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姐弟)药 
露蒂提着在路边买的两袋热腾腾的面包回到宿屋时,天色已经完全?下来了,来到二楼斯坦的房间轻轻推开房门,斯坦正在床上沉沉地睡着。蹑着脚步走到床前,男人那比刚到这个城市时显得更加憔悴苍白的脸色说明了他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露蒂想起刚才拜访的医生的话,不由得无奈地叹气。

“这种毒很少见,虽然不太剧烈,但是残留在人体内会有很大伤害……”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所以问你有没有解毒的药啊。”医生慢条斯理吞吞吐吐的样子让本来就已经很着急的露蒂更加恼火,一下子控制不住情绪对着男人吼了出来。

“呃……有是有,那是一种浅葱色的形似三叶草的草药。但据我所知,这种药草非常稀有,只能在郊外的树林里可以找到,而且这种季节是找不到这种药草的。”

积极性被打击得七零八落的露蒂,拖着一身的疲惫在斯坦床边坐下,看着斯坦熟睡时仍然紧皱着眉头的睡脸,心想原来一天到晚健康得活蹦乱跳的他居然也会有病得起不了床的一天啊。
没错,一切的起因都是这个令人烦闷的早上。虽然时间刚进入五月,但是这一带酷暑的天气却让大家有一种时处盛夏的感觉。早上太阳还没完全散发出热量,空气里的湿度就已经湿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没走几步就已经满身大汗淋漓。

斯坦比较耐热所以看起来精神不错,但是从小生长在气候温和适宜的圣伽尔?的里昂却已经大汗淋漓,崩着一张脸不断向四周散发着超低气压。刚刚结束一场轻松的战斗,里昂却显得有些体力不支,但是不想被大家施以多余关怀与同情的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停下休息的话,只好在战斗结束之后,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扶着一旁的大树稍作休息。同伴的交谈声逐渐远去,里昂休息了一分钟左右之后正要继续向前迈开脚步,一个高大的身影正面遮住了射向他的刺眼光线。

“里昂,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斯坦一脸担心地看着他,伸手想要去扶他的肩膀。

被吓得满脸通红的里昂条件反射地拍开斯坦的手,“跟你没关系。”便想要逞强地快步?上队伍,没想到不争气的脚下一滑,重心向后倒去,正好站在他身后的斯坦连忙扶住他的身体,但是由于惯性过大的缘故,也跟着向后倒去。

“哇啊!”

“斯坦!!”

斯坦和里昂两人一齐发出的惊叫声让已经稍微走远的大家都跑了回来。原来斯坦身后有一柱带刺的植物,倒下去的身体结结实实地摔在植物上,背后有铠甲护身还好,但是斯坦的右臂却已经被尖刺划出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因为有斯坦做肉垫所以安然无恙的里昂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地看着从斯坦右臂上汨汨流出的鲜血。

“斯坦,你没事吧?”露蒂连忙把两人扶起来,神情焦急地看着他。

“不好,这植物有毒,快,把斯坦带到附近的城镇。”伍?隆看了一眼斯坦的伤口后果断地下了命令。

于是大家就这样在暂住在附近的城镇。

烦人的回忆结束,露蒂郁闷地挥了挥脑袋,把视线再度落在熟睡的男人脸上,意外的发现斯坦已经醒过来了。

“露蒂,你怎么来了?”揉着稀松的睡眼,斯坦用一如平常的声音傻乎乎地问着。

“因为想着你这家伙也许吃饱肚子的话就会恢复精神,所以我去给你带了吃的回来。”露蒂挥舞着手中的两袋鼓鼓的依然散发着香味和热度的面包,斯坦立刻双眼发光地挣扎起来。把面包递给眼前的男人,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相,露蒂露出苦笑:“你这家伙,拜托你也表现出一下病人的矜持和虚弱好不好,别吃得那么快,小心噎着!”

“谢谢你,露蒂!”斯坦纯真而明媚的笑容,让露蒂觉得这一天里的辛劳都值回了票价。

“对了,露蒂,里昂呢?”斯坦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口齿不清地发问,“他有没有受伤?”

里昂吗……一想到这个名字露蒂不由得又开始郁闷。自从斯坦受伤倒下之后,里昂在队伍里就一直一语不发,神情严肃得吓人,不论是谁上去对他嘘寒问暖他都不予理睬。心想这家伙一定又在闹别扭了。露蒂叹了口气,顺便纳闷自己为什么要加个又字。

“他……什么伤都没有,身体好得很,你不用担心他,好好休息就是了。”

“唔……”斯坦点了点头,已经把两袋面包迅速解决掉的他侧头望着窗外依稀的星光,若有所思地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看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寂寞。

露蒂心情复杂地离开斯坦的房间,正要下楼便看到一个人往上走来。

“里昂!”露蒂急忙叫住了神情疲惫行色匆匆的少年。里昂抬头看着她,澄?的瞳孔中有种淡淡的冷漠。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去哪里不关你的事吧。”对方似乎没有回答的打算,无视露蒂的关心与她擦身而过。

“你的身体不好还到处乱跑?小心中暑倒在半路没人扛你回来。是啊,能扛你回来的人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呢。”

一语正中靶心。里昂停下脚步,僵硬的身体微微颤抖,露蒂忽然很想知道此时这个倔强的男孩是什么样的表情。

“请不要责怪少爷。”像是为了打破僵局似的,夏露连忙出声为里昂说话,“少爷他是为了斯坦……”

“夏露!”里昂大声地打断夏露的话,从他微微颤抖的肩头可以看出他有些生气了,“不要多嘴。”

夏露那说到一半的话让露蒂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忽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露蒂有些担心地望着那个娇小而虚弱的背影。

“里昂,你该不会是……”

“这不关你的事!”里昂转过身来冷冷地说。此刻他的表情已经变回一如往常般的冷静。“我要做什么事都不需要你来干涉,你……只要照顾好那个笨蛋就行了。”说完里昂像是逃开似的转身快步离去。



这件事果然还是很蹊跷。露蒂脑内斗争了一晚上后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她决定要跟踪那个死要面子的臭小孩。

一大早就跑到里昂的房间门口附近蹲点,好不容易守到里昂整理好行装神色匆匆地出门,她便没声没息地跟在他的后面开始了这一天的跟踪计划。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个透镜猎人兼职盗贼,所以跟踪这种事对于露蒂来说简直就是得心应手,被他一直跟到郊外的里昂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异样的气息,虽然露蒂知道自己的这种行径被人发现的话搞不好会被当作变态抓起来,但是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为了验证自己的直觉,露蒂决定把一切顾虑都抛诸脑后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里昂来到了昨天那位医生口中所说的郊外的树林,树林中虽然怪物不多,但是植物丛生,路很不好走,他一边擦着额边的汗水,一边小心翼翼地拨开丛生的草木,一边还要提防随时有可能袭击人的毒虫。有他在前开路,自己要轻松多了的露蒂看着前方那个渐渐露出疲惫的背影,没来由的一阵揪心的痛。为什么……明明只要说出来,大家一定会和他一起找啊,为什么他总是把心事藏在心里,一个人默默地承担?大家,不都是同伴吗?

身影一闪的他似乎站立不稳一屁股摔坐在地上,闷闷地哼了一声,他抱着摔伤的手臂站起身来。露蒂忽然间好想冲出去扶住他颤巍巍的身体,刚想迈出脚步,就看到他蹲下身来在草丛中摸索着什么。露蒂看不到他手中的摸索,但是看得到他的侧脸,忽然间一股荡人心魄的温柔微笑从他的眼角慢慢溢开,那是她从未在他脸上看见过的发自内心的明媚笑容。他一下子像个孩子似的兴奋地跳起来,用掩饰不住激动的语气叫着,“夏露,我找到了!”

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露蒂的双眼不由得模糊了。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不在了。那感觉像是从梦境中醒来一般的没有现实感。

对,那孩子的那笑容,只在自己遥远而温暖的梦里出现过。

夕阳西下。露蒂站在宿屋门口,等待着那个少年的归来。这次一定要用最好的微笑迎接他,然后给他送上一个让他出其不意的拥抱,她是这么想的。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24-cbfc5b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