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好茶]H是不对的 
众所周知,最近亚瑟因为阿尔那死小孩的缘故得了一场重感冒。似乎已经有挺长时间没有这样生过一场大病了,身体一下子变得好虚,所以说人老了经不起年轻人的折腾说得实在是一点都没错。虽然他还没完全恢复健康,也懒得动都不想动,但是现实却不容他偷一点点的懒。除了每天去医院打吊针看病检查之外,还有G20的事让他操心,不但要负责安排布置会场,接待各国首脑,准备会议报告,而且还要从各地调派警力来首都伦敦加强警备和巩固治安。这几个月下来他忙得简直快要疯了,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周末,昨晚上和法国那家伙痛快地喝到宿醉,今天正在床上一边晒着午前暖洋洋的太阳一边舒舒服服地睡懒觉,却被一个该死的电话吵醒。

“谢特!是谁啊,一大早的烦不烦啊。”

最讨厌被人家吵醒了,虽说亚瑟向来以绅士风度自居,但是这种时候他也无法掩饰住内心的烦躁,脱口就把心里话给骂出来了。

“什么一大早啊!你看看现在多少点了阿片!都已经11点半了”
话筒里传来的声音让亚瑟那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什、什么啊,原来是王耀啊。你早说啊……”

“我倒想早说呢阿鲁,不知道是哪位绅士先生一拿起电话就冲着别人大吼大叫的。”

“s、sorry啦!是我不对还不行吗,是说……你刚才说11点半……”

不会吧?难道说……

亚瑟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把昨晚上随手扔在地上的裤子胡乱地穿上,啪啪啪地跑到客厅。

“我就在你家门口,刚才按门铃按了半天没人开门,所以就只好打你电话了,还不快点来开门阿片!”

王耀比计划中提前一天来到了伦敦。亚瑟问他为什么改变计划也不事先跟他说一声,王耀只是扭过头去小声地嘀咕着一些他听不到的话。亚瑟问他说了什么,王耀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没什么阿鲁,你倒是快点把衣服穿上阿片!”

难怪自从王耀一进门,他的脸就红得像番茄一样,亚瑟这才意识到此刻他是光着膀子的。

亚瑟听说王耀家的男性有在家中光膀子的习惯,但是看他现在的反应似乎又没有这回事。说起来王耀在家里光着上身的样子到底是怎样的呢,他那跟欧洲人相比起来简直就像女孩子一样的小巧的身型,虽然没有欧洲人这么白,但是却光滑柔润的肌肤,光是稍微想象一下,亚瑟就禁不住地脸红了。

亚瑟摇摇头,像是为了逃开那些令人脸红的联想似的,一边穿上衣一边转移话题。

“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不、不用了!我不饿!真的!你不用给我弄吃的!”

可恶,嫌我手艺差就直说吧,干嘛这么露骨地拒绝啊,真不可爱。别看我这样,我的手艺比以前也还是有了进步的,你不想吃我就偏要做给你看。亚瑟气鼓鼓地想。

两人的争执没有持续太久,结果王耀还是对亚瑟投降了。所谓的入乡随俗客随主便也就是这个道理吧。于是他只好看着亚瑟像是个胜利者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厨房围好围巾,和锅碗瓢盆以及那些可怜的食材们展开殊死搏斗。

“我可以用你的电脑上一下网吗?”王耀百般聊赖地问了一句。

“请便。”嘈杂的厨房中传来亚瑟的吼叫声。

王耀打开亚瑟的笔记本电脑,进入windowsXP,正准备开始上网的时候,他的视线突然被桌面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图标吸引住了。那图标虽然很模糊,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是自己的头像,图标下面是一行日文,王耀看不懂。

王耀突然有种想在这个图标上猛击鼠标的冲动,尽管知道这是亚瑟的个人电脑,也知道不应该擅自打开别人电脑上的程序,但是他转念一想,我只是想看一下以我的头像作为快捷方式的程序到底有什么内容而已,这有什么不对吗。

于是他双击图标打开了程序。随着画面一?,一阵悠扬的背景音乐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幅画面慢慢地呈现在他眼前。一个拥有丝绢般柔美乌?的长发男子,身着大红色的绣着牡丹花图案的长袖锦袍,斜躺在满是花瓣的地面上,一双似笑非笑顾盼流转的明眸正凝视着自己。

王耀顿时?线了。

这个酷似自己的男人到底是谁?!囧

长发男子那晕着嫣红的双目俏皮地眨了眨,游戏标题和菜单正要浮现出来,就在这个时候。

啪的一声,笔记本电脑被重重地合上,王耀莫名其妙地抬头看着刚刚从厨房跑过来,还正喘着粗气的亚瑟。

亚瑟用力地按住电脑,然后从王耀面前把电脑一把夺了过来。

“你、你怎么能随便看别人的东西!”

“什么嘛,我什么都还没看到啊!”王耀自觉理亏,但是亚瑟的态度也太有问题了吧。

“随便看你的东西是我的不对啦,但是用得着那么紧张吗你,难道说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亚瑟一下子哑口无言,脸越来越红的窘迫样,让王耀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他一下子站起来,凑到亚瑟的面前,面对面地和他对峙着,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这个是游戏来的吧,还是日文的……是本田菊给你的?而且那个开始画面上的人怎么看都是我吧,这到底是什么游戏!?”

在王耀这样赤裸裸地凝视和一连串一针见血的追问下,亚瑟警觉地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混乱、兴奋、不安、冲动,各种各样的情绪交错,让他仿佛回到了几个星期之前,本田菊用share把这个游戏传给他的那个夜晚。

“亚瑟桑,请接收。”

“这是……?”

“这对亚瑟桑会很有帮助。”

“帮助?”

“这是我经过多年研究制作而成的一款同人游戏,主题是王耀总受,从纯爱到鬼畜各种各样的游戏路线多达50条,CG画面多达200张以上,是攻略王耀的必备恋爱指南书哦。”

“啊啊啊……菊你……Good Job!”

“呼呼呼,能帮上亚瑟桑的忙是我的荣幸,不过千万不要把这个游戏给别人看哦,尤其是不能让王耀知道,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哦!”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交待完犯罪事实的亚瑟低垂着脑袋跪坐在王耀面前,双手老老实实地放在膝上。

不知不觉间竟然就事情经过说出来了啊,啊啊,本田菊大人,我对不起你。

王耀听完亚瑟的坦白却仍然一言不发,亚瑟低着头想象中王耀此刻的表情该有多么可怕。

就在亚瑟惴惴不安地揣测王耀的心思时,王耀突然开口了。

“那个游戏你通关了吗?”

“有几条路线已经通了,不过还没有全通。”

“把电脑拿来给我看。”

“可是……”

“少废话快点拿过来啦阿片!”

好吧,亚瑟只好乖乖地把笔记本电脑抱过来放在王耀面前,虽然犹豫了几秒,但还是点击鼠标运行了程序。

王耀把笔记本电脑放在面前,没好气地冲着亚瑟,

“我要开始审查了,不许看!快转过身去!”

亚瑟转过身去,这之后的一分多钟里,除了王耀飞快点击鼠标的声音和游戏的音效之外,他听不见任何声音。王耀到底是用怎样的表情来审视这些图片的呢,而他又将会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一直看着这些图片的自己呢?

漫长的一分多钟过去了。王耀终于说了句,“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亚瑟转过身去的时候发现,王耀红着脸低垂着眼皮,长长的睫毛底下,一对乌?明亮的眼睛游移迷离地就是不看着自己。

(好、好可爱啊,谢特!)

就在亚瑟心花怒放的时候,王耀平静地对他做出了审判。

“游戏我已经删掉了。”

“什么?!”

这真是晴天霹雳。

“等、等一下……喂!那些存档什么的呢……?”

“废话!当然也一起删掉了啊!”

哦,上帝,你知道我这个恋爱游戏白痴耗费了多少个不眠之夜,耗费了多少精力和时间,S/L了多少次才好不容易把这个游戏的几条路线给通了,收到了那些来之不易的CG的吗!你怎么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把我的心血删除掉呢!

亚瑟万念俱灰地呈失意体前屈状态跪在地上,此刻他简直就想直接找块司康饼一头撞死算了。

“那个游戏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亚瑟依旧沉浸在心爱游戏被删除掉的巨大打击中,所以他当然没有看到此刻王耀脸上那酸涩的表情。

“当然重要了!你是不会明白的!”

“我是不明白……难道那个游戏,比我还要重要吗!!”

王耀重重地摔下这一句话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了。

亚瑟愣愣地抬起头来,他没有看到王耀离去前眼角闪烁的湿润,只看到那扇没有关紧的门,在空气中寂寞地摇摆……

END

------------------------

哦谢特!原文一不小心被我删掉了导致不得不重写!感觉味道和原来差了好多……但是没有办法,谁叫我是baka呢基可修!我简直跟眉毛一样不悯了哇,上帝你好讨厌!(掩面泪奔而去……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16-2e100b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