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凉宫】(古虚)Narcisse Noir 1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春日坐在我身边抱着头深深埋下身去,肩膀寂寞而无助地颤抖着,无声地抽泣起来。我无法做出任何举动,只能站在她的身旁这么默默看着她,心如刀割。

一滴,两滴,抬头仰望灰色的天空,下雨了吗。雨滴开始不规则地一颗颗滴下来,落在我的脸上,眼眶里。我像一年前的那天一样保持着相同的姿势抬头仰望着雨点渐渐浓密起来的灰色天空,一年前的我在等待,可是如今我只是看着,因为我所等的人,已经不在了。

-一年前-

“小亚,你没带伞吗。”同班同学启介望着呆呆伫立在教学楼门口的我问道。他的妈妈把车停在了学校大门外正等着他的放学。

“没带……”我摇摇头,启介望着我露出同情的眼神。
“哦,真可怜,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我家的车停在学校外面。”

受不了连上个学都要开专车接送的启介,只不过有车而已嘛,这有什么了不起,我有我的阿虚哥哥,比你的车可要好得多了。其实说起来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种像是同情又像是在?耀的表情。一想到自己被人家可怜,就觉得没来由地生气。

“不用了,我哥哥等下会来接我。”

“这样啊,那你慢慢等咯。我先走啦!”说完他撑开伞,哒哒哒地跑出了教学楼。校门外他的妈妈坐在车里冲着这里招着手,启介欢快地奔到校门跳进了车里。

真是越看越让人觉得火大。

哥哥一定会来的,他说好要来接我的——我一边反复在内心安慰着自己,一边翘首等待着阿虚哥哥的出现。

“啊!哥哥!”校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第一时间映入了我的眼帘,那个撑着伞背着包身穿深青色高中学生制服的男生就是我的哥哥阿虚,我兴奋地朝他挥了挥手,他似乎也看到了,回应般的抬手冲着我摇了摇,然后向这边走来。当他走得比较近时我才注意到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身后大概1米左右的距离有一位男生也紧紧跟着他一同朝这里走过来。我之所以判定他是哥哥的同伴是因为他一直微笑着看着哥哥的背影,还有哥哥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也微笑着停了下来在背后看着我们俩。

“哥哥,你来得好慢哦~”我嘴上一边在抱怨一边扑到哥哥怀里。哥哥很无奈地拍着我的脑袋苦笑了起来。

“没办法啊,今天跟春日那女人请假花了点口舌和工夫,所以来晚了,抱歉抱歉。”

春日……是谁?算了,这种小事就先别管,我从哥哥怀里探出头来,望着哥哥身后的那位……少年。

比哥哥要高出半个头的少年,像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一般有着白皙而英俊的面孔,脸上一直面挂微笑的他双眼和蔼亲切地眯成两条弯弯的线。擦身而过的女孩子们无一不脸红地向他行使注目礼,因为撑着伞站在雨中微笑的他像是一宗优美的雕像一般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哥哥,他是谁?”

“啊啊,忘了说了,他是我学校社团的朋友,叫古泉一树,你就叫他古泉就好了。”哥哥用着一副漫不经心地语调介绍着身后的少年,古泉一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但是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微笑。他看着阿虚的视线终于转到了我的身上。因微笑而闭着的双眼也终于微微睁开,澄?的眼眸里映照着我有点窘迫有点局促的表情。糟糕……这种心脏砰砰乱跳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你好,小妹妹……请问你的名字是……?”

“亚矢。”我的声音小声得连我自己都差点听不到。

“好名字呢,我叫你小亚可以吗?”连声音都这么温柔动听。

“喂!你走开啦,在对我妹妹套什么近乎啊!很恶心欸!”哥哥在一边忍不住插进来一掌拍开想把脸凑到我眼前的古泉。

“啊列?这可不是套近乎,这是礼尚往来哦。”

“你给我闭嘴。可恶,真是让人不爽。”阿虚嘟哝着转过头来把雨具帮我穿在身上,然后将我的伞递到我手中。

我却像是大脑被一下子清空一般恍恍惚惚地任由哥哥摆弄,心脏扑通扑通地一直跳个不停,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在我看到那个少年——古泉一树的一瞬间会有这么多奇怪的反应发生?我紧紧地依偎在哥哥身后,偷偷地打量着他,他为哥哥撑着伞温柔地凝望着哥哥的背影,那张微笑着的侧脸也是如此地摄人心魄,就连落在他发梢的雨滴都显得如此闪耀而可爱,他像一幅美丽得莫名的水彩画一样落进我心中平静的湖面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忽然间他像是注意到我的视线一般侧过头来,猛然间的视线相交让我反射性的移开目光,把一瞬间发热的脸蛋埋进哥哥的领口。

古泉一树,一个有着白皙脸蛋的少年,你是哥哥的朋友,而我,喜欢上了你。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18-18073e6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