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凉宫】(古虚)Narcisse Noir 3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情,爱一个人又是什么感情。

我爱哥哥,也爱古泉,只要能和他们在一起,我就无比地快乐。但是那时我还不知道,原来爱这种感情,原来并不是我想像中的那么简单,原来爱一个人可以很美好很甜蜜,也可以如此苦涩,如此揪心。

是的,直到那一天为止。

自从那天古泉第一次拜访之后,他时不时就会出现在我们家。我反正每天晚上做完作业也是无聊,所以古泉能来自然是开心得不行,三个人一起虽然有吵有闹但也有说有笑,这种日子很是惬意很是幸福。于是从那天开始我总是期待着古泉能来家里玩,一天到晚缠着哥哥问“今晚上古泉哥哥来不来啊”,哥哥被喋喋不休的我弄得很无奈,每次都很头痛地说:“好啦好啦,我让他来就是了,你就别再缠着我啦!”

“小一!你看,这个玩偶可以换衣服哦!我自己给她做了一件呢。”我兴冲冲地把玩偶拿给古泉看,那玩偶此刻正穿着我为她精心编织的花边连衣裙,像个公主一样巧笑倩兮。
“噢噢,小亚手真巧呢,没想到竟然可以做出这么漂亮的连衣裙。”古泉微笑的脸上露出十分惊讶的颜色。我顿觉得比被全世界的人誇奖还要满足。

“什么小一的……这个绰号是古泉你让她叫的吧,真是太恶心了。”

阿虚哥哥坐在电视前无聊地托着下巴没好气地说着。

“哥哥,你生什么气啊,来嘛,我们来玩游戏好不好?”

我扑到哥哥怀里,一边蹭他一边说。

“玩游戏……你要玩什么啊?”

“就玩这个!”我把手中的玩偶高高地举起说,“你们两个把眼睛闭起来不许睁开,我找个地方把玩偶藏起来,然后你们去找,谁先找到谁赢,赢了的人可以命令输了的人做任何一件事。”

古泉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我,点头表示同意。而哥哥却用手扶着额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结果……当然是脑筋向来转得比较快的古泉赢了。古泉手里拿着玩偶,带着胜利的微笑地侧头看着阿虚哥哥。哥哥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手一摊大声说道。

“好吧,要杀要剐随你便吧,反正我是豁出去了,只要不要叫我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裸奔之类的,做什么都行。”

“怎么会呢~我像是那么低俗而没人性的人吗?你不用担心。”

“不,就是你我才更加担心!”

“呵呵,那可真是冤枉好人啊。嗯……不如这样吧,我对我从来没吃过的阿虚亲手料理其实还颇有兴趣的呢。”

“喂喂!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下厨吧?!”

古泉微笑着,一脸“你说得对”的表情。

“可是料理什么的……才刚吃完饭没多久你吃得下吗?”

“没关系,只要是阿虚做的料理的话,不管多少碗……”

“哎呀!好啦好啦!我做就是了,少在这里啰嗦!”

一脸挫败感的哥哥垂头丧气地向厨房走去,我和古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

不过说实话哥哥的料理,其实我也没怎么吃过呢,说起来我很少看到哥哥下厨,最后的成果会是如何真是有点无法想象。就在我担心着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忽然间厨房传来哐啷的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哥哥的一声惨烈的叫声。

古泉突然像是变脸了似的,满面的微笑瞬间凝固了起来,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嗖地从我身边擦身而过,飞快地冲进厨房。接着又是一声比刚才的响声更加剧烈的巨响,这次伴随着巨响的是哥哥和古泉两人的叫声。

当我冲到厨房门口时,眼前的景象让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停下了脚步。

粘嗒嗒的面糊撒得满地都是,碗具什么的也凌乱地洒落在地上,有的已经被打碎,碎片遍布在两人的周围。而我眼前的这两人却正以微妙的姿势趴在地上。哥哥是仰面向上地躺着,古泉则将他压在身下,两人的胸口紧紧地贴着彼此,古泉的左手紧紧地握着哥哥仰在地面上的右手手腕。古泉皱着眉支撑起来,睁开眼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哥哥,哥哥与他的视线相交的片刻,脸便很快变得通红。

“你……没事吧?”古泉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和颤抖。

“没事……你快起来,我的手好痛……”哥哥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默默地注视这两人,一股异样的情绪缓缓从心底中探出头来。明明是很危险的情况,但是我却忍不住想让这一刻停下来,想永远凝视着这个画面。但与此同时一股苦涩的感觉正如同锥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我的胸口,这画面就像一株带刺的玫瑰,美丽得夺人心魄,美丽得异常……刺眼。

“啊,你的手受伤了!”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的古泉拾起阿虚的左手,大概是因为刚才的那一下让他碰到地面上的碗具碎片,手肘附近被划开了一道一寸左右长度的口子,鲜血汨汨地流下来。

“这点小伤,没什么问题啦……”哥哥的声音中明显带着掩饰不住的忍耐。

“怎么可能没事!都流这么多血了不是吗?”古泉的声音是我从来听到过的严肃和可怕。我和阿虚都呆住了,一瞬间的沉默之后,我突然回过神来地说了声“我去找消毒药水和纱布!”,然后离开了厨房。

好不容易找到了消毒药水和纱布,回到厨房后我将医药箱递给古泉,古泉接过之后马上小心翼翼地开始处理起哥哥的伤口。

他屏息凝神地细心地为哥哥冲洗净伤口,涂抹上药水,然后再小心翼翼地为他包扎起来,那过程就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珍贵物品一样仔细而小心。

“其实,没必要那么……”

哥哥还没说完,古泉便低下头去,用低沉的声音轻轻重复着一句话

“对不起。”

我注视着古泉沉痛的神情,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和寂寞涌上心头。从来没看到过的他的表情,从来没看到过的他的反应。他的喜怒哀乐,他的一切,都给了哥哥,全给了哥哥,只会留给哥哥。

当晚,古泉留在我们家很晚都没回去,我和以往一样的时间爬上了床,但是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只有古泉,古泉,古泉。他的一颦一笑,他的一举一动,让我突然觉得好遥远。闭上双眼,他的背影明明就在伸手可及的眼前,但是每当我伸出手去,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痛苦万分地在床上挣扎了将近两个小时,感觉到有些口渴的我走下床,离开卧室去厨房找水喝。就在这时,哥哥的房间忽然传来微弱的声响,现在已是晚上12点,房间中灯依然没关,古泉似乎还留在哥哥的房间,两人的身影在灯光下摇曳着,发出像是在争执什么的声音。担心他们是不是在吵架的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哥哥的房间门前,从没有关紧的门缝中向房间里望去。

而那时的我不曾想到,那时我将要看到的情景,竟会是改变了我一生的画面。

哥哥一脸窘迫地一把推开古泉,就在转身的同时他的手被古泉猛然抓住,下一个瞬间哥哥已经被古泉搂入了怀中。

“古泉,放开我……”

哥哥的声音淹没在古泉的唇边,古泉将哥哥按在墙上,深深地吻了下去。哥哥挣扎着发出微弱的喘息声,不停挥舞着的双手也渐渐失去了动力。

我惊呆地望着眼前的画面,两脚像是被钉在地面上一样无法移动。脑袋像是遭到雷击一样瞬间一片空白。

为什么古泉会吻哥哥,为什么?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像是中了咒语一般,古泉焦虑而低沉地反复重复着这四个字。

我惊讶地捂着脸,忽然间像是听到了世界倒塌一样的声音。泪水毫无征兆地无声从指缝中流了下来。

我已不记得我是怎样回到卧室,我只记得那个晚上我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泪无声地流了一整夜。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20-2e72d98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