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4 
把真实身份告诉纪之川之后,良麻本以为时间管理局的细野会出现自己面前,可是到了第二天什么人都没有出现。本以为自己铁定要受惩罚,这样一来良麻也好歹松了口气。大概是对方也在观察目前的情况吧,或者对方只是认为纪之川根本不会相信良麻的话。
把公寓的门锁上,良麻低着头走下楼梯。这栋已经有二十年历史的木造公寓还有不少空房,现在居住在这里的也以老人居多,可以省去和周围的邻居打交道的工夫这点很不错。在良麻来到这里之前,就被告诫尽量避免与周围人打交道。
从公寓步行五分钟来到附近的停车场,良麻钻进红色的小篷车。今天是星期五,得接送纪之川到学校上课。
开车三十分钟来到纪之川家。比预定时间还要提早一些到达的良麻,被纪之川那位气质优雅的母亲邀请进屋喝茶。
“今天就不用了。”
虽然很开心纪之川的母亲能邀请自己,但是看到纪之川已经从楼梯上走下来了于是只好推辞了。纪之川穿着一件外套,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没睡好吗?”
“想了很多事。”
他看也没看良麻地回答。纪之川抱着小提琴,把脚伸进已经准备好的鞋子里。良麻走在前方,来到车旁为纪之川打开车后门。
“你,应该是差不多二十岁这样吧。”
纪之川狐疑地打量着良麻的脸说道。
“是的,没错。”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良麻不安地回答道。从情报上来看,私人司机不都是这样为主人开门的吗?还是说纪之川今天心情不太好?他低着头坐进车里,将小提琴放在膝盖上。良麻把门轻轻关上,回到驾驶席。
说起来,良麻还没有把一件重要的事告诉纪之川,是关于下周预定举行的名古屋演奏会的事。
“纪之川老师,今天的课结束之后,请你搭乘七点的新干线出发好吗。”
缓慢地发动车子之后,良麻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说道。纪之川突然间睁大双眼,连安全带也不系就跳了起来。
“等一下!名古屋不是明天才去吗!?”
“呃……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改为今天出发……”
虽然须藤告诉他出发日是明天,但是他这边也有特殊情况不得不在今天出发。
“酒店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按照须藤所说的,我预约了以前常住的那个酒店。”
面对良麻的说明,纪之川陷入了沉默。感觉到一道视线狠狠地扎在自己的后脑勺,良麻不由得咳嗽了一声。
“提早一天去的话,乐团里的大家也可以早点做准备啊。”
他知道纪之川在为良麻突然提前日程的事闹情绪,因为今晚他本来计划要去录音现场和某个人物见面的。虽然很对不起纪之川,但是如果不在今天到达名古屋的话,事情就麻烦大了。
“我会开车把您送到东京站。”
良麻对着保持沉默的纪之川叮嘱道,随后纪之川便很烦躁地回了一句“我知道啦”。纪之川很期待今天的录音现场,可想而知现在的他有多么的沮丧。虽然良麻也很想让他去,但是就算他不去,对录音工作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然而名古屋的演奏会那边如果没有纪之川的话就会很麻烦。而且,良麻瞒着纪之川自己买了连续三天的名古屋演奏会的门票。他很想听一听那完美无缺的演奏。
心情不佳的纪之川直到学校都没有说一句话。看来今天来听课的学生可有得受的了。
(看来他相当期待那个见面呢。)
良麻没想到,纪之川居然会为无法去别人的录音现场和对方见面而不爽到如此地步。他有点嫉妒了。虽然良麻很想跟他聊聊关于那个录音的话题,但是又怕对方说你怎么会知道,也只好作罢。
今天傍晚,新城和成会在都内的某个录音室里进行CD录音。虽然良麻知道纪之川喜欢新城,但是他们两个也只不过是偶尔见面而已,不知道纪之川怎么会迷他迷到这种地步。大概是因为同为小提琴家,纪之川比较关心新城的伤势恢复到什么程度了吧。因为车祸的关系,新城有一段时间无法演奏小提琴,即便是现在,他也无法长时间运动手指。但是,由于唱片制作人的努力,曾经被誉为天才小提琴家的演奏能够再一次通过CD再现于世。虽然进度很缓慢,但是收录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至高的音乐,复活的小提琴天才。他将会成为名垂音乐史的演奏家。
良麻回忆起新城的演奏,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比自己更加沉迷于那音色的妹妹的脸,一瞬间在脑海里闪过。对良麻来说,新城的音乐是悲伤的音色。

地面一瞬间摇晃了一下,良麻连忙稳住脚步。
正当他在花店里买花的时候,女性店员发出一声轻声尖叫,手中一下子抓紧了花束。地面开始不停地摇晃,架子上的商品发出杂音。地震持续了三十秒左右,最后变得越来越小直到停止。
“啊,吓死我了,刚才这地震还挺大的呢。”
惊魂未定的店员用剪刀把花茎根部修剪了一下,重新开始调整各色花朵的位置。因为之前说过这是要送给男性的,所以花朵的颜色大多选择了黄白绿三色,整体给人以素雅的感觉。
良麻抱着探望的花束,向眼前的一栋综合病院走去。感觉地面还稍微有点摇晃。当良麻出现在三楼的病房门口时,正在看电视的须藤转过脸来。
“刚才的地震,震源好像是在东海那边。这次的公演是在名古屋对吧。”
须藤转达了刚刚地震的情报。震源在东海,震级最大为5。新闻速报上播出了一连串窗户摇晃的镜头。目前为止还没有死伤者报告。而意外的是良麻所在的地域的震级只有2级。他还以为震级要更高一点的。
“哇,不得了。新干线居然停了。纪之川先生不是今天出发的吗?”
电视里面播出了新干线停止运行的画面。由于地震的影响部分铁道出现塌方,新干线全线停止运行。
“没关系,纪之川老师昨天就已经出发了。”
把花递给须藤之后,良麻笑着回答道。一脸担心的须藤这才放下心来,接过花束笑了出来。
“是吗?真是太幸运了。纪之川先生坚决不坐飞机的,好险好险。”
“嗯,没事真是太好了。”
良麻也点了点头,将所有的收据交给须藤,开始和他对照接下来的行程计划。须藤收到了几份发给纪之川的工作请求,良麻告诉须藤自己要去看名古屋的演奏会之后,须藤便拜托他顺便去把这些工作报告给纪之川征求他的同意。纪之川是个必须得催他好几次才会有回应的人,而且只要是自己不想做的工作的话就会马上忘记。须藤笑着说自从成了纪之川的经纪人之后,自己变得像老妈子一样。
躺在床上,脚被高高吊起来的须藤被良麻问及他与纪之川的相遇经过,一脸怀旧地聊起过去的事。
“本来我也住在德国,从事翻译工作。然后就偶然和纪之川先生认识了。他是个比较奇怪的人,经常在工作上惹出很多麻烦,我经常帮他的忙。有一天他就问我要不要来当他的经纪人。他演奏小提琴的技巧虽然是一流的,但是人际交往和处理事情却很糟糕。再说同为身在异乡的日本人,相互照应也是应该的嘛,于是我就同意做他的经纪人了。他时不时会回日本,而我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回家探亲,所以也挺好的。”
“这样啊……”
纪之川在工作上惹麻烦什么的大概可以想象得到。他和良麻见了好几次面才记住良麻的名字,而且还能若无其事地说出令人反感的话。虽说不至于招人不待见,但是面对他多少都有点火大。
“纪之川先生真是个怪人。呼叫UFO什么的哪像一个正经的成年人会做的事?这个我是无法奉陪的了。你也就左耳进右耳出地敷衍一下他就好了。”
“哈哈……我知道了。那,我下次再来。”
须藤的伤势似乎恢复得很顺利。良麻和他交谈了一会儿,便挥手离开病院。
周末良麻会出发去名古屋听纪之川的演奏会。他兴奋得几乎每天晚上都失眠。没想到他也有可以近距离听纪之川演奏会的一天。
拼命按捺着不安分的心,良麻的思绪早已经飞到了周末去了。

铁道修复花了两天时间,周末新干线终于恢复正常运行。坐上从东京到名古屋的指定席,良麻开始享受人生第一次的新干线之旅。坐在窗边的良麻,一直新奇地眺望着窗外的景色。他是头一次看到成片连绵的农田,所有的景色都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虽然头脑里面已经输入了关于这个时代的情报,但是眼前的这一切对于良麻来说都如同梦幻一般。一想到这一切最终都将化为乌有,良麻的心里就变得沉痛起来。
到达名古屋站之后,良麻在偌大的车站里迷路将近三十分钟,最后他放弃乘坐电车,到计程车停车场把酒店地址告诉司机,乘计程车前往酒店。酒店就在这次演奏会会场的附近,服务很好,口碑不错。他给纪之川订了上层的高级间,而自己则住在下层的普通间。来到酒店办理入住手续之后,他把行李放进自己的单人房里,拿着小提包离开酒店。
这次名古屋公演的管弦乐团是日本国内著名的乐团,最近备受关注的川上元子担任该乐团的指挥。川上元子是一位身材高挑,长相也很帅气的女指挥家,她在欧洲成名的时间比在日本早。女性指挥家是比较少见的,可想而知至今为止她克服了多少困难才有今天的成就。
(是这里吗。没有迷路太好了。)
演奏会大厅是集合美术馆、图书馆以及餐厅等设施为一体的综合会馆,虽然现在已经过了开场时间,但是看样子还没有开始入场。虽然良麻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一想到这么多人都是来听纪之川的演奏,他就觉得很自豪。听周围观众的交谈,大家的话题果然都围绕在纪之川从德国回国这件事上。这次举办公演的大厅,是在国内拥有一流音响效果的著名演奏厅,在演奏会开始之前良麻就一直期待得不得了。开演十分钟前在位置上就座,在四周的一片喧闹声中,良麻兴奋不已地等待着开演时刻的到来。演奏厅是以舞台为中心的环绕式大厅,良麻的座位就在正中央。
今天所要演出的曲目是勃拉姆斯的大学祝典序曲,门德尔松的小提琴协奏曲E小调,以及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曲。纪之川是从第二首开始登场,非常令人期待。开演时间到,管弦乐团的成员们从舞台的左门步入演奏厅舞台。此时,观众席中响起阵阵掌声,良麻也跟着鼓掌。首席演奏者站起来开始演奏出旋律,现场的气氛开始缓缓上升。
指挥者川上风姿飒爽地踏上舞台的瞬间,会场被掌声所包围。很快,第一首曲子的演奏便开始了,良麻被现场演奏的气势彻底压倒。第一首的演奏在良麻意犹未尽的状态中结束,整个会场被掌声所淹没。一度退场的指挥者,在没有停歇的掌声中重新回到舞台,向观众致礼。在第一首曲子的余韵逐渐平静下来的同时,管弦乐团的座椅配置开始发生变化,良麻紧张地盯着舞台。
纪之川单手握着小提琴,从左手边的门步入舞台。会场的气氛突然为之一变,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良麻紧张得把整个身子向前探出去,感觉就好像站在舞台上的是自己一样。
身着燕尾服的纪之川一脸不悦,在全场观众兴奋目光的注视下,他抬头看着指挥者的手势变化。

哀伤的旋律开始回响在整个大厅里,良麻绷紧了神经注视着舞台。
作曲家菲利克斯•门德尔松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没有品尝过失意和绝望,也没有经历过走投无路的困境,他的人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他所创作出来的音乐安静祥和而优雅。然而纪之川所演奏出来的这首曲子,却令良麻感到无尽的失意、绝望和焦躁。就好像自己的情绪也渐渐变得混乱失序,要被汹涌的怒浪所吞噬一样。
纪之川的小提琴演奏有种摄人心魄的强烈魅力。
虽然练习的时候听到的那曲也相当不错,不过果然还是现场正式演出时的演奏要更加技高一筹。纪之川神经的紧绷程度可以从乐曲中感受得出来。
虽然听过众多小提琴家所演奏的乐曲,但良麻认为其中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纪之川的音色。从弦上流动出来的音色刺激着鼓膜,只是在一边侧耳倾听就能感觉到心在跃动。
(为什么这个人能发出这样的音色呢。)
良麻探出身子,沉迷在管弦乐团所演奏出来的旋律中。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6-bfab5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