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2 
想方设法亲近纪之川,却被纪之川耍得团团转的良麻……
为了不让手中白色的盒子摇晃,良麻静静地走上楼梯。星期五的今天从一大早开始连绵细雨就没有停过,整个教学楼内弥漫着湿气。钢琴课的女生们欢快地跑下楼梯,差一点就碰歪了良麻手中的盒子。良麻滑动着脚步走在走廊上,最后停在目标的房间门前。
从今天开始每个星期五纪之川都在这里上课。按道理再过五分钟,最后一名学生就会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良麻将手中的盒子紧紧地抱在怀里,闭上了眼睛。
纪之川滋。从三岁开始学习小提琴,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拜三嶋良太郎为师。随后在音乐方面展现出惊人才华的他,高中毕业之后开始就读于巴黎国家音乐学院。两年后不知为何他前往德国,在门德尔松音乐大学重新就读。在慕尼黑国际音乐大赛中获得优胜之后,他就以德国为据点展开活动,在好几个知名乐团中担任首席演奏。现在他的活动以个人活动居多。在私生活上他是个讨厌与人打交道的怪人,喜欢甜食。家里有四口人。除了双亲之外还有一个姐姐。他的父母从事的是钢琴教师的工作。
就在良麻翻阅纪之川的个人资料的同时,门打开了,抱着小提琴盒的男生走了出来。低下头对着房间里说了声“非常感谢”之后把门带上。男生注意到一直在走廊等待着的良麻,用疑惑的表情打量了一下他,却什么也没说的离开了。
良麻左手抱着盒子,敲了敲门。
“打扰一下。”
没等房间里的人应声他就推门而入,练习室里纪之川正在拉着小提琴,流动跳跃的音色瞬间传入良麻的耳朵里。
(现场演奏…!)
一想到这里良麻的背上就一阵战栗,手中的箱子也不由自主地滑落到地面上。
“……嗯”
感觉到入侵者的纪之川停下手中的弓,回过头来,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那个……你是昨天的……”
纪之川开始向他搭话,这时候良麻才回过神来,瞬间大惊失色。那么小心地拿着的盒子居然失手摔到了地上。真是暴殄天物。因为是第一次在这么近距离地听纪之川的现场演奏,感动之余竟然忘记攥紧手中的盒子。
“那个……我是来为……昨天的事道歉……的……”
惨白着脸抱起盒子,良麻意气消沉地走近纪之川。纪之川把小提琴放在长椅上,盯着良麻的手边。
“道歉?道什么歉?为突然之间跑掉而道歉?不用介意啊,少年。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做这种事啦。话说回来这样的物品还没怎么……嗯?这是Mar Claire的包装纸……难道这是”
纪之川的两眼开始放光,他把身子探到良麻面前。
“啊。哈啊……那个,这是Mar Claire的万圣节限定南瓜蛋糕。听说您喜欢这个……”
“我喜欢啊!你这孩子!”
开心的笑起来的纪之川伸手从良麻手中拿过蛋糕盒,在长椅上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然而很快他就露出痛心至极的表情扶着额头。
“都摔烂了!干嘛把它弄掉在地上啊,你这笨蛋!”
“对,对不起……因为没想到竟然能听到纪之川老师的现场演奏所以……!!”
听到怒吼的良麻赶紧把头埋在胸前,纪之川再次把盒子关上,发出一声叹息。
“算了,味道应该没有变的。而且你还真厉害,这都能买到,这可是先到的前十名才能买到的限量商品哦。明后天没有工作,我正打算一大早去排队。虽然想快点吃,不过接下来还有练习。你,在这里稍微等一下。”
把蛋糕盒放在一边,纪之川再次把小提琴拿了起来。谱架上放着乐谱,深呼吸一口气之后纪之川继续开始小提琴的练习。
纪之川演奏的是被称作三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门德尔松的小提琴协奏曲E小调,是首有名到耳熟能详的曲子。能有幸聆听到纪之川现场演奏这首曲子,良麻兴奋得全身颤抖,大脑一片空白。虽然这首曲子在CD中听了不知道几万遍,但是现场演奏的震撼力远远地超出了良麻的想象。就算这只是练习,也差不多等于是奇迹了。
他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听到纪之川演奏的音乐时的情景。
和其他演奏者截然不同的厚重感十足的音色,从弦上流动出来的那震撼心灵的音乐有着一种强烈的感染力。果然自己喜欢这个人的演奏。能这样近距离的聆听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你,是不是肚子痛啊?”
演奏了五分钟之后,纪之川回过头来,用有些恶作剧的口吻轻声问道。因为站在房间的角落里侧耳聆听纪之川的演奏的良麻,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用手帕拭去泪水,良麻伏着身子举起一只手。
“对不起,因为太感动了……请您继续练习。”
良麻的话让纪之川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他将乐谱翻了一页。
“感动……这种程度的练习就让你感动,我会分心的。你,在这里妨碍到我了快出去。”
“怎、怎么能这样!我是后辈学生,请您别赶我走!我会老老实实地呆着的。”
良麻慌忙抹去脸上的泪水,当场跪拜了好几次终于还是求得了纪之川的同意继续留在房间里。纪之川露出很难办的表情背对良麻,再次开始练习。虽然良麻还是感动得想哭,但是他还是拼命地忍住,像是要把每个音符都记在脑海里一样安静地听纪之川演奏。虽然纪之川说是练习,但是对于门外汉的良麻来说根本不可能听得出演奏中的失误。只能听出来纪之川在不停地重复着同一小节,不断地改变着诠释乐曲的方法,似乎这之中存在着只有本人才能意识得到的差别。虽然良麻很想完整地听完这首曲子,但是纪之川只是针对他在意的部分反复进行练习,所以很遗憾只能听到曲子的一部分而已。
“好了,接下来休息一下。你,把蛋糕盒拿过来。”
四十分钟过后,纪之川把小提琴收入小提琴盒中。良麻像是从魔法中被解放出来一样跳了起来,抱着蛋糕盒跟在纪之川身后。纪之川走出房间,穿过走廊,走下楼梯。
“要、要到哪里去呢?”
“要到一个适合吃这块蛋糕的地方去啊。”
纪之川开心的叫道,从教学楼内飞奔了出去。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的,外面的空气变得湿漉漉的。良麻小心地看着脚底泥泞的道路,暗自提醒自己不要再把盒子摔在地上。纪之川笔直地走向只允许学校相关人员出入的停车场,钻进银白色车身的车子里。担心自己会被丢下的良麻赶紧坐上助手席,系上安全带。
坐在驾驶席上的纪之川,也没说目的地是哪里就发动了车子引擎。在第一个红灯信号处,他打开车内音响开始播放音乐。还以为他在车里听的会是高雅的古典音乐,没想到竟然是街头巷尾耳熟能详的偶像团体的流行歌曲。
“您也听这样的歌吗?”
感到很意外的良麻忍不住问道,纪之川把手搭在方向盘上笑了。
“你啊,要知道如果我不听他们的歌的话,和侄女就没有话题了哦。不过虽说是偶像团体,也并非全都是垃圾。这位主唱就很不错哦。你知道吗?每秒发出六次颤音的人唱出来的歌听起来最舒服。这个主唱就可以做到这点。”
“哈啊……可是您怎么能听得出来每秒发出六次颤音?”
“你在说什么呢,他不是颤了六下吗。”
纪之川理所当然地说道。但是一边听着的良麻完全察觉不出来。
“主唱虽然还不错,但是现在正在唱的这个人,唱功简直烂得让人想笑。这种美妙与脱力感交互并存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组合的歌绝对不会让人犯困呢。”
听了纪之川的一番说明,良麻开始认真地听这首歌,但是果然自己还是听不出其中玄妙。这个时代存在着一种被称作为偶像,但实力却远远名不符其实的歌手。良麻完全不能理解这种歌手有什么好的。
“快到了。”
在四车道的公路上开了三十分钟的车,纪之川朝着巣鴨周围的一条小路后的住宅街方向开去。在上下了几个坡道之后,车开到了一个像是死胡同一样的地方,在收费停车场处纪之川把车停了下来。
从车里下来发现天又开始下起了雨。纪之川抱着小提琴开始小跑。一分钟后他们来到一栋崭新的三层住宅的大门前,纪之川开始狂按门铃。
“真是的,滋。你好吵哦!”
对讲机还没响,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几岁的看起来很有气势的女性。大概是因为知道会这样狂按门铃的只有纪之川这男人的缘故吧。看到她的脸的同时,良麻立刻从数据库中调出了这位女性的情报。坂上晓子,纪之川的姐姐。
“我带了蛋糕回来。快去泡杯茶。”
“哈啊?你在说什么……哎呀,有客人啊?”
面对纪之川的要求,晓子一下子目瞪口呆。当看到良麻的脸时,她的口气连忙变得客气起来。突然间纪之川回过头来,面对良麻露出茫然的表情问道。
“说起来,你,是谁来着。”
“酒元良麻!”
被一阵脱力感侵袭全身的良麻报出自己的名字,接着纪之川便笑着向晓子介绍起来。
“对对,就是这个名字。这孩子明明连调音都不会,模仿功力倒是一流。不过这种事无所谓啦。把蛋糕带来的就是他,所以我也顺便把他带过来一起吃蛋糕。”
“你这人还真是……”
对纪之川的无厘头行为感到无语的晓子,结果还是把两人让进了屋里。是说纪之川居然到现在都还没记住自己的名字这点让良麻感到十分沮丧。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学生也能毫无戒心地带回家,良麻不由得对纪之川的没常识感到不安。
“滋滋~~好久不见~~”
从客厅传来一阵短小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像是小学生的女孩子跑了过来。圆圆的鼻子,脑袋上的两条马尾一摇一摆。
“哦!小葵。才一阵子没见你,又长大了呢。”
看来这孩子就是刚才纪之川提到的那个侄女。良麻暂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把蛋糕盒放在茶几上。根据情报,纪之川的姐姐是和建筑师结的婚。客厅很宽敞,各式各样的家具和小物品也一应俱全。看起来这是个富裕的家庭。
“小葵,之前得了一等奖了,呐~”
叫做葵的女孩子对在忙着沏茶的母亲说道。晓子在厨房里把四人份的红茶泡好,端着托盘来到客厅里。
“她啊,在运动会上得了第一。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她会不厌其烦地一直缠着你叨念这事。”
晓子从托盘中取出茶杯放在桌上。纪之川在良麻的身旁刚一坐下,葵就爬到他的后背上来。
“这个大哥哥是谁?”
“诶……”
“叫做酒元良麻哦。”
看到纪之川又忘了别人的名字,一旁的晓子插嘴回答。紧接着葵的双眼立刻开始放光。兴奋地开始念“龙马——龙马——总会没事的咧。”晓子一边打开蛋糕盒一边苦笑。
“酒元先生的父母是坂本龙马的粉丝吗?因为电视里正好在播龙马的电视剧,孩子都被灌输奇怪的知识了。”
“啊啊,怪不得我说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原来是坂本龙马啊。”
纪之川突然间恍然大悟似的拍手笑了起来。虽然良麻很想吐槽说你才发现啊,但是一想到纪之川的行为总是出乎自己的预测范围之外,便什么也不想说了。
“哎呀,蛋糕都崩成这样了!”
一打开蛋糕盒,晓子就发火了。晓子满以为这一定是纪之川搞的鬼,于是恶狠狠地盯着他看。良麻连忙一边道歉一边解释说这是自己摔坏的。晓子这才平息了怒气说既然客人这样说那就没办法了,然后将四等分的蛋糕盛到盘子上。
“请用吧。我也不客气了。”
晓子说完,葵就迅速地坐到桌子旁,两只小小的手合了起来。虽然蛋糕的形状崩坏了,但是味道仍然是美妙得一塌糊涂。这个时代的食物十分的丰盛,真是丰富多彩。突然间,晓子看着良麻,睁大眼睛。
“酒元先生,你长得好像新城先生啊。呐,滋你不觉得很像吗?”
突然间被指摘出相貌问题的良麻一下子咬到了叉子。和纪之川不一样,晓子很敏锐。听到晓子这么说后,纪之川才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打量起良麻的面容。
“真的哎。被你这么一说确实挺像啊。我完全没注意到呢。”
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品尝到这样的脱力感了,良麻连笑容都开始抽搐。纪之川明明对音乐相关的事情超乎异常地敏锐,却对除此之外的东西毫无兴趣。为什么良麻会选择这副脸蛋,他完全没有理解其中之奥妙。
“啊,不好意思。新城和成先生应该算是滋的朋友吧…你和新城先生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呢。”
“我知道他,新城和成先生。他以前是小提琴家对吧。虽说因为事故而再起不能了,但是却还是复出……。”
不该说的话脱口而出的瞬间,良麻连忙住了嘴,手中的叉子也掉落在地上。遭了,这个时代他也许还没有复出呢。
“复出了的话……就好了呢。”
连忙一边改口一边捡起叉子,幸好纪之川和晓子都没有注意到良麻的动摇,都在心平气和地喝着红茶。葵用不可思议的表情大口吃下一块蛋糕,然后将剩下的蛋糕搅拌得一塌糊涂。
“我、我妹妹是他的超级粉丝呢。”
为了缓和不自然的气氛,良麻讪讪地笑着说。忽然纪之川抬起头来,露出自豪的笑容。
“你妹妹真有眼光。”
心跳突然间快了一拍,良麻手中的红茶杯不住地摇晃起来。纪之川的笑容流露出无比的喜悦。对于纪之川来说,新城和成是特殊的存在。虽然早已在情报中知晓,然而切身处地感受到这一点的良麻,却不知为何心中难以平静。纪之川不是空想中存在的人物,而是现实生活里有血有肉的人。
“那,那个,我可以借洗手间一用吗?”
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良麻站了起来向晓子询问道。晓子很快也站了起来,把良麻领到了洗手间。
(振作点啊!现在可不是动摇的时候!)
用完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为了转换情绪良麻绷紧了自己的脸。这时玄关传来开门的声音。是有客人来了吗?
“那个……”
回到客厅刚要道谢,良麻就察觉到纪之川已经不见人影了。客厅里只剩下一脸困惑地坐在沙发上的晓子和葵。
“谢谢您让我借用洗手间。那个……纪之川老师他……”
“真对不起。他回去了。”
晓子很难以启齿的说道。一时间完全不能理解状况的良麻整个人呆住了。刚才,她说他回去了,该不会是听错了吧。
“那个……哈?”
“吃完蛋糕之后,他说了声‘那我回去了’,我就问他酒元先生怎么办,他就说‘他都那么大一个人了自己能回去’……”
并不是在开玩笑,纪之川是真的把良麻丢在这里一个人先回去了,明白了这一事实的良麻脸开始抽搐起来。没想到刚才听到的开门声竟然是纪之川出门的声音。难道纪之川他有什么不开心吗?该不会是新城的话题惹他生气了吧?
“我、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
心惊胆战的良麻颤抖着声音问道。晓子叹了口气开始道歉。
“真的很对不起。那孩子从以前开始就是这么没常识的人。酒元君你什么都没做错。大概他只是专程来这里吃蛋糕的,吃完了就马上回去了吧。这种事情常有的,你真的不要放在心上。说起来你是搭他的车来这里的对吧?真抱歉我送你到车站。”
“……是……这样……啊……”
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良麻盯着脚下的地毯,只觉得一阵目眩。纪之川把他带到自己姐姐家里来,这让良麻觉得多少和他变得亲近了点,没想到原来这对纪之川来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的小事。
“良麻,要打起精神来的咧。”
葵大声叫着拍打良麻的臀部,为他打气。良麻应付式地扯出生硬的笑容,开始做回去的准备。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4-43b01e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