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シャルxリオン)海之夜 
夜深,沉寂



夹杂着海水微咸的苦涩香味,带着粘性的湿气窒息着胸口,空气凝重得无法呼吸。



少爷的手轻轻按在剑柄上,快感觉不到的手心的余温只隐约还残留在夏露的记忆中。



最近失眠成了困扰少爷的最大问题。以前不论是多么难以成眠的夜晚,只要少爷将夏露紧紧搂在怀中,不出一时半刻便会吐露着酣甜的细微气息安心睡去。可是现在——大概已经接近拂晓时分,夏露依然能够感觉到少爷的意识如同白昼时一般清醒——因为那上下颤动的长长的睫毛下,不安正在肆意地游动。
“少爷。睡不着么。”一个不言而喻的问句,夏露问得小心翼翼却满怀关心。



“夏露……”少爷侧躺着的身子微微一颤,眼睫毛颤抖几秒后睁开眼睛,像是终于不需要伪装睡着一样,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当然是指他没睡着这件事。



“少爷的事我最清楚了。”



“自从我出生就一直和你在一起,就连睡觉也是……是这样吗?”



少爷露出无奈的笑容,抱起裹着剑身的夏露,下床走几步来到床前。



蔚蓝的海洋此刻是一片深沉的?暗。海天交际之处模糊得难以辨认,在这个没有月亮也没有群星的夜晚,海的彼岸像是有着一股强烈的吸引力的?洞一样,渐渐侵蚀着此刻仍然清醒着的人们的灵魂与躯体。



看不到的前方。



看不到的彼岸。



这一望无际的暗流,何处才是尽头?



“呐,夏露。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



夏露没有回答,凛冽的海风如利剑一样一下一下划在心上。

几个小时前他眼睁睁地看着看望玛丽安回来后的少爷抱着肩膀坐在角落里一语不发地落泪。

他无法做任何事。

无法替他拭去泪水。

无法将他拥入怀中。

甚至,无法开口。



“呐,夏露。”少爷望向不知何处的双眸流露着柔和的安详,“你可曾后悔过?”



“少爷……”



“我是一个任性,自私,固执的主人吧,一直照顾着这样的我,夏露一定很累吧。”



“少爷……”



“夏露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有一个比我更适合夏露的主人在等着夏露呢?”



“少爷,请你不要这样说!”夏露终于放声的喊了出来,少爷睁着澄?的双眼怔怔凝视着散发着一股强烈刚气的夏露。



“你说的没错。也许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这样的存在……”揪心的痛楚从澄?的双眼中一闪而过。



“……但是,我只承认您是我的主人。不管是你的任性也好,自私也好,固执也好,因为其他的主人什么的,我不需要。我这锋利的剑刃永远只会指向您的敌人。如果您能为最重要的某个人舍弃整个世界,那么我便舍弃整个世界来保护您。即便您下令驱?我,那么也请原谅夏露无法遵守,您怪我任性也好,自私也好,固执也好,因为不管时空如何流逝,不论世事如何变迁,我依然只是属于你的夏露,我的主人,里昂·玛古那斯!”



少爷紧紧地拥着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剑身,那股萦绕着剑身的暖流正逐渐包围着少爷的躯体,他能感受到,那就像夏露对他伸开的双臂,温柔地容纳着这副冰冷而没有生气的躯体。



“少爷不是想知道一开始那个问题的答案么?”如果他可以,夏露此刻一定会露出温柔的微笑。



“那时,请少爷用力地抓住我,我会紧紧地拉着少爷,就算死我们也不会分开。”



“夏露……”少爷的低语舒缓地流淌,哽咽着无法说出口的只言片语像是心灵感应似的传递到夏露的灵魂上。



谢谢你。



海风轻抚着少年忧伤而幸福的脸颊,海水的香气浸润着透明的肌肤,像唱着摇篮曲的母亲一样,温柔地守望着孩子在怀中香甜地睡去。



我们知道我们没有退路。



我们知道我们无法挽回。



在时光缓缓转动的齿轮中,我们自私而满怀着爱地坚强生存。



直到命运嘲笑般地将我们领向死亡之门,我们也要用微笑贯彻彼此最后的信念。



少爷,夏露永远不会后悔。



因为,只有你是我一生的主人。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26-ae24fc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