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2】(ロニxジューダス)Summer Night 
“凯依路!小心!”罗尼挥舞起战斧大吼着冲到凯依路的身后挡住怪物的利爪。

“罗尼!”凯依路此时正在忙着对付眼前巨大的怪物,侧头用余光瞄到身后的罗尼,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已经以强大力量推开了怪物,然后转过身来紧紧地将他保护在身后。

“凯依路,这些怪物个头太大,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角色,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还是逃吧。”

罗尼一边继续挥舞着战斧一边大吼着,怪物们虽然被锋利的斧刃砍中,但是这些伤害似乎对皮厚肉糙的它们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嗯,只能这样了。”凯依路咬了咬牙,额头上数颗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滚落。要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经过长途旅行的他们忍不住跑到湖边来洗脸的话,也不会遇到这些穷凶极恶地怪物们了。虽说他们俩相约出行已经有一个多月,也经历过不大不小的战斗,但是像这一回如此险恶的战斗还是第一次,再加上负责疗伤的莉亚拉因为受不了天气炎热而疲劳过度所以没有跟着凯依路他们一起到湖边取水,因此遇上这种紧急状况两人顿时显得措手不及。
“好,这里有我顶着,你先走。”罗尼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战斧。

“那怎么行!要走一起走!”

“你这个笨蛋!要是没有人顶着这些怪物的话我们两个人都跑不掉!”

“但是……”

“不要磨磨蹭蹭了!快点!”罗尼几乎是声嘶力竭地把这句话吼出来,因为眼看自己的力量就要被怪物给压过了。

(如果不能保护你,那我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了,罗尼。你快点跟上啊!”凯依路担心地望了罗尼一眼,然后咬了咬牙转身撒开步子逃开。

下一瞬间,罗尼的战斧便被怪物用蛮力硬生生劈断,罗尼一个侧滚避开锋利的爪子,站起身来往凯依路离开的方向飞奔起来。

(凯依路,请你一定要平安地……否则……否则……)

罗尼忽然感到眼前一花,自己已经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那个人…………他会伤心的……)

忽然间他感到背上一阵火辣辣地剧痛,一股野生的生物气息和令人不舒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此时他的意识正渐渐模糊。脑中慢慢地变得一片空白,有种难以名状的什么东西正在缓缓地沉淀,沉淀,沉淀……他闭上了眼睛,像慢慢沉入深海中一般感受到一股热流渐渐将整个身体包围,很暖,很舒服,很亲切——却,也很哀伤。



“罗尼……罗尼……谢谢你…………遇到你…………真……好……”



淡淡的笑容如水一般化开,无声无息。





“啊!”罗尼突然间惊醒,他猛地一下坐起来,扶着脑袋陷入迷惘。

这里是哪里?我在哪里?

“笨蛋,你终于知道醒来了么。”身旁一个冷冷的声音说到。

罗尼循声望去,一个全身?衣的少年正斜倚在岩石旁,正表情漠然地看着他,深藏在面具下的那一双澄?幽深的双眼,蕴着深深的雾气。

不知怎地,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变得相当自然。他没有再去细想这是哪里,对方是谁,自己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只是好像一切都不需要解释一般地自然,是的,他就在那里。

“啊,真是麻烦你了,要你把我搬到这种地方来,我一定很重吧?”

“还好。”少年不露声色地回了一句,“不过你也真是个空有体力的笨蛋。就是因为你一个人杀得太猛,所以没有留神到身后的怪物。”他停顿了一下,哼了一声,“你有必要逞强吗,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不是还有我吗。”

充满讽刺口吻的语气,嘴角一抹冷笑,他,还是老样子啊……

“啊,不好意思,我看你弱不禁风的样子,总是害怕你会被怪物伤到,所以不知不觉中就一个人冲到了最前面去了。”罗尼挠了挠头,吐着舌头笑了。

“请不要把我当成小孩来对待行吗?”少年无奈地扯了扯唇角。

“什么话啊!我是关心你才这么做的呃!我可是一片好意……”罗尼连忙替自己的一番好意辩护,可惜对方却根本没在理睬他,而是把头扭向洞口,望着外面漆?的天空,外面似乎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罗尼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他这才注意到他们此时身处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一个洞窟,洞窟内点燃了柴火,微弱的火光在湿气颇重的空气中虚弱地摇曳着,火星噼噼啪啪地闪动。

外面正下着小雨,虽说四周一片漆?,但是仔细看可以看到稀疏地树木草丛的对面,是一片广阔的水面,因为水面很广,所以他甚至分不清楚是海还是湖,但是那依稀可以听到的潮水声一阵又一阵地传来,配合着淅沥的雨声,就像母亲吟唱的摇篮曲一样亲切而令人心安。

“下雨了。”像是在陈述事实一般,他平静地说。

“啊啊。”少年点了点头,双眼依然凝视着雨夜,“看不到月亮也看不到星星。”

下雨怎么会看到月亮和星星。罗尼想说着真是一个愚蠢的结论,但是他没说出口,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年那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无动于衷的表情,终于流露出了一丝丝的哀愁。

因为注意到他的表情,罗尼顺便注意到了火光的映照下,少年那没有被面具遮住的脸颊部分有一道虽说不算太大但也称不上小的伤口。

“呐,你受伤了。”

他指着下巴附近的地方对少年说。

少年毫不介意地轻轻触碰了一下伤口,苦涩地笑起来。

“这么小的伤口,亏你能注意到,这点小伤不必在意。”

“不必在意?那怎么行!就算是小伤口一旦被感染了后果也是会很严重的!”

罗尼站起身来想要走到他身边,但是刚受伤的脚关节却忽然滑了一下,他啊的一声低呼。少年连忙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按住他的肩膀。

“谁叫你乱动的,你刚才脚关节被割伤,老老实实坐下来不要到处走来走去。”

罗尼的肩头感受到少年的手心的温度,好冰冷。

罗尼抬起头,继续执着地盯着他脸上的那道伤口……

那张有着柔和线条的脸颊,很苍白,很漠然,是否也是如同他的手心一样冰冷呢。罗尼很想伸手去触碰一下。

“伤口……”

少年把脸扭过去,背对着罗尼坐下。

真的好想碰一下,只是一下就好。

啊,好冰。罗尼的指尖轻触到少年脸部的一寸肌肤。

啪。少年猛地转过身,眼神凌厉凶狠地盯着他,他没有开口,但是从那微?的神色看得出来他似乎在问“为什么这么做”。

“对不起。”罗尼脱口而出的就是道歉,“但是,我只是想试试看,你的脸是不是也这么冷。”

“不要接近我。”

“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只是我给你的忠告。”

少年把视线垂了下去,唇角似乎泛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空气中弥漫着寂静的沉默,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停了,只剩下潮水拍打着岸边岩石发出的声音。

少年站了起来,走到洞口,罗尼望着他?色的背影,此时的他显得倔强而孤独。

罗尼像是暗自下定了决心一样,提着受伤的脚站了起来,蹒跚地走到少年的身边。少年转过身来低声吼着“老老实实地回去休息。”但是不管这次少年再怎么用力,罗尼还是固执地站到了他的身边。

“你在干什么!”少年疑惑地看着罗尼张开手臂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表情满是喜悦。

“我啊,已经决定了。”罗尼点了点头像是下定决心般地说道。

“决定什么?”

“我要和你一起。”罗尼看着少年的脸笑了出来。

“…………”少年怔住了。“一起……一起做什么。”

“我们要一起旅行!一起消灭怪物!我们可以一起去白鹭城逛集市,一起到海?堡玩扔雪球,一起到利尼村吃莉莉斯阿姨的料理,一起到诺伊修塔特的甜点屋去吃冰淇淋……还有,我们一起保护凯依路,守护着他直到他变成真正的英雄!”罗尼兴奋地说着,似乎有一个美好的世界正呈现在他的眼前。

“…………罗尼……”少年声音有点沙哑。

“就算受到伤害也无所谓。”罗尼拍拍自己的脚关节,“不论遇到甚么困难,我都不会退缩,你呢?事先说明白,就算你说不愿意也不行,就算你抽死我,我们也要一起。”

“…………我甚么都沒有告诉你……”少年低下头去。“即便如此,你……还愿意相信我吗?”

罗尼哈哈笑起来:“谁叫凯依路就是信任你啊,我也没办法啊。”

少年呼地一声淡淡地笑了出来。

“开玩笑的啦,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罗尼收起笑容,“因为我怕我说现在的我比谁都要相信你这种话,你也不会相信啊。”

罗尼眨眨眼笑了。

少年抬起头,脸色终于柔和了许多。

“的确,很难让人相信啊。”

“啊啊,真讨厌,用不着说得这么明白吧……唉,一下子讲了这么多话好累,我不行了,先过去躺一会儿,半个小时之后叫我起来,我们继续去打怪物。啊啊,这毛皮收集起来还真是要命呢……”罗尼一边喃着一边回到火堆旁边,卷起身子躺在了地上。

少年轻轻地走近他的身边,凝视着罗尼安然入睡的脸,那还未褪去的兴奋仍在他的脸上跃动着。

“罗尼……罗尼……”

睡着了么,这家伙入睡得还真是快,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吧。

真的睡着了么,少年忍不住蹲了下来仔细凝视着他的脸,还伸出手指轻轻捅了捅熟睡着的男人的脸。

没有反应……么。

少年终于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罗尼…………谢谢你………………遇到你…………真好。”



“所以,请你守护着他……好吗。”

“因为,我再不想看到那个人的伤心的脸。”



“就算我不能陪在你们的身边……但是请你……遵守你的诺言。”

“不是说好了么,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冰冷的情绪正在一点一点化开,好温暖。

那是一道熟悉的光芒,让身体逐渐漫溢着无限涌出的力量。

隐约的画面中,罗尼抓住那张熟悉而温柔的影子,只可惜那影子在他的掌心化成了灰烬,散成了尘埃。

好悲伤,但却很怀念。



醒过来时,站在他面前的是一脸担心表情的莉亚拉和凯依路。

“啊,罗尼,你醒了啊!”凯依路激动地抓住罗尼的手臂。

“凯依路,别这么激动啊,罗尼背上有伤,你温柔点嘛。”

莉亚拉无奈地露出苦笑,一边继续为罗尼处理伤口。

“凯依路,这……这是怎么了?”罗尼皱了皱眉头看看四周。这是一山间小屋,平实的摆设,简单的构造。

“罗尼,刚才我们从怪物那里逃出来的時候你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结果背上就挨了怪物的一爪,不过还好我们正好?到,是莉亚拉救了你。”凯依路细心地解说着。

“啊……莉亚拉,谢谢你。”

“不,不,”莉亚拉连忙摇手,“这不是我的功劳,要不是凯依路跑回来带我到你那里的话……”

“莉亚拉,你在说什么啊,要不是因为你看我们这么久没有回来,担心我们的安危而追上来的话,我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你啊……”

“不是啦……这是……”

两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推卸功劳。

(还真是两个单纯的孩子啊。)罗尼微笑着不由得这么想到。他侧头望向窗外的景色,一切都是这么地平和安宁。仿佛刚才的凶险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仿佛过去的一切,都是一场喧哗而缤纷的梦。

(我们是一直在一起的,对吗。呐,裘达斯……)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25-17c29c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