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金曜日の凶夢 part1 
文案

良麻的任务是监视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纪之川滋的行动。良麻把自己的脸伪装成和纪之川的心上人相似的容貌潜入音大。然而当良麻成功地接近纪之川,成为他的经纪人,与纪之川变得亲近起来之后,他的心却动摇了。因为良麻的脸长得太像纪之川一直以来所爱慕的那个人。与其眼睁睁看着别人夺走纪之川的心,良麻宁可自己被当做替代品,也想和纪之川结合在一起——一段哀伤而疯狂的爱情故事。


对你的爱,会改变整个世界


他凝视着横穿脚边的一整列蚂蚁,接着眼前被一个阴影笼罩。
酒元良麻抬起头,无言的看着俯视着自己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几岁,鼻梁高挺,身材消瘦的东洋人,一身西服的他怀揣黑色的皮包,无机质的眼珠死死地盯着良麻,然后向他伸出手。
“我是管理局的细野。已经做好出发的准备了吗?”
轻轻回握住自称细野的男人的手,坐在长椅上的良麻把放在身旁的小提琴盒拉过来抱在怀里。
“是。”
“情报呢?”
“已经全部输入了。”
“很好。”
细野优雅地点点头,在良麻身边坐下。
宽阔的大学校园里到处可见学生们、教师以及相关人员来往的身影。因为这里是音乐大学,所以许多人都拿着乐器。当下正值十月初旬,虽然阳光比较微弱,但外边还不至于冷到受不了。长椅上有学生正在吹奏长笛,还有的正在兴致勃勃地聊天。中庭里树立着貌似是这所大学的创立者的雕像,在这里,谁也没有注意到良麻和细野之间的交谈。

“不是有考试吗?你要演奏谁的曲子?”
细野瞄了良麻一眼问道。
“梅纽因的曲子。演奏的是萨拉萨蒂的马拉加女郎。”
良麻用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回答,细野皱起了眉头。
“梅纽因?嗯……慎之又慎的选择吗?”
细野那人类特有的地道口吻不由得让良麻一阵烦躁,他死死盯着脚边的地面。
“哈啊…。要是考试落选了的话就麻烦了。”
良麻伸出运动鞋的鞋尖阻碍蚂蚁们的行进队伍,本来笔直的黑线因此散乱开来,绕着良麻的运动鞋迂回地前进。被良麻一时破坏掉的队伍很快又重新整合到了一起,继续保持规律的运动。看到这如同机械一样的行动,良麻的内心更加不爽。
“好吧。酒元良麻——请你再复述一遍你该完成的任务。”
被对方用沉稳的声音催促着,良麻稍微抬起头看着细野。
“监视纪之川的行动,将他引导向正确的方向。”
“很好。”
细野深深地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良麻感觉到一股冷漠的视线针一样扎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手心直冒汗。细野的手慢慢靠近良麻的额头。
“不允许失败。你的行动将会逐一报告给我。为了你的妹妹你可得好好努力。”
指尖触碰到额头,良麻吞了一口气。


比规定时间稍微提前几分钟到达了的良麻一踏进走廊,就看到一条长长的等待队伍。
良麻一边向四周张望着,一边走到队伍最末尾排起队。整个走廊到处都是把小提琴架在肩上做拉弦训练,坐立不安地等待着考试的学生。在良麻之前还有三十来个学生。听说一个人大概需要十分钟,这样下去不知道要等到多久才轮到自己。
“这样等下去可真累人啊。”
排在良麻前面的男学生露出一副烦躁的表情向良麻搭话。戴着黑框眼镜的蘑菇头发型的奇怪男生看着良麻歪了歪头。
“我从没见过你哎。我啊,叫加藤贞治。”
“啊,我叫酒元良麻…。入学式之后因为受伤所以有一段时间没来过学校…”
为了不让对方起疑,良麻用笑容敷衍过去,和加藤一起坐在地上。还有七个人就可以排到有沙发的地方了。虽然知道这个考试很有人气,但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参加这个考试,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扫兴。
“坂本龙马?好厉害的名字哦!”
误解了良麻姓名的加藤兴奋得两眼发光。自己的名字和历史上的伟大人物的名字很像。
“汉字不一样。喝酒的酒,元旦的元,良好的良,芝麻的麻…”
“啊,这样啊?我们一起加油吧!”
“啊,啊啊。是啊…”
“话说回来,如果真的能够每个人都分配到规定的时间就好了。你知道吗?这次考试是所有考生都只有一次机会哦。纪之川老师说每个报名考试的人的演奏他都会听。但是对我而言,筛选的考试方式反倒比较好的说。”
听了加藤的话良麻暧昧的笑了笑,抱起小提琴盒。
这个他当然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纪之川滋,将会在这所大学进行为期半年的学生指导。主要活跃在德国音乐界的纪之川,将在日本进行长达十个月的活动,因此接受了大学理事长的指导学生的恳请。对于以脾气刁钻而广为人知的纪之川来说,收弟子什么的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不知道他的心境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居然肯答应指导五个学生。
而收弟子的考试就在今天,因为想做纪之川学生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要轮到良麻还得等上好长一段时间。还好纪之川收弟子只是限定于这所大学的学生而已,若范围放大到全世界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报名考试呢。
(我绝对会被选上。)
喜欢纪之川的心情他有自信不输给任何人。这份心情绝对不会被这等待考试的长长的队伍所打败,良麻暗暗地攥起拳头。他最喜欢的纪之川的音乐已经被他反反复复听了几万遍了,而现在正是可以接近纪之川本人的绝佳机会。他绝对不可以让这个机会白白溜走。
“啊咧?没想到还蛮快的嘛?”
排队等待的加藤突然间好像察觉到什么似的扬了扬眉。这么说来,一个人虽然说是有十分钟的演奏时间,但是考生从教室里出来的间隔确实蛮短的。是因为大家都选择演奏短曲子吗?
“据说如果演奏得很无趣的话就会被中断考试哎!”
排在加藤前面的女生好像是听到加藤的问题,特意回头这么答道。
“真的假的!我还以为要等好几个小时,这样一来岂不是很快就轮到我们了吗。”
还以为会等上很长一段时间的加藤,慌忙把小提琴取出来开始调音。就在这时,考场的门又开了,一脸丧气地走出来的学生,似乎是五分钟前刚刚进去的那个。
“啊!周围太吵了…。你不调音吗?”
开始调音的加藤一脸疑惑地问良麻。
“啊,嗯,我不调音。”
心里一边冒冷汗,良麻抱紧了怀中的小提琴盒。

没有等上太久就轮到良麻了。大概是从开始排队算起一个小时之后吧。当良麻从小提琴盒里取出弓开始调试的时候,考场的门被打开,一个女性事务员探出头来。
“接下来的同学,请进。”
身体突然间弹跳起来,良麻抱着小提琴盒,走进了考场室内。宽敞的室内传来小提琴的音色。房间中央放着一架钢琴,旁边摆着桌子和椅子。坐在理事长和教师之间的男人就是纪之川滋。只在影像中出现过的面容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良麻内心的紧张感一下子高涨起来。
“喂,这边。”
正当良麻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的时候,坐在门边的三张椅子的正中的加藤拉了拉良麻的衣袖。貌似进入到考场之后还得继续等待一小会儿。室内中央,一个长发的女生正在演奏着小提琴。那应该是德彪西的曲子,也是良麻喜欢的曲子。拉得不错。
纪之川用严峻的表情看着眼前正闭着双眼投入地拉着小提琴的女生。纪之川是一个有着神经质般轮廓鲜明的面容的青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异国风貌的缘故,年仅二十九岁的他看起来就和理事长一样散发着威严的气息。大概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偶像的缘故,像这样亲眼看到真人,更让良麻觉得纪之川这个男人简直帅到不行。大概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纪之川的面容给良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非常感谢。”
曲子拉完之后,女生长舒了一口气弯腰鞠躬。
“纪之川老师,您有问题要问吗?”
坐在纪之川身旁的老师用期待的语气问道。
“没有。”
纪之川把目光落在文件资料上,用冷漠的声音回答。女生的脸瞬间僵住,露出绝望的表情。她抱着小提琴,就这样离开了考场。
“能让纪之川听完演奏就已经很不错了,那个女孩子。”
加藤在良麻耳边悄悄说,这让良麻更加紧张。接着坐在加藤旁边的男生迅速站起来,走向室内中央。
“我叫泽田健太郎。”
学生自报姓名之后,教师就把所需资料递给了纪之川,纪之川面无表情地接过资料,拄着面颊翻阅起来。在泽田开始演奏之前,排在良麻后面的学生走进了考场室内。
泽田鞠了鞠躬后就把小提琴架在肩上,开始拉了起来。演奏的曲子是拉赫玛尼诺夫的Vocalise。然而在演奏开始不到三十秒的时候,纪之川就举起手做出中断的指示。
“好了,到此为止。”
演奏途中被中断,泽田被打击得整个人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连在一旁看着的良麻都刷地一下直冒冷汗,一颗心简直要跳出喉咙。明明演奏得挺好的,为什么会被中断呢。
“好恐怖!”
小声发出叹息的加藤全身都在发抖。泽田青着脸抱着小提琴退出考场,接着加藤深深地吸了口气站起来。良麻则移动到加藤刚刚坐着的位置上,伸手在裤腿上拭了拭手心的汗水。
(冷静下来!我绝对会被选上的!)
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试图让心情平静下来。
“我叫加藤贞治。”
室内中央,加藤笔直地看着纪之川做自我介绍。取过文件资料的纪之川忽然睁大眼睛看着加藤。
“你……发型真有趣呢。”
至今为止对一切漠不关心的表情一扫而空,纪之川饶有兴趣地探出身体。加藤把眼镜往上推了推,厚脸皮地笑了笑。
“因为我喜欢披头士。”
“哦哦……”
好像觉得很有趣似的笑了起来的纪之川接过文件资料。加藤用放松的姿态架起小提琴,开始演奏节奏轻快的曲子。良麻睁大两眼。这是莫扎特的轮舞曲。悦耳的音色荡漾起来,令室内的气氛也为之一变。虽然之前那位女生也拉得很好,但是加藤比她更加出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听了一分钟纪之川就做出中止的手势。
“够了。你不是喜欢披头士吗?那你就演奏一下披头士的曲子啊。”
看着因为被中断演奏而僵住的加藤,纪之川用满是期待的语气催促道。加藤困惑地看着纪之川,用手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
“哎?可以吗?”
“嗯。”
纪之川点头,加藤两眼开始放光。接下来演奏的这首曲子,虽然比刚才的曲子节奏缓慢得多,但是加藤却演奏得十分陶醉,连一旁听着的良麻也感觉心情轻快起来。良麻不了解披头士,所以不太清楚现在演奏的曲名是什么,但是很显然纪之川也听得十分陶醉。
“哈哈哈,很有趣。”
一曲听毕,纪之川愉快地鼓起掌来。坐在旁边的理事长露出哎哟喂的表情,另一边的教师也不由得苦笑。演奏了两首曲子的加藤也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向纪之川深深鞠了一躬。
“纪之川老师,请问您有何疑问?”
“是啊。那个加藤君?”
“是!”
“你觉得邪马台国在哪里?”
纪之川微笑地提出问题。加藤呆呆地张大了嘴巴合不起来。面对这意料之外的提问,他的脸明显开始抽搐。
“那个……邪马台国……吗?应该……也许在……奈良……吧?”
加藤的声音越来越小。一旁听着的良麻的大脑也一片空白。为什么小提琴的考试里面会有邪马台国在哪里这种问题啊?这难道是某种心理测试吗?这种问题根本想到没法想到。
“你也认为是在奈良?这样啊?你可以下去了。”
很显然对加藤的答案表示失望的纪之川挥了挥手。洋溢在加藤身上兴奋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带着一副茫然的表情离开了考场。
整个室内被一种奇妙的气氛所支配,好死不死接下来正好轮到自己。虽然托加藤的福打消了紧张感,但是这种场合下还真是难以演奏。
良麻青着脸站起身来,走向室内中央。
(要有自信。我不可能不被选上。)
深呼吸之后他站在考场中央,看着纪之川。接过文件资料的纪之川不经意地将目光投向良麻。毕竟对方是自己一直以来憧憬的人物,所以在视线相交的瞬间,良麻的双脚竟忍不住开始颤抖。必须得保持冷静啊!看到良麻的脸的话,纪之川一定会对他感兴趣的。拥有柔和容貌的良麻,和纪之川心中那个特别的人的容貌十分相似。虽然并没有像到被怀疑是双生兄弟的地步,但是只要一看到良麻那张端正的脸蛋,一定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个人吧。
但是出乎良麻的意料之外,纪之川只是随意地瞄了良麻几眼,并没有露出任何特别的反应。
“我叫酒元……良麻。”
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应,良麻的声音有一些不安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在紧张的缘故,不只是纪之川,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觉得良麻的脸有什么特别。
重新调整了心绪的良麻架起小提琴,把弓放在弦上。
喉咙深处轻轻地启动了某个开关,手腕自动地开始动作起来。这是萨拉萨蒂的马拉加女郎。左手的手指熟练地按着弦,完美流畅地演奏出音色。
“STOP!STOP!”
一门心思投入到演奏中的良麻,被纪之川忽然间打断了。没想到会被打断演奏的良麻,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哎?”
“音都没调好,现在马上调。”
被纪之川凝视着,良麻只觉得全身血液倒流。居然被说音没有调好,良麻的双腿颤抖到几乎无法站立。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就算被命令重新调音,良麻也办不到,这是有理由的。
“怎么了。”
看到良麻青着脸一动不动地伫在原地,纪之川身旁的教师疑惑地问道。
“那……个,耳朵因为事故……有听力障碍……没办法调音。”
听到良麻痛苦地挤出来的话语,教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在纪之川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大概是在说良麻在入学式之后遭遇事故不得已休学的那件事吧。如果就这样被扫地出门的话那就万事休矣。
“恩,这样的话把琴给我。”
了解了实情的纪之川站起来走向良麻,催促着良麻把小提琴递给他。不安地把琴递给纪之川后,纪之川把琴抵住下巴,开始调音。侧首聆听了一阵音色之后,纪之川把小提琴还给良麻。
“好了。”
从纪之川手上接过小提琴,良麻吞了吞唾液再次把弓架在琴弦上。他深深吸了口气,从最初开始演奏起来。纪之川就这样站着,凝视着运着弓的良麻。良麻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所演奏出来音色和刚才到底有多大的差别,但是这次纪之川一言不发地看着良麻演奏到最后。触动官能的音乐在室内缓缓流动,理事长和教师们纷纷叹息着惊讶地眯起了眼睛。

“……非常感谢。”
演奏完毕,良麻涨红了脸颊凝视着纪之川道谢。纪之川毫无笑容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文件资料放到一边。
“纪之川老师,您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身边的教师这样问道,纪之川用毫无抑扬的声调回答。
“没有。”
良麻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摇摇晃晃地走出了考场。

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良麻睁开眼睛。
至今仍未看惯自己现在所住的这个单间房公寓,良麻有种脱离现实的感觉。从被窝中缓慢地爬起来,走到洗脸台去洗脸。冰冷的水淋在脸上的瞬间,意识才模模糊糊地回来了。抬起湿漉漉的脸,镜子里的自己头上呆毛丛生,良麻一边用水弄湿自己的头发,一边整理仪容。镜中的自己眼睛鼻子嘴巴都长得十分端正,有着一副柔和的面容。然而这副面容却让良麻感觉到严重的违和感,忍不住从镜子上移开视线。
看着时针,良麻开始做出门的准备。穿好衣服,把背包和小提琴盒背在肩上,取下挂在墙壁上的车钥匙,从冰箱里拿出含营养素的管状胶囊走出家门。走出家门几步才想起来忘了锁门于是赶紧返回去。他仍旧没有习惯现在的生活。
良麻的车停在离公寓不远的一个停车场的一角。红色的小篷车调头很方便,刹车也很灵。坐进驾驶席系好安全带,然后在脑袋中模拟启动车子的流程顺序。车窗外的蓝天,让良麻不由得看呆了。两只小鸟在树梢上叽叽喳喳地打闹。良麻不由得好奇地凝视着鸟儿们,连开车都忘记了。为什么这车还不动啊,就在他这样漫不经心地想着的时候,才突然间发现原来自己忘了启动引擎。
(得赶快才行。今天是当选纪之川学生的名单贴出来的日子。)
他赶紧把车钥匙插入发动引擎。大学校内没有学生用的停车场,良麻特地把车放在离大学不远处的停车场,然后再走到学校。因为良麻害怕乘电车,所以对细野提出了这样的任性要求。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开车什么的只要习惯了的话,也不过是重复相同的操作,很容易上手。
花了一个小时来到大学附近的停车场,良麻下了车徒步向大学走去。走到校园附近就开始看到提着各种乐器的学生的身影。这附近有车站,大部分学生都是乘车来上学的。良麻为了不让自己太显眼,故意低着头,向学校走去。
(有一群人围在那里,应该是那个吧。)
校园的揭示板上贴出了将会接受纪之川指导的学生的名字。扛着小提琴盒向那边跑去的良麻,在确认没有自己的名字之后整个人呆住了。
对自己的入选相当有信心的良麻,看了好几遍都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被选上的学生只有三名。本来是打算收五名的,揭示板上却写着除了这三名以外没有任何人当选。
“怎么可能!”
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良麻对着揭示板怒吼起来,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却是选考时结识的加藤,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在说你也很不幸啊。
“你也落选了吗?我也落了。呐,当时我应该说在九州的,对吧。”
加藤露出抽搐的笑容抱住良麻的肩膀。纪之川明明对加藤流露出了好感,即便如此加藤还是落选了啊。早就知道纪之川是个很难搞的人,但是良麻就是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也落选了。
(我怎么可能会落选!我可是——)
大脑里一片空白,良麻意识到接下来的计划将会完全泡汤。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一开始就失败了。
“这些入选了的家伙难道很出色?”
良麻僵硬着脸问加藤,加藤看了看贴出的纸上写着的名字,点了点头。
“是啊,的确都是尖子班的学生。”
听到加藤的回答,满腔的不满情绪更加爆棚,良麻粗鲁地推开人群跑了出去。怎么能够在这种地方打退堂鼓。一定要再去谈判一次令对方接受自己。
跑入教学楼内,良麻一边加快脚上的速度一边搜寻着纪之川的身影。现在纪之川应该就在这附近。在白色的走廊像无头苍蝇一样的搜索了一阵,良麻终于发现了目标对象的身影。那男人身着西服怀揣皮包,晃动着车钥匙走在走廊上。良麻一个猛冲刺向纪之川跑去,大声地叫到“纪之川老师!”
“嗯?”
听到良麻的声音惊讶地回过头来的纪之川,止住了脚步。看到良麻飞扑到自己面前,他不禁歪了歪头。
“那个,我是酒元!我不能接受!为什么我会落选?被选上的那些家伙难道比我还优秀吗!?”
昨天第一次亲眼看见偶像的时候还兴奋得说不出话来,今天一发起火来就对着纪之川大声吼叫恨不得要把对方生吞活剥。但是如果不和纪之川有接点的话,良麻就会陷入窘境。如果不在这里咬住纪之川不放的话,自己的存在价值就等于零了。
“唉……你是昨天,参加考试的学生?”
纪之川看着一副必死表情大声控诉的良麻,茫然地问道。看来纪之川没有记住良麻的长相,他明显地露出了困扰的表情。
“请您再听一次!我绝对比他们优秀,那样的结果我无法接受!!”
良麻用认真的表情大声说着,纪之川露出些许怯弱的表情抓了抓头发。
“唉,我说你……”
“拜托了!!”
良麻两脚岔开死死地抓住纪之川的手,表情简直像是在说你要是不听的话我就不放开你。这如同不懂事的孩子一般的动作,反而让纪之川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良麻的肩膀。
“既然你坚持到这份上,那我就听你一曲好了。就在那间空教室里马上演奏给我听。”
纪之川对着门稍微掩着的教室扭了扭下巴,正好眼前有一间多功能教室,于是良麻赶紧飞奔进那间教室里。心想要趁着纪之川还没有改变主意的时候赶紧演奏,他把小提琴和弓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开始做准备。
“啊啊,你是那个没办法自己调音的孩子吧。”
打开教室的灯后纪之川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这么说道。不知为何忽然觉得很害羞的良麻点了点头。
“请。”
当良麻把弓架在弦上,双眼直视前方的时候,纪之川就以靠在墙上的姿势催促他开始。良麻深深吐息,闭上眼睛。喉咙深处轻轻响起一个声音,手就自动的开始拉动琴弓。他所演奏的是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第十一号。连良麻自己听着都不禁被旋律所陶醉。显而易见,对于听者来说,这是首多么美妙的曲子。如果这样的演奏都还不行的话,纪之川该是多么糟糕的欺诈师啊。
陶醉地演奏完这一曲之后,良麻挑衅般地盯着纪之川。沉默着听完一曲的纪之川,不知为何苦笑地扶住额头。
“你……昨天我还以为你是梅纽因的超级死忠粉丝……”
良麻深深地吞了口气。
“结果今天却开始模仿起海菲茨来了?真厉害呢。某种意义上来说简直是完美,你的技巧在昨天的考生中确实算是出类拔萃的了。但是我对模仿没有兴趣。从你的身上我完全感觉不到一丁半点的个性。”
纪之川一席话让良麻一下子全身血液倒流,几乎要当场软倒在地上。自己小看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纪之川是在看透了一切的基础上刷掉良麻的。良麻忍不住对纪之川那敏锐到惊人的听力感到深深恐惧,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碰到身后的桌子。
“再说,连调音都不会的你到底期待从我这里学到什么?”
纪之川不可思议地问道,霎时间满脸通红的良麻抱起小提琴。再继续这样和纪之川对峙下去的话简直愚蠢之至。良麻一把抓过小提琴盒,飞奔出教室。
纪之川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却没有挽留飞奔出去的良麻。良麻什么都没想,只是一个劲地冲出教学楼,一路狂奔跑出了学校,他只是想着有多远逃多远而已。
(这是何等的失败。我应该输入一些不太知名的小提琴演奏家的资料才对的啊。没想到这样都能被纪之川看穿…)
跑累了的良麻怀着绝望的心情反省着自己的错误。明明是出于谨慎行事才把过去知名的小提琴家的曲子选为演奏曲的,没想到居然出现了负面效果。
喘息着抬起头来,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跑到了桥上。在石头砌成的大桥上,良麻把小提琴收好,拼命调整自己的呼吸。
“似乎失败了呢。”
细野不经意间出现在良麻身边。直到刚才还没有任何人影,良麻不由得打了个抖抱紧了小提琴盒,用力地摇晃起脑袋。
“我还能行,请你再稍微等一等!我一定会接近纪之川的!”
细野用严峻的眼神看着悲痛地叫喊着的良麻。
“至少再给我一个月,不,两个星期就可以,请你再等等!我保证一定会在这段时间和纪之川产生接点!”
良麻反反复复地恳求着,细野终于叹了口气,像是在说没办法一样地伸出了右手,指尖在良麻的额上轻触。感觉到一阵静电流过身体,良麻的身体僵硬了起来。
“现在我传送两个星期份的纪之川的资料给你。如果你无法在两个星期内完成任务,我就会把任务交给别人。”
冷酷的声音在脑海里回旋,良麻紧紧地握住拳头点了点头。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3-467d7dc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