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X2】(ユリウス×ルドガー)とある分史世界の破壊 後日談 
星期一的午后阳光明媚,特里格拉芙中央医院的中庭随处可见闲散而悠哉地享受着阳光的病人。对于大名鼎鼎的格兰匹亚斯社特工的尤里乌斯来说,能够在这种时候无所事事地坐在床上发呆,实在是相当难得。当然了,如果不是坐在病床上的话也许他会更开心。

“好想念路德加的番茄泡芙啊……”
不知不觉间,肚子开始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中央医院的伙食虽然并不算太差,但对于吃惯了路德加亲手料理的美食的尤里乌斯来说,他的胃袋已经完全被宠坏了。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可是作为哥哥被弟弟抓住胃袋,这不是表示一辈子都没办法从弟控的人种里毕业出去了么。

所幸的是,拯救尤里乌斯胃袋的天使很快就降临了。

“哥哥,我进来了哦?”
一阵敲门声后,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门被推开之后,胃袋天使路德加出现在了尤里乌斯的面前。

路德加一手抱着保温瓶,一手提着塑料袋,塑料袋里装满了又大又红的番茄。
昨天尤里乌斯出任务时受了伤,回到公寓时已经连敲门的力气都没有了。要不是感觉到外面有动静的路德加把门打开了的话,估计他得在走廊上躺一整夜了。

继续阅读 »

【TOX2】(ユリウス×ルドガー)とある分史世界の破壊 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漆黑,看不清周围。

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就在我想要坐起身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脚都无法动弹,像是被手铐什么之类的铁器束缚在地面上,不管我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尽管如此,这一挣扎还是牵动了我腹部的肌肉,紧接着全身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楚,疼得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时我才想起来,刚才我似乎在格兰匹亚斯的社长室里和路德加打了起来,结果我输了。腹部的伤口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当时我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所躺着的地板是冰冷的石板,这么说来,这里并不是社长室。

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被带到了什么地方?路德加在哪里?

继续阅读 »

【TOX2】(ユリウス×ルドガー)とある分史世界の破壊 ② 
这次的分史世界进入地点是特里格拉夫。
就像贝尔所说的那样,这次的世界显然与以往不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和我所熟悉的世界没有两样,可是不管我走到哪里,一种莫名其妙的气氛始终挥之不去,总感觉好像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我一样,让人浑身不舒服。

但不管怎么样,当下的首要任务是把握这个世界的时歪因子的身份。和以往一样,我正准备开始在路上收集情报,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尤里乌斯??”
我回过头去,只见诺娃站在我身后,两只眼睛瞪得圆圆地看着我。

“尤里乌斯!真的是你吗!太好了,听说你失踪了,我可担心死了!”
诺娃激动地抓住我的手,两只眼睛溢出了泪花。

失踪??我一下子懵了,呆若木鸡地任由诺娃抓着我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作出反应才好。
“我失踪了?”
“对啊,这一年多来你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啊?是去了里泽马克西亚吗?不管怎么样至少也该给我们捎个信儿吧?我们连你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太过分了!”

继续阅读 »

【TOX2】(ユリウス×ルドガー)とある分史世界の破壊 ① 
注意:
1.尼桑第一人称视点
2.撸哥黑化有
3.死亡捏他有,流血表现有
4.设定捏造有

继续阅读 »

【TOX2】(ユリウスxルドガー)兄の歌、弟の涙 
注意:

■鲁德加母亲病逝假设
■哥哥11岁,弟弟3岁的少年时期故事
■捏造设定有

继续阅读 »