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极东)茶汤 
“本田,今天我突然有急事,去不了你家了。抱歉。”
阿尔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急切的语速让人可以想象得出电话那一头的他着急的样子。从电话里头的一阵吵杂的人声中依稀可以辨认得出亚瑟的声音。
“没关系,你忙吧,我们的约会改天就好了。”
“真抱歉,改天我一定请你吃饭!”
“没关系的,不用介意。”
“那我先挂了。”

还没等本田回答,电话就嘎然而止。
(是吗,是亚瑟啊……)
想到这里,本田菊有点失落。他把只剩下忙音的电话默默地挂上,扶着头坐在床边。
(他们两个虽然一见面就吵架,其实感情还是很好吧。)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望着餐桌上为了阿尔的到来而准备的丰盛菜肴,望着指向11点的时针,本田菊无言地缩回了床上。
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其实本来就想打电话给阿尔取消约定的,然而又怕拒绝了阿尔会让他感到寂寞,思来想去始终没有这么做。

继续阅读 »

【APH】(极东)菊 
(本田菊视角)
当我降生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你。
你是如此的强大而美丽,像一朵妖冶的彼岸花,燃烧着火一般的生命,绽放着绚丽的光彩。
当我还是呀呀学语的孩子,你总爱宠溺地把我搂在怀里,用慈祥的目光端详着我,轻轻抚摸着我的头。
你教我走路奔跑,教我说话写字,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
你对我说,
“你的名字,叫菊哦。”
甚至连我的名字,也是你给的。
当我渐渐长大,你开始喜欢上和我一起到处散步。碰到每个熟人,你都会自豪地向他们介绍我。你为我的成长而自豪,因为我是你最重要的,弟弟。
“耀桑……”

继续阅读 »

【APH】[好茶]H是不对的 
众所周知,最近亚瑟因为阿尔那死小孩的缘故得了一场重感冒。似乎已经有挺长时间没有这样生过一场大病了,身体一下子变得好虚,所以说人老了经不起年轻人的折腾说得实在是一点都没错。虽然他还没完全恢复健康,也懒得动都不想动,但是现实却不容他偷一点点的懒。除了每天去医院打吊针看病检查之外,还有G20的事让他操心,不但要负责安排布置会场,接待各国首脑,准备会议报告,而且还要从各地调派警力来首都伦敦加强警备和巩固治安。这几个月下来他忙得简直快要疯了,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周末,昨晚上和法国那家伙痛快地喝到宿醉,今天正在床上一边晒着午前暖洋洋的太阳一边舒舒服服地睡懒觉,却被一个该死的电话吵醒。

“谢特!是谁啊,一大早的烦不烦啊。”

最讨厌被人家吵醒了,虽说亚瑟向来以绅士风度自居,但是这种时候他也无法掩饰住内心的烦躁,脱口就把心里话给骂出来了。

“什么一大早啊!你看看现在多少点了阿片!都已经11点半了”

继续阅读 »

【APH】(耀湾)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中秋节呢”。
本田菊抬头望着又圆又亮的月亮,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旧历八月十五。这时,正准备去湾家办事的他正好路过王耀家。好死不死在这种这种时候路过王耀家,这不是让人徒?尴尬么,早知如此应该更加仔细地确认好行程和日期再上路的,我真是的,竟也有这么失策的时候,果然是因为最近的重感冒吗?

脑子虽然这么想,但不知道为什么,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在王耀的家门口之前停了下来,本田菊侧头凝望着眼前这个有些陌生却又很熟悉的宅子,原本破旧的外表已经被刷染一新。鸾凤金龙的雕花木栏已然不在,大大的福字却依然倒贴在门口。

王耀他现在是怎么过中秋节的呢,本田菊有点好奇。心想既然好不容易碰上中秋节正好经过这里一趟,就进去看看情况吧。虽说突然间打扰别人有点不太好意思,不过王耀他应该不会介意吧。

继续阅读 »

[APH](耀+湾)湾湾与王耀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湾湾的全名叫台.湾,除此之外她还有高砂、夷州、琉球国、福尔摩沙等别名。

湾湾是大概在公元前5千年左右诞生在这座番薯形状的美丽岛屿上的。亚热带的风雨交加和这个狭小而险峻的土地,让个头不太大的湾湾一生下来就拥有着与外表截然不同地的倔强骨气。野孩子湾湾从小就习惯了像羚羊一样在平原愉快的奔跑,像鸟儿一样在高山间放声歌唱,像鱼儿一样自由地在海水中徜徉,像海鹰一样在风雨之中展翅翱翔。(啥?!)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