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极东)菊 
(本田菊视角)
当我降生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你。
你是如此的强大而美丽,像一朵妖冶的彼岸花,燃烧着火一般的生命,绽放着绚丽的光彩。
当我还是呀呀学语的孩子,你总爱宠溺地把我搂在怀里,用慈祥的目光端详着我,轻轻抚摸着我的头。
你教我走路奔跑,教我说话写字,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
你对我说,
“你的名字,叫菊哦。”
甚至连我的名字,也是你给的。
当我渐渐长大,你开始喜欢上和我一起到处散步。碰到每个熟人,你都会自豪地向他们介绍我。你为我的成长而自豪,因为我是你最重要的,弟弟。
“耀桑……”
“说了多少遍了,要叫哥哥,知道吗!怎么了?菊?”
“耀桑……你觉得我如何?”
“哎?”
你皱着眉头,侧着头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突然间问出了奇怪问题的成长期的孩子一样。
“就是……你是怎么……看我的?”
“怎么看你……你是我的弟弟,本田菊啊,怎么了?”
看吧,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你真奇怪啊,突然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莫不是发烧了吧?”
你伸手过来抚摸着我的头,而下一秒,我冷冷地拍开了你的手。
“菊……你!”
无视了你的讶异,我转过身去。
“抱歉,我不喜欢别人摸我的头。”
你怔怔地在原地看着我的离去,没有追上来。
我知道自己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这样做。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明白,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的这个动作,为何只有今天的那个瞬间,让我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光火。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不愿意称你为哥哥的原因。
这是强大的你的特权吗?这是年长的你的余裕吗?在你的眼中,我对于你而言再亲密也不过是弟弟。可是你却不会知道,对于我而言,你早就已经不再是哥哥。对,你不会知道,也不会想去知道。
因为你的眼中至始至终,没有在看我。
“菊!你怎么搞的啊!我都听大哥说了,你对他动粗什么的。”
勇洙气鼓鼓地在我面前挥舞着拳头。
“大哥……吗?”我淡淡地说道。
“是啊!稍微长大了点,就开始学坏了吗!?快去跟大哥道歉啦!”
哈哈。
我冷笑了两声。
“所以说你永远只能是他的弟弟而已,可怜的勇洙。”
“什么话啊!就因为是弟弟,所以大哥才最爱我,我也可以保护大哥!”
“是吗?那我真是拭目以待。”我笑了,为这个单纯天真到不行的兄弟。
“那么,勇洙,请你替我送个礼物给你的大哥赔礼道歉吧。”
我把一束黄菊递到了勇洙的手上。
“虽然我觉得还是你亲手送过去比较好,不过算了,还是不要勉强你了。”
勇洙把花拿在手上,仔细端详着那几朵开得正盛的淡黄色的菊花。
“好漂亮……大哥他一定会喜欢。”勇洙看得出了神。
“谢谢……”

END
(黄色的菊花的花语:忽视的爱)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15-a54d3d8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