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夜光花】愛を乞う part1 
文案:
“你的任务——就是成为我儿子的便器,直到六年后高中毕业为止。”由于父母背负巨额借款,年仅13岁的冰野春也被卖给大富豪绵贯家做养子。与春也同龄的绵贯家独子一辉,总是用对待物品一样的态度命令春也,单方面地逼迫春也用手和嘴和他进行性行为。然而自从一辉进了全寮制的高中,和春也同室以来,不知为何一辉渐渐开始亲吻爱抚春也……。到底是什么让一辉的态度发生变化?春也猜不透其中的原因,直到契约终了的毕业式那天的到来——


作为主人的“所有物”,开始了绝对服从的生活






1 十三岁的春天

听到父母叫自己穿上出门的正装,心想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啊。
冰野春也从衣柜的最里面取出自己最中意的一件衬衫,穿在身上。两年前买的裤子,现在穿起来显得有些短了。自己已经是中学生了,过去的衣服不合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和同学们比起来自己发育并不算快,所以以前的衣服变得不合身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穿好衣服和裤子之后,面容憔悴的母亲为春也梳起了头发。这让春也很惊讶,因为母亲很少会做这样的事。而且他还注意到从刚才开始父亲都没说过一句话,看着小心翼翼地为自己整理仪容的母亲,春也越发地不安起来。

也许父母已经意识到现在到了最糟糕的局面。

心跳慢慢地加快,春也凝视着母亲的手从自己的发梢抽离。


从去年开始,春也注意到父母的态度有些奇怪。饭量明显地减少,全家也从高级公寓搬到了破旧的普通住宅,每个月的伙食费越来越少,而且一提到钱的话题母亲就会发火。

父亲总是在给不知道是谁的人打电话,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低头。父亲是开纺织厂的,即便是春也这样的孩子,也能够大致猜想到这一切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工厂经营不善的关系。一开始他还会担心地问父亲没事吧,但是最近两三个月来,他常常看到有面目凶狠的男人来敲门,于是春也害怕得再也不敢多问。面目凶狠的男人们经常闯进家里,把家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震耳欲聋的吼叫声让春也胆颤心惊。他们甚至还说过“把这个小鬼卖了”什么的,听到这句话时的春也吓得心脏都要冻结了。幸好当时母亲拒绝了所以春也算是逃过一劫。自从那以后,每次有人上门造访春也就会躲进壁橱里。也许总有一天忍无可忍的父母会带着自己连夜举家逃亡,所以春也总是随身带着一个逃命小包包,里面装着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比如过世的祖母留给自己的护身符,朋友送给他的卡片以及自己喜欢看的书。

“好了,走吧。”
眼神昏暗的母亲看到春也收拾好行李之后对春也说道。

一家三口挤在六畳半的破旧住宅里过日子。春也本来就不是爱说话的孩子,自从搬到这里来之后他变得更加地沉默寡言。父母的表情一直都是这么阴暗,一开口就是吵架。上个月升上中学的时候也是,因为不够钱买制服而大吵了一次。结果是春也认识的一位毕业生把不用的制服给了春也,这才解决了上学的制服问题。然而周围的同学们身上穿的都是崭新的制服,只有自己的制服上沾有手印和污垢,这让他感到十分丢脸。

“快点上车。”

春也回过头想再看一眼这个居住了一年的房子,开着小型货车的父亲却坐在驾驶席上低声催他上车。春也只好慌忙坐上货车。母亲在春也之后上了车,把车门关上。天色已经暗淡,夜空中一颗星孤零零地闪着光。父亲沉默地发动车子,握着驾驶盘直视前方。

父母和平时的打扮不一样,整整齐齐地穿着正装。虽然很不愿往那方面想,但是如果接下来真的要全家自杀的话该怎么办。

“……这是要去哪里?”
既然问不问都很可怕,春也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绵贯先生的家。”
父亲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回答道。一听到是要去别人家,春也便松了口气倚在椅背上。父亲没有打算全家自杀的话就可以安心了。因为这几天父亲的表情一直很险恶,所以春也一直在担心他会做出危险的行为。

绵贯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听说,到底是要去干什么呢?又是去问人家借钱吗?春也实在不想看到自己的父亲在别人面前下跪求别人借钱的场面。但是如果真的走投无路不得已而为之的话,春也也一定会想方设法帮助父亲。

已经太久没有看到家人们的笑脸了。如今已经连过去曾经幸福的时光都回忆不起来了。如果有兄弟的话就好了,最近春也经常这么想。如果有哥哥在的话,或者弟弟也好,这种时候大家至少还可以互相安慰一下。

坐在摇晃的车子里,春也打了一个哈欠。
还是睡吧,一想到这里困意越来越重。

“想睡就睡吧。”
身旁的母亲很难得地用温柔的声音催促道。春也点了点头闭上双眼。


被摇醒的春也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景色一变。
简直就像来到主题乐园一样,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美丽的庭院。铺装过的道路两旁一路盛开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杜鹃花。夜晚的庭院在夜光灯的映照下显得明亮辉煌,春也揉了揉眼睛,心想这里究竟是哪里。

穿过宽阔的庭院,一栋洋馆出现在眼前。这栋用砖瓦砌成的古风建筑简直像城堡一样气派,令春也有种来到了梦中的童话世界的错觉。伫立在道路旁的一盏盏路灯也采用的是古典的造型,充满了日本所没有的异国风情。

“这里是哪里?好漂亮哦。”
春也睁大了双眼转过头问母亲,然而母亲的表情不但没有一丝笑意,还显得愈发的紧绷,他只好失落地垂下视线。明明来到这么美丽的地方,父母的表情却还是那么沉重。

小货车朝着洋馆笔直地开了过去。道路两旁的蔷薇花丛中一朵朵花蕾含苞待放。这块住宅地好大,小货车开了五分钟才终于开到了洋馆的大门前。

“这就是绵贯先生的家了。”
小货车停下来之后,母亲淡淡地告诉春也。明白这里就是目的地之后,春也跟着母亲下了车。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觉得父亲的小货车跟整个庭院显得格格不入。

“来,我们走。”
春也还在好奇地望着庭院里的一切,母亲就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匆匆地带着他向前走去。今天的父亲比往日更加沉默寡言,甚至让春也有些害怕。

站在高大的门前,母亲正准备寻找对讲机,就在这时沉重的大门慢慢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白发男子。头发虽然发白,但是年龄应该和父亲差不多的男子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春也的父母。

“是冰野先生吗?”
听到白发男子的话,父母慌忙点头。白发男子打量了春也一眼,一瞬间浮现出痛楚的表情。

“请进,我们已经等候多时。”

在白发男子催促之下,一家人走进洋馆。正在烦恼到底该在哪里脱鞋,对方便说里面有擦鞋的地方,不需要脱鞋直接进去就好。春也还是头一次穿着鞋子进别人家里,不知所措的他被母亲拉着走了过去。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脚步声也变得无声无息。穿过长长的走廊,突然间感到不安的春也忍不住想转身,却被母亲用力拉住手腕,不得已只能继续向前走。

“这边请。”
推开厚重的房门,他们来到一个房间里。连春也这样的孩子也能明白,这是一间极尽豪华奢侈的房间。墙壁上挂着巨大气派的画像,所有家具都是古典风,还有只在书里面看到过的温暖的壁炉。正在春也坐立不安的时候,里面的房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先告辞了。”
白发男子礼貌地略一鞠躬,退出了房间。很显然,走进房间里来的男人是这个洋馆的主人。男人身上披着一件绣着金色纹样的长袍,不紧不慢地向春也他们走来,重重地坐在沙发上。男人看起来比父亲年轻一些,不胖不瘦,头发往后捋。乍一眼看上去是一个相貌打扮都很普通的男人,但是一旦对上他的视线,春也便没来由地感到背脊一阵冰冷。

这男人的眼神很可怕。春也从来没见过眼神这么冷漠的人。蛇一样冷酷的眼神,好像全身都被对方纠缠住一样,心跳猛然加快。

“就是他?”
男人翘起二郎腿看着春也,冷漠地发问。知道对方是在说自己,加快鼓动的心脏感到一阵阵刺痛。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害怕的春也无助地仰望着母亲。

“是,请多多指教。这孩子叫做春也。”
母亲的脸上浮现出谄媚的笑容,不住地低头鞠躬。随后母亲转头看着春也,用猫一样的声音说道。
“春也,这位大人是绵贯先生哦。从今天开始,由他来照顾你。”
“哎……?”
突如其来的事实让春也呆住了。由他来照顾我是什么意思?
“他十三岁吗……?还真是发育不良啊。算了……这样反倒比较好。”

这个叫做绵贯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春也低声说道。干涸的眼神吓得春也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春也!”
突然间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让春也吓了一跳停住后退的脚步,板着脸的母亲抓住春也的手跪在他面前,扭过春也的头来盯着他。

“春也,你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你要乖乖地听绵贯先生的话,帮他做事。不然的话,爸爸妈妈……就要被逼着上吊自杀了。”

心脏像被捏碎一样,手心渗出了汗水。母亲的眼神严肃到不能再严肃,仿佛不容许春也说出一个不字。上吊自杀这样沉重的字眼,让春也无法反抗和拒绝。但即便如此,春也也不可能随便答应从今以后住在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家里。

“但、但是……”
看到弥漫在周围的这种紧绷的气氛,春也其实已经明白了。对方所谓的照顾自己,并不是单纯的收养而已。如果就这样被扔在这个家里的话,一定会遭到非人的对待。

“呵呵。”
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到春也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绵贯忍不住笑出声来。

“春也君,对吧?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你已经被卖给我了哦。”
他笑着眯起眼睛,仿佛在嘲笑这场滑稽的闹剧一般,若无其事地说出可怕的事实。被卖了。听到这个字眼的瞬间,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

(被卖了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大脑一片混乱的春也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是骗人的吧,他转过头用眼神向母亲求救,母亲却难堪地避开了春也的视线。
“骗……骗人……的吧……怎么会……妈妈……他是骗人的吧?妈妈……”
终于能够发出声音,春也慌乱失措地缠着母亲一遍一遍地问。可是母亲却再也不肯对上春也的视线,只是空虚地望着别处。
“爸爸,这是骗人的吧?爸爸妈妈才不会做这么过分的事,对不对?”
一言不发的母亲让春也愈发动摇,只好转向父亲。而父亲却表情苦涩地盯着地面。春也的问话空洞地回荡在空气中,没有人愿意回答。在听到自己被卖掉了的瞬间,春也的大脑一片空白,已经没办法作出任何思考。

“那张绝望的表情……很不错哦。我喜欢这样的表情。很有潜力嘛,可以好好调教。”
绵贯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春也的面前。春也害怕得向后退了几步,看到绵贯的唇角微微上扬。
“把衣服脱掉。全部。”

突如其来的要求令春也呆住了。听到对方要求自己脱衣服,春也惊恐得差点哭出来,无法抑制住想要逃离这里的冲动。

“不……不要……”
绵贯那高高在上的视线让春也心寒,连拒绝的话语也变得模糊不清。但是绵贯还是听到了春也的反抗,他温柔地笑了一笑。

——脸被大大地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突如其来的力道让春也一屁股摔倒在地上。被抽打的脸颊热辣辣地抽痛着。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毫不留情地抽耳光,惊恐之余大颗大颗的泪水滚滚而下。

“——只能用‘是的,我知道了’来回答我,知道了吗?我和你立场不同。不许顶嘴。”
对方淡淡地说着,春也已经害怕到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但是让他更加绝望的,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无情地殴打也丝毫没有反应的父母。自己真的是被卖给这个男人了呢。这一事实沉重地打击着春也的内心,他震惊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不喜欢反应迟钝的孩子哦。好了,快点给我脱掉。”
看着一言不发地摔倒在地上的春也,绵贯再次下达了命令。脸还在抽痛中,害怕再次被殴打的春也只好颤抖地伸手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期待着在自己磨磨蹭蹭地脱衣服的当儿,父母会忍不住站出来阻止自己。但是即便当他脱下衬衫和裤子,站在身后的父母也还是一言不发。他们明明知道这样下去春也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却还是固执地保持沉默。
虽然春也不愿意在陌生男人面前脱内裤,但是最终还是受不了男人的冷酷视线,无奈地把内裤也褪下,一丝不挂地伫立在原地。羞耻,不甘,悲伤的情绪把大脑搅得一塌糊涂。他不愿相信这噩梦般的一切居然都是现实。

“哦~还挺瘦的嘛。”
绵贯走到全裸地低着头的春也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像是审视物品一样地仔细打量着春也的身体,伸手摩挲着春也的背脊。他没注意到春也的颤抖,只是用手一遍一遍抚摸着眼前的身体。

“肤质很不错。像幼儿的肌肤一样。嗯,没问题。”
绵贯满意地转头看着父母,抬了抬下巴。

“钱我会很快汇给你们。这孩子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养子。你们可以回去了。”
绵贯的话让父母安心地松了口气。大概是因为急着想离开这个令人难堪的地方,父母忙不迭地对绵贯鞠了好几次躬,退到门边正要离开房间。

“等……”
“春也,再见。绵贯先生会好好疼你的。”

嘴快的母亲丢下这句话便迅速地离开了房间。父亲虽然脸上露出些许踌躇的神色,但也很快跟着母亲离开了。被一个人丢下的春也只能独自承受着绝望感的侵袭,全身颤抖不止。
整个房间只剩下他和绵贯两个,这让春也害怕得不行。
“啊……!”
不知什么时候绕到春也背后的绵贯,伸手一把抓住春也光溜溜的臀部。春也吓得叫出声来,本来已经止住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绵贯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滑进春也臀部的缝隙之间,抚摸着紧闭的入口,绵贯蹲下身跪在地上。

“这里还没用过吧?”
绵贯像是检查似的地掰开臀部的缝隙,仔仔细细地把那个地方观察了个遍。春也不明白没使用过是什么意思,只是双腿止不住地颤抖。大概是因为从春也的反应得到了答案,绵贯轻轻地笑了。
“包皮还没剥开,真的还是个孩子呢。”
绵贯坏笑着握住春也的性器。第一次被人触摸那个地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到底他会对自己做什么,光是想就觉得可怕。救救我,不管是谁都好,快带我离开这里。

“那么,我们来谈谈生意吧。”

就在他害怕得要叫出来的时候,绵贯忽然间好像对春也的身体失去兴趣一样回到沙发上坐下。绵贯从口袋中取出香烟,点上火之后打量着依然全裸着的春也。

“你家背负了很大一笔借款,为了清算那笔借款,你被卖到了这里。这你已经明白了吧?”
春也缩着身子点了点头,绵贯轻轻地笑了。因为害怕被打所以不得已点头,春也顺从的态度似乎令绵贯心情大好。

“现在你已经是我的所有物,是我的养子了。我花了一大笔钱买下了本来一文不值的你,你只有好好表现才能对得起我开在你身上的价钱。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是魔鬼。”

烟味弥漫在鼻腔里,春也畏畏缩缩地抬头看着绵贯。

“你作为我的养子,也只不过是到高中毕业为止。那之后你就是自由之身了,很简单吧?就像过去所谓的学徒之类的,你只要在高中毕业为止的这六年间,乖乖地听从我的吩咐,之后你就可以自由了。我并不是什么坏人。”
直到高中毕业为止——这句话多少让春也松了口气,他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六年,对于春也这样的孩子来说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但是一旦明白自己并不是一辈子都要待在这个家之后,紧张感多少有所缓解。

“当然,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我有一个独生子,我会把你送到我儿子就读的学校读书。学费也由我来出。你在这里不用担心吃不饱,穿的用的一切也都给你准备好了,不错吧?”
绵贯一改刚才的口吻,用轻快的语调罗列出让春也安心的各种条件,春也的心情一瞬间明亮起来,抬起了头,然而转眼间他就被接下来的话击溃了。

“而你的任务——就是成为我儿子的便器,直到六年后高中毕业为止。”

绵贯干净利落的一句话,冷酷地穿透春也的胸口。
这句话太过诡异,以至于春也一时间搞不明白绵贯到底在说什么。听到便器这个词的瞬间,背脊一阵冰凉,绝望感就像枷锁一样紧紧卡住自己的脖子,脸部肌肉不断地抽搐着,全身力气一瞬间被抽离,春也惊呆地跪倒在地上。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只要我儿子想做,你就乖乖地任凭他做。只要他要求,你就要乖乖地用嘴让他射精。和我一样,我儿子的话你没有反抗和拒绝的权利。明白了吗?”

就好像在茶余饭后聊天一样,绵贯若无其事地说出残酷的话语。春也精神年龄还很幼小,对朋友之间所聊的黄段子也没多大兴趣。即便如此,绵贯所说的内容也露骨得让他惊恐。男人一兴奋起来就会从性器里射出精液,但是对方竟然叫他用嘴,那种画面他怎么都不敢想象。

“你看到我的房子了吧?我很有钱。所以有很多烦人的鬣狗正在垂涎我的财产,这份由我和我的父亲以及祖父构筑起来的家产。……实际上,最近有件事让我很头痛。有不少妄图吞占我的财产的母猪在我儿子的周围转来转去。我记得很清楚。她们以为只要生下绵贯家的孩子,就可以分到绵贯家一部分的遗产。这种人就算赶走了也还会不断的出现。所以我很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的男孩子,替我看住我儿子。”

对于完全处在不同世界里的春也来说,绵贯所说的内容他很难理解。他只明白一件事,就是不能反抗绵贯的儿子。

“和男人做的话,就不会怀孕对吧。如果对象是没有性经验的孩子的话,也就不需要担心会染病。当然,到了你们高中毕业的时候,那孩子应该也有了自我判断的能力,可以理智地选择结婚对象。但现在他还是个孩子,很难保证不会被年长的女人诱惑。而你要做的就是住在这里,成为我儿子的性欲发泄对象。很简单吧。”

绵贯的话令春也忍无可忍,他低着头看着地面,紧握住拳头。
真想就这样昏过去不省人事。摆在他面前的现实让他不知所措。如果从这里逃出去的话,结果会怎样?

“你当然没有拒绝的权利。如果你想逃走……不知到时你的父母会变成怎么样呢。大概会遭遇到比死更悲惨的对待吧。我听说你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哦。”

春也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绵贯似乎察觉到了自己想要逃跑的想法。

“听明白了吗?明白了的话就大声说明白了。”
严厉的声音让春也松开紧握的拳头,既然没办法逃走,那就只能听从吩咐了。明明死都不愿意这么做,明明害怕得止不住颤抖,但他还是无法反抗绵贯。儿子的性奴——这个古老的字眼一瞬间浮现在脑海里,他无法把自己和这个词语联系起来。这真的不是噩梦吗?自己一个堂堂男儿,为什么非得这样做不可。连人都不是,不过是个便器而已,这一切真的是现实吗?脑袋里一片混乱的春也,不断地回想着绵贯的那几句猥亵的话语。对于还没有射精过的春也来说,这是个难以理解的世界。最让他害怕的是,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将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但是如果自己逃跑的话,父母就会死。
眼眶里再度盈满泪水,但是春也咬牙忍住没让泪水掉下来。

“……我……明白了……”
春也结结巴巴地小声说道。绵贯满意地笑了。

接着绵贯摇了摇桌面上的铃,很快,刚才迎接他们进来的白发男子便出现在房间,回答“请问有何吩咐”。白发男子看了一眼全裸的春也,完全没有露出任何动摇的神色。大概是因为他已经看惯了这种场面的缘故吧,春也只好死死地盯着脚下的地面。

“叫一辉过来。”
听到绵贯的吩咐,白发男子点了点头回答知道了,便退出房间。
五分钟后,门突然打开,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什么事?”

身穿睡衣的少年用余光扫了全裸的春也一眼,走到绵贯身边。和少年视线相交的瞬间,春也感觉到些许救赎感,一开始春也还以为绵贯的儿子会比自己年长很多。事实上对方和春也差不多年纪,虽然他的身材比春也要健壮一些,但整体来说还是个孩子。明白对方不是绵贯那样的大人,而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时,春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一辉,之前跟你说过的。从今天开始这孩子就是你的便器。他叫冰野春也。和你一样是中学一年级。”
听了绵贯的话,一辉重新打量起春也。一辉有着一双凌厉而细长的眼睛,明明是孩子却给人以冷漠的印象。面无表情的他似乎正轻蔑地审视着春也。感觉好像被同年龄的孩子看扁了一样,春也羞得连耳朵都热了起来。

“要是我厌倦了他的话怎么办。”
一辉漫不经心地低声问道,春也不由得惊讶得吞了口气。他开始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一辉是个异于常人的孩子。他那令人惊恐的发言,让春也的心脏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哈哈哈,要是你腻了的话,他自有别的用途。会花大钱买儿童的有钱人多得是。到时候我会另外寻找出钱的对象。”

绵贯的一席话令春也的背脊像是被冻结一样,一阵恐惧感爬上心头。让他更加惊恐的是,如果一辉厌倦了他的话,他的下场会更加悲惨。

“哼……知道了。春也,是吧?跟我来。”
一辉露出无所谓的表情点点头,对着春也扬了扬下巴。看到一辉转身准备离开房间,春也连忙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

“等、等等,我……我的衣服还没……”
“就这样跟我来,快点。”

一辉冷淡地丢下这句话,便走出了房间。虽然想先穿起衣服,但是一想到如果被一辉厌倦了的话下场会更惨,春夜只好把衣服抱在胸前,乖乖地跟在一辉的身后。
看到一辉走上楼梯,春也慌忙跟了上去,一边在担心有没有被人看到他这副一丝不挂的样子,不停地四下张望。

“这里,是我的房间。”
一上二楼的第一间房前,一辉推开门对春也说道。宽敞而格调高雅的房间,桌面的摆设和书柜上的陈列都整齐得令人无法想象这是孩子的房间,桌面摆着的都是只有大人才能读懂的书。朋友房间里有的游戏和漫画这里一概没有。正当春也露出胆怯的神色之时,一辉推开房间里的另一扇门,走进里面的房间。春也跟着走了进去,原来里面这一间是卧室。床上的寝具乱糟糟的,证明刚才房间的主人还躺在床上。

“那么,总之先来一发。口交。”
懒得多费唇舌的一辉在床边坐下,直接了当地命令道。

春也一下子呆住了,紧张得四肢僵硬。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对于一辉所说的话也只是了解了个大概。虽然知道如果不照做的话下场会很惨,但单纯无知的春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只是呆呆地站在一辉面前。

“快点啊。”
看到春也一动不动地呆站着,一辉用冷漠的口吻催促道。怎么办,怎么办,焦急的春也只好先把衣服放在地上,用不安的表情偷看一辉的神色。虽然实话实说会惹对方生气,但除此之外没别的办法了。

“我……我没做过……不知道……该怎么做……”
春也小声地断断续续说出以上的话,一辉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春也懊恼地低着头,双手遮住大腿之间,眼眶渐渐湿润了。

“没做过?”
“自己的……别人的……都没……”

如果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什么都不懂的话,也许对方会把自己丢回给绵贯。一想到这里春也就害怕。他一边想着是不是该说对不起,一边抬起头来,发现一辉正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自己。

虽然这样说有点奇怪,但是春也觉得这是一辉第一次认真的看着自己。在那之前,一辉看着春也的眼神就像是看着滚落在地面上的一颗球一样。而现在和之前不一样,一辉正认认真真地凝视着自己。

“什么啊,听说是父亲带来的,我还以为是很擅长做那种事的人。”
一辉盯着春也目不转睛地凝视了一阵,忽然间笑了出来。
他一边笑着一边脱下睡衣睡裤,一辉大腿之间的性器一下子映入春也眼帘,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害羞的春也连忙低下头去。和春也不一样,一辉的那里是有毛的,而且已经包皮已经剥掉了。

“口交,就是用嘴巴让这个射精。说起来,你没自慰过?”
对方若无其事的一句话,令春也羞得满脸通红。春也游移着视线点了点头。

“没……没做过……”
春也还是孩子,还没有套弄过自己的性器。虽然朋友之中有人曾经说起过这个话题,但是大家都只是一味地嘲笑春也是个孩子,并没有告诉春也具体该怎么做。

“哦……。不过难怪,你连毛都没长齐呢。”
对方的视线让春也坐立难安地扭动起身子。

“来,跪在这里。”
一改刚才的那种冷漠的口吻,一辉的语调开始变得有些温柔起来。春也胆怯地跪在一辉的面前,不知所措地用眼神向一辉求助。

“先用手套弄,这里会变硬。”
打开双腿,一辉在春也面前露出仍然柔软的性器。春也提心吊胆地用手小心地握住那里,按照一辉所说的开始用手指套弄起来。第一次触碰别人的性器,春也丝毫感觉不到兴奋。

“开始有点变硬了对吧。然后就用舌头舔。这里是背面,这里是龟头。这些地方是敏感点,好好记住哦。”

听到一辉的话,春也只好伸出舌头凑近性器。用舌头舔弄同性的性器只会让他感觉到厌恶,但是不这么做不行。春也用手扶住一辉的性器,颤抖着用舌头舔起来。一边舔一边被人要求这样做那样做,心情也变得越来越阴郁。

“你真是太没技巧了……不过第一次都是这样,没办法……”
一辉的话让春也气不打一处来,但他只能拼命忍耐,用舌头舔舐着尖端。这样舔了一阵,性器逐渐变硬,直立起来。一辉开始舒服地吐着气息,伸手抓住春也的头发。

“把它含在嘴里。牙齿不要咬到。”
听到一辉的命令,春也惊讶地停了下来。用舌头舔都已经很不情愿了,更别说把这个含在嘴里。然而当他刚刚露出些许抗拒的神色,一辉便板起脸来抓住春也的头发,强行把他的脸凑到大腿之间。

“快点,不然我把你丢给我父亲。”
听到这句残酷的话语,春也的胃部像是被搅碎一样抽痛起来。他双眼盈满了泪水,默默地把一辉那已经硬起来的性器含入口中。

“嘴巴真小……快,头也要动一下。”
头被抓住强行地动起来,春也痛苦而拼命地含住一辉的性器。口中的那个存在正强烈地鼓动着。被贯穿到喉咙深处的春也感觉到一阵反胃,眼眶里的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呜……呜……”
痛苦的折磨还在持续。一辉的性器在口中慢慢变粗,漏出奇怪的汁液。感觉到胃部翻江倒海一般,春也害怕自己随时有可能吐出来,拼命地想要松开嘴巴。但是一辉却不允许春也停下,反而更加激烈地在春也口中抽插起来。

“哈啊……哈啊……”
一辉的喘息声开始变得凌乱,这愈发趋于异常的状态令春也惊恐不已。不知道一辉接下来会对他做出怎样的行为,只能感觉鼓动越来越快。好难受,好恶心。春也含着性器,唾液顺着嘴角慢慢流了下来。

“要射了……呜……要喝下去哦……”
当一辉的动作到达高潮的同时,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还来不及多想,口中的性器突然射出了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苦涩的液体顺着舌头流向喉咙深处,难以压抑的嫌恶感让春也一下子松开嘴巴,把刚才的液体当场吐了出来。

“咳咳……咳咳……呕……”
春也一边激烈地咳嗽一边吐出液体,在口中弥漫开来的苦涩味道让他两眼渗出泪水。舌头被麻痹了。异样的液体仍残留在嘴里,胸口痛苦地纠结。想吞也吞不下去的粘质液体,持续地折磨着春也的神经。

“不是叫你喝下去吗……?那些女仆们可是一脸享受地喝下去了呢。啊啊,真脏。”
一辉俯视着嘴角混着唾液和精液的春也,露出失望的神色。春也想说这种东西根本没法喝下去,但是咳得太厉害了一时间发不出声音。

“下次要全部喝下去哦。”
听到对方轻蔑的话语,春也被绝望感所包围。接下去的几年都要一直持续这样的行为吗?不要,这种事他再也不想做了。

“好脏,快把它舔干净。”
一辉把失去硬度的性器凑到春也面前命令道。春也俯下眼睛,颤抖着用舌头将一辉的性器舔干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32-495179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