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耀菊+湾)TOXIC 2 
2

耀和菊,他们不是一对普通的兄弟。

耀的母亲在生耀的时候难产而死。之后父亲很快再婚,娶了一位日本女人,生下了菊。所以耀和菊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然而说他们不是普通的兄弟,却不仅仅因为同父异母的关系。

晚上,耀关上了卧室房间的灯,钻进了被窝里。本来背对着耀躺在床上的菊也转过身来,伸手勾住了耀的后颈。整个人贴到耀的身上,把头埋在耀的胸口,恶作剧似的像猫一样摇晃着脑袋。菊那松软的毛发不停地在耀的脸上滑来滑去,觉得很痒的耀勾起食指在菊的脑门上敲了一下。

“别闹了。”
菊抬起头来对着耀吐了吐舌头,俏皮的样子让耀忍不住笑了出来。

“哥哥,我又想那个了。”

菊把嘴凑到耀的颈脖周围,轻轻地啃咬着耀的肌肤。

“菊别闹,哥哥累了,想睡觉。”

“不许睡!”

菊蹭地一下爬起来压在耀的身上,难得地摆起了生气的脸孔,死死地盯着耀的眼睛。耀无言地看着菊,几秒之后还是妥协般的点了点头。

“随你便啦。”

“哥哥最好啦!”

菊甜甜地笑了,低下头去吻住了耀的嘴唇。

是的,耀和菊不但同睡一张床,还时不时发生性关系。菊从小到大都和耀睡在一起,小的时候还没什么,大了一点之后父母有劝过他和哥哥分开睡,但是菊死活就是不肯。父母拿菊没有办法,后来也就不再坚持,取而代之地是给他们买了张足够两个人滚的双人床。

和菊第一次发生关系是在耀15岁,菊14岁时的那个夜晚。菊突然间拜托耀教他自慰,耀手把手地帮助菊高潮之后,菊也尝试般地用手帮了耀,然而就在耀硬起来的时候,菊突然间一下子坐在耀的身上,将耀又热又硬的那根抵住自己的洞口,一屁股坐了下去。剧烈的痛楚让菊一下子哭泣出来,耀瞠目结舌地看着菊一边扭曲着表情一边在自己身上扭动起腰来。

然而罪恶感还没有来得及占领耀的意识,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射在了菊的身体里面。看着菊哭泣着喘息的样子,耀一时间六神无主。他只能紧紧地把虚弱的菊抱在自己怀里,蹑手蹑脚地小心着不被熟睡的父母发现,将菊抱进浴室中清洗被他弄脏的地方。一边清洗着那不但又红又肿,还不断向外溢出自己的精液的后穴,耀一边心疼地吻着菊不断流泪的眼角。

他没有多想为什么菊要这么做,他不忍心责备已经这么可怜的菊。

然而自从那次之后,菊就像上了瘾似的开始不断地对耀有所要求。十分清醒地意识到他们所作的事是如此的背?而不堪,耀还是无法拒绝菊每次的要求,只因为那是菊的要求,耀害怕看到被拒绝后的菊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下面有请,高二6班的本田菊上台发表演讲。”

学校举办的演讲比赛上,菊作为众望所归的第一名做了最终的演讲。

作为观众,耀和全校师生一起向讲堂中央的菊投去了目光。穿着整洁的制服,打着精神抖擞的领带,梳得没有一丝杂乱的头发的菊跨着从容的步伐走到讲台旁,气定神闲地正视着台下乌压压的观众。

菊开始了演讲,平稳而沉静的语调和声音里充满自信,在他开始演讲后没有几秒,耀就听到坐在后面的女生们轻轻地发出了陶醉般的赞叹声。

“好帅~”
“这次菊肯定又是第一啦!”

坐在第一排的老师们望着菊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和蔼的笑意,还一边不断地点着头。

“每个人的实力都是相似的,只是缺了努力和信心,相信自己的力量,失败了没什么,但不能失去锐气,就算结局的失败让你站不起来,也不至于躺着输给生活,至少还有一次拼搏,以后再想起就不会这么遗憾。我们的青春,因当让我们自己主宰,加油吧,也许,胜利由此而来!”

菊最后的声音被淹没在整个讲堂里此起彼伏的掌声中,菊从校长的手里接过第一名的奖杯,微微向台下鞠躬。抬起头来之后,目光缓缓地扫了过来,最后定格在耀的方向。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仿佛看到菊正朝着自己微笑。

耀不禁在想,此时此刻,有谁会想到,这个沐浴在掌声与称赞中的男孩,会在夜晚骑在自己的兄长身上淫荡地扭着腰呻吟呢。

放学的时候,班长走到耀的面前把一个笔记本递给了耀。

“这是你的吗?”

耀看了一眼,的确是自己的笔记本。

“……是的,可是为什么在班长你这里?”

班长同学歪了歪头笑了起来,两条长长的马尾辩轻轻摆动。

“今天演讲会你落在座位上的啦,虽然笔记本上没写名字,但是因为记得那个位置是你坐的,字迹看起来又比较像你,所以就想是不是你的,拿来给你确认一下。”

耀顿时心里一暖。没想到班长不但留意了自己在演讲会上的坐席,还能认出自己的字迹。他感激地接过笔记本,低头说谢谢。

“真不愧是班长,竟然这么细心。”

“别恭维我了。”

班长笑起来很好看。

“我只是正好坐在你斜后方,所以印象深刻一点罢了。啊!我没别的意思,你可别介意。”

“没关系的。而且连我的字体都认得出来……”

“唉,其实是因为经常帮老师改作业,所以全班的字体我都认得哦。”

一想到原来自己的作业上那些壮烈的圈圈叉叉以及分数出自班长同学之手,耀就忍不住羞耻难当。

放学的回家路上,耀和菊并肩站在摇晃的电车中,彼此无言。一直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的耀,忽然听到旁边传来菊的声音。

“今天跟你说话的女孩,是谁啊?”

“今天?女孩?”耀不解地歪头看着菊。

“就是刚才递给你笔记本的那个。”

“哦,那个啊,是班长。”

“她跟你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就是把我落在讲堂的笔记本还给我而已。”

“哦,这样。”

“怎么?问她做什么?”

“没什么,随口问问。”

菊仰起脸露出浅浅的笑容。

“你小子,该不会……你看上人家了吧?”

耀有点恶作剧似的捏了捏菊的右脸。菊抓住耀的手,下一秒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地在耀的唇上亲了一下。

耀顿时脸红,他往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后,捂住嘴巴低声对着菊骂道。

“你干嘛!这是在车上!”

“谁叫哥哥欺负人啦。这是惩罚哟。”

菊得意地笑了。一肚子火的耀忍不住生气地把书一把扔到菊的那张没有丝毫悔意的脸上。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29-433cfe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