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堂岛x主人公)お兄ちゃん 
“你上哪儿去了。”

雨露三郎刚刚回到家,在玄关脱了鞋走进客厅,就马上接受到了一束具有强烈压迫感的视线的洗礼。堂岛辽太郎大剌剌地斜倚在沙发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刺鼻酒气弥漫着整个客厅,他死死地瞪着正走进客厅的玉露,手里还拿着一只酒瓶。

“……我去了阳介家去和他一起准备考试的复习。”玉露当然不可能把他们其实是到电视里的事说出来,于是只好随便找个借口敷衍一下。

“说谎。”与他那醉醺醺的状态不相符的,是堂岛格外冷静的判断力和声音。

“我打电话到了花村家,他母亲说今晚上花村君不在家,而你也当然没有去过花村家。”

玉露沉默了。他开始为自己那蹩脚的借口感到懊悔,此时此刻,不知道识破他的谎言的堂岛会是多么的生气。
“为什么说谎。”这不是问句,是责难。玉露低下头去,难言的苦衷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在做什么?!”堂岛的音量突然拔高了一个八度。一瞬间,整个客厅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令人窒息的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氛。

“爸爸……”不知何时出现在客厅门口的奈奈子,带着不安的表情地看着无言对峙的两人,“你们在吵架吗?”

“菜菜子……没,没事,我们没有吵架。你快点去睡吧。”堂岛有些窘迫地向奈奈子挥了挥手示意让她回房。还是放不下心的菜菜子担心地望着玉露。玉露走上前轻轻拉住菜菜子的手,摸着她的头说:“别担心,我们在聊天呢。菜菜子快回去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菜菜子凝望着玉露好一会儿,又看看醉卧在沙发的父亲,才终于点了点头。

把菜菜子哄回了床上,玉露回到了客厅。此时堂岛已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似乎睡过去了。玉露轻轻走到沙发旁,轻手轻脚地收拾起散落在地上和茶几上的酒瓶。一,二,三,四,五只空酒瓶。玉露望着堂岛紧皱着眉头的睡脸,一股愧疚之情油然而生。他从房间里取出毛毯,走到沙发旁,将毛毯轻轻盖在堂岛身上。忽然间堂岛像是做了什么噩梦般的忽然伸手一揽,玉露整个人顺势被他揽入怀中。堂岛的双臂用紧到让人不敢相信他尚未醒来的力量将玉露的上半身牢牢束缚在怀里。玉露挣了一下没有挣开,只好放弃般的顺势倚靠着堂岛的胸口。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堂岛的低声呢喃像是咒语一般穿越玉露的耳膜,渗透到玉露的身体里。这是……梦话吗?还是堂岛正在对自己说话?玉露抬起头,之间堂岛的双眼依然紧闭着,只有眼睑底下正焦虑地闪烁着,看起来像是正在做着什么不太好的梦。

“不要走……”堂岛的呢喃再次敲叩着玉露的心。玉露凝视着男人的脸。那双布满皱纹的眼角,紧缩的眉头,干涩的嘴唇,无疑不透露出他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忙碌不安焦虑而无助的心境。玉露伸手轻轻抚摸着堂岛脸颊的轮廓。像是为了抚去布满在男人脸上的痛苦一般,轻轻把脸埋在了男人的颈脖里。



次日早晨。雨从昨晚开始就淅淅沥沥地一直下个不停,今天奈奈子学校放假,所以奈奈子还在睡觉,早餐是玉露一早起来准备的。早餐过程中,玉露无数次感觉到坐在他对面的堂岛欲言又止的神情,但最终两人除了相互问候早上好之外,没有交换任何对话。

该死的雨越下越大,用完早餐后,玉露一边在心中感叹着也许走到学校已经浑身湿透一边拿起雨伞正准备出门,堂岛突然把他叫住了。

“今天你坐我的车上学吧。”

“欸?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你这样去学校的话制服一定会湿透。”说完堂岛开门走向车库。

“上来吧,正好我有事要跟你说。”



车中安静而狭窄的空间更显得这两人之间的空气如此地难受。堂岛静静地开着车,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在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堂岛把车子停在路旁。

“昨晚,我没有做出什么失礼的事吧?”堂岛假装如无其事地提起,侧头看着玉露。

“没有,您只是喝多了,在客厅睡着了。”

“是这样吗?”小声嘟哝着这句话,堂岛像是怀抱着歉意一样地对玉露点了点头。

“昨晚真是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大声地吼你的。”认真地道歉中的堂岛,竟然让玉露觉得很可爱。

“我……还是希望今后你好好地过你自己的生活。其他事情你尽量别插手,知道了吗?”

嗯,看到玉露郑重地点了点头,堂岛才像是松掉心中一块大石一样地长舒了一口气。他苦笑着皱起了眉毛:“好了,你可以下车了,快去吧,免得迟到了。”

玉露点头答应,然后打开车门,正要下车。这时他忽然停止了动作、

“怎么了?”这么问道的堂岛有些不解地看着雨露的背影。

“对不起,哥哥……”玉露露出淡淡的笑脸,凑过身去迅速在堂岛的颈脖间留下自己唇边的温度。堂岛像是全身触电一般地颤抖了一下,以莫名的眼神紧紧地注视这眼前微笑嫣然的少年。

玉露留下一个暖暖的微笑,转身推开车门下了车。他对着车里的堂岛挥了挥手,口型微动,似乎说了一句什么话。

堂岛紧紧盯着那玉露薄薄的唇角,那嘴型像是在告诉他:

谢谢你,哥哥。

堂岛忽然间感觉到颈脖和脸上一阵莫名的热度悄然爬上。他目送着玉露走进校门,最后消失在学生们的身影之中。此时他才如释重负地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摸着自己那滚烫的肌肤,苦笑着轻声说着:

真是的。

这么大年纪了还会为一个表情和一句话脸红呢,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哪里来的纯情少女。但是那明媚而温暖的笑容,却一直缠绕在心头,久久无法消逝。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22-018cc1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