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2】(ユリウス×ルドガー)とある分史世界の破壊 ① 
注意:
1.尼桑第一人称视点
2.撸哥黑化有
3.死亡捏他有,流血表现有
4.设定捏造有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暖暖地洒在身上,洗漱完毕的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闻着厨房里传来的阵阵番茄酱的香味,一边漫不经心地翻阅着今天的晨报一边逗露露玩。
今天是星期天,和往常一样路德加起得很早,现在正忙着做我们的早餐。
(今天的早餐是番茄酱意面吗……)
我透过镜片看着厨房里那个来回忙碌的背影,回想起几天前我和路德加之间的对话。

“路德加,过几天是你19岁的生日,你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吗?”
因为毕竟是一年一度的生日,作为哥哥自然想送点什么礼物给自己的弟弟。最新款的GHS也好,他最喜欢的高级厨房用品也好,只要是路德加喜欢的,我都打算尽我所能去满足他。只可惜对于我的这个提议,路德加本人倒是没有表示出太大的兴趣,想了半天最后也只是礼貌性地回了一句 “礼物什么的就算了吧,哥哥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

路德加是个可以用清心寡欲来形容的孩子,从以前开始我就这么觉得。也许是因为我们从小就没了父母,兄弟俩都过早懂事的关系,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不一样,路德加很少开口问我要什么,也很少提出任性的要求。这次也一样,就算我主动提出要送他生日礼物,他也说不出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最后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才苦笑地说那么就把哥哥借给我一整天好了。
“因为哥哥平时工作很忙,就算是周末,咱俩也很少能在一起。对我来说,能和哥哥一起过生日,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路德加的脸上洋溢着浅浅的微笑,他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不加修饰脱口而出的这么一句话,对于我来说有着何等的杀伤力。如果这真的是他的愿望,那我自当义不容辞,会想方设法在那天抽出时间来陪他,可是这样他真的就能满足吗?

“哥哥,早餐做好了,快来吃吧。”
路德加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把视线投向眼前的桌面,只见两盘热腾腾的番茄酱意面已经摆在面前,香味扑面而来。我拿起叉子尝了一口,心想不愧是路德加,厨艺自然不在话下。

“只可惜哥哥没能为你特别准备点什么,难得今天是路德加的生日。”
“哥哥别往心里去,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哥哥能陪我一天,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那是路德加你太好打发了,该说是无欲无求呢还是无欲无求呢……”
“对我来说,能和哥哥在一起比较重要啦,再说又不是小孩子了,蛋糕啊礼物什么的有没有都无所谓嘛。所以哥哥也就别再纠结礼物的事啦。”
“我倒希望你能像个孩子任性一点呢。”
“在弟弟的生日说这种好像很不希望我长大的话真的没问题吗哥哥!”

路德加难得地露出有些不爽的表情,赌气地嘟起嘴吧,而他的这一反应在我眼里看来也显得可爱异常,自己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弟控,这一点就算是我也不得不承认。

不过,能够像这样在悠闲的清晨,坐在饭桌前吃着自己最喜欢的番茄意面,一边和露露玩耍,一边和弟弟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的日子,的确是既平静又惬意。

可惜好景不长,就好像故意不遂我们兄弟俩心愿似的,打破了这份惬意的元凶很快就登场了。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我怀着不好的预感把GHS从兜里拿出来看了一眼,看到来电提示上显示着贝尔的名字的瞬间,我顿时心里一沉。

“这里是分史对策室。我们探知到了新的分史世界。深度和偏差值均超过一定数值。现在就把坐标发送给您。”
GHS里响起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机械而冰冷,好死不死偏偏在这种时候来任务,难得和路德加一起过生日都要被打扰,可是就算内心再怎么火大,在路德加面前我也不得不压抑烦躁的情绪。
“不好意思,我记得我有向本部申请今天休假。而且我现在有要事无法抽身。”
“属下明白,可是这次的任务比较特殊,新的分史世界的状况及其不安定,如果不趁早破坏的话……”
“所以我都说了……!”
今天是路德加的生日,分史世界什么的迟那么个一两天再去解决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为什么非要挑这种时候来打扰我们。虽然我很有种冲动想大声这么吼出来,但理智告诉我不可以意气用事。所以我只能紧握着拳头,拼命忍耐着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情绪。

突然间手背一暖,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的路德加把手轻轻按在了我握着GHS的手背上,摇了摇头。

“哥哥,你去吧,我没关系的。”
“路德加……可是!”
事情发展得太过突然,我错愕地盯着路德加的眼睛,一时语塞。就在此时GHS另一端的贝尔也郑重其事地补充了一句“尤里乌斯室长,拜托你了。”

路德加的反应其实并不让我意外,他正是这样的孩子,习惯了隐忍自己的欲求,习惯了不让别人为自己困扰,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更令人加倍痛心。

“……………………好吧,把坐标发过来吧。”
我没有听对方的回答,说完直接挂掉GHS,忧郁地看了路德加一眼。路德加并没有消沉,而是微笑地耸起了肩膀。
“哥哥实在太受欢迎了,想要独占哥哥一天的愿望看来是不太现实。啊啊~真失败。”
大概是为了替我排遣烦闷,路德加半开玩笑似的说道。连这种时候都要在意我的心情和感受,路德加的体贴已经到了一种让人不得不担心的地步。

“抱歉,路德加,明明说好了要和你一起过生日,结果……”
“好啦好啦,别想太多啦,生日什么的以后机会多的是,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不着急!”
“路德加,对不起……”
“再道歉我可是真的要生气了哦。快去吧,那不是工作吗?”
“嗯……”
“我在家等着哥哥,所以要快点回来哦。”
这种情况下最需要安慰的人明明是路德加才对,现在反倒变成路德加在安慰我。身为哥哥,我不得不再一次对自己的无力感到沮丧。

这样的我,真的能够保护得了我最重要的人吗。

怀着这样的忧虑,我在弟弟健气的笑容的送别下,离开了家。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fukujune.blog126.fc2blog.us/tb.php/102-76130db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