八年后,阻止时光倒流。知道了吗?”
时间还可以倒流。纪之川还可以平安回到过去的世界。
“知……知道了。”
蜷着身子的良麻点头说道,细野举起手,金属球出现在他的手里。全息图上浮现出的各种数字开始运转。忽然间良麻感到全身重力消失,整个人被丢进时光之海中。

突然间良麻向前摔倒,焦急的纪之川冲上前扶住他。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回到了纪之川的房间中。纪之川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受伤。正担心地看着突然间倒下的良麻。
“你没事吧?怎么了,突然间倒下。”
看来已经回到了时光倒流之前的世界。良麻看到平安无事的纪之川松了口气,眼睛湿润了。同时怒由心生,猛地站起来往纪之川的胸口就是一拳。
“你这家伙太过分了!竟然骗了我!?”
良麻大声怒吼着捶打着纪之川的胸口,纪之川一脸愕然地后退几步。
“等等,你在说什么?”
“我全都知道了!说什么要取回小提琴根本就是骗人的,你是为了去阻止新城的车祸!开什么玩笑,你什么都不明白!!”
良麻的怒吼让纪之川铁青了脸。
“你用时光倒流回到八年前,遭遇了车祸!代替新城……遭遇了车祸!!因为本不该存在的你引发了车祸所以时空发生了扭曲……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你根本没考虑过我和我的妹妹,就算我死了你也不在乎!!”
良麻流着泪,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捶打着纪之川的胸口。纪之川用力抓住良麻的手腕,将他按倒在地上。
“良麻,冷静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死了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会死什么的又是怎么回事……?”
听到纪之川的问话,良麻红着眼狠狠瞪着他。虽然想要拼命挣脱却无法动弹,纪之川的力量意外地大。好想再给这个可恨的男人几拳,但是身子却动不了。
“时空倒流……了吗?”
虽然看良麻的样子就知道了,但纪之川还是不放心地问道。他也察觉到自己精心策划的行动被看穿了。
“你……骗了我逃走了。然后撞上了车子……流了好多血……”
一想起满脸是血的纪之川,良麻就害怕得浑身颤抖。虽说能够用时间移动回到原来的世界,但是在那个世界里,纪之川确实死了。新城原来也曾经体验过这样的痛苦吗?他应该已经无数次眼看着自己最珍爱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是吗……怪不得感觉很奇怪。明明还没有时间倒流,原来我真的做了吗——对不起,良麻。”
纪之川紧紧握住良麻的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大概是知道良麻的情绪已经稍微平复了,于是他松开了手,抱住了良麻。纪之川似乎理解了在架空的未来所发生的事,显得有些感慨。看到纪之川的表情,良麻愤怒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但是躁动的心仍然无法平静。
“我很想回到那个时候。那是最后一个晚上和平安无事的新城通电话。在拉面店吃完拉面之后,新城就打了个电话给我。”
纪之川抱着良麻的肩膀站起来,移动到沙发旁。把沙发上的杂志扫落在地上,让良麻坐下。修长的手臂环绕着良麻的肩头,纪之川紧挨着良麻,缓缓地述说起往事。
“因为我们要出席同一个电视节目,所以他问我要不要事先碰个头准备一下然后吃个饭。”
在拉面店待了一个小时的原因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是因为纪之川接到新城的来电。
“我想回到八年前,告诉新城那个事故的话,他就不会遭遇车祸了。”
良麻用袖口擦拭着泪水,痛苦地低语。
“在你心中只有新城……。我的存在是毫无意义的。说什么已经放弃新城了全是谎话。就算毁灭整个世界你也想救新城。你爱的只有新城。”
一切都变得无比空虚。让他代替新城本身就是个错误。就算脸长得再怎么像,假的就是假的。
好笑的是,自己还对这样的纪之川产生了特别的感情。不知从何时起渐渐被纪之川所吸引,为了讨好他甚至不惜犯下罪行,到头来却连对方的一点点爱都得不到。
“我对他的感情并不是爱情。”
突然间纪之川露出苦涩的表情说道。
“想救新城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在为无法超越他而痛苦。不管自己演奏出多好的音色都无法超越他,要是他没有遇到车祸就好了,我总是这么想。如果新城没有遭遇车祸的话,我还能拥有这样的地位吗?他会不会取代我的位置,对我却不屑一顾?一这么想我就很痛苦。他在我还没超越他的状态下突然消失了。而我则一直为追逐着他的亡灵而烦恼。正是因为没有确实的形态才更容易被美化,他就像幻影一样纠缠着我。”
良麻用湿润的双眼看着纪之川痛苦地自白。吐露出心声的纪之川,连声音也在颤抖。
“在我还在和他竞争的时代,我很讨厌他的琴声。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我不想承认自己被他的琴声所吸引,所以才会自欺欺人。在他遭遇车祸之后,我就明白了。自己明明是讨厌他的琴声的,可是一想到从今以后他都不能演奏了,我便感到绝望。当视为对手的存在消失之后,我突然间失去了目标,就好像自己无法再演奏了一样。所以我才劝他接受恢复治疗,这才好不容易才保住了自我……”
知道了纪之川不为人知的心情,良麻一时间难以置信。这些心情是没有记录在史料中的。隐藏在纪之川心中的嫉妒和纠葛令良麻深为震动。
“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没有发生那起事故的话,也许就能从这种痛苦中解放出来了……”
纪之川松开放在良麻肩上的手,覆上自己的脸。从他的样子中感觉不出他在说谎。纪之川的心底原来背负着这样的痛苦。而他执着于新城的理由全是出于对音乐的爱。至上的音色让他变得疯狂。
“你……错了。”
良麻低声说。纪之川把手松开,用扭曲的表情看着良麻。
“正是因为遭遇了事故,新城才成为了名留音乐史的演奏家。”
良麻的话令纪之川很是意外,身体也开始颤抖。
“因为情报被删除了所以我只记得其中一部分……但是他的确是被后世称为‘最后的小提琴天才’。他的事业黄金期是他三十五岁的时候……整个音乐界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大名。”
良麻从口袋中取出手帕擦拭泪水,他都忘了自己带了手帕。
“是真的吗?”
纪之川的眼睛里闪耀着湿润的光泽。
“在本来的世界里是这样没错。而在这个世界里,虽然轨迹被改变了,可是也回到了原本的道路上。应该是这样没错。不过这件事请对本人保密。”
良麻的发言让纪之川再次用手覆着脸,颤抖着肩膀,长时间地沉默着。良麻把手帕递给纪之川,他无言地接过,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虽然很难以置信,但这真是个好消息。谢谢你。听到这个,我就放心了……”
纪之川红着眼睛笑了起来,把手帕还给良麻。
“还是要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差点就犯了愚蠢至极的错误呢。不,在你所知道的世界里,我已经犯了错误了呢。真是很抱歉。我再也不会骗你了。我当时觉得要是我这么说出来的话,你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那是当然。”
纪之川的脸上重现笑容,良麻苦笑着把手帕收进口袋里。纪之川靠在沙发背上,一边腼腆地笑着一边抚摸着良麻的头发。
“你生了好大的气呢。话说回来为什么你说你会死?还有妹妹又是怎么回事?”
修长的手指顺着良麻的乱发,对着纪之川怒吼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埋藏在心底的想法也给抖出来了。但是既然事已至此,还不如把一切都说出来算了。
“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为了妹妹。”
良麻淡淡地说道。纪之川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也许我很快就会受到处分,所以请你听我说。关于我和我的妹妹。”
纪之川的手指离开良麻的头发。对那手指仍有些依恋的良麻慢慢地开口。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40-df4be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