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5 
离开会场,良麻拿着在便利店买的晚餐便当回到酒店里填饱肚子。
第一次听现场演奏的感动,让良麻忍不住在床上翻来滚去,恍若身处梦境一般。就好像全身沐浴在音乐的海洋一样,动人的旋律至今仍在脑海中萦绕。如果能把这场演奏会录制成CD,时时刻刻都沉浸在音乐的余韵之中就好了。
良麻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时间静静地流逝,忽然间手机响了。被吓了一跳的良麻从床上跳起来,伸手拿过放在圆桌上的手机。会给良麻打电话的,只有纪之川和须藤两个人。
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良麻心跳漏跳了一拍,是纪之川。
“喂?”
连忙接起电话,电话一头的纪之川没有自报姓名,而是开门见山地问“你是要住一晚?还是马上回去?”从电话背景中传来的噪杂声可以推断出,纪之川现在正在休息室里吧。
“嗯……呃?怎么了?”
“你不是来看演出了吗。我在观众席上看到你了。今天你要住在这边吗?”
“您看到我了吗!?”
因为良麻的位置是在正中间,所以他本以为纪之川应该不会注意到。
“啊,我住在和纪之川老师相同的酒店。505号室。”
“明白了。”
纪之川和开始一样很唐突地切掉了电话,良麻呆得合不住嘴巴。没想到刚刚还站在舞台上的那个人竟然给自己打了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房间的门被敲响了,良麻惊得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急急忙忙地把门打开,已经换好私服的纪之川猛地冲进房间里来。
“你是知道的对不对!”
被纪之川的气势压倒的良麻一个劲地往后退到床边,纪之川的双眼里闪耀着光芒直视着他。
“哈?哎?”
“地震啊!托你的福,我按照原计划地参加了彩排。我真要好好感谢你。不过这么说来你还真是从未来过来的人啊!哎呀未来少年,你好。快点告诉我,20xx年邪马台国的秘密真相大白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话,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啊!到底是在哪里!奈良还是九州?或者说其实是别的地方!?”
兴奋的纪之川把良麻直逼得跌坐在床上,伸手紧紧握住他的双肩。
“那、那个……那是……”
“是什么!?”
“那个我不能说。”
被纪之川的气势震慑到的良麻小小声地说道。纪之川目不转睛地凝视了良麻好一阵,最终还是把手松开了。
“呼,我就知道会这样。”
纪之川叹了口气摇摇头,一屁股坐在床上。
“算了。未来少年,既然如此,你就告诉我点别的东西。自从地震发生之后,我每晚都兴奋得睡不着觉,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走运,碰到一个来自未来的人类。未来是怎样的?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面前?”
“比起这个……”
良麻坐到纪之川身边,开始述说今天他兴奋的心情。
“今天的演奏好棒。门德尔松的协奏曲太美了!安可时演奏的曲子也很好听!”
面对兴奋地述说着心情的良麻,纪之川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感动的神色,只是耸了耸肩。
“门协(*门德尔松协奏曲的略称)都演奏到烂了,我还是比较喜欢柴协(*柴可夫斯基的协奏曲的略称)。”
“哎……?门协?柴协?”
听到陌生单词的良麻歪了歪头,纪之川苦笑着揉了揉良麻的头发。
“你真的是对很多音乐术语一窍不通呢。未来世界中没有这样的简称吗?就你这样还敢自称音大生啊?”
良麻觉得自己好像被纪之川看扁一样,不由得满面通红。
“但、但是,真的很棒啊!我最最喜欢纪之川老师的小提琴了,能够现场听到您的演奏,简直死而无憾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良麻的说法太夸张,纪之川笑着站起身来。
“少年,跟我一起到上面吃东西,我还没吃晚饭呢。”
强行拉过良麻的手,纪之川提出建议。虽然良麻已经吃过东西了,但是可以和纪之川待在一起自然是再好不过。良麻羞涩地笑着,跟在纪之川身后走出房间。


纪之川带良麻去的是位于十一层的一个优雅的法式餐厅,格调高雅的装修,软绵绵的地毯,看起来很高档的座椅,这一切都让良麻感觉很不自在。递过来的菜单上的价格之高,让良麻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内心更加不安起来。这里的客人各个都身着华丽的正装,良麻担心一身平民打扮的自己会不会太显眼了。纪之川虽然穿着外套,却没有系领带。他们被服务生领到靠窗的位置,以斜对着窗的角度坐了下来。整个名古屋的市景尽收眼底。
“少年,你的年龄可以喝酒吗?一起喝吧。你有什么喜欢的酒吗?”
看着酒类的菜单,纪之川烦恼着到底喝什么好。大概是因为习惯了这种场合的缘故吧,所以即便没有穿正装,纪之川也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良麻没有喝过酒,也不知道什么比较好喝。
“这个和这个,还有这孩子已经吃过饭了,给他看一下点心的菜单。”
纪之川向身穿黑色制服的店员点了各式各样的东西。令人吃惊的是,这里的酒类、正餐以及点心居然是各有专门的菜单,服务生不会一下子把全部菜单拿给客人看。之前为了体验在外就餐的经历,良麻曾经去过一次家庭餐馆,那里的菜单是所有种类都记在一起的。而且还附有照片,一目了然,那样的不是更加方便一些吗?而且这边的餐厅连价格的位数都和那个店不一样。良麻胆战心惊地看着还在酒类菜单上挑选着什么的纪之川,这时,对面一个抱着装满酒瓶的冷冻箱的中年男性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啊,纪之川先生!”
下巴长着一撮胡子的男人,微笑着向纪之川打招呼。正在研究菜单的纪之川抬起头来,看着男人笑了。
“哎呀,太好了,您看起来很精神呢。”
“今天的舞台实在是太精彩了,非常感谢。这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正好可以配合着刚才您点的料理一起吃,请务必享用。”
这个像是大厨一样的男人从冷冻箱里取出一瓶冰冻的酒,放在纪之川面前的桌子上。看来这位大厨今天也去听了演奏会。能够收到法国酒这样的礼物真是太厉害了。良麻向纪之川投去尊敬的目光,而纪之川的表情并没有显得特别感动,只是很平静地对大厨说。
“你,要是想谢我的话,就在餐厅里播放我的CD啊!”
这个回答令大厨差点喷了出来,他一边强忍着笑意一边用服务生专用刀撬开酒瓶上的软木塞说。
“等现在这一曲完了之后马上就放。”
大厨一边麻利地撬开酒瓶的软木一边往桌上的酒杯注入鲜红的液体。就在他把盛满液体的酒杯递到良麻和纪之川面前的时候,室内开始播放纪之川的CD。
“哦!你可真机灵啊。”
纪之川满足地聆听着自己的音乐。现在播放着的是两年前发售的CD,已经被良麻听了无数遍了。
“请慢用。”
大厨微笑着说完,便推着配膳用的小推车离开。纪之川对着良麻举起酒杯。
“为未来少年,干杯!”
“……干杯。”
纪之川已经完全不用名字称呼良麻了。一抹寂寞感掠过心头,良麻将面前的酒饮了一口。这酒的口感相当不错。
“那个,您能称呼我的名字吗?我……已经不是少年的年龄了。二十岁就已经是成人了对吧。成人也就是大人了,不是吗?”
良麻压低了声音地说道。纪之川把酒杯里的酒喝掉一半,笑了起来。
“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姓名嘛。那你说你的真实姓名是什么。我会用那个来称呼你的。”
“那个……”
要是说出姓名的话就麻烦了。就在良麻烦恼着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纪之川点的前菜已经上来了。良麻的面前摆满了蛋糕和冰糕等点心。盘子上用红色的果酱描上各种各样的文字和图案,良麻都有点不舍得吃下去了。
“我没有名字……”
虽然不知道到底可以对纪之川说出多少情报,但是没有其他的解释方法的良麻只好小声说道。
“没有?什么意思?”
把生火腿送到嘴里,纪之川歪了歪头。
“只有数字……”
良麻的回答令纪之川惊愕的睁大了眼,停止了动作。在良麻所生活的世界里,人的姓名都是数字组成的。良麻不想被别人用序号来称呼他,所以希望纪之川可以用良麻在这个时代的名字来称呼自己。
“嗯……未来还真是悲惨呢。搞得我都不想继续问下去了。也就是说你们互相都是用数字来称呼彼此吗?又不是犯人,真是可悲可叹。你,该不会是机器人吧?”
用叉子切着牡丹虾的纪之川低声问道。看到良麻陷入沉默的样子,他惊讶得探出身子问。
“难道你是人造……”
“啊,不是的,只是一部分而已!……我是人,是人类!”
虽然不能够告诉纪之川,但是自己的手是假肢,里面安装了一种可以自动演奏小提琴的程序。外表看上去是很普通的一条手臂,对日常生活也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如果被X射线照射的话就会失灵,所以不能乘坐飞机。这是未来世界的高科技,良麻在这个时代完成使命死去之后,时间管理局的人就会回收他的尸体。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谜题终于被解开了。”
良麻明明什么都没说,纪之川就好像理解了一切似的点头说道。他把吃完料理的盘子移到旁边,继续接着喝酒。
“那么,你那只手臂还能做什么?”
纪之川兴致勃勃地问道。良麻勺了一勺冰糕送到嘴边,把脸转向一边。摇曳的烛光令他们彼此的面容变得暧昧不清。
“我,可没说我的手怎么了。”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被他问出来的。不能对外人说出任何会令历史改变的事,这是铁则。现在大概还没有超出许可范围之外,所以时间管理局的细野还没有现身,但是继续说下去就麻烦大了。
“你说什么呐。你不是能演奏出那么高超的技巧来吗?难道说你还能弹钢琴?”
“我不会弹。只是会拉小提琴而已。……我”
不知不觉中默认了纪之川的说法。从刚才开始自己就很奇怪,嘴巴越来越不严实。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良麻感觉自己的脸很热,脑袋也晕乎乎的。今天明明没有被灌什么奇怪的秘药啊,好奇怪。
“请忘记我刚才说的话。”
“嗯,忘记了。忘得一干二净了。那么,你到底是来干什么呢?”
鱼料理被摆放在纪之川的面前。良麻继续吃了几口冰糕,陶醉在那入口即化的触感中。没想到酒和点心还挺合的嘛。
“所以我说了……啊,谢谢。我是想做纪之川老师的弟子啊。”
说话的途中,面前的酒杯里的酒已经被喝光了,于是又接着倒满一杯。这瓶酒真的很好喝,是至今为止他没有尝过的美味。一开始还以为是果汁,现在却感到一阵阵令人晕眩的刺激。
“之前你也是这么说的呢。特地从未来跑到现在来做我的弟子到底有什么好处?还是说是因为那个?因为某个重大事件与我有关的?如果这是电影的话,你就是前来保护我的人造人?但是你看起来又手无缚鸡之力。只会演奏小提琴的话什么都做不了啊。我知道了,是不是未来我的子孙做了什么事?”
“呃……”
纪之川近似瞎猜一气的几句话,让良麻瞬间动摇起来,手中的勺子也掉落在地上。店员迅速地飞奔上前将新的餐具递给良麻。良麻此时已经完全醒了过来,将放在旁边的冷水一口气喝光,神情严肃地盯着纪之川。
“我,什么都不能回答你。”
看到表情突然之间变得僵硬的良麻,纪之川唇角微微上扬。和平时一脸飘飘然的表情不一样,眼前的纪之川正露出阴险的笑容。
“看来你不太能喝酒呢。比起魔女的秘药来说还是这个比较有效。”
用刀叉切着白色的鱼身,纪之川笑着说道。良麻也察觉到事情不妙,开始不停地吃冰来让大脑清醒。因为是第一次喝酒,所以良麻没想到大脑居然会如此放松警惕。
“明天的公演你还来看吗?”
纪之川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的话一样转到别的话题,仍然紧张得心跳加速的良麻,不安地喝下一口杯里的冷水。
“是的,我会连续三天都去……可以的话,我想和您一起乘新干线回去,可以吗?车票我会准备的。”
“啊啊,拜托你了。明天中午过后就离开名古屋。”
我知道了,良麻点了点头,再次饮下一口冷水。


纪之川的猜想已经如此地接近真相,这不得不令良麻动摇。
良麻被派到这个时代来的目的,是监视纪之川,令他一辈子都不能结婚。纪之川猜想也许是自己的子孙会做出什么事,但是实际上有问题的是他生儿育女这件事本身。纪之川平时都爱用那种调调令对方放松警惕,一下子认真起来的话就会让人措手不及。
良麻昏昏沉沉地钻进被窝,担心今天自己是不是话说得太多了。既然细野没有现身那就说明没有问题,但下次要是再失败的话绝对会被惩罚的。
(我是不是有点太缺乏紧张感了?)
因为稍微和纪之川变得亲近一点就开始忘乎所以,连本来的目的都差点忘了。
本来他必须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接近纪之川,然而现在他已经把相当一部分的情报泄露给了对方。也许这是因为在他的内心对纪之川抱有一种特别的情感的关系吧。这个男人所演奏的音色,是自己一直以来所憧憬的,能和这样的他共享这样的时光,良麻兴奋得难以保持平常心。纪之川并不是过去自己在数据中所了解到的那个历史人物。而是确确实实存在在他面前的真实人物。
突然之间脑海里浮现出妹妹的面容,良麻把手覆在脸上。
他必须得完成使命。为了完成这个使命,他改变了容颜,来到这个时代。
良麻将毛毯用力地往上扯了扯,闭上眼睛准备睡去。


第二天的公演结束之后,良麻得到允许进入后台。纪之川对其他人介绍说良麻是他的临时经纪人,并且担任一些杂务。
第三天的公演也获得了成功,受到了良好评价。回响在会场的掌声和赞美声,让身为观众的良麻也不由得引以为豪。在观众们纷纷站起来向纪之川鼓掌致敬的时候,良麻兴奋地向后台走去。
在通向休息室的走廊中,良麻看到纪之川正在和川上说话。大概他们都被舞台上的气氛所感染,兴高采烈地交谈今天演奏的感想。良麻还是头一次看到纪之川这么开心地和女性说话,他不安地走近正在交谈的两人。
“纪之川老师。”
良麻像是为了故意打断两人的交谈一样地打了声招呼,纪之川笑了笑说。
“那么待会儿见。”
和川上握手告别之后,纪之川心情很好地来到良麻的身边。
“之后还有个庆功会。良麻也来吗?但是不能喝酒哦,你一喝酒就变成大嘴巴。”
修长的手臂搭在良麻的肩膀上,纪之川笑着说道。看来他终于决定用名字来称呼良麻了。
“庆功会……吗?是类似于宴会之类的吗?”
“是啊,我们准备去吃火锅。”
纪之川单手抱着小提琴,看来公演结束之后他一直在和川上交谈。虽然良麻很在意纪之川和川上的关系,但是在这种时候问的话会有点不自然,所以只能作罢。
“我就……不去了。我回酒店。”
尽量不和其他人扯上关系。这是良麻的铁则。看到良麻推辞,纪之川难得地露出通情达理的表情点了点头。
一个人回到酒店,在房间里用完餐,良麻开始看电视打发时间。现在纪之川正玩的开心吧?虽然大家都说纪之川是个很难相处的人,但是实际跟他接触之后就会发现,他并不是那么的讨厌和人交往。虽然爱憎分明的他一定会有一些比较难以交往的对象,但是团员和他的关系基本上还是不错的。
就在时针指向十一点,良麻正准备要去睡觉的时候,纪之川来到了良麻的房间。
“呀,良麻。你还没睡啊。”
纪之川看起来喝了很多酒,心情非常畅快。手中拿着一束小小的花,一进房就把花递给了良麻。
“这个是别人送我的,给你。”
“怎么了?”
“一举办公演就会收到很多花啊。我全部都寄到老家去了。这是今天一位小女孩送给我的。是保鲜花。”
纪之川递过来的,是插在四角的白色花瓶里的花,中间一朵是蓝玫瑰,旁边几朵是淡蓝色和白色的玫瑰。一只手就可以拿起来的这瓶花,虽然不是新鲜的花朵,但是不需要水分也可以保存很久。不过这种花经受不住湿气和阳光,要特别注意保养才行。
“好美。”
头一次看到保鲜花的良麻,出神地凝视着眼前的花朵。虽然和新鲜的花不一样,感觉上有点硬,但是外观看上去很美很纤细。
“第一次见到呢。”
“未来没有花吗?”
看到良麻出神地凝视着保鲜花,纪之川不可思议地问道。纪之川自己把热水器电源插上,开始烧水。良麻没有回答,纪之川觉得那就等于是肯定自己的答案,于是又接着问。
“树木呢?草地呢?”
“…………关于未来的事”
“真是太可悲了!居然变成了那么可怕的世界吗?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吗?看来还真的被那个电影给说中了呢。人的姓名全都变成数字,还没有树木和草地,真是太可怕了。没有出生在那个时代真是太好了。”
纪之川通过良麻的表情变化来获取自己想知道的答案,良麻不安地颤抖着。
的确,过去良麻是通过数据来了解关于这个时代的事的,所以当他亲自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不由得被这里的美好一切所惊呆了。良麻所熟知的地球是一个荒凉的世界,天空完全是另一种颜色,太阳的形状也和这里不一样。而且最让他震惊的是,这边的这个世界拥有如此繁多的物种。在良麻的那个时代,人类已经是濒临灭绝的物种。
“等一下,没有树木的话怎么制作小提琴?用什么材料来代替小提琴的原材料?”
热水器开始发出响声,说明水已经烧好了。纪之川一边泡茶一边提出了一个小提琴家会关心的问题。
“在我的时代,没有人会拉小提琴。”
关于这个,良麻没办法继续保持沉默,表情阴暗地说了出来。纪之川双目圆睁地回过头来看着他。
“已经不是那种可以安心享受音乐的时代了。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死亡。”
强烈的情绪在胸口翻滚,良麻忍不住把这一真相说了出来。接着他猛地闭上嘴巴,动作呆滞地摆弄着瓶里的花朵。
“对不起。请忘了刚才我说的话,我又多嘴了……”
“嗯嗯,忘了,已经忘了。”
纪之川特意用轻松的语气回答,将两人份的茶放在桌上。纪之川就这样站着,一脸严肃地喝着茶,像是为了转换情绪似的忽然打了个响指。
“对了,回到东京之后,帮我在SUNTORY HALL附近预约一个环境优雅,可以喝酒的店。时间定在大后天星期二。选一个女性会喜欢去的店。”
“哎……”
听到纪之川的要求,良麻有点紧张地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刚才那番话好像在说约会的场所一样。良麻站起身来看着纪之川。
“您要和谁一起去?是接待吗?”
“为什么我要接待别人啊?怎么看都是约会吧。真迟钝。”
纪之川一脸无语地看着良麻,把杯中茶喝完之后将茶杯放在桌面上。听到约会这个字眼,良麻的脸上覆上一层乌云,逼近纪之川说。
“和谁去约会?真的是去约会吗?您这样会让我很困扰!”
被良麻逼问着的纪之川,弯腰坐在床上,脸上露出坏笑,似乎在愉快地欣赏着良麻着急的神色。
“你要是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困扰的话,我可以取消约会。约个会其实也没什么吧。我和元子很合得来,将来要是能和她结婚倒也不错。”
纪之川嘴里说出来的这个名字,就是这次公演的女指挥家。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气氛确实比较特别。铁青着脸的良麻嘴角上扬地盯着纪之川,挑衅般地回应道。
“……我很困扰。请你不要这样。”
纪之川坏笑的理由,良麻很清楚。纪之川上次猜测将来自己的子孙将会做出什么事情,而现在他正要去实行这一计划。而他现在所期待的,是良麻会对他这一行动做出什么反应。
“你没有阻止我的权利吧?”
纪之川微笑地看了良麻一眼,从床上站起来准备离开。这样下去就麻烦了。良麻想都没想地一把抓住纪之川的手,拼命地拉住他。
“请等一下,纪之川老师。和不喜欢的人结婚,这太奇怪了!如果您是为了捉弄我的话,请收回您的决定!我真的会很困扰!”
“所以我叫你说出理由来啊。再说我本来就喜欢元子,想娶她做老婆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啊。而且我本来就是长期居住在国外的人。”
“——可是您喜欢的人不是新城先生吗!!”
对纪之川这戏弄人的把戏感到火大的良麻,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吼了出来。一听到这话,纪之川便怔住了,呆呆地望着良麻,面部的表情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你说什么?”
纪之川明显地表现出厌恶,用力想要挥开良麻的手。跟他杠上了的良麻用两只手紧紧地抓住纪之川的手腕,死死地盯着他。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是现在这张脸吗?”
难以压抑的愤怒,让良麻忍不住湿润了双眼对纪之川大声吼叫。纪之川吞了口气望着良麻,咬住嘴唇。纪之川是第一次对良麻露出这么凶的表情,良麻的脑袋像是断了根筋一样,已经无法保持冷静。
“……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自己的心情。”
凝视着紧握着自己的手的良麻,纪之川痛苦地低语。
“为什么你会知道……?为什么没见过新城的你……”
纪之川的声音在颤抖,这只能让良麻的胸口更加苦闷。能够让纪之川敞开心扉的只有新城和成一人。虽然有着相同的脸,却是两个不同的人。这才是让良麻不甘心的地方。
“你想说因为你是未来人所以知道?”
“这……”
良麻低下头,踌躇着是否该把真相告诉纪之川。突然间,纪之川抓住良麻的下巴抬起他的脸,用尖锐的目光盯着他。
“你的脸很碍眼。”
苦闷地吐出这句话,纪之川用力甩开良麻的手,就这样无言地离开了房间。
虽然良麻很想追上去,但是一想到那句“你的脸很碍眼”,良麻的双腿就像被冻结在原地一样无法动弹。又不是我自己想要变成这张脸的啊。良麻拼命地忍住不让自己这么大叫出来。连良麻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是,纪之川的一句话竟然让他品尝到如此沉重的打击。
他对纪之川说了不该说的话。良麻陷入痛苦的泥潭之中,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是不是该马上追上去道歉比较好?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纪之川发这么大的火,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他自己也不明白。在这个时代的日本,同性恋之间的爱情还没有得到社会的承认。良麻刚才的那一番话,也许正好刺激到了纪之川内心最不愿意碰触的部分。良麻在房间里不停地打转,胸口像是被揪住一样苦闷。这种时候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在这个世界里,良麻的人际关系面很窄,所有事务都由时间管理局来掌控。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必须得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的难题。
走投无路的良麻在房间内转来转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你的脸很碍眼。这句话一直在耳边环绕,挥之不去。

第二天,良麻和纪之川一起返回东京,由于昨晚上发生的不愉快,一路上纪之川一直保持沉默。
在乘新干线的时候,纪之川也流露出拒绝对话的姿态,一直听着随身听,就算良麻主动跟他说话,他也保持无视的态度。纪之川是一生气就会沉默的类型,对良麻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他难受的了。乘坐GREEN车的人本来就少,纪之川的沉默只有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最糟糕的是,在到达东京站准备分别的时候,纪之川对良麻下了道清楚的命令。
“星期二的预约就拜托你了,这也许是你最后一个工作了呢。”
纪之川面无表情地说完,就一个人向计程车停车场走去。只剩良麻一个人呆站在原地,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和纪之川分别,一个人回到家里,良麻怀着满腔怨气打开电脑,搜索到了SUNTORY HALL附近的一个可以在上层观赏夜景的酒店,完成预约。
(那个男人什么都不明白)
满腔的怒火终于到达了爆发的顶点,良麻忽然有种很想把手中的东西往墙上砸去的冲动。这时,一种名为悲伤的情绪慢慢爬上心头,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纪之川的每一句话,让内心的伤口不断扩大。为了掩饰住被挖开的伤口,粗暴的破坏欲趁虚而入,良麻越来越难以保持冷静。这是良麻有生以来第二次体会到如此混乱的心情,第一次是在他听到对妹妹的判刑时。
从行李中取出保鲜花,将它放在窗边,愤怒逐渐被悲伤所淹没。纪之川是真的要解雇良麻吗?本以为他们终于开始亲近了,没想到马上又要分开。想要和纪之川建立稳固的关系真的很难。新城却可以轻易俘获那个善变的男人的心,一想到这里良麻甚至开始憎恨起新城。他到底是怎样和纪之川相处的?
时间越久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纪之川的这一系列行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平息纪之川的怒火。但是如果良麻不主动做些什么的话,搞不好纪之川真的会为了报复良麻而去和川上交往,甚至结婚。这种结果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出现的。
思考了好几个小时得出来的答案其实很简单明了,就是他只有向纪之川说明真相这一条路。本来纪之川会提出和川上约会什么的,就是为了知道这样做的行动会引发什么后果。如果不满足纪之川的这个心理的话,他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吧。但是良麻无法判断这些话该说不该说。最糟糕的情况,良麻会被解除任务被迫离开这里,至今为止的努力也会化为泡影。
在把纪之川那段不为人知的感情揭露出来这件事上,良麻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个劲地道歉。这是良麻失言之过。因为他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反感。
闷闷不乐地烦恼了一整晚,第二天良麻开着红色小篷车前往纪之川家。不说出真相,他会被纪之川解雇,说出真相,他会被时间管理局的人开除局外。既然不管怎么选都不行的话,干脆就把一切都说出来算了,良麻开始自暴自弃地想。
按响纪之川家的门铃,发现明明已经九点了,纪之川却还在吃早餐。纪之川面无表情地将良麻领到与之前不同的另一个客厅,在L字型的沙发上坐下,这个客厅里也悬挂着几幅巨大的画像,摆放着钢琴和咔咔作响的老时钟。摆放在客厅的家具是统一的光滑鲜亮的木材作成的,整个空间有种令人平静的祥和感。上次那个客厅里也摆放有钢琴,这个家里究竟有几台钢琴啊?是因为纪之川的父母都是钢琴家的缘故吗?
“然后呢?”
纪之川上身白衬衫,下身蓝色的长裤,看来还没有做好出门的准备。他抬头盯着伫立在客厅的良麻,冷漠地问道。良麻鼓起勇气将打印出来的纸递给纪之川。
“这是预约好的酒店。地图也已经打印出来了。”
良麻僵硬地说道。纪之川接过纸张,看也不看一眼地丢在一旁的沙发上,抬起头继续无言地盯着良麻。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才好,良麻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纪之川那无言的压力让他的两条腿不停的颤抖。纪之川的那句“你的脸很碍眼”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良麻没有勇气直视对方。
“……纪之川老师,我”
正当良麻要开口说话的同时,纪之川打断了他。
“你要做的只有说出真相。其余的话我一概不听。”
纪之川说得非常明确。良麻僵硬着脸向前迈了一步。他颤抖着走到纪之川身边坐下,深深地吐了口气。
“我该说什么才好。”
良麻低垂着脑袋问。忽然间环绕在纪之川身上的紧张气息一下子烟消云散,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良麻的耳朵。良麻一惊回头,纪之川正凝视着他。
“说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心情。还有为什么讨厌我和女性交往。全部。全部,要看着我的眼睛说。”
纪之川淡淡地说道。良麻吞了口气身体变得僵硬。感觉到纪之川的视线正一点点看穿自己,心跳逐渐快了起来。
“如果说出来的话,你会按照我说的去做吗?”
良麻压着声音反问,纪之川轻轻地笑了出来,翘起二郎腿。
“要看我能不能接受。”
良麻又考虑了一阵,烦恼着到底该从哪里说起才好。虽然不知道可以说到什么地步,但是如果今天不把真相告诉纪之川的话,他就彻底没戏了。
“我知道了…”
下定了决心的良麻缓缓的开口。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7-00b4c8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