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A】(ガイxルーク)僕と君と花の庭 
清晨天亮得很早,阳光透过枝叶在窗台前投下斑斑点点,在这个日光充足的房间中,早就梳洗完毕的凯站在镜前最后一遍端详着自己,整理好心情即将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


长长的走廊上回荡着凯寂静的脚步声,侧耳聆听可闻悦耳轻灵的鸟儿鸣啼,微风夹杂着清新的泥土气息拂过,公爵府的早晨有着一种与平时的忙碌有序完全不同的一种氛围,可以让人不经意间放松下来。所以凯喜欢早起,在享受着这宁静惬意的时分的同时,总会有种莫名的温暖在他的体内缓缓流过,凯觉得,那应该是一种思念,因为此刻他总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自己的故乡。


故乡的早上,也如这里一般的美丽而安静吧。
突然而来的一阵急促脚步声打破了走廊的寂静,凯还没来得及把思绪从遥远的彼方拉扯回来,一个娇小的身影便猛然与自己撞了个满怀。紧接着就是哐啷一声,伴随着一个惊慌失措的低呼,眼前一个女仆被撞得踉踉跄跄地退后几步,手中端着的茶水也不小心泼了几滴出来。


“啊!对不起!”女仆慌忙倒着歉,手足无措地站在凯的面前。


凯觉得自己对这个动作还不大熟练的女孩子感到十分陌生,她大概是新来的仆人吧,公爵府的仆人们向来训练有素,不会这么冒冒失失。


“我没事,倒是你,没有哪里不对劲吧?好像茶水泼到了裙子……”凯担心地看着眼前紧张的女孩,浓浓的茶水溅在了女仆洁白的围裙上,留下了碍眼难看的痕迹,女仆困扰地看着被弄脏的裙子。要是被向来苛刻严格的管家看到,一定又少不了一顿臭骂了吧。看到这里,凯连忙从怀里掏出纸巾递给对方。


“?快擦一擦吧。”


“谢谢你,可是这裙子肯定要换了,真糟糕……”

女仆哭丧着脸一边道谢一边客气地接过纸巾。


“这是送到少爷房里的茶吗?”


“是这样没错……”


“我来帮你送过去吧,你的裙子脏了,先回去换个衣服吧。”凯轻轻接过女仆手中端着的茶水,会意地对她微笑着。女仆连忙摇头说这怎么行呢,但是看到凯似乎很坚持的样子,而且自己也的确需要?紧回去换衣服,于是也不再推辞。


身为路克少爷的仆人兼陪练剑士,凯经常出入少爷的房间,所以对于去少爷房间的路线他再熟悉不过了,可是老实说他并不太情愿到那个人的房间里,仇人之子的身份,高高在上的地位,不苟言笑的严肃,还有与年龄不符的深沉,甚至是他那种难以捉摸的视线都让自己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应对。

然而这是自从不久前路克少爷的诱拐事件结束以来凯第一次去他的房间。据说路克因为诱拐事件的打击而丧失记忆,不仅对周围的一切人和物都感到陌生,而且就连基本的生活常识都没有,他的脑子就像被人用橡皮擦得一干二净的白纸,整个人简直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稚气无知。因此公爵和夫人请来王国里不少有名的医师对路克进行治疗,并且仅派了少数几个十分信任的佣人贴身照顾路克的起居,甚至干脆把路克直接关在房间里,严禁外人探视也不许路克私自外出。在这种严格的看护监视下,不要说是凯这样的仆人了,就是公爵和夫人本人都不太经常在少爷的房间中出现。


说起来,路克毕竟只是个7岁的孩子而已,这样的生活对于他这样年龄的孩子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想到这里,凯不由得偷偷地同情起这个孩子起来,身为公爵之子竟是如此地不自由,相比起他来,过去的自己也许要幸福多了。


在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之时,凯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路克的房间前,一位仆人站在门边,向凯打了个招呼。


“少爷还在睡觉呢。”


“是吗……”凯皱了皱眉,看着手中的茶水。


“我只是进去把茶水放下就走,我会小心不要吵醒少爷的,请放心。”凯诚恳地望着对方。


“…………好吧,进去之后要小心点,不要吵醒少爷了。”


凯连忙答应,于是佣人将钥匙插入门锁,打开了紧锁的房门。


然而眼前的一切意外得却让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本该好好地躺在床上的路克少爷竟然没了踪影,只有一团被折得皱巴巴的被子胡乱被甩在床上,窗口大大咧咧地敞开着。看样子路克是趁着佣人们以为自己还在睡觉而在门外守候的时机不声不响地从窗台逃出了房间。


突如其来的失踪让佣人大惊失色,连忙飞奔出去报告情况。凯伸手摸了摸被窝,余温尚存,看来路克刚刚离开被窝,现在应该还没走太远。


爬上窗台,凯望着眼前葱绿的草丛和幽僻的小路,窗台虽然与地面的距离不算太高,但是对于7,8岁的孩子来说这个从这个高度跳下去的话显然会有扭伤脚踝的可能,想到这里凯不由得冷汗,他暗自惊讶于眼前的事实,这是那个向来沉稳老实的路克少爷会有的行为吗?


不论如何必须得先找到路克才行,刚刚才发生过诱拐事件,而现在若是少爷发生了什么意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凯几乎已经可以想像公爵和夫人知道路克逃走之后阴沉而暴躁的表情了。


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凯沿着小路来到花园,正在烦恼不知该上哪里寻找路克的时候,他忽然想起花园附近似乎有一条通向围墙的小路,公爵府的下人们都知道,那里的围墙有一个缺口,爬过墙边的大树便可以越过围墙离开公爵府,本来公爵已经派人去修缮那堵围墙,但是因为前几天突如其来的的暴风雨,还没完全砌好的墙砖又被冲垮,于是这块危墙还是恢复到原来的老样子,至今尚未来得及修补。


少爷该不会知道从那个地方可以离开公爵府吧。。。这么想着,凯便加快了步伐,向记忆中的那个方向加快脚步。


凯的预感果然是准确的,当他来到破掉的围墙边时,他一眼便发现了树上那想要隐藏在枝叶间但不管怎么看都还是非常显眼的那团绯红色头发,路克把身子缩成一团拼命地用身前的枝叶遮挡着自己,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早已暴露在凯的眼前。


“少爷,快下来,呆在树上太危险了。”凯对着树上的路克大叫着。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目标的路克完全没有投降的意思,他紧紧地抱住粗大的树干,把嘴撅得老高地用凶狠的目光死死盯着凯。


这实在真的很不像路克少爷会做出的表情和举动,看来这阵子的传闻是真的了——路克少爷自从诱拐事件之后,不但记忆丧失而且性格大变,就好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你,你不要上来!”路克看到凯毫不畏惧地迎视自己的目光,不由得慌张起来,但是不肯放下面子的他依然板着一张脸狠狠地盯着凯,毫不示弱。看着这样的路克,凯不由得苦笑。


『真像个孩子。不,应该说,他本来就是个孩子啊。』


“路克少爷,不要任性了,您这样不声不响地遛出来,大家都会很担心的。”


“担心?他们怎么可能会担心我!”


“怎么不会呢,您知不知道您被诱拐时公爵大人和夫人有多担心,现在大家肯定都在找您,公爵大人和夫人也肯定急得要疯了。”


“他们才不是担心我……”路克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他收紧了抱着树干的双臂,把脸轻轻背过去贴在干皱的树皮上,委屈地鼓着脸嘟喃着。


“他们根本不会担心我。”


“路克少爷?…………”凯怔怔地望着突然沉默下来的孩子,那个缩成一团背对着他的孩子的身影,忽然之间变得有些寂寞。


“他们只是一个劲地逼我看书认字,不管我愿不愿意地就逼我学这学那,还说什么‘你是公爵大人的儿子,将来要成为效忠国王陛下的人’,我都烦死了他们还是在我耳边喋喋不休。我开不开心他们根本就不在乎。爸爸妈妈也不来看我,那种破地方不是我的家,我才不要回去!”


说到激动之处,路克忍不住冒出了眼泪,他伸手粗鲁地在脸上一阵乱抹。


“你回去吧!不要管我,我要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路克的背脊跟随着抽泣一上一下地颤动着,他的一席话让凯又是惊诧又是心酸,惊诧是对路克竟会如此直白而感性地表达自己的感情而感到意外,心酸是因为这样的软禁生活稍微想象一下就能感受得到那种难以言喻的寂寞和无助,对一个孩子来说,那无疑是残酷的。而且凯只是听说公爵大人和夫人很少前去看望少爷,但是没想到竟然不是很少,而是从来没有。


凯不由得回想起过去的路克,那个永远把心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他,是否也曾经想过像这样毫无保留地宣泄内心的感情呢。如果他能够再稍微对自己敞开胸怀一些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也不会像如今这样疏远了呢。虽然这么说有点惭愧,但老实说,路克的仇人之子形象其实在凯的心中已经日渐淡薄起来了,有时他甚至会暂时忘记自己所面对的人的身份。恨他又能怎样?杀了他又能如何?即使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无法自拔,故乡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阵微风把凯从纷乱的思绪中拉回现实,眼前的这个孩子不一样,他是无辜的。


“我不回去。”凯淡淡地说。


路克转过头来泪眼朦胧地盯着凯,赌气的样子就像不愿认输的猫,全身处于警戒状态。


“因为我不能放下少爷不管,少爷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也不会原谅自己。”凯望着路克,第一次面对眼前的这个少年流露出了一抹微笑。


路克呆呆地望着凯,一时之间忘了言语。过了良久才委屈地一边吸着鼻水一边小声说:


“你保证不会像他们一样吗?”


“我保证。”凯微笑。


“你会好好陪我玩吗?”


“我会。”依然微笑。


“那……你会喜欢我吗?”


凯一怔,语言一时梗塞,微风吹过,枝叶一阵乱颤,路克扬起手去揉不小心吹进眼里的沙,忽然一个重心不稳,身形一晃地便惊呼着从树上掉下。


凯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立刻扑了上去。扑通一声,路克重重跌在了凯的身上。


“路克少爷,你没事吧……”凯咬牙忍着腰间传来的剧痛,回起身看路克有没有摔伤。路克吓得脸色苍白,一下子扑在凯的怀里。


“你没事吧,被我坐到一定很痛吧!?”路克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睛紧张地望着凯。


凯竭力地挤出一个笑容:


“我没事,就是腰好像稍微扭了一下……路克少爷没事就好。”


“怎么会没事!你的头上都冒出汗珠了,一定很痛吧,不要逞强了,要快点去看医生才行!”


凯不禁失笑,对方明明是个孩子,却要对他用这种一副成熟大人样的语气,配上他那还挂在脸颊的泪珠,实在是不协调到极点了。


但是……心里很温暖,只是凯没有时间去考虑心底这股暖意的来由。


“对不起……”路克用低到难以辨认的音调小声嘟哝着,虽然难以辨认,但是凯确信自己听到的是这三个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凯。凯·(),少爷。”


“好!我决定了,我要你做我的朋友!”路克一改愁眉苦脸的表情,神采奕奕地宣布。


“朋……朋友?”凯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对,朋友!所以今后你不许叫我少爷,只能叫我路克,因为我们是朋友。”


愣了数秒,凯再次微笑起来,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实在非常地可爱。


“这也算是命令么?”


“嗯……也算是吧!”路克歪着头思考了半秒,干脆地说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路克。”凯笑着对他点头。被少爷称作是朋友,凯实在是意外得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但是眼前这个一下哭一下笑,把感情表达得直白干脆而淋漓尽致的少年是如此真实如此惹人疼爱。


“啊,你的伤势……快点回去啦!不然会痛死的吧。”路克?紧抓住凯的手,拖着他往公爵府走。凯心想这孩子虽然一片好心,但是还真不知道如何对待病人呢,于是只能咬着牙苦笑起来。


然而眼前的背影是如此的倔强坦率而可爱,不知不觉中自己也许已经被这个背影牢牢地吸引住了吧?


『如果我可以,我希望自己可以让他真的幸福起来,快乐起来。』

『我不会再让他,在我面前流一滴泪。』


“呐,你会喜欢我吗?”


“……我会的,路克。”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27-4b13fc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