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6 
“我来自未来。大致上知晓未来将会发生的重大事件。因为我调查了关于您的很多事,所以知道。”
良麻用僵硬的声音述说着,纪之川认真的凝视着他。
“你……和新城先生有着很密切的关系。这是记录上有记载的。”
“记录?怎么会!”
对良麻的话作出剧烈反应的纪之川猛地摇头。
“你是说我在什么地方写过这样的话吗?不可能。就算是以后的我,也不是那种会把自己过去喜欢同性的事写出来的人啊。”
“是啊。如果是现在的纪之川老师的话……也许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在原本的道路上……也就是说,在本来应该存在的世界里,您和新城先生是会发展成特殊关系的。虽然时间很短,但是你们同居过。这是您在退役后的回忆录中自己写出来的。这本回忆录就成为资料流传后世。”
良麻语焉不详地述说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听明白,纪之川皱着眉头,一副忍不住要怒吼出来的表情。为了避免纪之川当场发作,良麻举起双手,表情苦涩地说道。
“我只是在说原本发生的事情。但是因为某个人的存在,这个时代的时空被扭曲了。就因为这样,某几个人的人生发生了改变。纪之川老师,您就是其中一人。”
“我的人生……?”
“是的。因为某个特定的人物操作时空倒流回到过去,把未来给改写了。时间管理局必须要对新出现的世界进行管理,有时候甚至需要进行抹消。因为未来产生重大变故的话,就会被判定为危险的存在,必须消除掉。”
“就是平行世界吗?”
纪之川点了点头。
“现在还没有得出结论是否应该消除现在这个世界。经过商讨得出的结论是,只要这个世界不产生重大改变的话就继续保留下去。但是人生被改变的您,如果结婚生子的话事态就会发生改变。您本来应该是终身不娶的。因为您是名留音乐史的人物,所以您的子孙也可能拥有非凡的才能。如果您的结婚对象是川上女士的话,那么这种可能性就会更高。一个人降生之后,会有更多的子子孙孙诞生于这个世界。那样的话就麻烦了。为了让现在这个世界继续存续下去,一定要极力避免这种后果的发生。所以我就作为监视您的人被派到这个世界。我的任务是监视你,令你选择终生不娶的人生道路。”
良麻一口气把真相说出来,纪之川抱着手臂,一时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过最终他还是理解了良麻的话。
“消除这个世界,真的可以办得到吗?如果被消除的话,大家会怎样?”
纪之川像是盯着什么恐怖生物一样盯着良麻的脸。
“因为本来应该存在的世界仍旧存在,所以这个世界就算被消灭了也没什么影响。”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
纪之川不满地哼了一声,突然间抱住头陷入沉思。
“……我和新城同居,这是真的吗?”
修长手指遮住了面容,纪之川低声说道。果然他还是在意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的那个本应存在的未来吧。良麻一瞬间感到胸口一阵刺痛,点了点头。
“是真的。……不管怎样,将你和新城先生送回到你们原本的道路上,是我的责任。”
“那是不可能的吧。”
纪之川抬起头来,露出寂寞的笑容。
“新城他,现在有在交往的对象。除非那个人死了,否则我觉得不会出现你所说的那种未来。”
良麻惊讶地看着纪之川,原来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么。
“阿川真吾是吧。”
听到良麻的回答,纪之川眨了眨眼。
阿川真吾是新城和成的学生。就是他令未来产生了巨大变化。在本来的世界中,他应该是一个因为杀害父亲而进了监狱的人。然而在这个世界里,因为某人操纵时光倒流的关系,他和父亲和解,拜小提琴家新城和成为师,并成为了新城的恋人。上面对于他的处理意见无法统一。最后因为判定他并没有在音乐史上名垂青史的才能,所以便保留了处分决定。
“他也是被改变了命运的其中一人。还有新城和成。当然,现在是没办法……”
“你是因为知道了我和新城的恋爱关系,所以才变成这样的脸?还是说本来你就长得很像他?”
“……是因为被选为监视你的人,所以才改变了相貌的。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整容。我其实也就是在你回到新城先生身边之前的暂时的替代品而已,为了不让你的心被其他人夺走。不管是接吻也好,做爱也好,只要是您希望的,我都会做。”
良麻赤裸的说明令纪之川露骨地皱起眉来。
“我又不是因为新城的脸才喜欢上他的。”
虽然已经猜到纪之川听到这种话会不高兴,但是看到他流露出如此明显的厌恶感,良麻便不由得一阵心痛。他接受了监视纪之川的任务,心甘情愿成为新城的代用品,还因为被纪之川拒绝而消沉失落,这是多么的滑稽。
“也是呢。您最开始看到我的时候,根本没有察觉到我和新城先生长得很像。”
良麻幽幽地说道。纪之川的表情终于缓和下来。
“你说我和新城总有一天会在一起,可是这个世界会出现怎样的未来谁都不知道啊?真的会变成那样吗?说不定新城不会和那个人分手呢?”
“你们的未来会怎样我确实不知道。不过的确是有那种可能。”
“即便如此,你还是要贯彻令我终生不娶的任务吗?就算一个人孤独终老也要我一直爱着他?”
一连串的问题让良麻喘不过气来。变成这样,和一开始就决定是这样,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良麻的任务是令纪之川永远爱着新城,永远不爱上新城以外的其他人,终身孤独终老。而这其中的原因是纪之川对新城之死怀有内疚之心。
但是这个世界里,新城也许不会死。纪之川也就没有为了新城而终身不娶的必要。
“不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虽然我经常被人家说是怪人,但是我并不讨厌女性。如果真的爱上了对方了的话,作为一个男人我也是会动心的啊。再说,最近我好不容易才对新城死心了,你又跑来告诉我也许还有机会,这不是折磨人吗?我才二十九岁,你的意思是叫我从此以后都不能喜欢上任何人,只能一直演奏小提琴到死为止吗。”
“……对不起。”
纪之川的一席话令良麻语塞,他只能缩着身子,向对方道歉。
“很遗憾,我无法接受,所以我不能遵守和你的约定。就算这个世界会消失,我也要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对把真相告诉我的你表示敬意。今天的演奏会,我要和你一起去!”
纪之川大声宣布完之后,就从沙发站了起来,良麻惊讶地睁大眼睛,纪之川强行将他拉了起来。
“你可要感谢我还没有邀请元子哦。能不能把你这件套头衫换了。今天的钢琴演奏会的门票我可是花了两万哦。要穿上合适的正装出席才行。我会把我的西装借给你,你去换一下衣服。”
“哎?哎?”
“你挑选的那家店,应该有好吃的甜点吧?”
从沙发上把打印好的纸拿起来,纪之川微笑着说道。

在SUNTORY HALL举行的钢琴演奏会,是在国外很受欢迎的女钢琴家的个人演奏会。她很擅长弹奏肖邦的曲子,所以演奏会上的曲子也以肖邦为主。这位体态丰韵的白发中年女性,一旦开始弹奏乐曲,整个人的动作就充满了力量,饱含激情的音色在大厅中回响。
纪之川买到的票是前排正数第二行,近得连她脸上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良麻虽然喜欢的是小提琴,但是她的演奏的钢琴良麻也觉得很不错。说起来,纪之川拉小提琴的时候,良麻总是很佩服他的手指可以这么灵活。钢琴家也是如此,为什么他们的手指都不会弹错到别的键上呢。
离开仍然在沸腾中的演奏厅之后,和纪之川在可以眺望夜景的法国餐厅一边共进晚餐,良麻一边提出了刚才埋在心底的疑问,纪之川笑着说道。
“我可是经常跳音的哦。”
纪之川若无其事地说自己经常不按照乐谱来演奏。良麻以为演奏者都是规规矩矩地按照乐谱上来演奏的,听了纪之川的话他惊讶得张大了嘴。
“是这样的吗!?”
“我经常把认为没有必要的音给跳掉。关键是要看气势啦,气势。想要正确地演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听众并不是来听我正确地演奏乐曲的,他们是因为喜欢我的小提琴所以才来听的。要是今天肖邦也在现场的话,肯定会说她弹错了。可是我们却听得很满足不是吗?因为我们是为了听她的演奏而来的啊。”
“是这样吗……。怪不得纪之川老师的小提琴演奏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那只是因为你喜欢我的演奏而已吧。以前我也觉得海菲茨的小提琴演奏很特别。其实关键是运弓啦运弓。大学的时候我就彻底地训练过自己的运弓方式。想要拉出自己的独特风格的话,一定要注意运弓的右腕。在巴黎的时候,我经常被拿来和同样是日本小提琴家的新城作比较。为了和他区分开来,我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风格。可是不管在哪个方面我都输给了他,很不甘心。”
喝着白葡萄酒的纪之川一脸怀旧的说起了往事。一听到新城的名字,良麻便停止了手中的叉子。点心拼盘是玩具盒式的,可以抽出来推进去的新奇样式。五颜六色的冰点和蛋糕堆积成一座小塔,吃得一脸满足的纪之川不出一会儿就把“小塔”给铲平了。
“是对手……的感觉吗?”
“我是这么认为,可是对方却根本不把我当回事儿吧?新城本来就很受欢迎,他的音乐是巴黎人所喜欢的那种华丽型演奏。说实话,他的人气和实力都比我要高。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办法超越他。”
“但是新城先生……”
“没错,他遭遇了车祸,从一线隐退了下去。只剩下没有办法超越他的我一个人,追逐着他的亡灵。”
“纪之川老师……”
“说到亡灵,我曾经在德国的古城堡中遇到过三百年前的城主哦。”
“哈?”
纪之川的话题实在太跳跃性了,全是些良麻难以理解的内容。与其说他们两个在聊天,还不如说是纪之川一个人的自言自语。纪之川完全没有注意到良麻是否理解他所说的内容,心情大好的他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良麻因为待会儿还要负责开车,所以没有喝酒。虽然刚开始还在试图跟上纪之川的思路,可是从中途开始纪之川就像是喝醉了一样,嘴里说的全都是奇怪的话题。
“纪之川老师,您醉了吗?”
出了酒店来到停车场,上了车之后,良麻担心地问道。纪之川坐在助手席上,把安全带系好之后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只喝了两杯怎么可能会醉啊?是因为听了那么棒的演奏所以醉了而已吧。尤其是高音完全没有一点杂音真是太强了。听说这次她之所以同意来日本开演奏会,是因为对方答应让她使用FAZIOLI的钢琴,看来这是真的呢。”
一直在说着良麻不了解的话题的纪之川,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喝醉了,但是本人却矢口否认。虽然不太明白内容,但是只要纪之川开心,和他在一起的良麻也觉得高兴。纪之川一生气的话就会保持沉默,而现在话这么多也就说明他心情很好。
“纪之川老师也会弹钢琴对吧。会拉小提琴的,是不是都会弹钢琴啊?”
良麻正在开的并不是自己的车,而是纪之川的高档车,所以他一点也不敢松懈大意。纪之川的车子是手动的,所以操作起来比较麻烦。
“会拉小提琴的一般都会弹钢琴吧?小时候是两个乐器都要学,慢慢地才决定到底专攻哪一个?”
“纪之川老师的母亲明明是钢琴教师,为什么您后来选择了小提琴呢?”
“我从小就是很不听话的孩子。”
听到纪之川的回答,良麻忍不住心领神会地笑了出来。
就在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中,车子开到了纪之川家门前。车子停入车库之后,良麻才松了口气。良麻的红色小篷车停在车库里,正当他打算就这样开车回去的时候,纪之川对他说,已经很晚了,就在家里住一晚再走吧。
“可以吗?”
“可以啊。反正这个家大得不行。空房间多得是。”
和纪之川一起走进家里,一个陌生的中年女性就来到玄关迎接他们。身着围裙的她看样子应该是家里的佣人。
“阿聪,不用麻烦你了,我来照顾他就好。”
纪之川温柔地对她说道,这个叫做阿聪的女性笑着说了声“是吗”,便离开了走廊。
“说起来,纪之川的父亲现在在哪儿?”
虽然良麻已经到过好几次纪之川家,但却还没有和纪之川的父亲见过面。觉得不可思议的良麻这样问道。纪之川走上螺旋式的楼梯,一边轻松地回答。
“正在住院。是和血液有关的病。也是因为这个,我才会回到日本来的。”
“这样啊!?”
虽然良麻通过情报得知纪之川是在这个时候回国,但是他却不知道回国的原因是因为父亲住院。因为根据情报,三年之内纪之川家并没有人过世。
“不过那并不是有生命危险的疾病。”
为了让纪之川安心,良麻一不小心又说漏了嘴,意识到自己多嘴了的良麻连忙闭上嘴巴。因为已经被纪之川知道了很多真相,良麻的口风也越来越不严实。大概是由于时间管理人没有出现,所以就放松警惕了吧。
“是吗?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正在上楼梯的纪之川回过头来,露出宽心的笑容。
纪之川带着良麻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开始给他铺床。大概是为了有客人来借住的时候可以使用,衣柜里放有客人专用的睡衣睡裤,壁柜里被子和枕头等一应俱全。
“您借我穿的衣服要拿去洗衣店洗才行吧……”
“没关系,不用介意。你还是孩子吧。”
铺好床之后,纪之川便离开了房间。还想和纪之川再多待一会儿的良麻连忙跑出走廊追上纪之川。
“纪之川老师您要睡了吗?”
“我要练一下小提琴再睡。”
“我能在一旁听吗?”
纪之川看着仍不肯罢休的良麻睁大眼睛,无奈之下,只好告诉他自己的房间是最里边的那个房间。
“那我换了衣服之后就过去。”
能够进纪之川的房间可是难得的大好机会。良麻高兴地说完,便回到房间取出衣柜里的睡衣穿上,来到走廊寻找纪之川的房间。
纪之川的房间在最里边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敲门之后,里面回答“请进”。打开房门的良麻一下子惊呆了。一整面墙的书架都是CD。
“哇……”
大量的CD、乐谱以及音乐相关的书籍,除此之外还有和音响相关的各种器材,连各种各样新式和老式的留声机都有。而屋子的另一面却展现出截然不同的样貌,到处堆放着大大小小的泰迪熊,架子上放着许多不太像是纪之川喜欢的杂物,大概是粉丝送给他的礼物吧。宽敞的房间里还有一扇门,大概里面就是他的卧室吧。房间是有隔音效果的,纪之川从小提琴盒里把琴拿出来准备开始演奏。
“不要跟我说话,会分散注意力。”
说完纪之川就开始练习。明明在车上还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一旦进入演奏状态便一语不发。真是个不可思议的男人。良麻在房间一角的泰迪熊堆中坐下,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纪之川聆听他的琴声。虽然房间里也有沙发,但是上面堆满了音乐杂志,根本没地方坐。
今夜纪之川拉的是良麻没有听过的曲子,他花了点时间才开始上手。曲调很平缓,让良麻开始慢慢地有了睡意。昨天因为担心纪之川把自己解雇,着急得整晚都没怎么睡,所以即便是这么近距离地听纪之川的琴声,良麻也忍不住开始犯起困来。
突然间惊醒的良麻慌忙地爬起身来,看着墙上的时钟。似乎睡了一个多小时。不知何时结束了小提琴练习的纪之川正在收拾东西。
“醒了吗?这么大声你也睡得着啊?”
“对……对不起……”
明明是自己说要听的,没想到却睡着了。良麻脸红地低下头去。
“因为曲调实在好平和……我,只要一听到卡拉扬那样平和的音乐,就会忍不住……”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上了年纪的话,就会开始喜欢上这种平稳安详的音乐了。年纪大了之后就会明白卡拉扬的好了。”
纪之川看来并没有为良麻睡过去的事而生气。纪之川练完小提琴之后良麻本该回房间。但是就算多待一秒也好,良麻拼命地寻找着能够继续待在纪之川身边的理由。
“刚才这首曲子……我是第一次听呢。是纪之川老师创作的曲子吗?”
纪之川把谱架移动到房间的一角,摇了摇头。
“不,这是下次公演中要演奏的曲子,是大和先生创作的新曲。说起来,你。”
纪之川突然转过头,露出恶作剧似的表情俯视着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的良麻。
“那个完美的模仿能力。其他的曲子也能模仿对吧?克莱思勒和埃尔曼的曲子也可以吗?”
“只要是记录上有的就可以……”
纪之川似乎对良麻的回答感到很兴奋,他拿出一把跟刚才不一样的小提琴递给良麻。
“那你拉一下。”
被纪之川催促着站起身来的良麻架好小提琴,把弓放在弦上。牙齿的深处暗藏着开关,令他可以从庞大的音乐资料中搜索到目标曲目,然后向手臂传达指令。安装了特殊程序的手臂,开始自动地演奏出旋律。
“嗯,感觉就像在听CD一样,果然没有错,刚才这首应该是这张CD里的才对吧。”
听着克莱思勒的音乐,纪之川取出了收录了这首曲子的CD。真的很厉害。
“……新城的演奏,你也可以模仿吗?”
看着CD的纪之川,突然抬头问道。
“可以……”
今晚的自己很奇怪。只要一听到新城的名字,内心就一阵动摇。这是为什么。
“这张CD以外的曲子也可以吗?”
纪之川手里拿着的CD,是新城事故前所录制的。纪之川并不知道,几年之后这张CD又出了复刻版。
“……也就是,以前的演奏吗?”
不能告诉纪之川今后会发生的事。良麻的数据库里,有不少新城将来演奏的曲子的数据,上面有规定不能把这些情报泄露出去,就算没有这些情报,良麻也不会把新城今后的事告诉纪之川。
“我可以模仿音乐大赛时的演奏。还有在巴黎的时候和乐团一起演奏的乐曲。”
盯着脚边的地毯,良麻低声说道。纪之川似乎没有注意到良麻消沉的情绪,兴奋地抓住他的肩膀。
“真的吗!?请务必演奏给我听!”
纪之川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令良麻没有办法说出一个不字。无奈之下他看着墙壁,寻找新城的演奏。
纤细高昂的音色开始回响在房间里,大赛上新城所演奏的音色深深地打动了评委们的心,击败了其他的选手。被称为神童的少年,在年仅十六岁的时候获得了象征着荣誉的奖项。
“没错,这是新城的音色……第一次听的时候,瞬间就被感动了。华美而绚烂,每个音符都感染着人心。而且那家伙不论多难的乐曲都能轻松演奏出来。”
听着音乐大赛上的曲子,纪之川闭上双眼,感慨万千地低声说道。
“和乐团一起演奏的是……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吗?”
“是的。”
“那个时候的演奏居然流传了下来啊……”
被纪之川催促着,良麻继续开始演奏。
这的确是和纪之川完全不一样的演奏风格。良麻其实并不讨厌身为小提琴家的新城和成,也认为他拥有过人的才华。但是一听到他的曲子,一阵伤感就会涌上心头。妹妹很喜欢听这首曲子。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听。然后她这样告诉他,哥哥,我还想听更多他的曲子。
胸口突然一阵刺痛的良麻,手颤抖了起来。妹妹如今是否幸福?达成了愿望之后,她真的没有一丝后悔吗?
“良麻。”
手突然被抓住,良麻的动作忽然间停止。没想到会在演奏中途被制止的良麻,惊愕地看着纪之川,纪之川静静地从他手中拿走小提琴。
“看来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啊。”
纪之川神色黯然地把小提琴收起。这时良麻才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居然流下了泪水。没有注意到自己泪流的良麻顿时羞愧不已。看来在演奏的过程中,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止不住地满溢出来。令良麻难以置信的是,他连自己的情绪都没有办法控制了。以前他曾经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理性的人。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和纪之川接近之后,他常常为无法遂愿的人际关系一喜一忧,总是被纪之川牵着走。


“去睡吧。”
对着呆呆地站在原地的良麻,纪之川柔声说道。满腔愁绪无处宣泄的良麻,一下子扑进纪之川的怀里。
“纪之川老师,你讨厌……我的脸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纪之川一怔,眨了眨眼。泪流满面的良麻抬头望着纪之川,下一秒他就伸手搂住纪之川的后颈,把唇贴了上去。唇与唇接触的瞬间,良麻就被纪之川推开。
“良麻,我不讨厌,但并不等于喜欢。”
纪之川似乎对良麻唐突的行为有些手足无措。要是在以前的话,他肯定会更干脆冷淡地回绝。但是现在的纪之川却一脸认真,让良麻感觉有隙可乘。
“为什么?求你了,抱我好吗……。我和新城长着一样的脸,可以演奏出和新城一样的音色……,就算当我是代用品来使用也好。只有肉体关系也行。如果不这样的话,我……”
面对良麻苦涩的告白,纪之川掩饰不住动摇地陷入沉默。也许是因为良麻的声音已经真切到令人不忍回避。纪之川露出为难的神色抱着良麻的头,良麻则紧紧地抱住他,把头深深埋进对方的胸膛,除此之外,他已经无能为力。
“饶了我吧……。我不是那种类型的人。什么代用品,什么肉体关系……。我不讨厌你。但是我也从来没把你和新城重叠在一起。”
纪之川低声安抚着良麻,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明明是这么温柔的声音,却让良麻感觉到深深的绝望。胸口好痛。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打动纪之川的心了,就算不顾一切地用力抱紧眼前的人,对方也不会给他想要的回答。
感到一阵空虚的良麻松开了手。良麻一放开手,两人之间就拉开了一道距离。这令良麻更加难过,心像被灌了铅一样慢慢沉了下去。



第二天醒来,良麻就忧郁到不行。他真想倒流时光回到昨晚,把他的丑态给抹消掉。本来应该还有其他更圆滑委婉的方式的,可他偏偏选择了最丢脸的一种。
良麻一边压抑着立刻逃出这个家的冲动,一边换上自己的衣服,参照昨天纪之川铺床的方法把床单被子和枕头收拾好。总之现在应该为了昨天的失态去向纪之川道歉才行,他敲响了纪之川的房门,却不见回应。没办法只好走下一楼,只见纪之川正在餐厅和母亲吃早餐。
“早上好。阿聪,把他的早餐盛出来。”
纪之川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地和他打招呼,并让良麻坐在自己旁边。在可以坐下十个人的大餐桌上放着一个插满康乃馨的花瓶。纪之川的母亲是位稳重优雅的女性,她温柔地对良麻笑着,询问他昨晚睡得可好。没等多久,阿聪就端着托盘来到桌旁,把烤土司、火腿煎蛋、沙拉和酸奶摆放在良麻的面前。
“您喝咖啡吗?”
“啊,好的,麻烦你了。”
受宠若惊的良麻开始吃起早餐。纪之川的母亲是位很文静的女性,落落大方很有气质。让良麻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位女性会生出这样一个嗜好奇怪的儿子。
“多谢款待,很美味。”
吃完早餐之后,良麻一边道谢一边跟着纪之川走出餐厅。纪之川今天的计划是在家里作曲,没有外出的打算。继续待在这里会妨碍到纪之川作曲,良麻决定告辞。
“那个……昨天非常抱歉。”
纪之川把良麻送到车库,心想着一定要道歉的良麻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纪之川略带惊讶地看着良麻,摸了摸下巴。
“嗯……那个我也不是太明白。”
像是遇到了难解的数学题一样,纪之川面露难色的望着良麻的红色小篷车。良麻本来猜想纪之川要么是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么是冷淡地无视过去,然而实际上纪之川的反应却并不是这样。
“因为昨天你的表情很认真,所以连我也有些混乱了。你喜欢的大概是我的小提琴,并不是我这个人吧?”
“这种事……”
“看你的眼睛我就明白了。但是昨天晚上的你确实像是认真的。虽然自己这么说有点那个,但我并不是什么好人,对你也并不怎么好。是像喜欢偶像一样的那种追星者的心理吗?我找不到你喜欢上我的理由。”
纪之川的这番话让良麻不由得羞红了脸。为什么脸会变得这么热,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避开纪之川的视线,强忍住想要说出什么的冲动。纪之川认为良麻喜欢上了他吗?才没有这回事呢!这只是命令而已。良麻好想这么大声说。
“……而且,你总有一天会回到未来的对吧?”
纪之川凝视着一直低着头的良麻说道。反射性的抬起脸,良麻摇摇头。
“不,我会留在这个时代。死了以后,我的尸体会被时间管理局回收……”
“哎?是吗?”
纪之川一惊,睁大了双眼抱起手臂。
“为什么不回去呢?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会被选为我的监视人?是你自愿的吗?还是因为受到什么惩罚?”
纪之川饶有兴致地问道,就在良麻踌躇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一瞬间他的全身冒起鸡皮疙瘩,背脊也僵硬起来。纪之川茫然地凝视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男人,细野。
“刚刚,这里不是谁都没有吗?”
纪之川小声地在良麻耳边低语,警惕地看着慢慢接近他们的细野。
“酒元良麻,你话说得太多了。”
细野身穿一身黑衣,表情严肃地用锐利的目光看着纪之川。
“我是时间管理局的细野。你应该已经从他那里听说了相关事宜吧,希望你与我们合作。请不要提起任何与未来有关的问题。也不允许记录。酒元良麻泄露机密的可能性太大,我们要将他的一部分数据删除掉。”
“哎?”
无法理解细野的话,纪之川刚要反问,细野就伸出修长的手臂抓住良麻的头。突然间一道电流闪过,强大的冲击让良麻当场倒在地上。
“良麻!”
纪之川紧张地抱起倒在地上的良麻,抬头盯着细野。细野只是无表情地俯视着他们,淡淡地开口。
“如果把和未来相关的事泄露给别人的话,我们也会对你作出相同的处置。那么告辞了。”
说完了要说的话,细野像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地消失在两人面前。纪之川惊愕地睁大双眼,然后慢慢将良麻扶起来。被纪之川抱着肩膀站起身来的良麻,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家伙对你做了什么?”
纪之川提心吊胆地问。良麻开始试着搜寻某些记忆。然而令他惊讶的是,关于未来的大部分数据都被细野给删除了。再怎么拼命想也想不起来将来会发生的事。纪之川会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会和谁相遇,创作出怎样的音乐他都想不起来。不仅仅是纪之川的事,与世界局势有关的大事件什么的,也像一张白纸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好像消除了我关于未来的记忆……。怎么办……这样的话我就没有用了。”
良麻走投无路地抱着头,纪之川却意外地松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
“什么嘛,这样一来我们就差不多了嘛。不过要是你能告诉我地震之类的天灾什么的话就好了。比起这个,你有没有觉得哪里痛?那个男人叫细野来着?他是谁?”
虽然很想回答他,但是如果继续多说几句的话,搞不好这次真的要被抹消掉了,良麻只好保持沉默。讽刺的是,他们拥有名字,拥有管理人类的自我。
“我,要回去了……”
感到有些目眩和头痛。大概是因为植入大脑的数据被删除掉的后遗症吧。良麻坐上驾驶席,纪之川担心地站在车窗外看着他。
“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休息一下吧。”
“不,我没事。星期五我再过来。”
不想让纪之川为自己担心,良麻强行将车窗关上,发动了车子。因为耳鸣的关系,他听不清纪之川的话。像是逃离现场一样的一下子提速,他什么都没想,只是握着方向盘直视着前方。
在从纪之川家离开,直到回到自己家为止的这三十分钟里,不快感一直在脑中盘旋。
一回到家里,就觉得一阵强烈的反胃。他冲到洗脸台将今天的早餐一股脑吐了出来。因为细野的缘故身体被弄得一塌糊涂。头痛也一直没有减轻,而且时间越久耳鸣越严重。感觉好像脑神经被破坏了一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忧心忡忡地钻在被窝里,让身体放松地躺了一阵。睡了十个小时之后,头痛才终于消失。
虽然有感觉到危险,但是因为时间管理局的人一直没有出现,良麻就有些松懈大意了。细野没有对纪之川施加暴力就已经很不错了。这种糟糕的感觉只要良麻一个人体会就够了。
不过话说回来,消除关于未来的记忆真是个很严厉的惩罚。纪之川之所以把良麻放在自己身边就是因为良麻可以预知未来。这样下去到底应该靠什么来吸引纪之川的注意力呢?演奏小提琴的能力就和纪之川所说的一样,只能够演奏CD中的音乐而已。只是作为一个播放器的话,能够让纪之川长期保持对他的兴趣吗?虽然现在他可以做一下经纪人的工作,但是如果须藤出院了的话,他将会和纪之川失去接点。
郁闷得坐立不安的良麻,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中。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8-a694ea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