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7 
第一次见到新城,良麻感觉自己被彻底击败了,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代替那个人。为了获得纪之川的信任,尽管知道这样做会冒很大的风险,他还是决定答应纪之川带他回到过去。
星期五,良麻出发去纪之川家。不知道为什么,出发的时候纪之川打电话来叫他拿上小提琴,所以良麻就把小提琴放在助手席上。
来到纪之川家的时间刚刚好,对方正从玄关里走出来。就这样让纪之川上了车,良麻开车前往学校。在停车场让纪之川下车的时候,纪之川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完全不到学校来露面的吗?”
纪之川知道良麻基本上没有到学校来上课。良麻只是和纪之川说话就已经身心俱疲了,他不想被更多无关人等看做可疑之人。
“纪之川老师离开这所大学的时候,我就退学。”
“这样啊,太可惜了。你这不是在浪费入学费和学费吗?”
“那个……,这个只需要改动一下数据就好。我想大概是没有交钱的……”
良麻小声说出真相之后,一脸惊讶的纪之川便走向讲堂。不知道是不是又惹他生气了。因为一切都由时间管理局来安排,所以良麻也不知道到底花了多少钱。实际上因为所有的情报都是可以篡改的,所以很可能一分钱都没花吧。良麻的红色小篷车也是从废铁厂里找出来,用未来的高科技改造过的车子。他所居住的公寓的房租以及停车场的费用,所有一切他生活中所需要的钱都是自动汇到他的账户上的,连是谁汇的他也不清楚。
避人耳目地在车子里面打发时间,到了下课时间之后良麻提着小提琴去接纪之川。
一如既往地来到那个练习室,良麻与最后一位学生点头打招呼之后走进房间。
“啊啊,你带小提琴来了吗?把它拿出来。”
正在乐谱上做着笔记的纪之川用拿着笔的手指着良麻说道。是不是又想听新城以前的演奏了?良麻闷闷不乐地从小提琴盒中取出小提琴,把弓调整好。
“从今天开始,我教你拉小提琴。”
纪之川一边说着一边从书堆里面取出小提琴的教材。良麻不由得“哎?”了一声,凝视着递过来的教材。这本已经被用了很久的书,是专门针对初学者的小提琴教材。似乎是纪之川一开始使用的书。
“教我?您要教我小提琴吗?”
没想到纪之川会这么说,一时间良麻惊讶得难以置信。纪之川把乐谱夹在文件夹里,抬起头凝视着良麻。
“要感到荣幸哦,由我本人来教你,而且免费。从今以后,最后一个学生的课结束之后的三十分钟我会教你小提琴。”
“是真的吗?”
因为太兴奋了所以声音都差点发不出来了。本以为须藤出院之后就会失去和纪之川的接点,这样一来,他又可以暂时留在纪之川的身边了。良麻兴奋得脸上泛起了潮红。纪之川好笑地伸手轻轻拍了拍他。
“首先从空弦的练习开始。D弦,是从第三根弦开始。嗯,没错。看来你已经正确掌握姿势了呢。从弦的这里拉到刚才的那个地方。”
听从纪之川的指示,良麻小心地将弓放在弦上开始拉起来。瞬间,室内开始响起吱吱吱的噪音。
“你啊!就算是三岁的我都可以拉出正常的音来哦!继续拉直到可以拉出连弓为止。”
“连弓是什么?”
“就是平缓的!”
被纪之川吼了的良麻连忙开始运弓。纪之川坐在钢琴前面的凳子上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良麻。那表情就像在工地监工的监工头一样扭曲着,心里着急的良麻只好拼命地持续手上的动作。在依靠程序来演奏乐曲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从弓的一头拉到另一头并发出正常的音色原来竟是这么困难的事。音会变得很生硬,而且无法保持平均速度,而且一拉出奇怪的音就会感到很不安。
“三十分钟已经过了,你没有拉小提琴的才能。”
就在一直拉着弓的手酸得抬不起来的时候,纪之川看着时钟说道。似乎在良麻投入地拉着琴弦的时候,三十分钟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过去了。手臂酸到不行的良麻,很没出息地抬头看着纪之川。
“您不再教我了吗?”
“我没说过不教你啊,不过教起来会相当辛苦就是了。如果你不快点拉出正常的音来的话,我的神经都要不正常了。你刚才的音,会让有绝对音感的人思考中断的。”
看样子下周纪之川还会继续教良麻拉小提琴,但是严厉的批评让他相当沮丧。良麻也希望对方能够承认他已经很努力了。
“有绝对音感的人能把耳朵所听到的旋律拉出来,这是真的吗?”
一边把小提琴收进盒子里良麻一边问道。纪之川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一直皱着的眉头也总算是缓和下来。
“只靠耳朵是可以啊。不过绝对音感并不是很特别的能力。只要是从三岁开始学习乐器的人基本上都能办到。莫扎特曾经把只听过一遍的《求主怜悯》完整地写成乐谱哦。如果没有厉害到这种程度的话根本就不值一谈。”
“那个……”
纪之川把乐谱收进包里回过头来,良麻若有所思地问道。
“为什么要教我小提琴呢?”
面对良麻的提问,纪之川笑了笑,拉上包的拉链。
“心血来潮。”
“只是这样而已?”
“因为你说不会回到未来。”
良麻并不认为纪之川心血来潮的理由是这个。难道纪之川一直以为良麻会回去吗?良麻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如果有一天他被送回到那个时代的话,等待着他的也只有地狱般的痛苦而已。
“虽然你说你是来监视我的,但是你自己的人生却怎么办呢?你难道不希望拥有恋人、妻子和孩子吗?”
纪之川把包和小提琴放在椅子上,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上。夕阳的余晖慢慢将天空染成金色,窗帘一拉上,整个房间就陷入一片朦胧的黑暗。
“我是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个时代的人,所以必须极力避免和纪之川老师以外的人接触才行。恋人和孩子什么的自不用说。”
“你是认真的吗?你该不会是因为受到惩罚所以才来到我这里的吧?”
良麻的回答让纪之川惊愕不已,他难得的露出愤怒的表情,凝视着良麻。黑暗的房间中,良麻看不清纪之川的表情,开始不安地游移着视线。
“因为我喜欢纪之川老师的小提琴……”
虽然说不上是惩罚,但感觉上也差不多了。其实良麻是可以拒绝的,但他还是自愿接受这个任务,一方面是为了妹妹,一方面是为了自己喜欢的演奏家,即使是平行世界也好,他不希望自己喜欢的演奏家消失。
“除了我以外还有别的小提琴演奏家吧?将来应该还会出现更厉害的演奏家对吧?即便是你所在时代肯定也会有的。”
纪之川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站在良麻面前,定定地看着他。在黑暗的空间中被纪之川这样凝视着,良麻开始感到一阵紧张,手里慢慢渗出汗水。
“在我那个时代,没有人演奏音乐。”
无法逃避纪之川的视线,良麻低声说道。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只要良麻一伸手就可以抱住纪之川。毫无防备的纪之川好像忘了之前被良麻强吻的那件事一样。
“也没有原创的音乐……。和这个世界不一样。人类已经濒临灭绝了,只能听听以前的音乐,而且这个……那个……”
一想要说起未来的事,脑袋里就一片空白。良麻所在的时代是个被人造人所支配的荒土化时代。但是其中原因良麻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世界人口锐减,没有多少人是能够一生下来就拥有健全的四肢,而这些原因良麻也想不起来了。明明不可能忘记的记忆,确确实实已经不存在于大脑里了。
“对不起,因为情报被删除了所以我想不起来……。总之是发生了什么很可怕的事。非常可怕的事……。我是设计婴儿,但是却没有双手,不过托这双人工手的福,我才可以胜任现在这个任务。”
“良麻,够了。”
就在良麻拼命地搔着头发想要回想起什么的时候,纪之川伸手环住良麻的背脊,温柔地抱住了他。良麻把头靠在纪之川的肩上,轻轻地回抱住他。纪之川没有推开良麻,只是静静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像这样与别人拥抱,被别人抚摸头发的,良麻的印象中就只有纪之川。良麻所在的时代里,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有肢体接触。良麻的手臂是人工制造的,也没有体验过与别人拥抱时那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近距离的感受着纪之川的呼吸,那双非人工制造的手正轻抚着自己的头发。
恍惚中,麻痹的感觉开始爬上背脊,脸又不自觉地发热起来。
“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连我也被你感化了。好像有点紧张呢。”
纪之川用指尖轻轻地把玩着良麻的头发,恶作剧一样的低声说道。心中一紧的良麻抬起湿润的眼睛望着纪之川,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总觉得好像被你诱惑了一样。哈米吉多顿(*世界末日的决战)的传言原来是真的啊。这样一来搞得我对未来一点期待都没有了嘛。你说我该怎么办?”
纪之川苦笑着轻轻敲了敲良麻的额头,松开了手。他慢慢地和良麻分开,提起文件包和小提琴,拿起房间的钥匙。
“好了,走吧。明天不是还要和电视节目的人碰头吗?你要到家里来接我哦。”
难得的拥抱,也被纪之川打断了。失望的良麻只好开始收拾东西。

每个星期五,纪之川就会教良麻拉小提琴。不是用安装了程序的手臂来自动演奏,而是用自己的力量。这让良麻感到很开心。只要一有空,良麻就会到公园或者河边练习小提琴。一旦抓住演奏的技巧,可以发出正常的音色之后,拉琴的心情也开始变好。
不知不觉中,良麻代替须藤担任经纪人已经有一个半月多了。各种各样工作邀请纷沓而至地被送到须藤那里。电视节目的演出、参加乐团表演、杂志的采访和执笔的请求。而其中最多的要数带着介绍信前来的年轻人。至今为止纪之川都没说过会收弟子,大概是因为回到日本之后在大学指导学生的事传了出去的关系吧。很多人拿着纪之川熟人或者工作上的关系人写的介绍信前来欲拜他为师。虽然纪之川的相关事宜都是由须藤来处理,但是其中不少人也知道纪之川家的地址。有不少人直接上门拜访,说有想要推荐的人选什么的。
“真是烦死人了。喂,无名指按错位置了!”
纪之川一边吊着眼睛一边听良麻拉小提琴。由于纪之川的指导,良麻的小提琴水平开始有了提高,现在已经开始练习重音,要两根弦同时按下去,并拉出漂亮的音色。这是个比较难掌握的指法,经常拉不出正常的音来。但是一想到难度提高了,良麻就觉得很兴奋。用两个弦同时演奏的《梅里的羊》,比单独用A弦演奏出来的感觉更加帅气。
“啊啊,总算熬过去了。好了,回去了。”
每次良麻的练习一结束,纪之川就会笑得很开心。既然这么难受的话那就别教啊。而且每次纪之川都会毫不留情地一边数落良麻一边指导他。不过在练习结束之后,纪之川都会带良麻去吃好吃的甜点。纪之川似乎是个很喜欢甜食的人,不知道他是在哪里调查到的,他经常带着良麻去很有名的店里吃美味的蛋糕和冰淇淋。虽然良麻本身对甜食并不喜欢也不讨厌,但是跟着纪之川吃甜食吃多了,也渐渐能分辨出味道的差别了。而且他也意识到自己是比较喜欢不太甜的东西。
“是表参道的店吧。”
大概是因为进入十二月的缘故,大街小巷都笼罩在浓浓的圣诞气氛中。店门前装饰着圣诞树,到处都是红绿相交的颜色。良麻前几天也终于买了大衣和靴子,做好了迎接冬天来临的准备。在良麻所在的时代,人类居住的空间里无法感觉到冷暖,所以在日本他是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冬天是这么冷的。
坐在车后座的纪之川的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纪之川很快接通电话,笑脸盈盈地应声。
“啊啊,现在正准备回去呢。哎?现在?”
正在接电话的纪之川听起来相当高兴,看来对方应该是令他很有好感的人。纪之川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如果不喜欢的人打电话给他的话,他的声调会马上沉下去,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是啊……我能不能带上我的学生兼经纪人?啊啊,那我现在就过去。嗯,我很期待。”
纪之川看了良麻一眼,切断了电话。学生兼经纪人指的就是良麻吧。他有点在意到底是要去哪里。
“我们就不去表参道的店了,现在开车去朋友家里。你也跟我一起去。”
“是哪位朋友?”
良麻透过后视镜问道,接着纪之川便神秘兮兮地笑道。
“是新城。有人送了他一个大蛋糕,他一个人吃不完,所以叫我帮他一起吃。”
一听到新城的名字,心头一紧的良麻暗自握紧了方向盘。
现在要去新城家。突然间心跳开始加快,背上渗出了汗水。终于要和那个令他在意到不行的人见面了。可是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按照纪之川的指示,车子开进了都内的一条住宅街。在收费停车场中把车停稳之后,良麻在纪之川的带领之下来到新城所居住的公寓。纪之川单手提着小提琴,将其他行李交给良麻。良麻明明已经提着小提琴了,还提着那么重的东西,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呀,打扰了。”
新城家在十二层的其中一间。按响门铃之后,一个容貌端正的青年把门打开。他和纪之川一样,二十八九岁上下,但是身材苗条相貌温柔的他看起来更加年轻一些。
“欢迎!请进。啊啊,你就是纪之川的学生吗?初次见面,我是新城。”
新城看着站在纪之川身后的良麻,微笑着向他伸出手。连忙伸手出来和对方握手之后,良麻赶紧低下了头。新城的手很暖很温柔。
“我叫酒元良麻……”
“我知道你。大和先生曾经跟我聊过,说有个孩子长得很像我。我自己是不太懂啦,我看起来是这样的感觉吗?”
新城看着良麻笑了。没想到有人会在别的场合说起自己,良麻有点慌神。脱了鞋子之后,良麻跟着新城来到了客厅。
“我是没什么感觉。虽然大家都说像,但是像的只是脸蛋而已,这家伙小提琴拉得可糟糕了,简直就是噪音。“
先来到客厅的纪之川已经自顾自地坐在了沙发上。看来他应该来过这里好多次了吧。一想到这里,胸口就有点刺痛。
“说什么呢。能够得到纪之川指导的孩子,肯定是很厉害才对吧。”
良麻在纪之川的身边坐下,新城开始笑着给他们泡红茶。玻璃桌上放着蛋糕盒。
“我都说了他的水平和三岁小孩差不多了。这孩子其实是代替住院的须藤给我开车的而已。”
“啊啊,须藤先生,好像是遭遇了事故呢。刚开始听说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呢。还听说骨折了,不要紧吧?”
“须藤已经出院了,现在正在家里疗养。他现在还柱着拐杖呢。”
纪之川开始和新城亲密交谈起来。内心难以平静的良麻时不时地偷瞄新城,沉默着听两人对话。
“这是佐胁先生送的。早上他来了一趟。”
新城打开蛋糕盒,从里边拿出苹果馅蛋糕。纪之川一看到包装纸就开始欢呼起来。
“这不是安杰丽奈的苹果馅蛋糕吗!我早就想尝尝了呢。”
“下次可不要掉了哦。”
“哎?”
新城看着开心不已的纪之川含笑说道。
“没什么。”
新城笑得眯起眼睛,用刀切开苹果馅蛋糕。看着新城的表情,良麻内心的情绪越来越复杂。他对纪之川所说的,“某个操纵了时光倒流的人物”,指的就是眼前的新城。新城看来并不打算和任何人说出这个秘密,大概是因为有人在监视着他吧。
把切好的蛋糕盛到各自的盘子里,新城将泡好的红茶放在他们的面前。
“酒元君,你能吃甜食吗?”
“啊,可以,不好意思,那我不客气了。”
“不过话说回来,纪之川居然开始收弟子了呢,到底是吹起什么风来了?以前不是曾经夸下海口说什么直到退役为止都不会教别人小提琴吗?”
新城饶有兴致地看着纪之川和良麻歪头问道。纪之川用手抓起蛋糕一口吃下,满足地笑了。
“好好吃哦,这个。说到学生,这可是因为你哦。因为看你那么开心,所以我也在想是不是收学生真的这么好玩。”
纪之川一下子把蛋糕全都送进嘴里,不停地咀嚼着。良麻很好奇纪之川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收学生,原因也并没有被记录在情报中。没想到忽然之间从纪之川的嘴里得知真相,良麻惊讶地凝视着纪之川。让曾经放话说不会收学生的纪之川改变心意的,原来是新城。
“我?”
新城也惊讶地看着纪之川。
“是啊。你不是教你的学生教得很开心么?可惜我教的那些学生没有一个让我觉得很开心的,尤其是这孩子,他拉出来的声音简直要震破我的耳膜了。”
“是这样啊……”

新城若有所思地低声说着,将蛋糕切开一小块送进嘴里。坐在一旁的良麻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只能低着头吃蛋糕。纪之川说这蛋糕很美味,可是良麻吃进嘴里却完全感觉不到一点甜味,相反喉咙甚至有点堵塞。
果然在纪之川心中只有新城一人。就算别人再怎么追求他,他也不会被打动吧,只有新城可以动摇纪之川的心。
“良麻?好像很安静啊。”
陷入沉思的良麻的头被纪之川轻轻敲打了一下,惊得良麻猛地把头抬起,差点连手中的盘子都碰掉在地上。纪之川有些吃惊地看着良麻的反应。
“对,对不起。我没事。”
心烦意乱的良麻扭头躲开纪之川的视线,新城便苦笑着给良麻切了块蛋糕放在他的盘子里。
“纪之川你把人家良麻说得太过分了吧?酒元君,不要放在心上。这家伙对不中用的人反倒不会发表任何评论。他这么说你其实是表示他很喜欢你啊。”
“我没事。”
良麻僵硬地笑了笑,将剩下的蛋糕送进嘴里。弥漫着柑橘香味的红茶味道很好。
接着纪之川就开始和新城聊起没有去成的那天CD录音的事。纪之川对新城是怎么演奏的非常感兴趣。到底演奏了什么曲子,什么时候收录完毕之类的,刨根问底地追问个不停。良麻从没看到过纪之川对其他事情表露过如此的关心,不由得再次意识到新城在纪之川内心中的重要性。
“你可别太期待。现在的我和全盛时期的我已经完全不同了。”
面对满是期待的纪之川,新城无奈地笑着说。聊了两个小时之后,门铃响了,一位貌似是客人的人出现在客厅。那是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高中男生,目光凛然的他身材十分高大。
“有客人啊,那我回去了……”
看到他的脸良麻就明白了。阿川真吾。他就是得到新城的特别指导的高中二年级男生。明明他是最年轻的,但是却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高大魁梧。看起来不怎么和善的他,冷冷地看了纪之川和良麻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便要转身离去。
“少年,我们差不多要回去了,所以没关系的。”
纪之川望着阿川,微笑着站起身来。慌忙跟着站起来的良麻拿起身边的行李。
“怎么了?再多呆一会吧?顺便听一下真吾的小提琴,指导一下他也不错啊,这孩子虽说技术不错,但是没有情绪。”
看到纪之川开始准备回去,觉得有点不舍的新城站起来,拉过真吾的手。
“我……不会接受老师以外其他人的指导。”
“真吾。”
阿川不爽地转过头去小声说道。
看来阿川只对新城一个人敞开心扉。正是因为他的年轻气盛,所以才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夺去了最珍视的人的性命。所幸的是,这个世界里他没有这样做。良麻警惕地看了阿川一眼,将小提琴盒提起来。
“看来这位少年不想让我听呢,那我们就回去吧。新城,我很期待听到你的CD哦。”
纪之川拍了拍新城的肩膀,向玄关走去。良麻也向新城道别,和纪之川一起离开。
此时外面已经一片黑暗,没有围围巾的良麻觉得脖子有点冷。因为听说今年冬天会比较暖所以他没有准备,看来是时候该买一条围巾了。
回到停车场,良麻一直跟在纪之川的身后凝视着他的背脊。纪之川望着远方,像是一直在想着刚才新城的事。虽然良麻很想出声叫他,但又怕会被无视,只好一路保持沉默。
和真正的新城见面,深切感受到对方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人。
新城是一个与别人相处时会散发出温柔气息的男人,对第一次见面的良麻也这么温柔,而且声音还那么的好听。纪之川会喜欢上新城,也许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因为他的声音吧?平稳的声调,听起来特别舒服。良麻恨自己没办法连新城的声音也一起模仿。但是就算良麻再怎么想,他也永远不可能变成新城。虽然脸长得很像,但是新城和纪之川一起共同拥有的时光是不论用多少金钱也买不来的。根据记录,纪之川在新城刚出事故意志消沉的时候经常去医院看望他。在那段时间里,两人之间的感情是外人没有办法插足的吧。
听说,新城和刚才遇到的那位阿川有特殊关系。新城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不怎么和善的少年呢。是因为时光倒流了好几次的关系吗?只见过一面的话,良麻无法理解阿川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呐,良麻。”
坐上停在停车场的车子里,良麻启动了车子引擎,忽然间纪之川低声说道。
“怎么了?”
“你不是说希望我终生不娶吗?”
良麻转过头,看着一脸认真的纪之川。坐在后座的纪之川手扶着前面的座椅探出身子问道。
“是说过……怎么了?”
不知道纪之川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问这个问题,良麻有些疑惑的反问道。这时,车内暖气渐渐暖了起来。
“八年前,我的一把小提琴被偷了。车子遭了小偷。那把小提琴是我很珍爱的一把,没想到却被小偷偷了。虽然已经报了警,但是到现在都还没找到。怎么样?如果能让我取回那把小提琴的话,我就会按照你说的……不,按照你们所说的要求去做。一辈子单身也没问题。”
“哎……?”
突如其来的请求令良麻感到惊讶,他盯着纪之川看了好一会儿。如果能帮助他取回八年前被偷的小提琴的话,他就愿意一辈子单身——纪之川提出了这样的交换条件。
“就是说……”
“让我回到八年前的那个时候。只要一次就好。我很想体验一次啊。时光倒流。”
突然之间纪之川双眼放起光来。为了取回小提琴——或者说是为了体验一次时光倒流。
“但是纪之川老师您现在用的小提琴不是更加昂贵吗?”
的确,现在纪之川所使用的小提琴是名叫瓜奈里的一种特别珍贵的品种。现在已经没有比瓜奈里更有价值的小提琴了。
“你真傻啊。瓜奈里是赞助商的所有物啊。那个只是在演奏会和音乐收录的时候借给我用的而已。我被偷的那把小提琴虽然比这把稍微差一点,但是比我现在自己有的这把的音色要好得多。当然啦,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对时光倒流很向往。你,不是可以操纵时光倒流吗?那么也可以把我也一起带到过去吧?”
“但是……那个……”
虽然时光倒流不是不行,但是因为危险系数太大所以一旦被时间管理局的人发现的话就麻烦了。那个小提琴有重要到值得良麻犯这么大的风险吗?如果只是取回小提琴的话,应该不会改写历史。
“你可以办到的对吧?那么请务必带我回去。”
良麻没有说不行,这让纪之川更加兴奋。
“请让我考虑考虑。”
感觉到一丝不安的良麻,把脸转过去背对着纪之川。虽然不是怀疑纪之川,但是他想先回去调查一下那天纪之川是不是真的丢了小提琴。而且要操纵时光倒流的话,一定要事先查好正确的时间和地点。
“我很期待哦。”
对未知的期待让纪之川兴奋不已。为了在时间管理局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操纵时光倒流,必须事先做好各种准备。但是如果真的能让纪之川答应自己的要求的话,确实没有什么比时光倒流更简单的方法了。他和纪之川在一起所以很清楚,对方不是会说谎反悔的人。
(到底是怎么了,这种说不清的烦躁感。)
纪之川的要求让良麻感到隐隐的不安。也许是因为害怕操纵时光倒流的关系吧。良麻挥开自己脑海中的不安想法,发动了车子。

和纪之川道别之后,回到家里的良麻把房门锁上,把窗帘关好,从手提公文包里取出一张手掌大小的金属球。将手指放在球面上,球体发出电子音呈半月状地打开。接着良麻的双臂放射出点点光芒,与眼前的球体发生共振。
眼前出现一张全息图,良麻开始搜索过去的资料。本来就算不这样搜索,良麻也知道关于纪之川的一切情报。但是现在的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忆起八年前的事件。他并不认为纪之川在说谎,大概是因为细野在删除他脑中关于未来的情报时出现了BUG吧。
一搜索八年前的事件,果然发现纪之川的小提琴被盗这件事。在他开车前往十七号线的时候,为了吃晚餐他去了一趟拉面馆,在拉面馆待了一个小时的这段时间里,车子遭到小偷的洗劫。小偷将车窗打碎,把小提琴和皮包偷走。因为觉得去吃个拉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就把行李放在车上的纪之川真是不走运。
良麻将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输入到脑子里,松了口气。他顺便搜索了一下这之后发生的事件,果然这方面的情报也搜索不到。时间管理局看来已经决定不再把将来的情报告诉良麻了。
良麻中止了搜索,把机械球收了起来。
他对时间管理局的做法感到不爽和火大。时光倒流基本上是不被允许的行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良麻可以有一次操纵时光倒流的机会。这次纪之川答应他,如果带他时光倒流的话,就会一辈子单身。本来良麻应该先问一下细野到底该不该这么做的。但是由于良麻还在为被他们删除了情报这件事而不爽,而且他也很想带纪之川去看看他感兴趣的东西。
如果没有来自未来这样的附加值的话,纪之川也许对自己看都不会看一眼吧。在未来情报被删除掉的现在,良麻已经对自身的存在价值失去自信了。小提琴练习的时候也是一天到晚被纪之川痛骂,等明年元旦一过,须藤回到工作岗位上之后,自己连接送纪之川都不行了。要是将来失去和纪之川的接点的话,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
只是取回小提琴的话应该只是小事一桩而已。良麻这么下了结论,开始确认时光倒流的时间。

第二周的星期五,良麻在结束小提琴练习之后,开车送纪之川回家的路上说。
“纪之川老师,之前说的话,是真的吗?”
良麻透过后视镜看着纪之川问道,正在看着车外的风景发呆的纪之川转过头。
“之前说的话?”
“就是带你时光倒流的话,你就答应一辈子单身。”
“你肯答应吗!?”
兴奋起来的纪之川伸手搭着良麻的座椅背。
“但是请你把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之内。要是被时间管理局的人发现的话就糟糕了。你说你只是为了取回小提琴,是真的吗?”
“我知道,我知道。对我来说那是把很贵重的小提琴。真的太感谢你了。如果能够答应我这一个愿望,其他什么我都听你们的。”
纪之川的声音里掩饰不住激动,连良麻也忍不住兴奋起来。纪之川是个很喜欢奇异事件的人,人生初次的时光倒流体验想必会让他非常期待吧。良麻把车停在纪之川家的车库里,和兴奋得不行的纪之川一起走进家里。此时正值五点,两人提前吃了晚餐。纪之川的眼神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激动和兴奋。难以抑制的喜悦在胸口欢腾,像个孩子一样地坐立不安。
吃完晚餐之后,良麻和纪之川来到纪之川的屋子里,做好最终准备。
“是八年前的十月四日,五点四十五分是吗?我将目标点锁定在纪之川老师当时所在的那家拉面店附近的停车场上。是白色的车子对吧。根据记录上显示,在车子遭了盗贼之后,您就把车子卖了……”
“因为车身被刮坏了所以就卖了。但是等一下,钥匙我还留着。好像被我放在这附近……”
纪之川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打开书柜的抽屉伸手在里面翻了一阵。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钥匙,纪之川很轻易地就从里面取出一把。
“啊啊,就是这个。只要有了这个,就可以比那个盗贼更快一步把小提琴拿到手。”
握着车钥匙,纪之川低声说道。
明明把车子都卖了,却还保留着钥匙真的好奇怪。留着也没用啊。
“因为我喜欢收集钥匙。”
纪之川把钥匙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来到良麻面前将手张开。
“然后呢?我该怎么做才好?穿成这样没问题吗?”
纪之川上身衬衫加羊毛上衣,下身长裤,一身休闲的装束。根据情报,那天的温度并不是太低,他的这身服装也许正好。良麻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金属球。良麻用指纹打开球体,纪之川便欢呼着说能不能让他摸一下。
“非常抱歉,这东西不能碰。”
“哇……”
良麻的手腕开始放出点点光芒,纪之川惊讶地把身子向后仰。可以从皮肤上看到一道绿色的光线流动到良麻的指尖。良麻确认了最终时间之后开始碰触球体,光线一下子通过良麻的上半身,在良麻的头上闪起亮蓝色的光。
“握住我的手。”
良麻伸出双手,纪之川战战兢兢地握起他的手。突然之间良麻手上加力,看着球体说出时间和地点,等待球体做出反应。球体一闪一闪地发着光,忽然间在良麻和纪之川的周围散发出冷气。
“第一次可能会有点晕。”
纪之川凝视着球体的光芒,就在良麻对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球体发出砰地一声,两人的身体消失在了光芒之中。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9-2fea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